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典型与非典型

    
※劳动节快乐,拿旧文混个更。
※生于学院奖,死于大广赛。最近事太多了,有没有掉落全靠缘分_(:з)∠)_
     
>>>
   
一句话不对头,叶修和许博远吵了一架,整整一个星期,谁也没理谁。
正是十一长假,苏沐橙去广州看旧友,顺便借住在他们家,才进门,行李还没搁,抬头看见一左一右倚在玄关边迎接他的哥嫂两口子,只觉得战火弥天,杀气迎面扑来。
——这日子,不好过啊。

她拿胳膊肘蹭她哥:“怎么回事啊,搞得这么刀光剑影的。”
叶修摸着下巴上一茬青胡渣,无精打采地搭腔:“谁知道我怎么惹他了。”
她装乖仔,同她嫂套近乎:“叶修怎么不老实啦?我替你教训他去。”
许博远走神回来,抿唇笑了笑:“其实也没多大事啊。”
得,一个也不配合她的劝架大业,苏沐橙觉得自己这和事佬,真是当得窝囊透了。

套话不成,联盟女神敷着面膜,悻悻地窝回沙发上看电视剧,按着遥控器从头调到尾。
结果肥皂剧里痴男怨女哭哭啼啼才闹完一集,那冗长的片尾曲刚起了个调,只见叶修抱着枕头从房里出来,往沙发上一扔摆出安营扎寨的架势:“客房的铺给你开好了,晚上哥就在沙发上凑合了。”
苏沐橙被吓了一跳,面膜掀了个角,直往下滑:“你不回房去睡啊?我还想看会儿剧呢!”
叶修不留情面地赶她:“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早点去睡,为你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操操心吧。”
“以前打职业的时候你不也昼夜颠倒玩得挺嗨吗?”苏沐橙扶着面膜瘪瘪嘴,声音含糊不清,“哪来立场说我?”
“那是以前,”叶修扯了个哈欠,调子懒洋洋,“成家了,哪还能像那时候那么浪啊?”

苏沐橙委委屈屈地,给她老友发短信吐槽:“哥嫂吵架,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两面煎熬,还被鄙视是单身狗,怎么办!在线等,急!”
对面回她回得倒快,老神在在地安慰:“多大点事儿啊,这种典型性夫妻矛盾,典型性的解决办法——床头打架床尾和,明天保准就没事了。”
苏沐橙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方块小字儿泪流满面,恨不得拎着叶修的衣领猛摇:“床头打架床尾和,你们倒是给我上一张床啊?!!”

隔天在饭桌上,两个人一左一右岔着坐,连面都不肯照一个,两道视线就差没把桌子对半劈了。
桌上的小菜炒得清淡家常,明显是许博远的风格,却都是叶修爱吃的菜,而她家大哥早年口味偏重,这几年和粤府人生活,也不知不觉吃得清淡了许多。
爱与关怀,明明点滴渗透,这两个当事人,怀着眷侣心思,偏偏摆出冤家的架势。
苏沐橙叹了一口气,看看她哥,又瞅瞅她嫂子,筷子抄了半晌,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早先叶修拉着许博远在她那儿捅破柜门的时候,她还心下想,老妖孽纵横江湖多年,没想到被个才出山的小道士收了。
还是她在兴欣当队长的最后一年,那时候楚云秀早她一步退了,戴妍琦挑起了雷霆,联盟的财富里添了好一批小鲜肉,而黄金一代还在役的,只剩她和喻文州。
铁打的观众,流水的选手,电竞这一行太吃青春饭,行业蓬勃发展的车辙要无情地碾着岁月向前,以致于前人写就的传说还未来得及修订成册,后来的小子们热血沸腾振臂一呼,辉煌就这么翻篇了。
那赛季的总决赛,赶上兴欣对战蓝雨,两位老将领队的最后一场决赛,让无数多年的荣耀迷唏嘘不已,等叶修回过神来现在自己也是个观众的时候,比赛门票一早卖了个空,只得托了相熟的后辈去占个座。
他退役的时间久了,不知不觉成了远古大神级别的人物,余威还响彻人间,对面见是叶神吩咐,立马雷厉风行把事情办下来,第一排的位置,视野好得秒杀观众席上芸芸众生,叶修拉着许博远,趁开场之前猫腰进去,落座才发现这一排基本都是走后门进来的,黄少天就压着帽檐坐在他旁边,低着头手速飞飚地摁手机,也不知道在和谁发短信。
曾经的剑圣,眉眼还桀骜生动,仿佛那年在兴欣网吧,穿过冬夜的大雪去替他刷副本的年轻剑客。
许博远见了偶像,一秒开启星星眼模式,两个蓝雨人凑到一起忆往昔峥嵘岁月,叶修只觉得耳膜聒噪。
直播屏幕上的沐雨橙风正枪炮长鸣地隔开火线高墙,当年跟在他和苏沐秋屁股后面到处跑的小姑娘,一眨眼长成了一株柔韧却参天的木棉,扛得起一个队伍,也震得住一个时代。旁人难以想象这个行业新陈代谢速度,于是只能看到他们迅速的,拔地而起的成长。
从前他在的时候,苏沐橙只需要走得踏实平稳,后来他退了,曾经笑着说“只想跑个龙套“的小个子姑娘也开始学着自己打江山,荣耀这条路,他们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比赛气氛高涨,兴欣最后以一分的优势险胜蓝雨,捧起了建队以来第二座冠军奖杯。
颁奖时候,苏沐橙说起自己即将退役,台上的主持人笑着调侃,说兴欣是有冠军魔咒,上回十赛季一拿了冠军,队长叶修紧接着退役,这回好不容易又拿了冠军,第二任队长也要退役了,又转头问即将接任的乔一帆,有没有把打破这个魔咒的信心。
台下的观众们发出善意的哄笑,一时冲淡了许多离别的伤感,
蓝雨输了比赛,黄少天打了蔫儿溜去后台找喻文州,叶修没有惊动陈果他们,只单独给苏沐橙发了个短信,说约她吃个晚饭。两个人小半年没碰面了,联盟女神也大方,刚从队里的庆功宴上下来,队服都没脱就出来赴他的约,才进饭店就被一群小粉丝围住了讨签名,好不容易推脱了各路邀约找到叶修定的包厢,推门进去就见席上还坐着一个面生的青年。
苏沐橙心里咯噔一下,说不会吧,自己这刚决定退役,叶修就上赶着给她安排相亲了?
没想到自家大哥叶修指指那青年,张口就介绍:“诺,你嫂子。”
苏沐橙脑子还没转过弯儿,只见许博远因为这称呼脸色一黑,二话不说,一手肘捅在了叶修肚子上。

许博远居家脾气小青年,一笑两个不深不浅酒窝,少年人似的精神好看。
那时候苏沐橙和他还不是太熟,从前第十区那会儿,堪堪打过几次照面的交情,只记得办事妥善,挺有责任心,还曾经听叶修说可惜了这人是对家的,挖来兴欣打理公会,估计是一把好手。结果再相见,没见自家大哥把他挖进兴欣,反而挖成了家庭内部成员。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苏沐橙觉得有点带感。
她想叶修一个人这么多年,原以为他娶了荣耀当正妻,准备着鳏寡孤独了,没想到到了这年景,反倒找了个人陪他走过余下生途,不管是男是女,好歹是个圈内人,能理解他对荣耀那股子魔怔劲儿,也是件不错的事。
——所以说,能看对眼把日子过下来,多不容易一件事,一个屋檐下处着呢,有什么仇能记过夜。
身后追求者无数,却一直单身了这么多年的联盟女神,对哥嫂没事找事的行为,简直鄙视透了。

饭后她泡了杯减肥茶,看蓝河搬着笔记本处理蓝溪阁工会的事,便偷摸溜进书房找叶修。
“还吵着呢?“
“哪能啊,“叶修正开了荣耀在竞技场里虐菜,闻言把键盘噼里啪啦一顿乱摁:“这不都好几天没说话了吗?“
“你们几岁啊!”苏沐橙哭笑不得:“吵架就算了,还冷战,三十多岁的人了,跟小学生一样,是不是还要找老师告状啊!”
叶修三两下解决了对面一个小法师,一抬眼神色恹恹:“苏老师,找你告状你受理不?”
苏沐橙被他这语气吓得手一抖,杯子没端稳,泼了一地的蜂蜜柚子茶。

吵吧吵吧,我自己都还单身待嫁呢,给你们操心个什么劲儿。
老友说这叫典型性争吵,联盟昔日的女神扶住额头痛苦地想,可谁叫这俩就是非典型呢?

礼拜一大早,许博远煎鸡蛋的时候没留神让油溅了,虎口边上那块,冒起了好大一个水泡。
叶修一紧张,把吵架这事忘到天外去了,拉了人替他上药,又忍不住开嘲讽:“就你这水平,还敢自称居家暖男,十里八乡姑娘们的恨嫁首选对象?也不怕到时候坑得人姑娘要回娘家。”
许博远疼得龇牙咧嘴,本来受着工伤心里正委屈呢,忍不住就细数叶修的黑历史:“你行你上啊,天天君子远庖厨,远得米缸在哪都不知道了,我出个小意外还被你摆这么大的谱儿,感情去年把吐司带塑料包装扔进微波炉里转,煮个汤圆煮成面糊的不是你啊?”
脸皮厚惯了的大神犹自面不改色:“这不是术业有专攻嘛,厨房里的那摊事儿哥不在行,有你坐镇着行就成了。”
“还术业有专攻,”许博远对他这套说辞深感愤愤,“家里的事我就没见你专攻过哪一件。”
叶修眯起眼眸笑嘻嘻,声音里十成暧昧:“我专攻你啊!”
许博远听得耳尖一热,好半晌,才低低骂了一声:“流氓。”

于是难得睡了个懒觉的苏沐橙,起床就看见叶修搬了把矮板凳坐在厨房门口削芋头,边叼着根烟哼小曲儿,。
说来就来,眼看着这是和好了啊——还真是够非典型。
芋头扎手,他现在不打职业赛了,但那些年留下来的,随时保护双手的习惯还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双俗气的大红橡胶手套戴着,一边削,还一边心情十分好地抖着腿。
苏沐橙忍俊不禁,”哟,今天这么嘚瑟啊?“探身一望,不见家里另一个主人,又问,“小远哥呢?”
“出门买排骨去了,说中午给你加餐吃顿好的。”
“扯吧,”苏沐橙“嘁”了一声,“谁不知道小排骨是你最喜欢吃的,和好了秀恩爱就老老实实秀,能不能别拿我当借口。”
叶修咬着烟,笑得像十八岁刚谈恋爱那会儿的毛头小子:“傲娇呗,你嫂子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苏沐橙摊了摊手,“你们两口子吵架跟调情似的,谁有那个心思天天揣测啊,不得累死。”
叶修笨手笨脚,把手里的芋头刮得棱角滑稽:“沐橙啊,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没有女神范儿了,当年那个气质端方,一笑秒杀大半个联盟的我老妹儿呢?”
“快三十的人了,”苏沐橙从冰箱里叼了片吐司出来当早饭:,“我还跟你玩娇羞那一套啊?”
“那可不,”叶修老神在在,“博远有时候还跟我玩娇羞呢。“
苏沐橙看着他这表情动作一顿,又仔细想了想叶修说的那副画面,只觉得怎么脑补怎么滑稽。
原来大哥的隐藏属性是痴汉,嫂子的隐藏属性是少女啊——

架吵完了,天下太平,联盟女神心情上好,不顾身材地多吃了一碗饭,兄妹两个挽着袖子在桌上抢排骨,高手过招,刀光剑影。许博远在一旁端着碗哭笑不得,苏沐橙见势卖萌:“小远哥你管不管叶修了,就这么看着他这么欺负我这个客人?“
许博远于是虎着脸吓唬叶修,苏沐橙咬着小排骨得意洋洋:“早上还说了是给我加餐,现在跟我抢个什么劲儿啊。“
被自己之前的说辞反将了一军,向来心脏没下限的人却难得配合地收了筷子,瞅瞅媳妇又瞅瞅妹子,这甜蜜的忧伤,也算是人生赢家模式了。
吃过午饭,许博远看着日光晴好,抱着家里的被子说要去顶楼晾晒,方才饭桌上得了他好处的懂事妹妹忙赶着上去搭手。
南国的阳光抽着绵软的丝,毛茸茸地盖下来,青年身形偏瘦,在晃悠悠垂悬的被子间侧着身子走过,瞧上去年轻了好几岁.
“我现在都没搞明白,”苏沐橙帮着他理了理褶皱的被角,“你们到底为什么吵架。”
许博远的耳尖染上一丝微红:“原因就不说了吧,特无聊的小事儿。”
苏沐橙看他模样,想起叶修说的那句“博远有时候还跟我玩娇羞“,顿时忍俊不禁:“知道是无聊的小事,还因为这个吵啊?”
“过日子嘛,谁没个磕磕碰碰的。”
他和叶修生活久了,笑容也有几分相像,唇角弯弯勾起的弧度,带着某种骄傲的张扬。
许是阳光太好,苏沐橙忽而觉得,眼前这个人配上叶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晚间她拿小号发微博:双边关系和睦,给自己赐个封号:“和平大使“。
老友看到,发来私聊问她家常:“心情这么好,你哥嫂不吵了?看我说得没错吧。“
苏沐橙想了想,回道:
“你也就说对了一半,他们俩不走寻常路,典型性争吵,非典型性和好。“

—完—

      

评论(34)
热度(63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