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喻黄][ABO]装B成风

      

※很传统的ABO啊,真的很传统,不是耍流氓。

※忙得修文时间都没有,帮忙捉捉虫,比心心。


>>>


00:


本来我也以为,这是一个很传统的ABO故事。

我铺垫了孤A寡O,信息素,发情期,本想提枪上阵,大展拳脚,干个汁水淋漓。

但是很可惜,我的主人公们一个也不配合我,他们上来就要装B。


01:


黄少天用了一整个晚上,不厌其烦地跟他的Alpha喻文州讲述同一件事。

——他的老朋友和他的新责编,竟然在他的生日会上,当着他的面,勾搭上了。

那时候他的感谢发言才进行到第十三分钟,去年拿奖的辉煌史都还没细数完呢,可会场下面,老朋友和新责编的高脚酒杯,已经穿越重重人海,顺利会师,碰到一块儿去了。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喻文州!喻总!喻老板!队长!你管不管的!”黄少天跳脚,“你才给我换的新责编,不能就让老叶这么策反啊!我的人他也敢动,活腻了啊这是!!!”

“你的人?”喻文州把絮叨的Omega兜进怀里,笑得眼眉一弯,“你的人不是在这儿吗?”


02:


红酒杯“叮”地一撞,玻璃炫影,溢彩流光,很是惹眼。

蓝河有点兴奋:“你也是Beta啊?”

“是啊!”叶修说,“百来号人,第二性征全是AO,就我们俩B,还成了珍稀物种了。”

“只是例外嘛,”蓝河听得笑起来,“本来就是B比AO多的呀。”

当红作家黄少天的生日会,他这个新任责编也是第一次受邀参加,没见过这种AO垄断与会人员的架势,满场的信息素,不要钱似的乱飘。

“黄少天太疯了,”叶修摇了摇头,“搞这么多的AO来,也不知道控制控制人数,到底是生日宴还是相亲大会啊。”

“哎,不要这么说黄少啊,”蓝河小声说,“黄少是我的偶像,你这么吐槽他,我很为难的。”

“哦哦哦,不吐槽,不吐槽,”叶修立马摆正态度,朝他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敬你英明神武的偶像黄少天。”

蓝河又笑起来。


这个人好有意思啊,还是个Beta,太好了。


03: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一场Beta交流会上。

会议主题很励志:“在ABO的世界里活出精彩的B生。”

讲台上发言的是一对Beta夫妻,讲述他们如何在满世界AO都在胡乱发情并且满脑子想着怎么干个爽的时候,抓住机会,冲破世俗,发家致富,创造B生价值的故事。

蓝河坐在下面认真做笔记,噼里啪啦鼓掌。

有人推他,他抬头,就看见叶修在旁边落座了。

“哟,这么巧啊?”


“你也来听讲座啊。”蓝河眼睛发亮,合上手里的笔帽。

他的小本本上写满了笔记,字体很可爱,横横竖竖,方方圆圆,有点像小学生。

“恰好路过,过来听一下,”叶修偷偷摸摸环顾四周,“人好像不多。”

“上座率好低的,”蓝河叹了一口气,“我搞不懂,为什么现在的Beta都不来听这种讲座了,多有意义啊!”

“可能因为他们都听腻了吧。”叶修说,“反正只是B嘛。”

第二性征导致社会分工日益刻板化,决策者多是Alpha,Omega那都是疼着护着娇生惯养的,Beta嘛,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执行任务,就算美满人生了。


蓝河愤愤地说:“好不公平。”

“怎么了?”叶修问。

“Omega的发情期没完没了,Alpha就要没完没了地陪他们渡过发情期,”蓝河说,“天天不事生产,还能坐拥资本,辛辛苦苦搞劳动的Beta冤枉死了啊。”

叶修忍不住笑:“原来你还是个B权主义者。”

“不,”蓝河说,“我这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也要怪社会啊,”叶修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观太扯淡了,当权者只知道给AO提供便利,也不知道立法保障B的发展权,他们一点都看不到B有多努力。”

“哇,刚刚还说我B权主义,”蓝河大惊小怪:“原来你是直B癌啊。”

“是啊是啊,”叶修笑眯眯地说“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蓝河的心脏“噗通”一跳。

——完了完了。


04: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这个B好单纯好不做作好有意思,跟外面那些一天到晚只知道干个爽的AO,真的好不一样啊。


05: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蓝河就跟叶修表白了。

喻总出差去了,他给发情期的黄少天送抑制剂回来,在公司楼下遇见叶修。

他跟一个Alpha站在马路牙子上抽烟,勾肩搭背的,特别不检点。

蓝河吓了一跳,脑子里就开始飘弹幕。

“那个野男人是谁竟然是个A原来他要搞AB恋吗我现在下手还来得及吗????”“我的天哪那个A就这么走了他们俩道别都道得这么缠绵悱恻完了完了我机会渺茫了是吗???”

蓝河就一鼓作气冲上去,扯叶修的袖子:“我能不能追你啊?”

叶修吓了一跳:“啊?”

“我想追你,”蓝河严肃地说,“想跟你处对象!”

“干嘛干嘛,我们才见了几面!”叶修说,“你不要学那些冲动的AO啊。”

“可是你是Beta,我们又不存在信息素引导下的互相吸引,”蓝河说,“我还是想追你呀。”

叶修说:“为什么啊?”

“都说了没有信息素引导加成,”蓝河说,“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啊!”

叶修把烟头一捻,想了想:“……你说得有道理。”


蓝河才不管有没有道理,再没有道理,追还是能追的嘛。

他就跑去问他那位已婚偶像,追Beta有什么特殊的技巧。

“放着满世界Alpha不追,”发情期的黄少天有点暴躁,“你追什么Beta?”

“没办法,叶修是Beta啊!”

“什么????”黄少天尖叫,“你要追叶修???”


他是个奇怪的Omega,一点也不身娇体弱,杀伤力特别高,比他的Alpha还能蹦跶。

蓝河连忙捂了捂耳朵。

“为什么啊???”黄少天都要疯了,“你们俩搞到一起也就算了!凭什么还是你追他,有没有搞错!我们Omega的尊严还要不要啦!”

“谁跟你是‘我们’啊!”蓝河吓了一跳,“黄少!我是Beta!”

黄少天懒得理他:“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好吗!”


06:


论装B,黄少天说,他是蓝河的老前辈了。

想当年他攻略喻文州的时候,人家可是属性明确风流潇洒的大A一枚,恋慕他的小O能从蓝雨公司门口排队排到白云机场。

结果呢,还不是照样被他一举拿下。

至于暴露第二性征这个事儿,反正都脱了衣服上了床,还能反悔啊?


“所以,装B,一定要坚定立场,”黄少天谆谆教诲,“我们为什么要装B?为了在这个扯淡的世界观里追求一份不被信息素诱导的真爱,对不对?对不对!”

蓝河很受伤,他以为他隐藏得很好的:“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可是这么快就被你拆穿,太难过了。”

“哎呀你难过什么,我看出来了叶修又没看出来,拿下再说啊,”黄少天说,“既然坚定了立场,你就要把这个观念传输给他。”

“你看,你们又没有因为信息素的吸引而走到一起,也没有一到发情期就要干个爽的生理原因,就这样,还能跨越千山万水人海里相遇,只是因为多看了一眼就再也没忘记你容颜。”

“你说,这是不是真爱?”

蓝河听得有点懵。

黄少天又问:“是不是很感动?”

蓝河使劲点头。

“你看,你把你自己都感动了,”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任重道远,前辈口吻,“还怕感动不了他吗?”


07:


黄少天给蓝河提供了一份傻瓜攻略。

《追AB宝典》,拿他追喻文州的经验直接改的,偷偷摸摸改了封面,但是三十六计,高明手段,可以通用。

蓝河抱着小本本钻研了好几天,摸起手机就打电话,想约叶修看电影。

“你哪来的我的电话,”叶修接到陌生来电,很奇怪。

“问黄少要的啊!”蓝河羞愧死了,自己在追他呢,竟然对他了解得这么少,连黄少都比不上。

叶修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为什么约我看电影?”

“哎呀你这个人,”蓝河说,“你能不能有一点被追的自觉啊!”

叶修就在那边哈哈笑:“好嘛好嘛,我同意了。”


攻略特别注明,午夜场。

可是到了半夜,爱情片都演没了啊,只剩爱情恐怖片了。蓝河一咬牙,爱情恐怖片就爱情恐怖片,好歹有个爱情,也能将就了。

结果剧情好扯淡啊!

电影里的女鬼也是个Omega,正一本正经从电视屏幕里往外爬出来吓人呢,突然就发情期了。鬼会不会发情就不说了,可是为什么又有一个男鬼把她拖回屏幕里啪啪啪去了???还有,鬼啪啪啪也要拉灯吗??还有没有鬼权了啊???

叶修看得津津有味,蓝河觉得心好累。

更心累的是,他们前面那排还坐着一对AO呢,特别特别腻歪,一演到男鬼把女鬼拖走,就亲上了。

血淋淋的女鬼在那嗯嗯啊啊,人家小O也喘得嗯嗯啊啊,信息素炸得跟发情期没差了。

“唉,信息素这个东西,”蓝河叹了一口气,小声说,“实在是太野蛮了。”

叶修说:“就是。”

“不要信息素,”蓝河又说,“要真爱。”


他才说完,叶修就凑过来,在他的耳朵上亲了一口。

“比如我们吗?”


08:


喻文州在镜子前面解领带:“你说小蓝在追叶前辈?”

“是啊是啊,”黄少天没想到他提前回来,趴在沙发上装死人,“嫁出去的责编泼出去的水啊,现在连我的稿都不催了,搞得我连拖稿的兴趣都没了。而且我竟然还帮着他追叶修,真是脑子瓦特了!”

“叶前辈很难追哦,”喻文州回过头来,望了望发情期还没过完的,自己的Omega,“我们念书的时候,有O追他,他说他搞同性恋的,后来又有A去追他,他说他搞同性恋也是很挑的。”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这个不要脸的,他一个B说要搞同性恋,那不是连AO一块儿拒绝了吗!”

“什么B?”喻文州有点疑惑,“叶前辈是Alpha,你不知道吗?”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09:


看完电影都午夜了,路上就他和叶修两个人。

《装B宝典》里说,这种月黑风高夜,最适合酱酱酿酿,发展点什么了啊。

蓝河有点紧张。

“我们会不会发展得太快了,我一追你就答应,”他说,“不要冲动啊!”

“不冲动,”叶修就来牵他的手,“你是Beta啊,我们又不存在信息素引导下的互相吸引,可是我还是想答应你。”

两个人的小拇指抵在一起,绕勾勾。

蓝河心里高兴死了。

——不受信息素影响的,果然这就是真爱啊。


10:


“你们这群A,套路太深了,”黄少天面无表情,“我真傻,真的。”

“现在隐藏信息素和第二性征的方法这么多,何况叶前辈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装Beta了,”喻文州笑眯眯地说,“你跟他认识得晚,不知道也正常。”

黄少天不服气:“可是你都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

喻文州眼睛一眯:“你为什么要关心别的男人的第二性征?”

他解完了领带,又脱掉西装外套,挽起袖口坐到黄少天身边来。

信息素熟悉又温柔,迎面扑来,轰然炸开。

——有点危险。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扑上去亲他。

“好可惜啊文州,”他说,“早知道你今天提前回来,我就不吃抑制剂了啊。”


11:


回家的路不短,但是蓝河恨不得它再长一点,最好长到没完没了。

到了楼底下,该分别了。蓝河有点舍不得,又有点不好意思,怎么顺理成章就让叶修送他了。

跟个O似的。

他扯叶修衣角:“明天我还能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叶修愣了一下:“打电话做什么?”

蓝河有点急:“本来我还准备约你去海洋公园玩,去滑冰,去郊游的!可是你这么快就答应我了,那我明天要用什么理由联系你啊?”

天上没有星星,他的眼睛就比星星还亮了。

叶修看了看,觉得嗓子有点干。

“那我们今天不分开啊,”他想了想,提议,“这样你就不用找理由联系我了。”

蓝河愣了一下,耳朵根立马就红了:“你……你要去我家里坐坐吗……?”


12:


他才说完,叶修就凑上来亲他了。

这个亲吻真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亲到一半,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这么快就深入发展啊……”蓝河的脸被他捧着,有点不舒服,别扭地说,“会不会有点冲动……”

“不会啊,”叶修一本正经,“不会的,我们又不是那群AO,动不动就想干个爽的。”


13:


倒是不会动不动,但是也想干个爽。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怎么上的楼,怎么开的家门,通通都不记得了。

衣服一脱,还没回神呢,两个人就滚成一团了。


怎么跟B也能闹得这么激烈啊。

蓝河脑子发热,晕乎乎地想。

他动了情,身体里拿药物压抑住的信息素就开始鼓泡泡,咕咚咕咚地,想要往外冒。

坏了坏了,属性暴露之前,是不是主动坦白来得好?

蓝河有点慌,伸手使劲推叶修,可是叶修力气好大,当他欲拒还迎呢,扑上来一口就咬住他的喉结。

这下信息素彻底烧滚了,火山喷发似的,从每一个毛孔里往外渗,熏得满屋子都是梅花香。


叶修的动作顿时就停了。

他是不是嫌弃我是个O了呀,蓝河捂着眼睛,难过死了,可是对B来说,B和O也没什么区别啊。

两个人还光着呢,到底做不做的。

他有点心酸,想解释,又被叶修的反应搞得想赌气,干脆偏过头去什么话也不说了。

这下两个人都没了动作,满屋子只有信息素,直往鼻腔里钻。

怎么这么冲啊,蓝河想,不是梅花香吗,哪来的烟味。

怎么屋子里还不止一种味道呢?


14:


蓝河:“……???你怎么是个A?!!!”

叶修:“……???你不是B吗??”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啊。


15:


两个人面面相觑。

一个装B的A,和一个装B的O。

一个直B癌,和一个B权主义。

扒了衣服,赤诚相对,刚才还准备大干一场呢。


蓝河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你一个A,装什么B???”

“没办法啊,”叶修理直气壮,“作为一个A,总有无数O如狼似虎地想要被我扑倒,好麻烦啊。”

蓝河:“……不要脸!”

“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叶修喊冤,“你一个O,不是照样在装B吗???”

“没办法啊,”蓝河也说,“作为一个O,总有很多A如狼似虎地想要扑倒我,讨厌死了。”

叶修:“……哦。”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借口。

好了好了,都不要干架了。


“所以……”蓝河的表情很为难,“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叶修也很为难:“来一场装B人士与装B人士之间的亲密会谈吗?”

蓝河脸都红了:“这……谈得下去吗?”

叶修就望了望天花板。

“那我们还是来A和O之间的亲密会谈吧。”


16:


既然注定成为不了一篇传统意义上的ABO文,我们至少还可以制造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结局。

——现在,AO双方可以如狼似虎地扑向对方,并且干个爽了。


—完—


          


评论(76)
热度(110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