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林方]小号爱情故事

    

※剑三paro,设定稀乱

※围脖搞了个转发抽奖,为了老叶生贺十万条的,大家走过路过赏个脸:点我

>>>

 

01:

 

蓝河在成都挂机,看人插旗,发现一个很犀利的苍云。

穿入门套的盾萝,大马尾,小铠甲,耍起刀来虎虎生风,好清新脱俗,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狗币苍云一点也不一样,可爱死了。

蓝河躲在边边上看了一晚上,看小萝莉哼哼哈哈挥着盾刀叼打一整个成都,从前场打到后场。

    

感觉怦然心动。

他想,这是要坠入爱河了啊。

 

02:

 

他跑去隔壁寝室,跟方锐说,自己想找个情缘缘了。

一个这——么犀利,那——么可爱的盾萝。

方锐正在打竞技场,林敬言这赛季才A回来,和他一起打双丐帮,没赶上好时候,正值丐爹陨落,苍爹当道,所以打得特别励志。

“这——么犀利,那——么可爱的盾萝啊?”方锐头也不回,把键盘按得噼里啪啦响。

“万一是个妖呢?”

 

蓝河:“………………”

他看了看方锐屏幕上正摸爬滚打,埋头墩奶的定国丐萝,冷漠地说:“哦。”

 

03:

 

盾萝叫神说要有光,ID这么知性,哪里像妖了。

蓝河很不服气的。

他辗转反侧,寤寐思服,挑了凌晨三点爬起来,决心趁人家下线偷偷摸摸加好友,当一个安静的单箭头斯托克。

结果正主还在成都广场呢,好友申请一发过去,就被她发现了。

 

半夜人很少,旁边都是放烟花秀恩爱的,没有人陪她插旗,她就在那儿无脑转盾舞,卡掉了好几对情缘缘,一群白字在骂“狗比苍云”。

蓝河觉得可爱死了,捧心口想:骂什么,骂什么啊,敢于在成都广场开盾舞的,这是真的勇士好吗?

 

神说要有光加了他的好友,就把目标切过来,点他插旗。

女神当前,不能怂的,蓝河接了请求,被一顿啪啪啪。

苍云爹职业啊,还一上来就交血怒,生太极秒断,蹑云跑就撼地追,好不容易拍出个满豆的两仪,还拍到了盾立上,一套斩绝绝砸下来,蓝河就喝茶了。

这盾萝玩得好溜的,而且一点也不留情面。

蓝河想:……好丢人。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苍爹!手下留情!#流泪#流泪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不是苍爹。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咦?好的呀盾萝萝#欣喜#欣喜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叫苍小妈。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啊???

 

蓝河有点懵逼,耳朵里听到“叮咚”一响,神说要有光的私聊又来了。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打22吗?

 

04:

 

本来蓝河的22队友是方锐,两个人已经绑定打了整个赛季了。

队伍名叫“拙荆和贱内”,丐帮气纯菜刀队,情怀配置。

画面通常是这样的——

海无量喝酒,蓝桥春雪扭着大屁股在后面铺气场。

海无量如饥似渴地朝着对方奶妈冲过去了,蓝桥春雪扭着大屁股在后面铺气场。

海无量把奶妈墩到了角落里,蓝桥春雪追不上,扭着大屁股在后面铺气场。

海无量喊补刀,目标不在视线范围内,蓝桥春雪赶紧扭着大屁股挪过去,铺气场。

海无量扑街了,蓝桥春雪铺完了气场,扭着大屁股准备补刀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蓝河特别难过,他想念他们一起打气明,“缴械封内一波带走!漂亮!”的美好时光。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方锐还是个明教,独身一人,绝杀千里,特别帅。

那时候喵爹才被丐爹打下神坛,再也不能一刀一个小朋友了,好多爹都在贴吧里嘤嘤嘤,只有方锐特别高兴。

因为门派削了,他可以正大光明玩猥琐流了啊,再也不用担心玩气纯的正直系少年蓝河不屑地冷哼他了。

每次到周三周五,特别嗨,去劫镖。站在浩气押镖的那个山坳上,暗搓搓隐身找目标,萌萌哒小秀秀,小花花,小毒毒,外观很漂亮的,头顶两百块白发的,最好下手,缴械撸死捡镖银,转身深藏功与名。

卖镖银都赚大发了。

 

蓝河邓布利多脸摇头:“你真的太猥琐了。”

方锐乐得拍大腿:“很好玩啊!”

然后他就被全服追杀了。

 

05:

 

帮主夫人,指挥夫人,高玩夫人,哪有那么好惹的,虽然手残,可是人家会嘤嘤嘤啊。

方锐上线就被噼里啪啦挂悬赏,吓得赶紧神行帮会领地,喊蓝河来拿小钱钱。

蓝河幸灾乐祸:“让你猥琐,被教育了吧。”

“别说了,”方锐唉声叹气扒装备,“赶紧杀赶紧杀,赏金七三分,你不要黑我的钱啊!”

 

明教号鬼迷神疑声名远播,往成都广场一站,头顶挂着大金的“赏”字,眼前飘着半城的紫名,跟个移动的活靶似的,各种技能二话不说就招呼上来了。

方锐心里苦啊,都要玩不下去了。

后来他就开始转型,卖了明教号,玩了个丐萝,还找了个老好人师父,天天上线卖萌,要抱抱,举高高。

玩着玩着玩出了雏鸟情结,还要跟师父搞情缘缘。

简直没眼看了。

 

林老师也很喜欢这个小徒弟,当养成的。可是他要带高三,到了冲刺阶段,班上的学生都是祖国的未来啊,耽误不得的,就跟方锐说好,A一赛季之后再回来。

方锐特别舍不得,泪眼汪汪别师门,难过得从没头脑变成了不高兴。

蓝河就在这个时候密聊了他:“拙荆啊,22约吗?”

本来气明王者配置,换了气丐,打得特别励志,血泪齐流,方锐忙着磨炼技术,就没空伤感了。

等到林老师带的班毕业,他回归的时候,发现自己萌萌哒的小徒弟已经成了一个特别特别猥琐,猥琐得像明教一样的丐帮了。

墩奶墩到一半,眼看着没血,还能摸爬滚打回来卡柱子,拖笑醉CD的那种。

林老师有一点点心酸,密方锐,说师父老啦,都要更不上赛季更新了,你还要跟我一起打22吗。

方锐正在墩奶呢,突然看到这一条,眼泪都要下来了。

“打啊,怎么不打,”他说,“湿乎乎带我飞呀。”

 

于是双丐组合横空出世。

作为一个救拙荆于水火之中的贱内,蓝河就这么被方锐抛弃了。

虽然他总是嫌弃方锐的丐萝海无量很猥琐,偶尔还嫌弃他矮,可是方锐玩得溜啊,这年头大腿难抱,他只想做一个安静刷币的美男子。

方锐很内疚的,就安慰他,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保证找一个高质量的接盘侠。

过了没两天就来密:贱内,我预约了我们帮帮主带你装逼,你记得留CD啊!

 

方锐的帮主,谁。

君莫笑。

私聊框里的ID一跳,蓝河手都抖了。

 

06:

 

知名剑三解说魏琛大大曾经说,全区服排名第一的狗比苍云君莫笑,他玩的不是苍云,是高达。

后来君莫笑掉了马,世界上都开始疯狂818,说原来第一苍云皮下就是曾经的一叶之秋啊,魏琛就改口,说自己实在是误会苍云这个新门派了,毕竟叶修那个妖怪,能把任何职业都玩成高达。

 

八十年代的时候,叶修还是个天策,大名鼎鼎的一叶之秋,浩气最低调最神秘最牛逼的攻防指挥。

那时候浩气在他的领导下周周直取恶人谷,摸老王菊花,一直牛逼到九十年代初,就这么强势了快三个赛季,合久必分,开始搞内战撕逼,叶修就被掐得卖号了。

这件事闹得特别大,浩气盟的围观路人哀鸿遍野,恶人谷的吃瓜群众喜闻乐见,还有好多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知情人士跑出来透露消息,说斗神现充啦,说斗神转区啦,说斗神删号啦,等等等等,众说纷纭。

于是等到开了苍云,他真的跑回来建了个恶人帮,准备东山再起,从各大帮会到处挖角的时候,整个服务器都懵逼了。

 

07:

 

提起这个事,蓝河就想起自己的血泪史。

那时候兴欣才发展起来,没几天就把本服最屌的雕像炮姐沐雨橙风挖走了,浩气的帮会们觉得他是回来报仇的啊,都有点怕怕的,纷纷派小号去当007。

蓝河就担此重任,孤身入敌营了。开了个倾国倾城的花姐,单修离经,还叫“绝色”,人设走温婉路线的。

一群人打完帮会战场,叶修在YY里点名喊他:“那个花奶,你留一下。”

蓝河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暴露了,赶紧手忙脚乱开变声器,结果叶修不给他机会,径直把他拖进了小房间。

“你是那个,那个……”他说,“那个蓝溪阁的对吧?”

蓝河:……他怎么知道的????

“快来快来,”叶修仿佛见了亲人,“我给你副帮主权限,你赶紧给我把帮会管理制度弄一下。哎哟卧槽,沐橙天天逼我早点确定福利制度她好去收人,我哪会想这个啊。”

蓝河:……啊???

叶修又说:“好好干活啊小同志,不缺你工资的,干得好还可以考虑转阵营来我们帮常驻。我们帮,很牛逼的,未来的本服第一大帮,提前给你当元老啊!”

蓝河:……什么鬼啊???!!

 

大帮会的管理层之间,真的是勾心斗角血雨腥风的。叶修这个用人不疑的态度,直接就把蓝河搞懵逼了。

后来,绝色就在懵逼状态下上岗了。

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兴欣帮会都有些早期小白都很怀念这位曾经的副帮主。那么温柔可爱的一个发解解,好耐心,对小白特别友好,手把手地教,现在都还在副帮主列表里挂着呢,可是已经一百五十多天没上线了。

怎么就A了呢,真的太可惜了。

 

蓝河泪流满面。

帮主喻文州问他兴欣那边的消息,他无语凝噎,说什么好?说什么好!

说自己给他们帮把帮会福利制度从头到尾捋了个遍吗???说自己面对他帮小白嗷嗷待哺的眼神实在是于心不忍遂当了几天代练吗???五天啊!!!还说有工资!!!还说全服第一大帮!!!一万金都不给他!!

真是气死个人了。

蓝河恨不得刷世界:恶人谷,烈风集!最牛逼的新帮会,兴欣帮会,占人便宜了!帮主君莫笑言而无信,欠下五天的工资,带着他的帮众们赖账了!我辛辛苦苦给你干了五天,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后来叶修把方锐挖角过去的时候,方锐在帮会YY翻福利制度看,看完了还跑过来跟蓝河哈哈哈:贱内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我帮大功臣啊,他们还在都在套用你当初写的那个版本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哈!

蓝河:“……”

气得差点没跟他绝交。

 

两个人在同一个服务器,还是血雨腥风的人物,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后来好多次,叶修劫镖的时候看到蓝河,骑个小马驹,带着帮会的新人嘚吧嘚吧地跑,就很乐。

那么大一个毕业苍云,往路中间一杵,头顶的白字飘啊飘。

“小蓝你什么时候也上上小号,替哥带带我们兴欣的小白啊。”

蓝河不理他,一脸冷漠地跑过去,然后就被艹翻了。

苍爹の怒,很恐怖的。

小新人们在旁边集体懵逼。

蓝河都要哭了:“大神你到底要干嘛!!!”

叶修捡了他的碎银,盾刀一收:“不干嘛,就是逗逗你,挺好玩的啊。”

蓝河:“……哪里好玩了!!!”

 

君莫笑,本服第一苍爹。

他觉得挺好玩的事,蓝河基本无力回天了。

后来在成都再遇上,一定会被请喝一杯茶,在野外再遇上,一定会……算了,不想说了。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蓝河泪流满面地跑去跟喻文州申请转PVE,成了蓝团长。

PVP方面,一个人清清日常刷刷币,越低调越好。

没办法,惹不起,只能躲啊。

 

08:

 

可是这下,躲也躲不掉了。

方锐还觉得自己是中国好队友:“你和我们帮主不是老熟人了吗!他还那么牛逼!可以带你飞啊!”

蓝河:“……宝宝心里好苦。”

晚上君莫笑果真如约而来,私聊框里小紫字儿乱飚,蓝河内心就一阵颤抖。

这不是老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吗?!

而且这人还拖欠着他的工资呢,到底有没有一点面对债主的自觉啊!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走走走,22去赶紧的,晚上哥还带攻防呢!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大神,我能拒绝吗?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可以啊。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欣喜#欣喜 真的吗!那就不打扰大神了!!!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可是方锐让我来关照你,这要怎么关照?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不然待会攻防的时候,我让恶人兄弟们焦点你,表达一下关怀吧?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大神我们还是去22吧!

 

两个人一起去刷币,叶修对着他们的队伍名笑了好半天。

“贱内,要保护好自己,”他对蓝桥春雪做了个拍头的动作,“外面的那些,就留着为夫来收拾吧。”

蓝河翻了个白眼。

 

09:

 

讲道理,跟一个高玩苍云刷币,其实是很爽的。

苍爹高防高伤害,一个顶俩,蓝桥春雪可以在后面慢慢铺气场扔两仪四象,输出环境不要太好。

就是看到队友ID君莫笑,心理阴影啊,生怕他什么时候就反水,扭过头来打自己了。

打了小半个月了,亚历比山大。

 

所以,当有个ID不叫“君莫笑”的苍云主动相约,还是个这么可爱的萝莉的时候,蓝河觉得自己都要飘飘然飞上天了。

连忙把神说要有光拉进了22队伍。

可惜半夜三点多,竞技场已经关门了,要约也只能约隔天,很遗憾啊。

又有点唏嘘,拙荆和贱内前几天还二缺一呢,现在就三人行了。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小妈,明天我们什么时候约啊#欣喜#欣喜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不知道啊,我上线喊你吧。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好的好的,那我等你啊#欣喜#欣喜

 

出师告捷,蓝河觉得自己兴奋地都要睡不着了。眯了没几个小时就爬起来,还逃了早上一节广告法,眼巴巴地等着。

上午,神说要有光没有上线,下午,神说要有光也没有上线,可是君莫笑上线了。

上线就M他:22吗?

蓝河:……真的好不想去啊。

但是又不敢拒绝,怕攻防的时候被他关怀啊。

 

做完门派任务,蓝河从纯阳宫神行回成都,落地就看到君莫笑在广都镇门口转盾舞。

第一苍云,仇家无数,到处都是叮叮的小紫名,他的盾舞一挂,还能走位风骚地避开成都守卫,一群紫名就被推得满地摸爬滚打。

还有一群噼里啪啦掉线的。

蓝河:……

这个画面有点眼熟啊。

没事开什么盾舞,他想,狗比苍云。

 

两个人就去打竞技场,下午基本都是菜刀队,很好打的,胜绩一路往上飘。

蓝河有点小得意,点开名剑队列表想截图胜率给方锐看,一眼就看到神说要有光的ID乖乖地挂在他的ID下面。

心里好甜蜜。

可是她为什么还不上线。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对了大神,我找了新队友!以后可以不麻烦你特意带我刷币了,我和新队友也可以刷的!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那个苍云萝莉?我知道啊。

蓝河心里暗爽,想了想,决定吹个小牛。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那是,这我情缘啊!

 

10:

 

听说蓝河找情缘了。

方锐穿着皮卡丘拖鞋和小熊睡衣,从隔壁寝室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找他。

“贱内!!!”他站在蓝河的床底下,表情很生气,“你怎么能够背着我搞情缘啊??!!!”

蓝河吓了一跳:“没有没有,我还没开口求情缘呢。”

“帮主告诉我的啊!说你和一个苍云搞情缘了!”方锐说,“气死我了!你找情缘就算了!还找个苍云!”

他很崩溃:“太不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不要对苍云有误解啊,”蓝河连忙安抚他,“苍云也可以很可爱啊,又强力,还能带我们在竞技场里装逼,不要一棒子打死一船人嘛。”

“哦,”方锐的脸色好一点了,“你是在夸我们帮主吗。”

“君莫笑?”

蓝河冷漠地说:“狗比苍云,不要提他。”

 

神说要有光晚上才上线,蓝河在成都广场等她。

小盾萝,五号马玉玉脸,蹦蹦跳跳的,可萌可萌了。上线就插旗,也不私聊他。

蓝河等啊等,不见她来主动联系,就有点心神不宁。

她怎么这样啊,说好的22呢,还打不打了。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22吗?#可怜#可怜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不是打过了?

大家都在一个队伍里,这周CD用掉了,队友是能看到的。蓝河恨死叶修了,干嘛白天非要拉他刷任务啊。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是打过了。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可怜#可怜 可是我想跟你打呀。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这么爱我!

蓝河在电脑面前猛点头:爱死了。

 

于是一天之内,同样的配置,第二次开进了竞技场。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破虏道长在后面毫无压力地插气场补刀,那叫一个道骨仙风。

蓝河想,苍云这个职业,实在是很逆天的。

神说要有光辣木辣木可爱的一个萝莉,进了竞技场,也和君莫笑一个画风。

血腥,暴力。

可是还是好可爱啊。

 

11:

 

他觉得自己的确是坠入爱河了。

这段时间过得好惬意好惬意,虽然下午还要跟君莫笑刷币,可是晚上能和神说要有光一起打竞技场啊。

每一天都幸福又甜蜜。

上课的时候,他拿水笔戳方锐的肘弯:“怎么办,我这么贸然去追,苍小妈会不会觉得我很不检点啊。”

“苍小妈是什么鬼!你什么时候检点过!”

他们上广告美学课,PPT上全是假大空的文论和概念,方锐正用他艹过无数奶妈的黄金右手大飚手速,抄笔记。

“哎呀这是我们的小咪咪,我对她的爱称,你不懂的,”蓝河说,“你说我现在到底是循序渐进的好,还是单刀直入的好?”

老师把PPT换了页,方锐没空理他,他就特别着急:“啊啊啊啊啊好苦恼!!!”

“不要循序渐进啊,”方锐没办法,只好停下笔,偷偷地说,“喜欢就上,这点决心都没有,干脆不要谈爱情好了。”

蓝河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林老师追你的时候,也这么简单粗暴吗?”

“开什么玩笑,”方锐说,“林老师哪里敢追我,他一直以为我未成年,都是我追他的好不好!”

蓝河:“……哦。”

“等等,”方锐想起来,“你的那个盾萝,她成年了吗?”

蓝河愣了愣:“我不知道啊……”

方锐看他的眼神已经像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了:“蓝河同学,请背诵并默写未成年保护法好吗!”

蓝河:“……”

 

晚上神说要有光上线,依然在切磋,蓝河蹲在成都前场搓小药,顺便跟她发私聊。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小妈,你成年了没有啊!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说什么梦话,我没成年,哪来你这么大的儿子。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小妈说得好有道理!#可怜 那我就放心了!#欣喜#欣喜

 

两个人已经认识小半个月了,每一天晚上都有聊天,蓝河包里还多了好几组外功身法的小药。

之前君莫笑问起来,他冷漠地说:“我准备修剑纯了。”

转头就给神说要有光寄邮件:“做了几组小药,你先用着,么么哒#欣喜#欣喜”

知情人方锐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贱内,你真的没救了。”

“恋爱中人的甜蜜忧伤,”蓝河很嫌弃他的拙荆,“你懂什么。”

“恋爱中人!”方锐快笑死了,“你家苍小妈知道你在外面叫她情缘缘吗!”

蓝河:“……”

 

好吧,单方面的恋爱,也叫恋爱啊。

至于能不能转变成双方面的……

你看今晚月色这么好,难得成都的FPS和延迟都没有飘红。

正是个求情缘的好日子啊。

 

12:

 

蓝河就鼓起勇气,跟苍小妈说:“我想跟你搞情缘。”

啊啊啊到底要怎么改称呼啊,总不能还叫小妈吧跟乱伦似的。

而且这么说会不会太直接太突然,让妹子觉得唐突了怎么办!

他脑海里面跑火车,神说要有光就沉默了好一会儿。

耳机里私聊提醒“叮咚”一响。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我以为我已经是了。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蓝河激动得语无伦次。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我我我我是这么想的!!!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可是你从来都没有表示!!!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我怕我会错意!!!啊啊啊啊啊啊我真是蠢死了!!!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什么表示。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哦,绑插件吗?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这号钱不够买真橙,小蓝你等会儿啊,我开大号来。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

 

蓝河感觉自己幸福得要昏厥了。

有什么事是比单箭头转双箭头更甜的吗?!必须没有了啊!

箭头对象还主动要求绑插件!还主动改口叫他的昵称!叫小蓝!等于昭告全世界,这个人被我承包了啊!

两个人刷了这么久的22,好友度早就六颗心了,只等一个真橙之心啪嗒一炸,就是合法情缘缘了!

好激动啊。

蓝河特别忐忑,眼巴巴地等着神说要有光的大号上线。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她还有大号的难怪平时晚上才上这个号。这么可爱的盾萝,大号是什么,会不会是个五七万,大奶之类的。

蓝河漫无边际想了一会儿,大号还不来,他就有点急。

私聊列表又“叮咚”一响。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111,来了

 

蓝河吓了一跳,一看屏幕,他和神说要有光面对面站着呢,君莫笑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旁边来了,目标一会儿切他,一会儿切小盾萝。

蓝河心头警铃大作,都要吓死了啊,赶紧密聊他。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大神,你来这里干嘛????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来放烟花啊。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大神手下留情!不要坏我和我情缘的好事啊啊啊!!!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你对我有什么误解?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我为什么要坏我和我情缘的好事啊。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插件就绑大号吧,小号我不常上了。

你悄悄地对[神说要有光]说:………………????

 

13:

 

江湖快马飞报!“君莫笑”侠士在成都对“蓝桥春雪”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君莫笑”对“蓝桥春雪”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他和君莫笑的好感度也是六颗心的,组队打22已经很久了。

真橙之心一放,插件就绑上了,帮会频道里系统发言,飘过一条绿油油的消息。

[帮会][蓝桥春雪]:从今天开始,我的心动对象就是[君莫笑]了#鲜花#鲜花#鼓掌#鼓掌

蓝溪阁众人一群刷“卧槽”的,蓝河茫然了好久,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恍然大悟,目瞪口呆。

“大神……”他压抑住内心排山倒海的WTF,努力回过神来,“卧槽尼玛啊!!!这个盾萝是你的小号???!!!!!!”

叶修理直气壮:“是啊……”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啊啊啊!!!”蓝河要崩溃了。

可是叶修很无辜啊:“不然我干嘛约你打22啊?”

蓝河:“……”

 

14:

 

蓝河悔不当初,蓝河羞愤欲死,蓝河一阵颤抖。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现在后悔来还来得及吗?

[神说要有光]悄悄地对你说:来不及了啊,插件都绑了。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情缘缘,么么哒!#欣喜

 

—完—

评论(42)
热度(53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