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一)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随便写写了

※好气哦,lo你不要欺人太甚胡乱屏蔽,我没有写肉,我是良民!

  

>>> 

  

第一章:

 

蓝河给叶修当了三年助理,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他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酸软,叶修的手臂还紧紧扣着他的腰,屋子里窗帘紧阖,信息素的味道熟悉又陌生,浓得久久化不开。

蓝河思绪倦钝,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立刻察觉到身后人的胸膛正紧紧贴着他的脊背,两个人的体温熨帖,高热的皮肤好像已经黏在了一起。

有一种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已经被镌刻进了本能里的渴望,让他莫名其妙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他刚刚度过一个很难捱的发情期,疲累而又满足,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快意,Alpha的怀抱也刚刚好,让他只想埋进被子里,享受这样的温馨和隽永。

“醒了?”

身后传来带着浓浓鼻音的一声问。

蓝河下意识地“嗯”了一声,突然浑身一僵,意识到了这个正拥抱着他的Alpha究竟是谁。

——他的顶头上司叶修。

 

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逐渐浮现在脑海中。

他和叶修,他们滚上了床,该做的都做了。

并且最后,还成了结。

蓝河头痛欲裂,旋即意识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之中。

 

他试探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那里有一个不轻不重的咬痕,伤口还在,触上去有些轻微的刺痛,是Alpha留给他的记号。

他记得前一天晚上,他们刚刚敲定了一份出街稿,那个案子的甲方出了名的难搞,好不容易完成了艰巨任务,部门里被折磨了许久的员工们自然嚷嚷着找个地方庆祝,叶修这个当老大的治下向来不严,也就由着他们去了。结果一玩就玩得有些疯,不知道哪个作死的Alpha,竟然在酒里投了一种刺激信息素的药。

他们部门里的Omega本来就不多,没有固定伴侣的更是只有蓝河一个,高浓度的信息素让他突然进入了发情期,一时间席上兵荒马乱。叶修撂下了所有人,亲自驱车把他送回家里。

Omega一旦进入了发情期,抑制剂便再不起作用,叶修原本是准备给他一个临时标记,以缓解他的发情症状的。

虽然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蓝河记得很清楚,是自己主动求欢,才导致了局面最终失控。

作为一个成年的,并且身体健康,没有隐疾的Alpha,叶修自然没有办法抵抗Omega主动的求欢。他们在床上滚了整整一晚,药物导致的发情期,不像生理周期上的发情期那样需要持续四到五天,虽然来势汹汹,但一夜过去就褪如潮水。

原本只需要一个临时标记,他就能独自捱过这一夜,什么都不会改变。

但他失了控,越了界。

现在,叶修是他的Alpha了。

 

尴尬,窘迫,还有许多难以言喻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让蓝河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翻身面对此时正怀抱着自己的人。

然而叶修对他复杂的心情却毫无察觉,反倒把他往怀里揽得更紧了些,懒洋洋地问:“睡饱了没有?”

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下午了,他的窗子朝西开,拉紧的窗帘外面,溢进来几缕鎏金的阳光。

Alpha声音里带着餍足后的慵懒,听得他一阵心悸。

他们已经成了结,对彼此的渴求镌刻在本能里,蓝河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已经先意识一步作出了反应,往叶修怀里缩过去。

叶修对他的依赖似乎十分受用,话音里的笑意似乎都深了一些。

“睡饱了就起来洗个澡,”他拍了拍蓝河的头,柔声说,“待会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看那药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进到浴室里去的时候,蓝河犹自如在梦里。

而身体上的不适却反复提醒着他,前夜发生的一切并不只是一场梦。

热水哗啦啦地淋下来,他在水下愣愣地站了许久,直到双腿有些发颤才回过神来。

【这么一点都能被屏蔽我也是没脾气了】

本能,本能,本能实在不是个好东西。

如今想要后悔,也为时已晚了。

莫名其妙地洗完了澡,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的时候,叶修已经拉开了他的衣柜,自作主张地替他挑了一套偏休闲的衣服出来。

他浑身上下都是欢爱之后的印记,看得Alpha又促狭地朝他吹了个口哨。

蓝河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匆匆地换上了衣服,才注意到叶修自己的西装也皱得不行,他却浑不在意,随随便便地套在了身上。

 

时间接近下午两点,两个人已经超过了十五个小时没有进食,Alpha自觉地在厨房里忙活了一阵,端出两个餐盘来。

蓝河对这位上司的生活秉性还算了解,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手艺自然很一般,鸡蛋都煎糊了半边,好在他还在发情期的后遗症里,胃口也很不好。

两个人便面对面坐在餐桌的两边,草草地填着肚子。

“我已经打电话给我们俩请过假了,”叶修突然说,“昨天事发突然,你没有吃避孕药,待会去医院的时候也要补上。”

他的语气和平常没什么差别,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蓝河却陡然红了耳根。

“叶总监,”他嗫嚅道,“昨天那事,只是个意外。”

“意外?”叶修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现在说这个,有点晚了吧?”

“……是。”

蓝河顿时有些丧气。

 

他不是个多么有上进心的Omega,但眼下的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对于感情生活的空白,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也不太想这么早就找一个Alpha共组家庭。

而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单纯地和某个Alpha因为生理需求而结合。

就算这个Alpha是叶修。

蓝河粗略一算,才发现自己暗恋叶修的时间,已经大概有五年之久,比他在叶修身边担任助理的时间还要长了。

 

那时候他才念大二,还是个普通的广告系学生,而叶修是早他好几届毕业的直系学长。他的导师是位学术界泰斗,素来不苟言笑,惟有提到这位得意门生的时候,才会露出无奈又十分骄傲的表情来。

蓝河自此对这位叶学长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后来叶修应导师之邀,来给他们这一届学生做就业指导演讲的时候,蓝河只一眼,就看得怦然心动。

那一年叶修才二十七岁,已经是国内最有名的4A公司的创意部总监,他意气风华却又从容强大,拿过的成就和奖项只需列名,都能看得一帮小年轻们应接不暇。那次他还带来他主持过的三个方案作为样本,虽然只是很粗略地给学弟学妹们过了个大概,但也是从那时候起,蓝河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个行业的魅力。

大四那年,他努力争取到了叶修所在的公司的实习名额,后来又因为实习期间表现优异,被直接留用,并且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叶修的助理。

两个人在同一间办公室朝夕相处,暗恋几乎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在蓝河的本能与理智之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他没有想过感情会得到回应,甚至一直在想,等叶修将来成了家,他就能够搁置这段莫名其妙的暗恋。

——可是眼下这个这个局面,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两个人吃完饭,便准备动身去医院,叶修的兰博基尼就停在楼下,前夜里一切都兵荒马乱,他连车门都忘了锁,好在蓝河所住的这个小区治安不错,没有造成什么损失。

“你挺居家的啊,”叶修意味不明地问,“挑的这个小区离公司很近?”

蓝河望他一眼,开口“嗯”了一声,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噤了声,干脆撇过目光去,一脸纠结为难的样子。

叶修看得挑了挑眉,只微微一笑,主动替他拉开了车门。

到了医院,自然又是另一阵兵荒马乱,抽血化验,检查身体的各项数值,好在那药虽然催动信息素的作用很霸道,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副作用。蓝河听着叶修同医生仔细询问一些注意事项,俨然一副家属模样,不觉又有些尴尬。

至于事后的避孕药对Omega的身体或多或少有些影响这件事,医生也严肃地批评了Alpha的不负责任,叶修笑着连连称是,并且保证绝不再犯。

 

等一系列检查做完,又纠结地补吃了一粒避孕药,重新回到车上的时候,蓝河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叶修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开车,他不说话,蓝河也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

他们已经成结,这是不可逆的事实。可是在叶修身边的这三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叶修眼下并没有什么谈感情的想法。

有许多不想招惹Omega的Alpha都会选择Beta作为临时伴侣,可他这位上司,却似乎是个感情的绝缘体。作为一个已到而立之年的,事业有成的Alpha,他罕见的没有伴侣,没有床伴,甚至连绯闻对象都没有。

这么一想,蓝河又有些隐晦的难过。这一场意外无论如何都不是好事,他甚至已经开始有些痛恨起自己是一个Omega了。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身份证带了吗?”天气有些热,叶修额上沁出一层细汗,伸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侧头望向他。

顿了一会儿,又倾身过来,替他解开了安全带。

蓝河被这一句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愣着干什么,”Alpha笑着催他,“赶紧下车,这个点想扯证,估计还要排一会儿队。”

“……扯证?!”蓝河往车窗外一望,才发现叶修已经把车停在了民政局门口,顿时愕然,“你要跟我结婚?”

“不然呢?”叶修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已经成结了。”

“作为标记的共有者,结婚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待续—

    

评论(107)
热度(206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