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二)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随便写写


>>>

 

第二章:

   

蓝河觉得自己的人生正处在一个十分被动的分岔路口。

不过短短两天而已,他经历了非生理性发情,和暗恋对象滚床单,以及被标记等等一系列对于Omega而言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重大事件。

然后,又雷厉风行,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已婚人士。

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爱情的小床说上就上。

 

民政局已经快下班了,登记处的女Beta将他们的签好字的申请说明书和审查处理表收好,又把盖好了章的红本子递给他们,笑着说了一声“恭喜”。

叶修从善如流地道了谢,回头牵住Omega的手,问:“晚饭去哪儿吃?”

“……回家吧?”蓝河这才有了一点真实感,下意识地缩了缩,换来Alpha不以为然的挑眉。

“婚后第一顿,”他朝蓝河挥了挥手里的结婚证书,表情里有种显而易见的愉悦,“你确定不去吃一顿好的吗?”

 

不管怎么说,结婚到底是人生大事。

最后两个人还是决定去吃牛排,挑的店面临近步行街,老板是叶修读研时的同学,听说他们新婚,还特意开了一瓶红酒,亲自送过来。

“不给我介绍一下?”林敬言在Z大教书,带研究生,大学老师课业清闲,开店之类的只是副业,面对叶修这种时常来打秋风的老友也很宽容,只对他头一回携来的这位家属表露出一些好奇心。

“我家Omega,”叶修取过酒杯倒酒,“刚盖戳儿的。”

他把第一杯递给蓝河,扭头问老同学讨份子钱:“怎么,今天我小登科,林老板也不给打个折?”

“这都好说,”林敬言好脾气地笑了笑,“就是有点突然,从前也没听你提过。”

“这不是持证上岗第一天嘛。”

 

蓝河握着酒杯听他们说话,耳根都要烧红了。

属于他的那张结婚证就放在口袋里,似乎还在微微发烫,之前拍结婚照,甚至在国旗国徽下宣誓的时候,他全程都有点状态外。前一天晚上做得太狠,腰酸腿软之类的后遗症就不必说了,更多的是一种如在云端的不真实感。

哪怕长达五年的暗恋里,他做过无数类似的绮梦,也没有想过自己和叶修会有结婚的一天。如果说标记是自然法则下决定伴侣的方式,那么婚姻则来自于社会层面的约束。

而现在,他和叶修,他们结婚了,从此只有彼此,注定相伴一生。

蓝河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

 

那边叶修还在和林敬言闲聊:“听说你收了个小弟子?”

“是,而且特别崇拜你。入学那天就跟我说,要不是你们公司对学历的要求太高,他本科毕业就直接去投简历了,压根懒得多读两年研。”

“那也不一定,小蓝就是本科之后直接进来的,实习机会倒是不难拿。”

“和第一学历有关系吧,你家Omega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我直系师弟。”

“学弟也敢下手,不怕冯老吃了你啊?”

“你还不知道,老师哪里治得住我。”

他们一番叙旧,正逢牛排煎好了上桌来,林敬言便告辞出去招待客人了,留新婚的两个人在卡座里单独用餐。

六分熟的肉眼牛排煎得很嫩,黑胡椒汁香气四溢,蓝河却有些食之无味。

“怎么了,”叶修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不合胃口?”

“没有,”蓝河看着他的Alpha,刚刚才攒起来的一点勇气又有些偃旗息鼓,后面的话也越说越小声,“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这么早结婚的,毕竟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而且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也有太多的不稳定因素……”

“怎么,”叶修好整以暇地叉了一块柳橙沙拉递给他,“觉得我太自作主张?可是你之前也没表达反对啊。”

“我没有要反对,我只是觉得有点早。”

“既然没有反对的意思,你最后都是要跟我结婚的,早晚有什么区别吗?”

“……”

 

蓝河有点气馁,觉得自己很难和叶修说明白这件事。

Alpha和Omega的生理特性,导致像他们这样结合的伴侣并不在少数。事实上,也是因为他们的生理特征,就算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一般的AO伴侣婚后都过得十分和睦。

可是他喜欢叶修,想和他在一起,正因如此,他才不愿意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和叶修结婚,不愿意仅仅作为一个Omega而被叶修接受。

都说标记一时爽,事后悔断肠。

婚姻的纽带到底也应该是爱,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林敬言先前给他们订了一束新鲜的香槟玫瑰作为新婚贺礼,这时已经送到了,便有年轻的女服务生敲门进来替他们布置。

玫瑰上还盈着剔透的水珠,桌上又点了蜡烛,卡座里环境清幽,用叶修的话说,林老师这种搞学术的人难免有几分小资情调。

两个人就着烛光吃牛排,刀叉碰撞出清泠泠的声响。

“蓝河,”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叶修突然开口,坦白道,“我之前的确没有成家的打算。”

Omega听得一愣,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脖子上的咬痕还很新鲜,虽然已经结了痂,但颜色并未褪去,Alpha偶然瞥到,又觉得有点难以言喻地口渴。

“不过即使如此,”他又说,“我也觉得对象是你的话,这个决定并不坏。”

“昨天晚上的事只是个意外,”蓝河再次无力地为自己申辩,“你不需要这么急着往自己身上揽责任的。”

“这不可能,”叶修说,“标记本身就代表承诺和责任,而我们是标记的共享者。”

“小蓝,”他换了个称呼,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自己的Omega,“至少我们现在拥有比常人更加深的牵绊,以后还会怎么发展,谁知道呢?”

蓝河愕然了好半晌,最后叹了一口气:“你说得有道理。”

再一次,他们默契地揭过了这个话题。

 

吃过饭已经接近晚上九点,步行街上还是人声鼎沸,叶修的车子就停在马路对面的停车场上,两个人步行过去,权当消食。

“叶总监,”蓝河看他倒车出来,停在自己身边,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行的……”

“我们现在是法定伴侣,而且这不是上班时间,”叶修探过身来扣住他的手,“你还要叫我总监到什么时候?”

蓝河顿了顿,为难地开口喊他:“……叶修。”

Alpha对他的改口显得很满意,把他拉进副驾驶座,弯腰替他系上安全带,又在他嘴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他自作主张:“回我家吧。”

 

对于已经成结的AO伴侣而言,Omega很难在Alpha面前占到上风,依赖和服从存在于本能之中。

蓝河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窗外飞逝的流灯,心头却不知道为什么涌上了一种无力感。

可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叶修说得有道理。

他们已经拥有比常人更深的牵绊了,这份牵绊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他们谁也不知道。

或许……或许的话……

他想,反正已经五年了,如果有一点希望的话,他也不介意把暗恋的时间再拖长一些。

 

叶修房子地段很好,就在市中心,但是离公司有一段距离,上班还不如蓝河租住的小区方便。

在楼下便利店又购置了一套洗漱用品,叶修这才领着自己的Omega上楼。三室一厅,屋子里不算凌乱,但也称不上整洁。

他的年薪不可考,但是创意部作为最大的一张王牌,这位总监毫无疑问很受重用,待遇自然也不错,蓝河倒是没有想到,他的车子买得有点张扬,房子却出乎意料有些简单。

“随便坐。”叶修解开领带,又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扔到沙发上,这才转身招呼他。

那身皱巴巴的西装他已经毫不介意地穿了一天,好在这一天没有去上班,也不必要太在乎形象这件事,只是之前拍结婚照的时候被摄影师嫌弃了好一番。

蓝河看着那件外套,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他有轻微的洁癖,在陌生的环境里又十分拘谨。于是叶修洗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西装已经被叠得整整齐齐,搁置在茶几上,而Omega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场景。

“去洗澡,”Alpha有些忍俊不禁,“你这个样子,有点像被老师逮回家里开小灶的学生。”

蓝河听完,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他以叶修助理地身份进入职场,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三年。

职业生涯中很多第一次,都是叶修手把手带着他经历的。从某个程度上来说,叶修的确是他的启蒙恩师。

 

但是现在,这重身份突然就转变了。

至于这种转变所带来的后遗症,恐怕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慢慢地适应。

 

蓝河洗澡出来,叶修已经躺在了床上,正倚在床头在检查一份新的创意简报。

最近公司中标了好几个不小的案子,连着几份brief发下来,叶修这个当总监的也忙得不轻。

蓝河犹豫了好半晌,还是忍不住发问:“我睡哪……”

Alpha闻言挑了挑眉,不置可否,身体却径直往边上挪了挪,给他空出半张床来,个中意思不言而喻。

时间已经接近午夜,隔天两个人都要上班,Omega十分拘谨地侧身躺下,叶修立刻便放下手头的工作,又熄掉了床头灯。

黑暗之中,蓝河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几乎要停滞了。

另一边的床铺微微凹陷,一只手环上他的腰,热烘烘的身体也紧接着贴了上来。

蓝河本来以为自己会紧张,或者浑身僵硬一番,但是肌肤相贴的瞬间,才发现这些假设实在是多虑。

Alpha的怀抱温柔又妥帖,被他紧紧圈进怀中的感觉太过舒适,特别是他们才成结,对彼此的渴望是一件自然而言的事。

下意识地,蓝河更紧地往叶修怀里窝去,Alpha受用地发出一声轻笑,忍不住啄了啄他的后颈。

 

几乎是瞬间,Omega就卸下了所有的心防,感受到了浓浓的困意。

这一天过得太快太乱,他想了很多,忧虑了很多,可现在,他的Alpha就在他身边,所有的一切就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半梦半醒之间,蓝河恍惚意识到,这似乎是他们的新婚之夜。而他对叶修的依赖和信任,几乎都要超过他自己的预计了。

以至于叶修只给了他几个不含情欲的亲吻,轻易便让他有了一夜好眠。

     

—待续—

     

评论(61)
热度(134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