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四)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随便写写了


  
>>>

  

第四章:

   

成知月才大学毕业,有个正在交往的男性Beta对象,对于蓝河突如其来的成婚消息好奇不已。

阐明关系的话一说出口,好像又没有那么纠结了。面对她兴奋的眼神,又想到都是Omega,蓝河索性和盘托出,大致和她提了这两天兵荒马乱的各种情况。

原本置身其中还不觉得,真要向人说出口,他又觉得这种终生大事这样落定,实在是有些无稽。

“闪婚啊!这么浪漫!”没想到女孩子却听得眼睛都亮了,“你家Alpha太牛逼了,敢上垒又敢负责,可以盖章是个好人!”

蓝河哭笑不得:“闪婚哪里浪漫,你难道不觉得很草率吗?”

“拜托,”成知月对他纠结的事情不以为然,“你是Omega,他是Alpha,而且你们已经成结了,不结婚留着过年啊,哪里草率了?”

“再说了,”她又凑上来,笑嘻嘻地说,“小蓝你也不像那种顺着本能一顿乱搞的人,还能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可别说你对他没有意思啊?”

她提起这一茬,蓝河又不由得苦笑。

的确,他喜欢叶修,所以他们上床,甚至成结,都是他潜意识里期待并且默许的事。

可是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发情,他又怎么会把感情说出口呢?

“好啦好啦,不要这幅表情,结婚了总要有结婚了的样子嘛,”成知月掏出钥匙来开门,边说,“如果我是你的Alpha,看你这一副状况之外神游天际的样子,恐怕心都要碎了。”

她说完,还捂着胸口,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来。

蓝河顿时有些忍俊不禁。

 

既然结婚了,就要有结婚了的样子。

小邻居的话虽然说得粗糙,可是又让他忍不住又细细思量了一番。

临睡前他收到叶修发来的短信,Alpha的措辞带些惯然的调笑,问他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蓝河回了一句“还好”,不等他回复,又补充道:“谢谢。”

这样的对话显得有些生疏,于是叶修的电话很快就拨了过来。

“你谢我什么?”他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懒洋洋的语调里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来。

蓝河一时语塞,自己也不知道想谢他什么,支吾了半晌,索性装起了鸵鸟。

叶修在那边忍不住笑起来:“身体真的还好?要是哪里不舒服,记得随时给我电话。”

他的心情似乎很好,笑声像是从胸腔里震出来的,又沉又柔。

“我没事啊,”蓝河小声说,“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我不担心才奇怪吧?”Alpha理所当然地说。

平权运动发展到今天,ABO三性之间的社会地位早已比肩,只是生理差异当前,Alpha本能中的保护欲作祟,总会觉得自己的Omega是易碎的瓷器,容不得一点磕碰,更不要说蓝河遇到的是被动进入发情期这种严重的情况了。

对于这种情有可原的关怀,Omega在心里默默表示了理解,可面上还是不自觉地有些发热。

 

两个人朝夕相对,其实也没什么话可聊,又天南海北地扯了几句,叶修才交待他早点睡觉,挂断电话。

蓝河一句“晚安”憋在喉咙里,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开口。

挂掉之后难免有些怅然若失,又犹豫了好一会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干脆给叶修补发了一条颇有些讨好意味的短信:“明天见。”

这次等了好久,没有等到叶修的回复,他才捧着手机翻了个身,准备睡觉。

他其实并没有睡前使用手机的习惯,虽然工作原因导致作息有些乱,可是也正因为如此,时常挨着床就能够睡着,这一晚却难得有点失眠。

被褥都还没有换过,两天以前,他才在这个房间里和他的Alpha度过了一个短暂却磨人的发情期,空气里似乎都还留着融合以后的信息素的味道。

身体比他的意识更加认主,不过一晚而已,就已经开始想念叶修的怀抱了。

他重新拿起手机,划开屏幕,见还是没有未读短信,又忍不住点开收件箱。

手机里存的名片还是“叶总监”。

蓝河发了好一会儿愣,还是动手把那个有些生疏的称呼,郑重地改成了Alpha的名字。

  

隔天早上叶修自然来接他上班,蓝河自己坐公交去公司只要十五分钟,为了等叶修的便车,反倒比平日里动身得迟一些,难得踩点刷的卡。

忙完一起大策划之后短暂的修养期已经过去了,部门里的工作又恢复了之前的紧张忙碌,不过他们两个这样结伴走进办公室,还是引得早到的一些同事侧目。

要说办公室恋情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无非就是容易招人闲话。

善意关怀的也好,恶意揣测的也罢,蓝河的性格使然,不太爱受到他人的关注,难免有些窘迫。

不过工作还是照例繁忙的。

创意部向来是广告公司里最热火朝天的部门。策划书需要核对,出街稿需要敲定。客户部那边新发下来的brief也要一一分配,更不用说还有几个初步竞标的文件等着处理了。

蓝河一整天忙得不歇脚,不是阿康那边的死线安排出了问题需要调整,就是Traffic又要改会议时间,助理的工作上通下达,几个部门来回跑,自然累得够呛,也无心去留意旁人的看法和眼光了。

晚上他们还有一场酒会要参加,是公司前些时候中标的一个珠宝广告的甲方举办的,那单子很大,连叶修都难得亲自上阵做了提案。

对方显然也是财大气粗的爽快人,见他们这么有诚意,在一轮竞标里就动用了业内声名赫赫的王牌选手,立刻就拍板了双边的合作关系。

叶修和他们的总经理孙哲平见过几次,作风硬气的北京爷们儿,交流起来痛快得不行。

眼下方案出街,反响不错,这一场晚宴就颇有些庆功和答谢的意味了。

 

晚间叶修开车送蓝河回去换正装,在楼下又遇到下班回来的成知月。

小姑娘笑吟吟地打量了他们俩好半晌,由衷道:“新婚快乐。”

眼看着Omega的耳根慢慢泛起了薄红,叶修不免心情大好,又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蓝河穿西装的时候不多,一般都是见客户之类的重要场合,从前叶修没怎么留意过身边人的样貌,如今仔细一看,才发现他虽然是Omega,但第一性征好歹也是男人,比自己并矮不了几公分,西装穿上,挺拔干净,煞是好看。

不免又有些轻佻地朝他吹了一声口哨。

蓝河正在打领结,透过镜子窘迫地望了他一眼。

“对了,我托人替你买了几身衣服,”叶修的神色倒是坦荡荡,又说,“就搁在我家里,也方便你哪天要留宿。”

蓝河听得愣了愣,想问Alpha怎么会知道他的尺码,可是又隐约知道答案,便什么也问不出口了。

 

晚宴场所在市里最豪华的酒店,风格偏中式,曲院回廊后面连着金碧辉煌的大厅,连迎宾小姐都穿着高档旗袍,打扮得十分精致。

义斩这种京派的大公司,在这种场合的布置和安排上总是很接地气的。无非都是些老套路,名流与名媛觥筹交错,娱乐版上频繁出现的面孔轮番助兴,代言人最当红不说,连会场里的长枪短炮都陈立得比往常多一些。

蓝河这几年跟着叶修,没少出席这种规格的宴会,这时也不免感慨起壕的气派来。

叶修名声在外,这种场合下,前来同他攀谈的人向来不少。

应酬上的那些往来,他这人精应付起来自然不在话下,无奈遗憾出在酒量上,叶总监很不幸是个一杯倒,搁杯就要出事。

所以作为助理,之前这几年中,都是蓝河主动替他挡酒的。

Omega的酒量倒是出乎意料地好,而且喝不上脸,白的尚且能够一口闷下去有如无底洞,晚会上那种意思意思的红酒更不在话下了。干得爽快又海涵,特别给领导长面子。

这种工作场合,蓝河没觉得和从前有什么差别,有人来撺掇叶修喝酒,照例是上了前便要揽到自己身上来。

可是这一回,叶修却从善如流地接过了他手里的酒杯,又从边上服务员端着的餐盘里换来一杯果汁递给他。

“少喝点。”

Alpha亲昵地捏了捏他的手心,当着来人的面同他交待。

蓝河端着果汁,不由得一愣。

他大概也能猜到,无非又是Alpha那点隐晦的保护欲在叫嚣,明知道他酒量通天,喝了不会有事,也几乎是出自本能地,想要将自己的Omega圈起来,与一切危险因素隔离开来。

已经成结的AO之间那点气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旁边劝酒的人也识趣,不再强逼着他们喝了。

 

即便如此,这么一晚下来,总有躲不过的时候,两个人还是不免各自都喝了一些。

等到晚宴正式结束,蓝河还清醒得很,叶修原本也只喝了一点点,奈何酒量实在上不了台面,已经有了点醺然醉意。

这几年酒驾抓得严,谁也不敢以身试法,叶修不能开车,蓝河干脆也就放弃了自己上阵的念头,摸出手机来叫代驾。

这个点正是出门应酬的人归家的高峰期,代驾电话占线了好一会儿才接通,蓝河同那边交待了地点,挂断之后回过头来,见Alpha正眯着眼睛,倚在车门上盯住他看。

说是有些醉意,其实他也不如何醉,之前见蓝河背对着他打电话,背影隽瘦,声音轻柔,夜风里一切都朦胧暧昧,惟有他身上那股雨水一样清冽的味道,丝丝弥漫,涌进鼻腔,又尘埃落定到心上。

叶修觉得有点渴,张口就喊:“小蓝。”

蓝河正给代驾公司发回馈短信确定位置,只随口“嗯”了一声。

     

 

他还来不及反应,Alpha已经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反身将他按在了车门上。

带着淡淡酒气的亲吻,也紧跟着落下来了。


   
—待续—
    

评论(54)
热度(114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