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六)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特别甜,真的特别特别甜,甜到忧伤,不过下章要开始狗血了,唉

  

>>>

    

第六章:

    

这一番纵欲,两个人都累得不轻。

好在隔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也就放开了消磨时间,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他们才被一个电话吵醒。

是之前约的那个设计师打来的,说婚戒的设计草图出来了,文件已经传到了邮箱里,让他们有空挑选一下。

Alpha对这件事放权在先,索性把自己的平板摸出来扔给蓝河,自己先起身去洗澡。

Omega抱着Pad,浑身发软,才发觉自己手都抬不起来,只好费力地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趴在床上翻动页面,打开邮箱收文件。

那边发来的设计图共有三稿,都是看来简单大气的铂金环,内圈分别镶着一颗精雕的细钻,基础款式差不多,只在纹路细节处各有不同。

先前他们在专店那边量过了戒号,叶修比他足足大两个码。Alpha的一双手生得颀长好看,骨节十分漂亮,蓝河耳畔响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知道怎么又想起前夜,那双手在自己身上不断撩拨时过电般的感觉来。

 

叶修洗完澡出来,看见的就是Omega躺在床上装鸵鸟的场景。

他的被子只盖了半截,露出光洁的脊背上星星点点的红痕,脸埋在枕头里,耳朵却红得十分显眼。

哟,这又是怎么了。

Alpha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挑好没有?”

蓝河反手把平板递过去,却没有抬头,声音闷闷地传过来:“就中间那个吧,简单点好。”

叶修顺手接过,只瞟了一眼,也不怎么看,反而坐到床边去拍Omega的肩膀:“趴着干什么,也不怕憋着。你饿不饿,起来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

蓝河闷了好半晌,才泄气似的翻身看向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

“怎么了?”

“……起不来。”

Omega磨了磨牙,难得坦诚,叶修顿时听得笑了起来。

 

体质使然,哪怕是再疯狂的性爱,Omega也绝对是享受的一方,但是事后的恢复能力却因人而异。

蓝河觉得自己这后遗症,未免也闹得太过厉害了。

腰酸得很,一动就软绵绵地疼,之前那一觉倒是狠狠地睡饱了,却又过犹不及,浑身上下都像被炸得酥过了头的麻花,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Alpha这么一笑,他愈发难堪,干脆伸手将被子提拎上来,把整个人都埋了进去,裹成了软绵绵的一团。

叶修笑了好半晌,觉得他着实可爱。便调整坐姿,倚着床头,顺手伸手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又严丝合缝地圈进了怀里。

Omega靠着他的胸膛,垂着眼似乎是在赌气,却不太敢挣扎了。

于是Alpha见好就收,手下体贴地替他揉弄起酸软的腰侧来。

 

“你得多吃点,”他脸上的笑意敛都敛不住,语气却佯装正经,“看看这浑身上下,除了脸也没有几两肉,抱得我硌手。”

蓝河嘟囔道:“又吃不胖。”

叶修手下的力道刚刚好,他觉得舒服,便挪了挪身体,不留神压到刚才Alpha随手搁下的Pad,想起之前那事还没得到回复,又把Pad挖出来捧在手里,摆给叶修看:“戒指我选的这一款,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改动的地方?”

叶修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从他腋下伸过手去,划动屏幕,把那几张设计稿反复调出来浏览,却看得有些心不在焉。

 

戒指的款式如何,纹路如何,设计理念如何,他其实都不太在乎。但是一想到这对戒指要套在他和蓝河两个人的手上,心里又有种隐晦的焦急。

怀里的这个Omega是他的助理,是他的伴侣,也是他将要相伴一生的人。

他掌握着他的事业,他的情欲,甚至他的人生。

可总是觉得还不够。

如果说戒指代表契约,承诺,以及归属,套上那个环,就可以把蓝河彻底地,完整地圈进他的生命里。

那么他迫不及待,求之不得。

Alpha对自己的Omega拥有出自本能的保护欲和占有欲。

但是在和蓝河成结之后,叶修时常觉得这事好像又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的结合更像一场巧合,没有预谋,突如其来,可即便如此,很多念头也似乎不仅仅只是出自本能的。

 

蓝河见他久久不答,便微微仰起头,睁眼困惑地望过来。

叶修陡然对上他的眼睛,才发觉这个表情有些熟悉。似乎是在工作的时候,偶尔他遇到不懂的问题,也会这样看着自己,纯粹而又干净的眼神,像是个无欲无求的学子。

他不免生出一些隐晦的遗憾来,遗憾更早一些的时候,蓝河大二那一年,自己没能在台下的人群中一眼把他认出来。好看看学生时代的这个人。

那时他应当比现在还要清澈一些,还要意气风发一些,还要不知天高地厚一些。又或许含蓄一些,稚嫩一些。

但无论怎样,都是自己不曾参与的。

这样的遐思让Alpha心头微微一动,忍不住拿拇指亲昵地蹭了蹭怀中人的侧脸:“你说好就好。”

 

蓝河觉得他的反应很奇怪。

无缘无故死死盯着自己不说,那眼神明明温柔,却又含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压迫感。

他想问,但叶修却又突然改口换了话题:“下午想去做点什么?”

Omega被他莫名其妙的这句话问得一愣。

……想做什么?

从前他是没有什么周末的概念的,更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时常一个人在家里,对着电脑看几部电影,刷刷设计门类的网站,就能消磨掉两天,更不说叶修不是个知道体贴下属的上司,偶尔周末也会丢工作来给他做,被他随时传唤,蓝河就要认命地牺牲休息时间来修策划或者改文案。

时间一长,习惯成自然,这时回头想想,才发现自己已经难得有这么清闲的休息日了。

“也没有什么想做的……”

“那吃过午饭,”Alpha自顾自地说,“我们去看个电影之类的。”

Omega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有些忍俊不禁:“你这是在邀请我去约会吗?”

“约会?”叶修笑了笑,忍不住在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好像也可以这么说。”

蓝河顿时吃痛地“嘶”了一声。

 

他们之前都没有过恋爱经历,叶修在这事上向来有些冷感,蓝河则在一段漫长无望的单恋之中辗转了近五年。

空白的感情生活直接过渡到婚姻之中,犹如直接上垒,大概最显而易见的不好也就在这一点,两个人都要摸索着慢慢学会相处。

慢慢熟悉对方的喜好,慢慢接纳另一个人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眼下,反正都还在摸索的阶段,做一些看起来没有意义的事,好像也不是不行。

 

于是两个人就真的去看电影了,下午没有什么好的排场,又不想在晚上凑黄金档的热闹,便挑了个比较冷门的文艺片。

影厅里人很少,满打满算不过四五对情侣,还有几个神情寥落的单身人。电影讲文革,题材有点敏感,故事围绕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展开,几乎就是他一生的回忆录,节奏缓慢又漫长,情节性也不强。

他们两个大男人,没什么约会经历,在大厅里等开场的时候依葫芦画瓢,学着浪漫的小年轻们买了一桶爆米花,却谁也不爱这种腻味的甜食,蓝河把那个巨大的米花桶一路抱在怀里,扔也不是吃也不是,尴尬得要命。

大屏幕上正演到最动荡的那几年,主人公穿着绿军装,肩佩红袖章,喊着破除封资修的口号。

苍老的独白缓缓道来,响在耳侧,说这一段经历,后来成为他一生之中最难以忘怀,却又最追悔莫及的事。

片子拍得冗长,但意境和画面都不错。蓝河大学时候辅修历史,书看得很杂,对这段往事倒也算感兴趣,看得自然投入。

叶修的心思却不怎么在电影上面。

他拿余光睨住自己的Omega,微光之中,蓝河的侧脸柔和,裹着一层绒绒的浮光,Alpha心头兴起,忍不住把扭身就把人按进软绵绵的椅子里,俯身亲了上去。

蓝河骤然被他一闹,又羞又恼,可偏偏想推又推不开,也不敢推,两个人就借着昏暗的光线,搂在座位里胡乱地亲吻,叶修啄吻他的脸颊,轻笑就响在他耳边,炽热的呼吸喷进耳蜗里。

一时间,本能胁迫着他对自己的Alpha缴械投降。

蓝河只觉得满世界都是自己心跳的声音了。

 

影片接近三个小时,散场的时候已然天黑。

气氛有点微妙,蓝河撇开脸,一言不发,也不肯望向叶修。

做了坏事的Alpha挑了挑眉,估摸着他气还没消,倒也不去主动撩拨,两个人隔了几步路,顺着人流往外走。

电影院楼下是个游戏厅,一群年轻人正围在门口抓娃娃。硬币一个一个往里塞,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却怎么也抓不出来,他们急哄哄地挤在一起,把入口堵得水泄不通。

蓝河卯着劲想挤出去,不留神踩了谁的脚,只听得有个女声长长地“哎呀——”了一声。

“你这个人,走路这么不小心,”那被他踩到的姑娘着恼地拍了拍娃娃机,嗔道,“我好不容易才夹上来的,这一下又晃掉了。”

她似乎是个Beta,长得很好看,一双桃花眼微微吊起来,连嗔怒都颇有风情。

蓝河连连道歉,她却撇了撇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这边有人起了争执,嘈杂的人群一时间降了温,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叶修得以挤到蓝河身边来,一把握住Omega的手:“这是怎么了?”

那姑娘的眼神在他们俩身上打了个转,小声控诉:“你家Omega把我好不容易抓上来的娃娃撞掉了。”

蓝河望了叶修一眼,目光里有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无措和依赖。

“就这么点事,”Alpha挑了挑眉,“再夹一个不就好了。”

那群年轻人见他说得轻松,纷纷起哄。

“怎么,不信啊?”他把外套脱下来递给蓝河,“哥给你们露一手瞧瞧呗?”

 

原本是为了替Omega解围,结果叶修却自己玩嗨了。

他换了一把硬币回来,挽着袖子,作出一副高人姿态,就开始抓娃娃。

那Beta姑娘起先还有些气恼,觉得他说大话,却见他手起手落,又稳又快,一抓一个准,倒也不记仇,招呼着同伴们就欢呼起来。

蓝河在边上抱着他的外套,听着身边热闹的呼声和笑声,只觉得哭笑不得,却又有些莫名的欣然。

眼前的这个人,他的Alpha,一点儿也不像他在办公室里朝夕相处了三年的那个上司了。

离开工作,他仍有千百幅面孔,以前他不得而知,而现在,他拥有了一一发现它们的唯一资格。

 

叶修一连抓了七八个娃娃出来才住手,大方地把战利品分给那群年轻人,最后手里剩了个黄绒绒的皮卡丘,又转身塞给蓝河。

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开,Omega抱着那个皮卡丘,一脸的手足无措:“你还会这个啊。”

“我弟喜欢,”叶修笑了笑,牵着他往外走,“小时候他看到这玩意儿就走不动路,水平又烂,夹不起来就犯委屈,只能我这个当哥给他挣面子了。”

蓝河说:“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

叶修说:“是孪生弟弟。”

Omega轻轻地“啊”了一声:“那不是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怎么,怕认错老公啊?”叶修调笑道,“放心,他是个Beta,你不会把我们俩弄混的。”

蓝河顿时又红了耳根:“我又不是那个意思。”

他一紧张,耳朵就红。

Alpha早已摸透了这一点,心情愉悦地捏了捏他的手心:“走吧,回家。”

蓝河愣了愣:“回你家还是我家?”

“有什么区别?”叶修挑眉,“反正都是我们家。”

 

这夜月色很好,柔光普照。

叶修一路领着他往回走,两个人都不说话,但好心情显而易见。

蓝河抱着那个皮卡丘,心上一阵柔软的悸动,不免也回握紧了Alpha的手。

   

—待续—

   

评论(77)
热度(116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