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八)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全是伏笔,下一章,唉,你们懂的,又要套路了

   

>>>

   

第八章:

  

对于未来的职业规划,蓝河的确没有什么准确的目标。

 

他很清楚地知道,助理这个职位只是一个跳板。不过眼下,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想留在这里,留在Alpha的身边,并不仅仅只是依从主观情绪的愿望,也是客观抉择之后得出的最佳结论。

更何况,连这个位置都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

早年他被叶修钦定,不知道惹了多少人眼红,部门里有个叫杨饶岸的美指,更是因为这个缘故一直和他不太对盘。

机遇太好,他不敢不用心把握。

 

创意比赛如火如荼地展开,叶修后来又同蓝河提起了几次,难免让Omega有点心动,于是忙完手头当下的工作,他就开始初步着手收集资料了。

这个比赛不是商业性质的,命题走公益化路线,有关全球变暖。老生常谈,反反复复提了很多年的老梗了。

蓝河大学的时候做过这个课题,这几年过去了,广告行业不知道翻新了几轮,生态保护问题天天在口头念起,却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查资料的时候还翻出许多旧闻来。

他想起自己上一次参加这种性质的比赛,好像也是上大学的时候了。那会儿大广赛学院奖搞得很热闹,他们参赛的心态也很简单,无非是想在自己的简历上多添一笔,方便以后求职。

赶方案的间隙里和叶修偶然说起读书时候的那些事,Alpha眯着眼睛想了想,开口笑道:“你的稿子当年说不定就是从我手底下过的。”

“这个我知道,”蓝河不免有些沮丧,“不过听老师说,当年你是影视组的评委,我那时候软件使得还不熟,一般都只参平面,估计我们俩没这段缘分。”

叶修听他语气怏怏,只觉得好笑,忍不住又把人拢进怀里温存了好一会儿。

 

Omega在叶修身边三年,自然知道自己和Alpha之间的距离。

叶修虽然年长他七岁,可是天赋和能力这东西,并不是阅历增多,就能随之增长的。一想到自己还在校读书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专业比赛的区域评委了,蓝河不免又有些气馁。

人都是下意识地向往强者。

他的Alpha优秀又强大,五年前自己对他一见倾心,之后在他身边这三年,日益钟情,总不是没有理由的。

 

隔了一个月就是九月了,学校里返校开学的日子没过几天,他们大学时候的导师冯宪君打电话来,照例邀叶修回母校一趟,给他新带上手这一届弟子传播正能量。

叶修毕业近十年,履历一年比一年漂亮,又在本行业混得风生水起,当老师的对于这种长脸的弟子自然自豪,念念不忘。

这事不是头一次,叶修对老师也邀约早已经习以为常,照例和冯宪君贫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却冲蓝河晃晃手机:“这次你和我一起去?顺便给老师通报一下咱们俩的事。”

蓝河正在替他整理资料,闻言愣了一下:“……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Alpha随口说,“你也算是他的得意门生了。”

“我?”蓝河有些失笑,“我哪里有能让老师得意的地方了。”

叶修把目光投向他,轻佻地吹了个口哨:“你以为谁都有你这个毅力,在我手下被操练三年啊?”

蓝河:“……”

 

他不是叶修的第一个助理,不出意外的话,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位总监天赋卓然,然而治下却一直没有什么好名声,对部门里的员工管得随便,对自己身边的人却从不体贴,抓住了一切机会压榨。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他身边享受各种令人眼热的资源和机遇的同时,付出的辛苦也不言而喻,从自己这几年苦逼的双休日就可见一斑。

不过这种事也能被拿上来当作谈资,蓝河又有点哭笑不得。

他也不知道是该佩服自己,还是该佩服叶修了。

两个人最后还是一起回去的,G大这种老牌的名校,近几年正是从打底蕴牌到拼综合实力的转型期,校内的各种设施已经翻修了好几次。

早年他们与会的多功能会议厅也添了许多高新设备,甚至用上了全息投影技术。

叶修在台上发言,蓝河坐在冯宪君旁边,一边听他说,一边低声和老师叙旧。

他们这个行业没什么裙带关系一说,各凭本事发展,冯宪君对叶修有提携师弟的觉悟很是欣慰,没想到这两个弟子AO搭配干活不累,最后真的就内部解决了。

蓝河被老师几句话问得面红耳赤,他当年在校时成绩虽然不错,但并不是特别拔尖的那种学生,没得过老师什么特别优待,和他这么亲厚地说话,聊了几句就有些讷讷。

冯宪君看出他的窘迫,只当他新婚还有些赧然,便也不再追问,两个人重新把关注点放到叶修的演讲上来。

叶修没有带讲稿,PPT还是前天晚上在家里赶的,做得十分随便,不过行家开口,水平高低自然而然便显现出来了。

蓝河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有那么一个瞬间,好像回到了当年。

 

那时候他也和如今台下坐着的这些年轻人一样,二十出头,青葱莽撞,想着未来在前,就茫然又激动。那时候叶修也是这样侃侃而谈,不过只言片语之间,思维之美,创意之美,海纳百川,从容不迫地直抵人心。

五年过去了,他爱的这个人,他的Alpha,更加优秀,更加成熟,也更加出色了。

蓝河一时出神,想起有句话,他一直没敢问。

——如果当初向他求欢的Omega不是自己,叶修是不是也会这么做,也这样略显草率地就交付一生?

 

晚间两个人并肩在校园里走,身侧全是下课的学子,迎面碰撞而来一身的青葱。

校园里比起他们当年读书的时候,已经改变了许多,蓝河尚且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更不用说还早他好些年毕业的叶修了。

“我读书的时候,”Alpha难得有兴致和他一点点细数学校的变化,指了指不远处耸立的一座高大办公楼,“那块儿还是块荒地,那栋楼是我们商学院出资修的,当时都说要做新教学楼,后来还是被征用成了综合楼。”

“我们专业以前是商院的?”蓝河好奇道,“可是我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转到文传学院了。”

“就是你入学的前两年转的,”叶修说,“那年学校重新修并学院,商院和管院并了经管,人文和新闻并了文传,一帮小的们也是闹得不轻,老师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说起这个事,说他这个系主任也当得头疼。”

“其实这事对专业发展来说是好事,”有个赶课去的学生一路小跑,不留神把蓝河撞了个趔趄,Alpha便一把牵住他的手,絮絮地接着说,“广告学被放在商学院,怎么说都是边缘学科,不管是从资源上还是师资引进上,都受不到什么重视,反倒转了文传之后成了王牌学科——你看老师现在多风光。”

“不过对学生来说,就未必是什么好事了,”他又说,“这一行的理论基础学科无非就是营销学,传播学和心理学,原本最重要的营销学,在商院的时候还有那个大环境,转了文传之后反倒成了最被轻视的,你看现在你这些学弟学妹们,基本都有点文人气,觉得世界就是理想国,想法不切实际得很,哪像我们当年,跟着他们搞经济的一起上公共课,满脑子都是怎么赚钱,进了社会面对现实,也没觉得多幻灭。”

蓝河听得忍俊不禁:“赚钱多实在。”

“实在也实用,”叶修笑了笑,“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在哪儿都行得通。”

“可是也是你跟我们说的,”Omega小声揶揄,“要筑梦踏实。”

叶修挑了挑眉:“我是说过理想照进现实,但侧重点总归是现实,现实有闲暇,才能够顾及理想,你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信有梦饮水饱的说辞啊?”

蓝河埋怨他:“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说过的话,你就记得这么清楚?”Alpha眯起眼睛,促狭地望着他,“那我之前让你叫我老公,你怎么不记得了?”

蓝河:“……”

Omega的耳根又红了。

叶修把人调戏够了,心情大好,于是愉悦地捏了捏他的手心,又说:“不过你何必操心这个问题,有我在,你怕什么被现实缠身,兼顾不了理想?”

蓝河听得微微一愣,顿时一阵面热。

他忍不住望了望自己的Alpha,难得回学校,叶修没有穿西装,一身休闲,显得格外年轻。

斜阳正好,蓝河恍惚有种错觉。

仿佛时间倒流,叶修回到了二十七岁,意气正风华的那年,因为一句话,就让自己怦然心动的那个瞬间。

 

九月份里有了这样一段小小的插曲,繁忙还是依旧。

比赛要赶,公司里的工作却也不能落下,所以加班又成了常事,叶修倒是难得体贴,也没再忍心压榨他。

他们在Omega那里住了好一段时间,两个人相处得温情脉脉,除了感情上的不同步,蓝河刻意不去提也不去想,似乎就没有什么令人不满的地方了。

叶修还记着之前说要同居的事,挑了个周末,特意领着蓝河去看房子。

他看好的那个楼盘是新开的,户型还有很多,楼层也还充足,足够挑选。Alpha相中一套四居室,在十一层,采光通风都不错,近两百平米,各方面条件都好,价格自然有点吓人。

他是拿年薪的人,对钱向来看得开。只是蓝河想了想自己的存款,不免有些咋舌。

“首付我来,”叶修显然不给他犹豫的机会,“贷款一起还?”

“就算是贷款,”蓝河有点无奈,“你确定我的工资还得起吗?”

叶修大方地把自己的信用卡摸出来,插进了他胸前的口袋里,表情很是愉悦:“那就用共同财产来还。”

 

买房这种大事,他签字也签得格外爽快,还特别提了房产证上要写两个名字,惹得售楼部做销售的女性Beta都忍不住偷偷凑到蓝河身边来:“哎,你丈夫对你真好。”

羡慕的情绪溢于言表。

蓝河无奈地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这样的说辞。

 

他已经逐渐习惯了婚姻生活里两个人的关系。

前一段时间打电话给家里交待这件事情,做家长的都惊讶于儿子一声不吭地解决了终生大事,没隔几天就从故乡飞过来看情况。

蓝河的两位父亲也是AO伴侣,对儿子又从小放心,蓝河没提自己和叶修贸然成结的情况,只说办公室恋情好几年了,就这么糊弄了过去。

Alpha平日里没什么正经,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在岳父们面前端出好一副精英形象来,自然顺利地顺毛了他们那点审查的小心思。

等到两天后家长们返程的时候,叶修改口叫“爸”,已经叫得很自然了。

蓝河被自己的Alpha紧紧握着手,莫名又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已经一起见了恩师,也见了家长,不说心里那点岌岌可危的担忧,好像一辈子就要这么落实了。

 

临近国庆的时候,叶修得到消息,半个月后他要飞一趟北欧,那边有个国际广告节开幕,入围了他的早些时候的一份飞机稿。

蓝河手里要参赛的策划案还没有写完,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看日历,顿时几个头大。

——他的发情期要到了。

   

—待续—

   

评论(42)
热度(106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