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九)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一发没日完,捂住肾缓缓,明天再日,唉


>>>


第九章:

 

按理来说,Omega的发情期十分规律。每个季度一次,每次持续四到五天。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一般对于已经成结的AO而言,第一次标记之后,Alpha就能够大概地掌握Omega的生理周期。

这也是他们受到法律保护的假期。

可是蓝河的情况有点特殊,当初他因为药物而被动发情,两个人成结,叶修根本不知道他生理上的发情周期是什么时候。

Alpha不问,Omega觉得窘迫,自己也不肯提起。

于是这事一拖再拖,等他发觉自己的身体情况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了。

 

国庆假期在即,知道甲方难搞,部门里的员工们都在自觉加班,忙着把堆积下来的工作尽快赶完甚至超前完成,谁也不想耽误难得的黄金周。

叶修的机票定在国庆假的第四天,直飞戛纳,行程约要持续半个月。苏沐橙也已经销假到岗,两位总监忙着交接工作,时常忘记下班时间。而蓝河要参赛的策划案正写到尾声,两个人眼下又是半同居的状态,Alpha不主动提起回家,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待在公司里,忙自己手头的事。

两个人加班到晚上八点,叶修手里的一份方案还没有审核完,突然敏锐地察觉到,Omega的信息素有些不对劲了。

清冽的雨水味道骤然转浓,犹如天街小雨一瞬间落成了倾盆暴雨。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就看见蓝河面色潮红,已经手抖得握不稳鼠标了。

 

——没有征兆,但Alpha一瞬间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小蓝?”

叶修阖上电脑,疾步走到Omega的办公桌前,低低地喊了一声。蓝河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情欲烧得有些神志不清,抬起头,勾住叶修的脖子就缠上来。一双眼睛里水色朦胧,像蓄着烟雨的冷江。

他呜咽了一声,蜷起身子,努力往Alpha怀里缩去。

雨水一样怡人的信息素就缭绕在鼻尖,叶修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正在不受控地突突跳动。他把蓝河紧紧拥住,用自己的气息将怀里的人包裹起来,安抚道:“你还撑得住吗?我们回家?”

蓝河死死埋在他的颈窝里,不回答。这种来自本能的依赖让Alpha一阵心软。

他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Omega盖上,又将人打横抱起来,径直往办公室外面走。

脑海中瞬间闪过许多凌乱的念头,蓝河情况不太好,信息素这样不受控地乱飘,眼下两个人要顺利地下楼走到停车场,恐怕都不太容易……

才想到一半,却听得怀里有个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不回家……”Omega语带哭腔,“……抱我,我等不了了。”

 

清新如我,真的不曾想到这辈子还有深夜飙车并且一发都飙不完的这一天

 

—待续—

 

评论(73)
热度(99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