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日完了,但是日过了零点,断了日更,生气。

 
>>>

   
第十章:
   
    

当初是你要甜白,甜白就甜白,如今又要喊着饿,哄我开车来
     
     

他们息息相关,合二为一。   

生命线重合,共享标记,羁绊来自本能,令人渴望又沉迷。

蓝河几乎抑制不住心底满溢的感情,死死地把脑袋埋进了Alpha的肩窝里。

是哪四个字,藏了好多年,终于从微微开启的唇瓣里流泻出来,轻柔缠绵,又泣血般的孤注一掷,像是春天开早了的一丛山杜鹃。

但是叶修听到了,不止听到了,还听得很清楚。

Alpha的神色顿时微微一变。

 

近乎呢喃,又近乎呓语,蓝河说的那句话是——

“我喜欢你。”

 

这一番纵欲,自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回家了。两个男人挤在窄窄的沙发上细细温存,等到加班的同事们陆续走空,叶修才抱着蓝河从办公室出来。

Beta对信息素不敏感,但部门里还有为数不多的AO,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察觉到他们在办公室里胡天胡地闹了这么一场,影响不好是肯定的了。

但现在还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那些流言蜚语,眼下也只能抛诸脑后。

公司里的电梯已经停了,叶修便把蓝河打横抱下楼。他虽然是Omega,但第一性征明摆着,骨架并不见得多轻,等把他放到副驾驶座上,叶修也已经累得够呛了。

接受了标记的Omega已经陷入了昏睡之中,他裹着Alpha的西装外套,微微垂着头,额前的碎发零散,在眼睫处投下一小片温柔的阴影。

叶修俯身替他系上安全带,摸了摸他的头发,心头一阵柔软。

 

他已经把这个Omega彻底圈进了生命里。

蓝河当日主动求欢,可他没有拒绝,不是哪一方的责任,他们共同造就了眼下的局面。

这个决定来的很冲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可是现在,他似乎并不后悔,也不准备后悔。

蓝河对他是什么感情,之前从楚云秀那一番话里,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但即便如此,眼下Omega自己亲口把这念头说出来,依然让他觉得有些震撼。

这个人跟在他身边三年了,三年来他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变得逐渐能够跟上自己的思路,胜任这份在旁人看来前途无限,实则挑战重重的工作。他几乎是一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于是自然很清楚地明白,这个年轻人身上有多少令他欣赏的东西。

叶修隐晦地觉得有些遗憾,遗憾自己暂时无法回以蓝河等同的感情。毕竟占有欲也好,控制欲也好,怜惜也好,欣赏也好,都不能被称之为“爱”。

可是他一点也不着急。

因为他们是标记的共有者,如果自己需要爱上谁,能够爱上谁,那也一定是眼前的这个人。

“慢慢来。”他低下头,轻柔地吻了吻熟睡中的,Omega柔软的双唇。

 

发情期要持续四到五天,两个人这一趟回家,估计就要有四五天出不了门了,好在便利店和药房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叶修在路上下车买了一些吃的,又买了避孕药,这才带着Omega回到自己房子里。

把人抱进浴室里简单清理的时候,他想起医生说过话,事后的避孕药对Omega的身体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影响。Alpha难得苦笑了一声,望着蓝河的眼神里不免掺杂了一些连自己也不曾察觉到的心疼。

等两个人回到床上,Omega已经被这一连番的动作扰得从睡梦里清醒过来了。叶修哄了他两句,喂他吃药,一口水哺下去,发情期的Omega又敏感地发出了一声呻吟,下意识地追逐着他的亲吻。

发情期还长,Omega的体力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完全跟上Alpha了,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剥开他的睡衣辗转亲吻,重新陪他跌回情欲的漩涡里。

 

两个人在床上滚得几乎昏天黑地,几天后蓝河难得从深梦里醒来,察觉到小腹处那股不断躁动的热感已经消失的时候,才意识到发情期已经过去了。

浑身上下的骨头像是散架之后又重组起来的一样,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他从困倦的思绪里勉强把意识寻回来,想到生理上的发情期,和药物导致的发情期果然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是在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Alpha的情况下。

叶修下午要赶飞机,已经在穿衣镜打领带了。从镜子里看见他醒了,又转过身来坐在床边,摸了摸他的头发。

蓝河本能地渴望Alpha的味道,忍不住又蹭了蹭身体,往他面前缩了缩。

“你要走了?”他想问,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几乎废掉了,又干又哑,像是一张用旧了的砂纸。

“四点半的飞机,还不急。”叶修对他的依赖很受用,伸手把他罩进怀里,语气也不自觉变得十分温柔,“想吃点什么?”

 

蓝河起不了身,两个人最后还是叫了外卖。

睡久了就难免脱力,Omega握筷子的手都有些发抖,Alpha觉得他窘迫的样子可爱,却难得体谅他身体不适,还是从厨房翻箱倒柜,给他找了一个勺子出来。

蓝河低着头,一口一口,闷闷地用勺子吃炒饭。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反观Alpha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又恨恨地磨了磨牙。

叶修余光里观察到他的小动作,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蓝河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

“没什么,”叶修的心情似乎很好,探过身来抱他,把下巴枕在他的肩上,突然又没头没脑地开口说了一句,“再说一次吧。”

蓝河顿时有些愕然:“说什么?”

“说你喜欢我。”
   

—待续—

  

评论(82)
热度(117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