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一)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我真的觉得叶修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生活上照顾河河,事业上成就河河,感情上妥协河河,为他领路指方向。唉,唉,不能嫁给叶修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啊?!

 
>>>

   
第十一章:
   

蓝河手一抖,勺子“啪”地一声掉在地上:“……开什么玩笑。”

他抬起眼,有些惊惶地望向他的Alpha,叶修的手还揽在他的腰上,表情似笑非笑。

“怎么,你自己说过的话,自己都不记得了?”

“……”

“和酒后吐真言一个道理,那种时候,总不至于说假话吧。”

Alpha的气息一层一层包裹着他,臣服和依赖的本能又开始作祟。

蓝河想否认,可是又不敢,一颗心冰火催煨,两面煎熬。默然了好一会儿,才嗓子发颤,泄气似的说:“不是假话。”

 

这是剖明心事,也是把自己赤裸裸地呈到他的Alpha面前。

他花了四五年,偷偷摸摸地在心头栽了一棵树,树上刻了一个人的名字,春天的风来了,叶子绿了,开了花,抖落了一地芬芳的落英,然后蓝河发现,它原来是不会结果的。

长得再好看的一棵树,不会结果又有什么用呢?

——再好看都成了碍事。

他本来想,那就再过几年吧,过几年,就把它连根拔起,如果拔不起来,至少也要一点都不剩地砍掉,总省得绊倒过路人。

可是有一天,那个人却剥开层层荆棘,抵达他的心底,发现了这棵树。

树上刻着他的名字,一年一年,随着春去秋来,岁月轮转,变得愈发醒目。那个人看到了,就大声向他宣告:“树上有我的名字,现在它是我的了。”

他的表情那么骄傲,带着掌控一切的从容,仿佛把他的心事全都紧紧攥进了在手里。

蓝河一瞬间知晓,他已经没有权利,偷偷地把这棵树砍倒了。

 

“这不就是了,”Alpha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十分愉悦,“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倒没发现。”

“很早以前……可能除了你,别人都发现了。”

“明明就是你藏得太好。”

“藏得再好,现在你还不是知道了,”蓝河有些窘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何必拿这件事激我。”

“不,我只是庆幸。”叶修望了他一眼,微微挑起眉梢,“喜欢我总好过喜欢别人,至少杜绝了婚后出轨的可能。”

蓝河哭笑不得地望了他一眼。

“我觉得我很吃亏,”他自暴自弃地说,“本来我没准备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现在你都知道了,而且根本胜之不武。”

叶修理所当然打断他:“我们俩是什么关系,你喜欢我,哪里吃亏了?”

蓝河被他噎得半晌说不出下来。

 

他依偎在叶修怀里,Alpha的怀抱很暖,体温透过白衬衫薄薄的衣料传递过来,是最令人心安的温度。

他的身体比理智更加诚实,早就认熟了人。记得肌肤相贴的快感,于是恨不得把整个人都黏到Alpha上去,可是理智又反复向他强调:这样不好。他便努力挣扎着,想把自己从叶修身上撕下来。

Alpha感受到他的纠结,扣在他腰上的手安抚似的拍了拍,又将他一把按回怀抱里。

蓝河瞬间眼眶发热。

他嗫嚅似的小声发问:“那你呢?”

叶修闷笑一声:“我?”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不能保证,”他几乎没有停顿,显然早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但我建议你抱有期待。”

蓝河听得微微一愣。

半晌后,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嗓子发干:“……我会的。”

 

心事说出口,反而没有那么难受了。

至少他不必再躲着叶修,可是回头一想,自从他们陷入这段兵荒马乱的关系以来,反倒是自己一味地妥协逃避,所有进展,都是叶修在推着他往前走。

一段关系的改变或者进步,总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

叶修也说了,可以抱有期待。

如果他连他的Alpha都不敢相信,那又能去信任谁呢?

蓝河闭了闭眼睛,突然觉得心情放晴了许多。

 

时间还有一会儿,Alpha把行李收拾完,回头看见Omega吃完了饭,又回到了床上躺尸,眼睛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他这几天累得太狠了,眼眶还是红的,裹着一股情潮初褪的春色,但仔细一看,那双眼睛里却全是柔情与爱意,几乎快要清澈地倒映出自己的影子。

叶修突然意识到,原来蓝河已经用这样的眼神,凝视他整整三年了。

 

三年前他在媒体部头一回遇到蓝河,挺年轻的小伙子,一身都是发涩的青葱,手上还抱着厚厚一摞文件,看见他,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匆匆地喊了一声“学长好”。

那时候蓝河还叫他学长,却喊得坦坦荡荡,没有一点套近乎的情绪。他转头给冯宪君打电话,想问这是哪一届的小学弟,却发现老师对这个学生的印象,也不过是好脾气,做事认真罢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拥有与生俱来的卓然天赋,足以令他人称赞和艳羡。他不觉得可惜,只不过实在忘不了蓝河热烈诚挚的目光,才自以为举手之劳地,想推他一把罢了。

后来他把蓝河钦点过来做助理,第一天上班,蓝河到得特别早,叶修踩着点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才发现小青年已经把房间里的一切都收拾得整整齐齐了,窗明几净,杯子里泡着热水,电脑开在输入密码的界面。

什么都刚刚好,连坐在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笑眯眯地朝他问早的人,也都刚刚好。

他像是一盆养得碧绿鲜活的多肉,摆在那里就让人心情愉悦。叶总监得意自己慧眼识珠,随手一点就点到了最合适的人。

可现在想来,这个世界上从没有什么偶然。

或许滋生感情的土壤里,那时候起,就已经埋进了一粒种子。

这几年沉默蛰伏,不动声色,也不过是等着现在,他们共同的悉心灌溉罢了。

 

“我要去半个月,十月下旬才回来,”叶修替Omega掖了掖被子,让他躺得更舒服了一些,又问,“你住自己家还是我这儿?”

蓝河有点愕然,忍不住望了他一眼。

两个人已经是半同居的状态了,办公室恋情好在他们几乎朝夕相对,不过各自尚且还给彼此留了空间。新房子那边已经开始联系着装修了,购房的资金自然是Alpha出大头,但他当惯了甩手掌柜,偶尔过去督工的人反而是蓝河。

现在叶修主动问起他想住在哪边……这是……

Alpha果然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一把钥匙来:“之前就配了钥匙,一直忘了给你。”

蓝河隐约猜到他的想法,可这个人真的把那把独一无二的钥匙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又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他探出一只手去,想把钥匙接过来。却又被叶修一把捉住了手腕,重新塞回被子里。

“我来。”

他从蓝河凌乱丢作一团的衣服里把Omega的钥匙串翻出来,将家门钥匙替他串上了,才搁在床头柜上。

蓝河顿时红了耳尖,小声说:“谢谢。”

Alpha便又回过身,好心情地在他头发上揉了一把。

 

半个月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叶修好歹是部门一把手,离职这么久,难免有许多放不下的事。

他在穿衣镜前整理西装外套,边同蓝河交待:“最近在做的那个H5月底要上线,这个项目一直是我跟进的,沐橙才回来,可能顾及不到那么全,你帮我多留意一下。”

蓝河低低应了一声“好”,听得叶修又问:“我之前交待你帮忙预约KOL转发的,你办好了没有?”

“差不多了,”工作方面的事,他几乎很少让叶修操心,“好不容易才跟他们协调了档期,都约在上线的隔天……”

说完,又小声抱怨了一句:“为什么我们的客户要求总是这么多……”

这一声太低,有点像是嘟囔的撒娇,让叶修听得笑起来:“你第一天知道甲方难搞啊?各有各的苦衷罢了,等你自己也混成了甲方,自然就知道了。”

“还是算了吧……”蓝河苦哈哈地说,“你这种牛逼轰轰的角色都还在乙方被人压榨呢,哪轮得到我去作威作福。”

“哟,”叶修听得挑了挑眉,“这是把哥当榜样呢?”

“是啊,你这么厉害,不佩服你佩服谁。”

他说得诚恳,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全身心的信任和依赖来。

叶修无声地勾了勾唇角,又问:“对了,你的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蓝河被他岔了话题,有点愣神,想了想才说:“差不多了,策划写完了,平面也做得差不多了,影视部分还在收尾。”

叶修看了一眼时间,回头来问:“介不介意给我看看?”

 

他自己也要参赛,他们两个自然就是竞争关系,这个要求其实提得有些唐突。不过蓝河倒觉得无所谓,就算要竞争,他的竞争对手也不会是叶修。

他起不来床,指挥着Alpha替他搬电脑,叶修索性把他抱在怀里,电脑搁在他腿上,从他的腰间伸出手去敲击键盘。

蓝河好几年没有参加过这种比赛,方案写得很仔细,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堆叠,条条框框,十分繁琐,但叶修却看得很专注,速度也很快。

“创意本身不错,”他边往下拉动页面,边说,“不过整体的渲染力还缺一点,表现手法上也还可以再改改。比如这个平面,你选取的诉求点很小,虽然细微处更动人,但单幅图的表现力会不会不太够?我建议你做成一个系列……”

蓝河听得讷讷,意识到他这是在指点自己。

“喂……”他踟蹰了一会儿,忍不住出声打断Alpha,“我这样算不算犯规啊?”

“有吗?”叶修心安理得地说,“我又没有插手你的策划,提点建议而已。”

“什么叫一点建议,这一点可是你的建议啊叶总监,”Omega咋舌道,“这要是说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吃了我了。”

“哦?”Alpha挑了挑眉,“你不如想想我们俩之前在床上滚的这几天,看他们会不会想吃了你。”

蓝河:“……”

他经不起撩拨,一逗就耳根通红。

Alpha于是心情大好,见好就收。

 

“是你自己说的,跟着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他又说,“我们俩这关系,我免你的学费,还给你特别优待,这有什么不好的?”

他的表情懒洋洋的,望着怀里的Omega,一脸的理所当然。

蓝河最受不了他这种万事在握的从容,直看得心头发痒,忍不住就凑上去亲他。

叶修便受用地扣住他的后颈,加深这个吻,等到一吻终了的时候,这样缠绵的姿势已经让他平整的西装外套又起了一层皱。

“好了好了,”他笑着摸了摸蓝河的脸,“再腻下去我就走不了了。”

Omega有些难堪地从他怀里滚出来,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装死。

“等我回来,”叶修把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他汗得湿漉漉的掌心,“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记得跟我说。”

蓝河死死地把脸埋在枕头里,闷声闷气地应道:“好。”

叶修又替他把被子盖好,这才拎起行李,转身出门。

他阖门的声音有意放轻,微微的震动从客厅里传来,已经被弱化到所剩无几,但蓝河仍然觉得那一声响在了心上。

 

Omega从被子里探出头来,面上烧得愈发厉害。

他想感情这个东西真是奇怪。从前三年,他揣着一腔暗恋无从述说,独吞了无数苦涩,也一个人好端端地捱了过来。

可现在。

他们明明还没有分离,他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待续—

  

  

评论(76)
热度(112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