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二)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本来文里那个广告节的原型是戛纳广告节,不过人家的举办时间在六月下旬,为了剧情需求就改一改了,不要当真厚。话说戛纳真是飞机稿盛世啊。

   

>>>

   

第十二章:

  

叶修走了之后,国庆假收假回来,就是参赛作品上交的日期。

Alpha不过给他寥寥指点了几句,蓝河却觉得受益匪浅,趁着假期最后几天把平面部分修改了一下,又反复斟酌了几个细节部分,这才算大致完成。

这个案子他做得很用心,本身这种规格的比赛,能不能拿奖倒是其次,参与一下感受感受氛围,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成长了。

那天之后,叶修也没再过问他这件事。法国那边广告节的流程要持续整整一个星期,从周一到周六,网络,设计,平面,公关各个项目的奖项揭晓,叶修和公司老总还有几个高层一起过去的,行程排得很紧,又隔着七个时区,两个人晚上遥遥通个电话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Alpha赶着午饭之后休息的空当给他拨过来,他这边正好差不多下班,国际长途也不怎么心疼话费,总能絮絮地说上小半个钟头。

蓝河恍惚有种感觉,他和叶修,似乎正在谈一段迟来的恋爱。

 

收假那天,他在公司楼下的打印店里打印方案,遇到好几个部门里的同事。

各自的稿件在这个时候已经基本敲定了,有叶修这样的大神在上面坐镇,他们倒没指望拿什么大奖,能入围得个优胜,也算是履历上漂亮的一笔了。蓝河以前没参加过这种形式的比赛,那几个同事却是老油条了,难免彼此过问一下,客套几句。

蓝河比他们到得早一点,策划案正从打印机里吐出来,有个资历比较老的同事凑过去瞥了一眼,笑着说:“小蓝这个案子写得不错啊。”

蓝河正招呼着店主帮忙拿订书机,听他这样说,忙谦虚道:“您过奖了……我就是随便弄弄,混个参赛经验的。”

“那可不一定,”旁边有人语带试探,“叶总监替你指导过了吧?”

蓝河听得一愣,忍不住抬头望了他们一眼。

 

他和这几个人其实都不算熟,叶修助理的活儿并不轻松,他的办公桌又跟着设在总监办公室里。虽说是一个部门里的同事,但是平日里交流少了,关系自然也说不上多亲厚。

“没……叶总监就是看了一下……”他嗫嚅道,“也不算指导。”

“福利真好,”那同事又说,“也就是你了,像我们这种在他手底下干了好多年的,这种事情上也未必能得到一两句话。”

“你也不看看小蓝和叶总监的关系,”刚才发问的人紧跟着附和,“又是助理又是枕边人,能比吗?”

这话说得倒是不过分,几个人脸上的表情也很从容,没什么恶意的样子。

即便如此,蓝河还是听得一阵窘迫。

公司里没有明面上禁过办公室恋情,他们这层关系,虽然部门里大多数人都已经心知肚明,却也没有谁在人前主动提起过。

眼下被他们这么拉出来说,怎么听都不像那么回事。

蓝河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匆匆收拾起自己的文件跟他们告辞,临走了还听到有人在后面小声说:“有些人就是运气好啊……”

 

站到上楼的电梯里,他还有点心头发堵。

他是叶修的助理,叶修指点他,甚至在工作上手把手教他,这是在他入职的那一天起,就无可厚非的事。

可现在叶修偏偏还是他的Alpha。

他拥有那么耀眼,令人惊叹的天赋,而自己还远远不够和他并肩。

蓝河叹了一口气,不免有些无奈,也怪不得别人在他面前露出这种情绪了。

 

一个难得没有加班,没有被工作叨扰的长假回来,创意部的精英们好像得到了休养,工作的劲头都比往常足一些。

隔两天就是作品上交的死线了,总监不在,苏沐橙管事,副总监的办公室就在隔壁,蓝河过去交方案,却见她的助理唐柔风风火火地从办公室里出来。

她是个Alpha,人长得漂亮,办事却出了名的泼辣,这一路自带气场,惹得周围的人都纷纷避让。

蓝河望着她的身影,缩了缩脖子,扭头问:“苏总监,小唐这是怎么了?”

“又和客户部那边吵了一架,”苏沐橙批完一份方案,笑着说,“一个不到30秒的TVC,反反复复改了四五次死线,现在还没给个准话。”

“这么难搞……”

“没办法的事,其实和AE吵架也没什么意义,都是客户的要求,他们也只是传个话罢了。”

客户部在外代表公司,对内代表甲方,阿康们也是做人不易,两面讨好。蓝河点了点头,不免又为楼下的同事们默哀了一把。

“叶修平时倒是有一套方法跟那边磨,不过现在他不在,也只能我硬着头皮上了,”苏沐橙又笑了笑,抬眼问他,“你有事?”

蓝河这才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忙冲她扬了扬手里的文件:“我来交比赛方案。”

他的方案很厚一摞,电子档之前已经传到了苏沐橙的邮箱里,这时候拿来的供审核的纸质档。苏沐橙接过去翻了几下,面上笑容愈深:“你给叶修打了这么久的下手,倒是难得以自己的名义参赛。”

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就当积累一下经验了,叶总监说这个机会挺好的,命题也不难。”

“他说得有道理,”苏沐橙顺手把文件搁了,又冲他眨了眨眼,话锋一转,“怎么样,你和叶修哥……感情挺好的?”

 

她换了称呼,蓝河听得一愣,旋即意识到,这种私人的语气,接下来的对话估计和工作没什么关系了。

作为同事,苏沐橙问这个问题自然有点唐突,可是作为叶修的旧交,却又不是那么回事了。

“还行……”蓝河哑然了半晌,不知道怎么答,许久才憋出这两个字了。

“好了好了,知道你脸皮薄,”苏沐橙笑盈盈地望着他,又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丝绒小盒子来,递到他手里,“祝你新婚快乐。”

她比生育之前胖了一点,但仍然是个美人,这一笑如柳风拂面,Omega顿时红了耳根。

他道了一声谢,接过盒子来打开,里面是一对精致的珐琅袖口。

“叶修也有一对一样的,”苏沐橙又说,“是云秀选的,她说这个适合你。”

想起之前那个女性Alpha了然的眼神,蓝河又觉得有点窘迫,只得反复小声道谢。

“跟我客气什么,叶修可是丢丢的干爹,”苏沐橙说,“现在你们结婚了,丢丢也就是你的干儿子,可别怪我先跟你攀了这层关系啊。”

蓝河听得愣了愣,只得无奈地笑了笑:“哪里,明明就是我高攀了。”

 

两个人又零零散散地说了几句话,那边唐柔抱着厚厚一摞文件回来了。

苏沐橙自然而然地揭过了私人话题,转头去问她的助理:“怎么了?死线还没协调下来?”

“又改老时间了,”唐柔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喜怒来,语气却有点冲,“就是要求还在改,反复强调自己是要上星的。要上星的TVC,一口气扔了四五个诉求点过来,最后也不知道剪的还能剩下几秒。”

“完成度高一点总是好的,”蓝河在旁边笑了笑,“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拿出去参赛。”

他一说参赛,苏沐橙就想起另外一件事,抬起头来问:“对了,戛纳那边的结果,是不是今天下午出来着?”

 

晚上叶修老时间打电话过来,蓝河正拌了一份沙拉忙着赶方案。Alpha不在家,他一个人吃不了多少,也就懒得下厨。

“吃什么呢,”叶修那边听起来有些嘈杂,话音里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这么香。”

蓝河歪头夹着手机,含含糊糊应了一声:“随便吃点。”

手下最后几个字敲完,他保存了文档,又下意识地坐正了身体,说:“对了,恭喜你啊。”

Alpha在那边明知故问:“恭喜什么?”

“我都看了直播了,”蓝河说,“恭喜你拿奖。”

“直播你也追,”叶修佯装严肃,“上班时间摸鱼,不怕被扣工资?”

“苏总监组织我们看的,”Omega被他逗得一乐,正经分辨,“这怎么叫摸鱼,平面可就入围了你一个,不止事关公司,也事关国家的面子啊,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呢。”

“啧,你们好歹低调点,这一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开始暗恋哥了。”

“叶神谦虚什么,”蓝河笑道,“本来也就不少了,也无所谓再多几个。”

“那必须不能多了,无名指套着环呢,有家室的人了,得把夫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啊。”

他一贫,蓝河就想起以前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的许多回,不免跟着笑了半晌。

等到笑够了,他又由衷道:“你真的很了不起。”

“这有什么好了不起的,”Alpha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一个银的而已,又不是金的。”

“靠啊,好歹也是樽狮子,广告界的奥斯卡,你跟我说就‘银的而已’?”蓝河忍俊不禁,“给不给人活路啊大神。”

“你怎么也跟着他们喊这个称呼……”

“因为你帅啊大神,”Omega下意识地摸了摸手指上的婚戒,又说,“苏总监说等你回来了开个庆祝会,楚小姐还给你准备了礼物,是一对袖扣……”

话说到一半就被Alpha打断他,叶修在那边拖着调子问:“那你呢?”

“我?”蓝河听得一愣,结果下午才出,他光顾着高兴,的确没考虑到这方面的事,不免有些讷讷。

“你想要什么?”

叶修沉着嗓子笑了一声:“想要老婆亲一个。”

蓝河:“……”

“这么不经逗,”叶修眯了眯眼,把人调戏到了,不免尾音都扬起来,“行了行了,先欠着呗,回来的时候再跟你讨。”

“其实……”蓝河想了想,鼓起勇气小声说,“也不是不行啊。”

他说完,通红着耳根,对着手机听筒轻轻地吻了一下。

 

自己部门里的老大拿了这种规格的大奖,连续好几天,创意部的气氛都有点喜庆。

蓝河的心情也有些发飘。叶修离开的时间不久,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却是小别又新婚,Omega难得在工作的间隙里都开始走神。

办公室里有他的味道,家里也有他的味道,甚至自己身上都散发着他的味道。标记也代表着归属,他全身心地信任和依赖他的Alpha,遥远的距离不算难捱,可是思念总像一场润物无声的小雨,绵绵密密地落下来。

他心情好,心头又有了期待,于是觉得万事都顺,连繁忙的工作也变得可爱了几分。

周一例会的时候苏沐橙说起参赛那件事,正式的稿件已经交上去了,她就挑了几个还不错的方案出来给部门里的人展示,其中也有蓝河一份。

入职以来头一次参赛就受到这样的认可,蓝河自然欣喜,面对几个同事的客套也没怎么留意。

自然不曾听出有些人的弦外之音。

 

那天午休的时候,他在茶水间里倒水,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声音隐隐约约传进来。

“叶总监亲自指导过的方案,我们怎么能比?”

这一句没带主语,针对性却有点明显,让他端杯子的手不由得一顿。

不知道谁絮叨了一句什么,那人声音一扬,又说:“Omega怎么了,别人都没事,偏偏他喝了酒就发情,又偏偏让叶总监送他回去,挺会盘算的。”

这话说得太重,蓝河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

他深吸一口气,推门出去,只见门外站着的人,正是向来和他不对盘的杨绕岸。

   

—待续—

  

 

   

评论(95)
热度(103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