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三)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让开让开,我真的要泼狗血了。过渡章就一点也不好看_(:з」∠)_

※我真的不拼啊!!只是昨天下午睡多了晚上睡不着,才会摸鱼搞到这个点的!!


>>>

   

第十三章:

 

杨绕岸是个Beta,和蓝河同一年进的公司,名校研究生毕业,本科一路保送传播学硕士,履历很漂亮。

那时候叶修的上一个助理才跳槽去了甲方,副手一职高悬,部门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那个位置,当年新进的几个更是暗地里较了无数劲。没想到叶总监谁也不看一眼,直接从传媒部拎了个本科才毕业的实习生上来。

杨绕岸算是那一届新人里能力拔尖的,向来顺风顺水的优等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一直觉得是蓝河借着直系师弟的名头在叶修跟前走了关系,这几年也没少明里暗里给他使绊子。

职场里的那点事,说出去不大不小,但也闹心。大家都是成年人,虚与委蛇的法则总是懂的。蓝河拿着让人眼红的好资源,被针对了也不怎么往心里去。

没想到现在他和叶修关系落实,杨绕岸又是个太耿直的,自然觉得自己抓到了把柄。

 

他背对着茶水间,没看见蓝河站在门口,仍然扬着声音在说:“要不然叶总监怎么当初就一眼看上他了?本事不大,心思倒是不少……”

旁边那个同事听得面上带笑,一抬眼看到蓝河站在他身后,顿时变了脸色,连忙扯了扯杨饶岸的袖子,示意他噤声。

“你拉我干什么,他做的那点事还不让人说了啊?还在办公室胡搞呢,不是他怂恿,叶总监难道是那种人吗?”

蓝河原本只想和从前一样不跟他计较,这时听他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就白了。

手里的杯子“啪”地一声摔在地上,立刻砸得粉碎。

 

杨绕岸还说得不解气,听见这一声,下意识地回头,看见是自己非议的主人公,显然也吓了一跳。

场面颇有点被抓了现场的尴尬,他撑起面子来,狠狠地睨了蓝河一眼,扭头拉着那个同事匆匆走了。

蓝河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默不作声地回茶水间里取了卫生工具,把地上的碎片清扫干净,只当没看见周围几个同事异样的眼神,转身便回了办公室。

那天他在办公室里发情,事出突然,他和Alpha也没心思去想事后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

现在,深埋的隐患终于显现出来了。

这下自己想装不知情也装不下去了,杨绕岸单方面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闹得这么僵,不巧叶修临走前交待的那个H5项目的主美又是他。

因为私人的过节影响工作,这是蓝河最不想看到的事。

他正头疼,却见苏沐橙脸色不太好地敲门进来,也不落座,显然是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的。

“苏总监,”蓝河站起身来,“您找我有事?”

“刚才那事柔柔跟我说过了,”苏沐橙难得严肃,“杨绕岸那个性子……你别太放在心上。”

蓝河听得一愣,立刻意识到这事估计是传开了,杨绕岸那几句话说得那么不掩饰,又十分难听,他和叶修,恐怕又要被放到风口浪尖上去。

“我知道……”他叹了一口气,“本来也就是我们做事疏忽了,他有微词也能理解。”

“你们那天在办公室……”苏沐橙敛了敛神色,小声说,“我一个Beta,没觉得有什么,不过柔柔她说……还挺明显的。”

蓝河听得一阵苦笑:“是我昏了头了。”

“按理说,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苏沐橙安慰他,又说,“发情期这个东西倒也情有可原,就怕有人闹到高层去。”

“你也知道,公司里虽然没有明令禁止过同事之间的这种关系,不过你们俩发展得太快了点……叶修哥又在那个位置上,最怕被人抓住了话柄,编排你们俩。”

她说到这里,见蓝河脸色不太好,又补充:“不过你也别担心,叶修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蓝河心下满是无奈,只摇了摇头:“这种事,也不能光等着他来解决。” 

 

苏沐橙那边事多,两个人才说了没几句话,唐柔就拿着文件来找她回去处理。

蓝河想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下,刚坐回电脑桌前,见QQ上有人抖他,随手打开聊天窗,淡蓝色的宋体字一瞬间盈满眼眶。

头像上面那个“正在输入”的小图标还在闪,不过瞬间,对面噼里啪啦又发了一大串东西过来。

看这架势,准定是他师兄黄少天了。

 

都是同门师兄没得差,黄少天和蓝河的这层师门关系,比起叶修来就要亲厚多了。

那时候蓝河大一刚入学,黄少天正念大三,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被院里分配来他们班做助理班主任。

蓝河是个Omega,军训的时候诸多不便,得了他很多帮助,两个人又算是老乡,后来又在学生会被他带着做事,关系自然也亲厚一些,毕业之后还时常联系。

那位也是个传奇人物,在学校的时候就闹出了无数风云事迹,带他们那一届的广告法老师是法学院的一位牛人,和黄少天一见如故,上课的时候两个人一个捧哏一个逗哏,引经据典妙趣横生,吸引了无数学弟学妹们过去蹭课,成为当年文传学院的一大盛况。后来他大学毕业,冯宪君给他保研名额都推荐上去了,他又不肯再读书,扭头就去投了家4A公司的简历,面试的时候没聘上创意部,阴差阳错去了客户部,才两年就爬到了副总监的位置,结果前途大好的时候又任性辞了职,跑到老美那儿读研去了。

活得任性,做事也任性。

说话就更任性了。

 

黄少天那边的消息还在滴滴滴地发过来,蓝河把对话框往上拉,一时间满眼都是感叹号。

“小蓝???不是吧?!!!!我听冯老说,你被叶修攻略了?!!!!”

“什么情况啊?!!!!”

“真结了???!!!!”

“你们现在的这些年轻人,怎么一言不合就结婚啊?!!!!!”

蓝河有些哭笑不得,连忙回他:“……老师怎么还是这么爱八卦。”

黄少天打字手速飞快:“老叶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能不天天挂在嘴边吗?”

没等蓝河反应,他又问:“真结了啊?没驴人?”

蓝河苦笑道:“真结了。”

“靠!闷声干大事,牛逼!”

“代我跟老叶说啊,让他对我的心肝宝贝小蓝好一点,不然本少打飞的回来跟他没完。”

“可惜我没空回来给你们送新婚贺礼,唉,唉,日子没法过了。”

蓝河看得忍俊不禁,便问:“师兄现在很忙?”

“不是很忙,是忙死了啊!”黄少天牢骚道,“这边导师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学生仔当人看好吗!!项目一个跟着一个来,动不动就拿钱羞辱我们,俗死了啊啊啊啊啊!”

“你知道我现在多久做一份CI出来吗???一个半星期!!!十天!!一整套CI!!动不动就是‘我加钱,你们加班’,尼玛啊!!”

“读书人的事,能用钱解决吗?!!”

蓝河问:“国外读研这么辛苦?”

“还好还好,”黄少天又说,“我记得你是本科毕业就参加工作的啊?考不考虑再读几年书啊?我跟你说没有经历过这种压榨的人生根本就不完整,冯老当时给我们布置的那些任务简直是仁慈又善良。”

他思维很跳,蓝河在这边慢吞吞打几个字,那边已经发了一长串过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啊,要趁着年轻多读几年书!到时候在老叶面前也有话语权!”

蓝河哭笑不得:“师兄你这是心理不平衡吧,觉得自己一个人苦逼还不够,想拉我下水?”

“唉,师弟,”黄少天的语气里满是恨铁不成钢,“少年人,要多给自己充电啊,学学你师兄我,急流勇退,自然在江湖里留下了我的传说,以后复出,那也是高人了啊。”

他说得豪情壮志,蓝河也看得一乐,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个人闲扯了几句,黄少天的性格这么多年也不见变,还是跳脱地厉害。他的学业今年也要完成了,年后就能回国。还约了到时候再叙旧。

被他这么一闹,蓝河也没什么心思去想之前那事了。

下午把工作处理掉,其中难免有些要找杨绕岸商量的部分,他想了想,还是咬牙押后,省得去触那人的霉头。

等到晚上下班回到家,一个人安静下来,苏沐橙说的话却又言犹在耳。

 

叶修是他的Alpha,又是部门的领导,要压下这件事倒是不难,可是人言可畏,这是地位多高,能力多强,到哪里都逃不开的道理。

眼下他们之间的感情还很脆弱,像个牙牙学语的小婴儿,刚刚会走路,就要被席卷而来的浪头迎面拍一把。

Omega信任和依赖自己的Alpha,但信任和依赖并不代表依附。

如果真的发展到不得已的地步,蓝河想,他也绝对不会让叶修一个人包揽这件事。

 

他走神得厉害,给多肉浇水的时候都没了轻重,不留神就把那几盆喜旱的植物浇了个透。从花架里把花盆抱出来的时候,不免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天晚上叶修没有打电话来,他也有些恹恹,没去过问。不然自己这状态,如果被叶修听出点什么不对劲来,恐怕也瞒不过,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叶修走了之后,他图方便,一直住在自己家里,早上十几分钟的公交就能赶到公司。这天晚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看着临到午夜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冲动,干脆叫了个车,直接报了Alpha家的地址。

辛辛苦苦跑生活的司机是个年轻的Beta小伙,见他一个Omega大半夜出门,不免有些担忧,好心道:“老板您这是去哪里?这么晚了,一个人?”

蓝河本来正发愣,陡然听见陌生人的关怀,不觉有些感动。

他揉了揉眉头,半晌才小声说:“没什么,我回家。”

 

算着时间,叶修那边应该是晚饭时分了。

离他回程还有一两天,蓝河本来想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回头一想,Alpha已经把钥匙都交到了他手里,自然也就没这个必要了。

他打开家门,按开玄关处的灯,那股干燥的烟草味道迎面扑来。

Omega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凌乱了一晚的心绪这才平静了几分。

标记是一种有点玄乎的基因羁绊。这种东西存在于本能,让他们彼此信赖,彼此依恋。

叶修的味道包裹着他,这一天所有的提心吊胆,心里最隐晦的不安,这一刹那都像被顺了毛。

蓝河径直走进卧室,把自己摔进软绵绵的床榻上。

“……叶修。”

他喃喃地呼唤Alpha的名字,就像反复确认,这个人现在的的确确属于自己。

 

—待续—

 

评论(40)
热度(101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