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四)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

※顺便说个事,我产出的叶蓝相关,文也好歌也好,策划的PV也好,麻烦大家不要自己上传百度云或者微盘之类的网盘,我不需要这种安利,感恩。

   

>>>

   

第十四章:

  

叶修的航班误了点,半夜才落地。

他行程没结束,本来还有两天应酬,无奈酒量堪忧,又实在应付不来那些大老板,干脆就跟自家老总磨了一阵,直接改了签提前回国。

十二个小时的航行,抵达的时间应该是北京时间下午六点,飞机上他还估摸着能约Omega吃个晚餐,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等下飞机的时候,斜阳的夕光早换了满天星辉。

叶修望了望灯火通明的机场,自然断了给蓝河打电话的念头,径直叫了辆车往家里去。

司机是个很健谈的Beta小伙子,听他报起地址,玩笑道:“今天我跟你们小区估计是有缘,刚刚才送了一位老板回那里的。”

叶修听得笑了笑,心头不免生了点绮思。转念一想,按蓝河那个性格,估计是不会住在他家里的,又把这念头压了下去。

然而等他拖着行李回到家,却发现卧室里还亮着暖黄色的壁灯,Omega紧紧抱着他的枕头,半张脸埋在被子里,正睡得香甜。

 

睡在他的房间里,怀里抱着他的枕头,他的Omega。

跨越大洲匆匆赶回来的Alpha不由得怔忪片刻,瞬间犹如游子归乡。

 

他简单地洗漱了一番,轻手轻脚地钻进被子里,蓝河睡得很熟,没被闹醒,只往他身边又窝了窝。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什么,他一个人,也只睡半张床,像是有意给自己的Alpha留门。

叶修时差没倒回来,午夜这个点,还精神得很,在黑暗里睁着眼,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有雨水一样的味道从怀里这个人的身上丝丝缕缕地溢出来,钻进鼻腔,反复向本能强调,他的Omega眼下就在他怀里。

蓝河被他标记之后,信息素不再像以前一样,是种倒春寒般的清冽怡人,反倒犹如四月柳风微雨,多了一丝侬软的甜蜜。

那种甜味儿很淡,但已经成结的AO之间,往往能够更加敏感地察觉到彼此信息素的改变,以至于叶修每次都能捕捉到那股微微的清甜,就像是捕捉到Omega对他下意识的依赖。

睡着的人比平时乖得多,已经不自觉地往他怀里缩了缩,让两个人更紧地依偎在了一起。

叶修忍不住把人更紧往怀里揽了揽。

“隔着电话的那个不算,”他俯身吻了吻熟睡中的蓝河的耳尖,小声道,“这才是我要讨的礼物。”

 

隔天一早,蓝河是被热醒的。

十月份的天气已经过了炎夏,他一个人睡,没开空调,醒来的时候身上却黏糊糊的,脊背上像是贴了一个暖烘烘的热源,直把浑身上下的汗往外蒸。

他思绪迟钝,好半晌回不过神来,才挪了挪身体,身边的Alpha一个翻身,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Omega一把撑坐起来,看见身边的人,不免有些傻眼:“你怎么回来了?”

“提前回的,”叶修被闹醒,眯眼望向他,伸出手来一把将人捞回了怀里,“再睡一会儿。”

蓝河被他的动作扯得往下一栽,又枕到了Alpha的手臂上。

时间不到六点,外面天色还暗,叶修闭着眼摸到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把空调摁开,顺手把Omega往怀里兜了兜,扯过被子将两个人紧紧实实地裹起来。

吹着空调盖棉被,赏心乐事不过如此,Alpha显然还没睡醒,手臂松松地揽在他腰上,眯着眼呼吸平稳,蓝河一时间动也不敢动。

Alpha其实走了也不到半个月,但这个熟悉的拥抱,这股熟悉的气息,眼下环绕着他,包裹着他,就仿佛人生瞬间都归了位。

时间才不到六点,他们还有两个小时可以睡,两个人搂在一起也不说话,半眯半醒地小憩。蓝河迷迷糊糊又打了好几个小盹儿,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光大亮,已经快到上班的点了。

 

Alpha提前回来,蓝河还有些宛在梦中,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看他。

叶修睡饱了觉,神清气爽,从衣柜里替他拿衣服,边问:“部门里这段时间情况还行?”

蓝河听他这么问,不由得一时出神,心头不知怎么又浮现出杨绕岸说的那几句话来。

这种事他向来不对叶修说,从前还不怎么往心里去,这次是被人说得重了,难免又有些委屈。

“……还行。”他小声应,见Alpha察觉到他神色有异,回头古怪地望了他一眼,又连忙补充道,“苏总监管事呢,前几天比稿还拿下了一个大的Campaign,硬照美图KV这一系列全都归我们做,甲方的采购预算也给得大方,估计年终奖又能添一笔。”

“沐橙不错啊。”叶修笑了一声,扭过头来把衣服递给他。

蓝河好不容易应付过去,顺手脱掉睡衣,又察觉到Alpha在他头上摸了一把,声音里含笑,接着说:“你也挺不错的,越来越像模像样了。”

 

两个人结伴去上班,一路上蓝河还心生忐忑。

叶修这人实在得很,有一说一,夸人更是难得,蓝河在他身边三年,做错了事要被嘲讽,做对了事是理所当然。难得被他这么点名表扬一次,就算眼下他是自己的Alpha,也一时间适应不来。

总监归岗,部门里工作交接,各个项目汇报进度,又是好一阵忙。

他们有个新开发的Minisite要上线,媒体部那边正在调试,蓝河受了叶修的吩咐过去跟进,前脚才走,苏沐橙后脚就过来敲这边办公室的门了。

这位副总监控了这么久的大局,眼下叶修回来才轻松了一点,好不容易摸出来的空,自然溜过来跟Alpha说起前天发生的那件事。

叶修手上积了一堆的工作,听得从文件里抬起头来,微微蹙眉:“公司招他们进来嚼舌根的?”

他对杨绕岸没什么别的看法,事实上,部门里大部分的员工对他而言,也不过就是淡薄得很的上下级关系,他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能力的高低。

“你也知道,”苏沐橙撑着他的办公桌,不咸不淡地说,“你当时把小蓝带上来的时候,已经就惹了一帮人的脾气,他们又不能质疑你选人的眼光,自然只能针对小蓝。也是小蓝脾气好,没跟谁有过过节,换个稍微硬气点的,不知道都惹了多少事了。”

叶修眯了眯眼睛:“我挑的人,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倒是放心,”苏沐橙听得好笑,“可是他不惹事,不代表事不惹他。杨绕岸那话说得好难听,你是没听见。”

“哦……”叶修敲键盘的手一顿,“不过是逞一时口舌之快,随他去就是了。”

苏沐橙讶异道:“怎么,你不准备出面?”

“这有什么好出面的,”叶修说,“我和蓝河的关系,完全建立在不损害公司利益,不妨碍工作进度的基础上,你觉得我需要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向部门里的员工施压?”

“那倒不至于,”苏沐橙想了想,又说,“不过流言暗地里传了很多版本,你也知道……都对小蓝不太有利。”

叶修漫不经心道:“这种工作环境要是真的成了大流,考虑换个地方上班也不是不行啊。”

“叶修,”苏沐橙听他说出这样的话,顿时吓了一跳,“你恋旧我比谁都知道,当总监到现在,多的是别的公司想来挖角,年薪开得比现在三倍的都有,这你都没心动,眼下为什么会考虑这种问题?就因为小蓝?”

“什么考虑不考虑,我随口一说而已,”叶修勾起眉梢,不置可否,“就是要看看我这帮手下人争不争气了。”

苏沐橙望了一眼这位老友,心里明镜似的清楚,不由得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成了家有了眷念,果然是和从前不同了。

 

下午杨绕岸过来交终稿,他负责的那个H5项目隔不了几天就要出街了,前一天蓝河跟他闹得僵,推了一点细节没跟他敲定,这时候他也不过人家助理的手,径直把方案递到叶修这儿来了。

不论这个人脾气如何,叶修对他的能力还是认可的,随手应了一声就暂时把文件搁着了。过段时间他们还有个大项目要比稿,几家Agency都盯得紧,竞争不小,他忙着安排这件事,杨绕岸手里那个项目到底是尾声,重要程度远远不能比。

等到蓝河回来的时候看到他桌上放的文件,忍不住“咦”了一声:“杨美指把这个交上来了?”

叶修抬头应了一声:“我还没看,不过我记得初稿是从我这儿过了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后面改过idea了,和初稿不同,”蓝河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收拾东西,边说,“说是跟AE沟通的时候,那边说甲方要求页面更复杂一点,还要再提一点游戏难度。不过后来那个idea是从苏总监手里过的,我没仔细看,瞟了一眼觉得的确比之前那一版好。”

“沐橙说行就行啊,她的眼光我还是放心的。”叶修听他这么一说,不免又停下手里的事,伸手拿过那份文件。

他这么一翻,才翻了没几页,脸色突然就变了变,沉声喊了一声“蓝河”。

Omega下意识望过去,只见叶修难得蹙着眉,一脸严肃:“这个方案……不太对啊。”

 

杨绕岸才回自己的格子里没多久,听见有人带话说叶修喊他,一时间心头惴惴,还以为是前天自己那话说得不客气,蓝河给总监吹了枕边风,这会儿找麻烦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见蓝河不在,叶修坐在办公桌后面,正捏着他交上去的文件翻得漫不经心,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叶总监,您找我有事?”他探了探头,问,“是方案有什么地方要改吗?”

“没有,做得挺好的,”叶修抬起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不过你这个方案……确定没问题?”

杨绕岸听得一愣。

“这个成稿,至少百分之六十和前年瑞士的一个互动案重复了,layout更是直接照搬的,”叶修挑了挑眉,“你这么交到我手里,等着拿出去被人定义成抄袭?”

Alpha的眼神懒散,说话的调子也懒洋洋的,丝毫听不出问责的意思来。

“真以为小众的case就没人知道了啊?”

  

—待续—

   

评论(70)
热度(105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