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五)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什么都按套路来,惟有老叶的苏不按套路来。

   

>>>

   

第十五章:

   

叶修话音才落,杨绕岸的脸色霎时就白了。

他向来自视甚高,进公司的时间不长,已经足够一肩挑起这种级别的case。能力出众自然给人养出这一副心气的资本,对于他们这个行业而言,自信是好事,但也是不可小觑的弱点。

事事拔尖的人,最容易钻进死胡同。

杨绕岸从进公司开始,就看蓝河横竖都看不顺眼,最近叶修不在,蓝河作为他的助理,又在总监办公室里进进出出,在他看来更是觉得烦得不行。

于是甲方那边的要求反反复复磨蹭下来,杨绕岸心下一乱,干脆就直接套了个曾经看过的方案递了上去。

苏沐橙资历比叶修浅一些,自然而然给了通过。那案子本身极冷门,加上H5和互动类广告的体裁不一,他倒也没觉得能因此被打上抄袭的标签。眼下却被这么被叶修径直点出来,自然吓得不轻。

他张了张嘴,想解释:“叶总监……我……”

叶修却挑眉打断他:“这项目只有两天就要出街了,你与其在这里费口舌跟我解释,不如去想想怎么重新做一份出来。”

杨绕岸讷讷地应了两声,转身时脑子里还有点发木。

临出门前,又听到上司身后悠闲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事都做不好,那就多做事,少说话。”

 

蓝河从副总监办公室回来,见Alpha悠闲地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叼着一根烟吞云吐雾。

他有老烟瘾,但很少在办公室里发作,面上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来,眼神却有些沉。一看就是在想事情,不知道思绪跑到了哪里。

蓝河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一边忙着手里的事一边分神偷偷摸摸地瞥他,憋了好半天,还是忍不住问:“叶总监,杨美指做的那个案子……确定是抄袭的?”

叶修这才回神来,望了他一眼:“准确来说,不算。

“H5这两年才兴起,那边是个互动广告,模式不同,就算他直接套用,也很难定性,”他把那份文件随手往桌上一扔,“layout倒是有照搬的嫌疑,不过最后做成出街稿,应该也看不出来。”

“那你……”

“我怎么?”Alpha挑了挑眉,抬眼望向他,“形式再怎么变,核心一样就是一样, idea是创意部门的灵魂,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润色一下就当成自己的,表面做得太漂亮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抱养来的孩子?”

蓝河被他的眼神盯得有点心虚,小声说:“可是刚刚我去苏总监那儿汇报这个事,别说我了,连她都觉得莫名其妙,我们俩用了所有的搜索引擎,也没找到那个案例。”

“不告而取就是偷,就算没被抓住,那也是偷,就是可能会影响公司名誉的隐患。”叶修说,“那是一家瑞士的小公司,本身就这一个案子做得出色,也只在他们本国上线,当然冷门,G大去年编新教材,冯老喊我去当外援,给过我他学术文库的权限,我也是在文库里看见的,你没见过很正常。”

“我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啊,”蓝河小声夸赞,“十年以内的案子,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

“十年?”叶修的表情里满是漫不经心,“哪有这么夸张。”

他难得的谦虚让Omega忍不住有些意外,还来不及回他,又听见他说:“五年差不多了吧。”

蓝河:“……”

 

这个H5的案子后天要交,这个当口上推翻重来,自然是要赶工的了。

杨绕岸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叶修这个态度到底和之前自己指摘蓝河的话有没有关系,心理状态自然不好,一下午都脸色煞白。

叶修倒也没给他施压,甚至等他临下班之前来交初稿的时候,都没再提这件事。

晚上回了家,蓝河洗澡出来,叶修还在电脑前忙活。他走过去一看,却发现Alpha手下在做的,正是杨绕岸负责的那个项目。

Omega一时间心情复杂。

从前叶修和他不过是上下级关系,暗恋太虚无缥缈,除去工作上的接触,这个人几乎活在他的臆想里。

现在两个人生活在一起,都说距离产生美,可他偏偏是个意外,在感情这片沼泽地里,离得越近,反倒一天比一天泥足深陷。

他想问这个人为什么总有这样的本事,通明世情,却从来不逐流世情。工作,人际,谁也不欠,仁至义尽,拿捏得分毫不差。

就像是正午的阳光,凝就一种纯粹的,毫无偏色的白。

“想什么?”Alpha察觉到他的目光,回过头来望了他一眼。

“没什么,”蓝河趴在他肩上,小声说,“就是觉得你特别好。”

他身上带着沐浴之后清新的水汽,信息素的味道清冽怡人,藏着一丝唯有标记的共享者才能察觉到的,亲昵的甜。

叶修听得挑了挑眉,偏过头来望了他一眼。

蓝河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有点不敢看他,又小声说:“也觉得我的命挺好的。”

叶修不置可否,伸手一把扣住他的脖颈,把他毛茸茸的脑袋拉到面前来,狠狠地亲了一口。Omega被他吻得气都喘不匀,微微启了唇瓣小声喘息。

他的目光里都盈了一层雾色,看得Alpha勉力压了压心头某些绮思,柔声道:“我把这一点弄完,你先去睡。”

“你又熬夜,”蓝河的声音里有点隐晦的抱怨,“他做的事,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加班。”

叶修听得失笑:“因为我是总监。”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的老道理,他是总监,所以肩上扛着整个部门,所以要承担责任。

蓝河咬了咬唇,有句话心里藏了好久,想问又不敢问,这时候却再也憋不住了。

“你朝杨美指发难……”他底气不太足,声音就放得很低,“真的只是因为他的方案有抄袭的嫌疑?”

“不然呢?”叶修的表情似笑非笑,“你以为我是在给你出气啊?”

蓝河的面上顿时有点烧:“我没想到苏总监跟你说了,之前本来没准备把这件事告诉你的……”

叶修扬起音调,反问道:“我也是当事人之一,你这么剥夺我的知情权,不好吧?”

“我没有,”Omega小声说,“我就是怕你为难。”

Alpha手下敲击键盘的动作没停,却有意地挪了挪肩膀,让他趴得更舒服了些:“我有什么好为难的,一码事归一码事。”

他凡事拎得清,蓝河就觉得这个问题太唐突,闷闷地“哦”了一声。

叶修察觉到他突如其来的低落,顿时有些失笑,干脆停下手里的事,转过身来,一把将Omega兜进了怀里。

“蓝河,如果那些非议让你觉得委屈,大可以跟我说,”这样亲昵的拥抱总是让人心头温暖,叶修不由得放缓了语调,“不过我希望这种时候,你能把我的身份当作是你的Alpha,而不是你和你纠纷对象的领导。”

蓝河一愣,突然被他的信息素包裹起来,只觉得安心又踏实,却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点酸。

他想了好半天,鼓起勇气,又小声发问:“那如果我真的跟你哭诉这件事,让你给我出头,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叶修鲜见地被他问住了,好一会儿才佯装正经,回道,“可能会等下班之后把他堵在某条小巷子里,找个麻袋套起来,再狠狠地揍他一顿吧。”

蓝河一下子就听得笑起来。

 

他心里其实不是不怕的。

怕叶修因为杨绕岸对他说的那些话而给他施压,这样的话,他和杨绕岸又有什么本质区别?

可是也怕叶修没有作为,Alpha对Omega的保护欲出自本能,如果他在那种情况下都能无动于衷,那是不是说明,自己高估了两个人的感情现状?

矛盾的思想左偏右摆,好像他站不站在自己这边,都成了不对的事。

所幸,他的Alpha从不曾令他失望。

 

叶修办事雷厉风行,连他自己都亲自上阵加班,又拨了两个人来给杨绕岸打下手,匆匆两天,竟然也把这个案子赶出来了。

两天后项目出街,公司里的高层也从欧洲返程,人事部马不停蹄地发了一份调职通知下来,把杨绕岸的职务移到了媒介部。

广告公司里没有核心部门一说,工种也时常可以互通,这种程度上的调职,其实是平行层面的安排,并不能算惩罚或者所谓的“下放”,但杨绕岸是什么心气的人,听到这个消息,自然觉得难堪。

叶修没把之前那个案子的抄袭嫌疑在公司里宣扬,他自己自然也不会说,大部分同事对这突如其来针对他的一纸转职书有点莫名其妙。

但是Alpha给出的理由却很合理,说杨绕岸能力出众,公司对于这种人才,向来是十分珍惜的。但是自己作为他的直系领导,认为他移职到媒介部会有更好的发展。

知道内情的那几个人,就算有什么细小的争论,也被盖在这样的说辞里了。

 

隔天就是周六,这天忙完了工作,难得按时下班,两个人去看了一趟新房子的装修进度,那边已经在铺瓷砖了,屋里全是灰。

叶修对装修的事不怎么上心,预约了一家家居公司全程承包,只要求客厅里铺白瓷砖,房间里铺木地板,又特别交待了其中一间房间的家具要打得用心一些,柜子留通风口,打圆角之类的。

“我懂的,”负责人笑着接过他递过来的一支烟,“老板是准备把这间房子留给家里的小朋友住吧?”

“目前还没有小朋友,”叶修一脸正经,“不过以后会有的。”

他说得坦坦荡荡,很认真地把Omega规划进了他的未来里,甚至都考虑到了暂时还不存在的家庭成员,蓝河却在旁边听得一阵窘迫,不由得又红了耳根。

 

从新家出来,才不过七点多,对于隔天就是休息日的夜晚,时间还有点早。

“想吃点什么,”两个人坐上了车,叶修握住方向盘,随口问,“牛排还是火锅?”

Omega正在系安全带,闻言有点愕然:“在外面吃?”

“才说我拿了奖回来要庆祝的,”Alpha挑了挑眉,佯装不满,“怎么,想赖账啊?”

“吃牛排吧,”他算旧账,蓝河有点失笑,便想了想,“我请你。”

他说完,又努力扯长了安全带,凑到驾驶位那边去,轻轻地亲了叶修一口。

车子才发动,Alpha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吻惊得动作一顿,一脚踩住了刹车。

蓝河吓了一跳,惯性使然,往前一栽,正好撞到他身上。

“怎么了啊,”Omega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声抱怨道,“不是你自己之前说的吗,想要的礼物。”

“……”

叶修的眼神陡然一沉,直接挂上倒挡,猛地把车子倒回停车位里,转过头来死死地盯住自己的Omega。

“可是我现在不想吃饭了。”

Alpha的信息素瞬间炸开,蓝河觉得有些危险,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颇有几分明知故问:“……那你想干什么?”

“想干你。”

 

—待续—

    

 

评论(124)
热度(111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