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七)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跑跑剧情,河河马上要摊上大事了。

  

>>>

 

第十七章:

   

隔天是周六,难得没有加班,没有临时的工作,也没有关于公事的电话拨来叨扰。

蓝河一觉睡到十一点,醒来的时候窗帘大敞,外面日光澄朗,浴室里传来潺潺的水声,身侧Alpha躺过的地方,还留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焦香,漫出余温。

Omega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恍惚有种错觉,仿佛这一切习以为常,他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起从青春走到了迟暮。

水声响了一会儿,叶修洗漱完,从浴室里趿拉着拖鞋走出来,他没有穿西服,随意套着一件衬衫。两个人的衣柜早已经合二为一,日常的衣物上也渐渐沾染上彼此的味道。

“我上午要去见一趟老孙,”Alpha把替蓝河拿出来的衣服搁到床头柜上,边问,“你跟我一起去,还是在家里休息?”

他和孙哲平有几分私交,许多生意上的往来都是在谈笑间敲定的。最近义斩新出了一个碧玺系列的珠宝,还没公开招标,特意给他通了个消息,看看他们公司这边有没有兴趣。

“我不去了吧……”蓝河拽了拽被子,小声说,“又不是什么正式的工作场合,没必要我在场的。今天不太想出门。”

叶修促狭地挑了挑眉:“怎么,昨晚累到了?”

蓝河:“……”

这种调笑的话听得也不少了,Omega面不改色,只作没听见,却依旧红了耳根。他想了想,又叮嘱道:“对了,你在外面别喝酒。”

Alpha笑着俯下身来:“你不在,我哪敢沾那猫尿?”

他们自然而然地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这种两个人生活的感觉很奇妙,单身过渡而来,短暂的不应期之后,一切都变得那么顺理成章,生命里为另一个人辟出了一席之地,也毫不意外地有了归属和挂念。

叶修含住他的唇瓣,轻轻咬了一口才放开,又说:“等我晚上回来接你,我们出去吃,把昨天欠的一顿补上?”

“好……”蓝河忍不住笑了笑,“我请。”

 

Alpha出了门,Omega一个人在家,难得清闲。

中午懒得叫外卖,他把凌晨时分剩的面条下锅煮了,草草对付了一顿,就抱着笔记本,浏览起业内的几个门户网站来。

那些网站上有许多外包工作可以接洽,他跟在叶修身边这三年,也断断续续自己拿了一些这样的机会,因为办事认真踏实,客户的回头率还不错。从前是因为工资一个人花还绰绰有余,也就没费心思经营这方面的关系。

可现在他是要还房贷的人了,蓝河想,虽然两个人已经是法定伴侣,但是也总不能只依赖Alpha,还是要自己努力一点才好。

他把网页从头翻起,浏览了一遍,挑中了好几个心怡的单子,点开页面正要联系甲方,屏幕右下角的QQ弹窗突然闪动了起来。

蓝河顺手点开,桌面上立刻跳出一个很私人的小群,笔言飞十秒前在里面发言,问他们这段时间有没有空出去约饭。

 

那时候他们同年进公司的实习生有四个人,转正的时候,他被叶修拎去了创意部,舒光旋被调去了客户部,只有笔言飞和于夜寒还留在媒介部。四个人虽然分入了不同的部门,但同期生的老交情还在,拉了这样一个小群,这两年也时常约在一起聚会。

舒光旋和于夜寒已经在陆续回复了,都说双休还空闲,可以安排。

蓝河望了望自己电脑屏幕上点开的网页,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打字道,“我就不去了吧……最近想接点外包做,可能没什么空。”

“不是吧你,”笔言飞回得很快,“接活儿接到出来吃顿饭的时间都没,你这么缺钱啊?”

“也不是,”蓝河说,“就是现在要还房贷,多挣一点是一点了。”

他已经成家这件事,几个旧友早些时候就知道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下面立刻跟了一串省略号。除了于夜寒有个大学起就稳定交往的Beta对象,笔言飞和舒光旋都是单身,立刻谴责起旧友不分场合的秀恩爱来。

蓝河有些哭笑不得,被他们一番调笑,只好连忙岔开话题。

 

几个人闲聊的内容照例是那些,从生活到感情,又到工作,天南地北扯了几句,还是回归本色,说起公司里的事来。

“我靠,老蓝你不知道,”一提到各自部门里最近的新闻,笔言飞就像被点着的一根炮竹,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火,隔着屏幕都要烧出来了,“就被你们叶总监踹到我们部门来的那一位,你知道的吧?尼玛我真的是服气他了啊!”

蓝河原本还有些莫名其妙,看他突然提起杨绕岸,顿时就愣住了。

笔言飞似乎怨气很大,还不等他回神,一串的文字泡就蹭蹭蹭地丢了过来。

“要了老命了。”

“天天蹬鼻子上脸颐指气使的,以为自己是从创意部调过来的就比我们牛逼。”

“那天还敢使唤小寒!气得哥差点撸袖子就跟他干!”

“你别这么激动啊,”蓝河失笑道,“好歹给老大留点面子,别把关系闹得这么僵。”

“关键是这人嘴还不干净,”笔言飞又愤愤地说,“那天嫂子来给老大送饭,被他看到了,一个劲地夸嫂子漂亮,还拉着我们部门里的人问东问西。”

这一年刚升媒介部副经理的梁易春是当时带他们几个实习生的组长,妻子是个女性Omega,两个人前年已经生了一个女儿,正是感情美满的时候。

笔言飞又说:“本来这作风就够谄媚了吧,后来他又不知道怎么说到了你。”

“说你不把心思放在正路上,只知道勾引上司,还说你配不上叶总监。”

“老大你还不知道的,心里到底还是偏着你,脸色当场就不好了,又不好发作,那天下午,我的妈呀,部门里气压低得连我和小寒都害怕。”

“只有惹事的那个傻逼,还在跟没事人似的到处吹嘘自己,说要不是你是叶总监的学弟,就你的本科学历,别说当总监助理了,能不能转正还不好说。你要是站不到那个位置,上位的肯定就是他了。”

“卧槽你说这话气人不气人?!”

蓝河哪里料到杨绕岸调了部门还这么能闹,话反倒越说越难听了,扣在键盘上的手不由得一顿。

好半晌,他才苦笑着回道:“算了算了,也没多大事,由他说去吧。”

 

叶修当时没把杨绕岸抄袭的嫌疑说给别人。知道这事的,也不过是两位当事人,以及蓝河和苏沐橙。

杨绕岸原本还忐忑了一阵子,见他们似乎都已经揭过了这一页,才心下松了一口气,不免又愤懑起来。

他那个本性难移的架势,说话又刻薄。媒介部不比创意部,到底隔得远了一层,没那么多人都眼红着蓝河的职务,自然难得让他讨到好。

但不管怎么说,遭受他人的非议总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也因着这个原因,Omega一整个下午都有些心情怏怏。

他敲了几个甲方,看着自己的时间谈了几份外包合同,索性忙起工作来,不再去想那些惹人烦心的事。

 

Alpha临到晚饭时候才回来,没太注意他情绪不对,两个人约着出门一起去吃牛排,还是在林敬言开的那家店子里。

才落座点了单,就隔着玻璃店门,看到林老板正被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缠着,两个人站在门口,也不进来,不知道絮絮叨叨在说些什么。

“哎哟,”叶修远远看见了,讶道,“那不是方锐吗,追老林都追到这儿来了啊。”

蓝河扭过头去望了一眼,忍不住问:“方锐?谁啊……”

“老林的小徒弟呗,”叶修嘴角一勾,忍不住笑起来,“一个Omega,追着老林这个Beta不放,还一个劲嚷嚷着要赶时髦跟他搞师生恋呢。”

蓝河“啊”了一声,也觉得好笑。

他想了想,又问:“林老师的学生,你怎么会认识?”

“你可别小看他,”叶修面上笑意未散,回过头来颇有兴致地跟他解释,“这小家伙这两年可名头不小,连续拿了三年学生赛国奖头名的人啊,冯老都曾经想把他破格收到门下,要不是他对老林一见钟情就奔着他来了,说不定我们俩现在还能喊他一声师弟。” 

蓝河听得咋舌:“这么厉害……”

“不止他,冯老现在手下也带了一个,跟方锐一届的,叫周泽楷。”叶修挑了挑眉,又说,“这名字你估计不熟,不过他手底下有个工作室,叫一枪穿云,你听说过吗?”

蓝河顿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一枪穿云的创始人,还在读研?!”

叶修挑眉一笑,点了点头权作肯定。

 

一枪穿云,这个才创立不到两年的独立工作室,可以说已经在业内赫赫有名了,它的创始人很低调,几个合伙人也不怎么常出面,但是做出的方案却是高质量的代名词,前一年甚至在纽约广告节上捧了一银一铜两座奖杯回来。

这样一个实力惊人,又有些神秘的独立工作室……谁能想到他的创始人竟然还是个在读的研究生?

“现在正在读研的这一批小年轻,”叶修眼底眸光一闪,不知道想到了哪里,“后生可畏啊。”

蓝河看着他从容的神色,脑海里却又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杨绕岸非议他的那一番话来。

 

其实真要说起来,叶修称作“后生”的那些小辈们,年纪和自己也差不多。

他们优秀,耀眼,像是星星,每一颗都有各自的璀璨。相比起来,他在叶修身边当助理的这三年,实在是太过于寂寂无闻了。

谁都夸他勤奋努力,但勤奋努力,也正代表无功无过,中规中矩,蓝河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甚至都不能算一个优秀的创意部门的员工。

这个行业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了,创意是大脑的舞蹈,那些闪闪发亮的思想,那些独特新鲜的idea,永远需要离经叛道,需要活力张扬来灌溉浇养。

可他从来都是那种规矩的人,从小到大,从念书的时候到工作之后,他按部就班,努力所以优秀,却始终优秀得太过于平庸。

 

这其实并不能被叫作弱点。

性格是另一种本能,而天份则是世人最无力改变的东西。

他注定无法方锐那样,有胆量追着自己的硕士导师,要求一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也无法像周泽楷那样,年纪轻轻就手捧国际大奖,欣赏行业最顶端的风光。

如果是从前,他不会觉得遗憾,更不会觉得羡慕。

可是现在不同了——

 

蓝河望着叶修,卡座里的灯光是一种暖色调的黄,他神情悠闲地切着牛排,刚才那一句“后生可畏”,仿佛也不过是根本不被他放在心上的,随口的喟叹。

这就是他的Alpha。蓝河想。

他那么好,站得那么高,身前有无数高山难以攀越,身后有无数巨浪翻滚着涌来,但只要他站在那里,他就顶天立地,从容有余,什么也不怕。

回想心动的这几年,这个人始终不曾改变。

就算不奢求自己能够追上他,可是如果不更努力一点,又怎么能够不被他落得更远呢?

 

—待续—

 

评论(49)
热度(102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