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八)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萌雷天注定,私设瞎拼拼。从今天开始就彻底不按套路来了。

  

>>>

 

第十八章:

  

Omega心里藏着事,就像掖着一根小小的刺,缩在思绪最里层,平时不觉得,然而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往里一探,就扎手。

他给自己接的外包把休息时间排得很紧,昏天黑地忙了一阵,身体自然觉得不舒服,总是困,又没什么食欲。

叶修看他神色恹恹地从公司忙到家里,难免心疼,忍不住想插手干预。

“我没事,”蓝河却难得固执,“能做完的,你不相信我吗?”

他很少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Alpha,像是恳求,依赖,或是别的什么。叶修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好在晚上入睡的时候把他牢牢锁进怀抱里,用自己的气息把他一层层地包裹起来,让他每夜都有好眠。

好在Alpha自己这段时间也忙,总监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死线一个接一个催着来,比稿,竞标,各种工作的安排,还有应酬,满满当当地行程表排下来。

如果说前些时间,两个人都还挂念着刚刚定下来的婚事,在努力学着怎样和伴侣相处,适应突然多出一个人的生活,可眼下感情已经在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于是自然退居二线,令他们分心的比重也少了许多。

这样各自顾着各自的事,一忙起来,连时间的界限都不再那么分明。

一晃眼就到了十一月底,之前那个公益广告比赛的入围结果已经出来了。

 

创意部交上去十几份方案,总共有三份入围的,除了叶修和某位资历比较老的同事,蓝河的作品意外地占了一席之地。

这种规格的比赛,入围已经算是一件大事,能在履历上添上漂亮的一笔了。

两位总监早上上班的时候迎面遇上,苏沐橙顺口夸了蓝河两句,说他这个案子做得的确不错,叶修也不客气:“那是,我教出来的人,还能丢面子啊?”

这话其实有几分客套的意味在里面,却不知道被哪个有心人听了个分明,隔天就传了出去。

一下子,更加惹得某些传言甚嚣尘上。

 

助理这个职位,说到底也不算正职。

他们这个行业不讲资历,能者上位,叶修和苏沐橙这样的人,带个助理在身边,本身就有提携和教导的意思。

叶修看他那份方案,不过也就是提点了三两句罢了。说没有,的确是有,说有,准确来说却也不算。可不管怎样,那是自己熬了无数夜,查资料,改方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心血,能入围固然是好事,不能得到这种认可,蓝河也觉得没有遗憾。

这几年,他跟着叶修,学了很多,看了很多,成长了很多,虽然不算拔尖,也不是没有成绩,但眼下,似乎在某些人眼里,他成了一无是处,只知道借关系上位的人。蓝河心里很清楚,他是叶修的助理,也是叶修的学弟,甚至叶修的Omega,后两层身份才是招惹非议的由头。

流言是最不需要成本的,难堪的话,恶意的揣测,不管有多伤人,也不过嘴皮子一开一合的事罢了。

 

这天午后,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他入围的消息,在QQ上戳来恭喜他。

蓝河看着他发来的连串文字,不由得苦笑,斟酌了好久才回道:“别提了,我那帮同事,说话太不饶人,都传我是攀上了叶总监,才能有现在这个成绩。”

“哈哈,你也确实攀上了啊,”黄少天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又攀不上,让他们眼红去呗。”

“师兄,”蓝河哭笑不得,“你别闹了,我真的挺难受的。”

“这有什么好难受的?”黄少天不以为然,“你们这帮Omega,这么硬气干嘛啊???叶修是你老公,不帮你帮谁啊,他们就是嫉妒呗,也只能在嘴上逞逞强了。”

“我跟你说,他们要是私下说你说得厉害,你就撂挑子不干了,”他手速飞快,噼里啪啦地打字来给蓝河支招,“跳个槽,换个老板,诉诉苦什么的,该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最好把老叶弄得一肚子火,看他不治死那帮嘴碎的傻逼。”

蓝河忍不住失笑:他这位师兄,作风还是这么直来直去简单粗暴。

他叹了一口气,扣上键盘,慢吞吞地打字:“……换工作哪有这么简单,我现在这个位置都已经来之不易了,又没有什么过人的成果和资历。”

黄少天隔了好一会儿没发言,蓝河以为他在忙,便起身去茶水间倒了杯热水,回来的时候又看到聊天框的橙光正在屏幕下边一闪一闪。

他端起杯子喝水,边顺手点开了聊天页面,淡蓝色的宋体字一瞬间就盈满眼眶,才这么一会儿,黄少天已经发了很大一段话过来了。

“你在老叶身边三年了好吗,这还不叫资历,什么叫资历啊?”

“小蓝,你到底想过没有,你现在的问题根本不是资历不够,也不是能力不够,而是叶修太牛逼了。”

“有他这种人坐镇,你们公司的个人崇拜几乎成了传统,你现在和他又是这个关系,能不诚惶诚恐吗?”

“如果他身边的环境适合你发展,你们俩这关系倒不是不行,可是现在,你因为这件事承受的压力太大,必定会对你造成影响,为什么要强逼着自己受那个气?”

“来外面看看啊,世界这么大,哪里没有好风景,哪里不能实现自我。”

 

蓝河一条条往下看,面色越来越沉,端杯子的手都顿住了。

黄少天这一番话,说得太实在,一语道破了很多东西。他倒是不觉得自己真的如他所说,被拘束住了,可回头细思许久,的确有一个最近一直若隐若现的念头,在心里逐日清晰起来。

工作三年,不是说他不善人际,只是没什么心思去经营人际。他是叶修的助理,从他入职的那一天起,就在不断被人提醒,他站在离王座最近的地方,王座之上的那个人是耀眼的太阳,光与热辉映众生。

无数人在座下敬仰他,称赞他,所以现在他身边的自己,因为能够近距离汲取他的光热而被人艳羡,嫉妒,却又在他太过于璀璨的锋芒的映衬了,永远显得那么黯然失色。

那么如果……

如果离开他身边,自己能不能散发出一点点微光?

 

这个念头起初让蓝河自己都吓了一跳。它来得太唐突了,又有些莫名其妙,明明不久之前,他还一点都不想离开叶修,他们刚刚成结,留在自己的Alpha身边,对他来说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想到那种可能性,他却又隐隐约约心生期待。

叶修毫无疑问是一个优秀的前辈,是良师,也是一个足够好的伴侣。可是也就像黄少天所说,因为他太强了,所以日复一日,情根深种也好,自己眼里越来越只容得下他。

太阳是璀璨逼人,但外面那一片星海,就真的不曾拥有自己的壮阔吗?

他成不了太阳,却在某个瞬间,也想尝试着成为繁星里的一颗,用自己微小却澄明的光芒,与他的Alpha遥相照应。

 

这个念头让蓝河在忙碌的间隙里,隐约觉得有点荡气回肠。

不过眼下还在岗位上,就要做好自己的事,他也只能把这样的心思暂时压下来。

隔天午间饭点,叶修和客户部的总监临时出去谈事了,Omega食欲不太好,看到油腻的东西就觉得反胃,一个人在食堂端着碗下不了筷子。

针对他的许多非议,流言蜚语,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可是又总是乘着风探头探脑地往他耳朵里钻。

他才动筷子,只听得身后有个人的声音没头没脑地响起来:“最近他风头倒是盛,之前这几年也没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果然是爬上了床,关系就不同了。”

又有人嗤道:“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拿着那么好的资源有什么用,到底还是个Omega,过不了几年,还不是要回去生孩子的。”

蓝河向来好脾气,纵然再忍得下去,听到这话,也不免一时间变了脸色。

平权运动发展到如今,ABO三性社会地位趋近平等,这种话传出去,就算被盖上性别歧视的标签都不为过。

他不想和人计较,端着餐盘站起身来,准备逃离舆论的风暴漩涡。

不料才起身,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

还来不及反应,已经眼前一黑,径直就朝地面栽了下去。

 

叶修和客户部总监一起见完甲方回来,路上接到苏沐橙的电话,说蓝河中午在公司里昏倒了,手下方向盘一打滑,差点没闹出一场小车祸来。

虽然Omega身体素质不如Alpha和Beta,可蓝河第一性征毕竟是男人,这么突然出事,只怕是出了什么问题。

Alpha的保护欲出自本能,他赶到医院的时候,额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

当班医生刚从蓝河的病房里出来,叶修迎面撞上他,看到他的工作牌上,姓名一栏写着“张新杰”三个字。

“医生,”情急之下,Alpha一把扯住他的手,“小蓝怎么了?”

神色严肃的年轻医生似乎不太喜欢他的动作,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不是什么大事。”

叶修察觉到他的不悦,连忙松开手,又听到他慢条斯理地说:“您的Omega有孩子了,恭喜先生,您要做父亲了。”

叶修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在开车赶来的路上设想了很多可能。

蓝河最近把自己压榨得太狠,身体透支不是不可能,源自本能的保护欲让Alpha不悦又有些自责,一路都想着,以后决计不能太由着Omega的性子来。

结果现在事实推翻了所有的假设,让他一时间脑子空白,说不出话来。

“现在还只有两个月,”张新杰见他发愣,推了推眼镜,冷静地说,“他自己应该还不知道,这段时间压力很大,思虑太多,所以才会突然昏倒。”

叶修张了张嘴,讷讷两句,好半天才说:“……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张新杰便侧过身,将病房入口让给他,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道:“记得让他睡到自然醒。”

 

蓝河就睡在病房里,叶修却踟蹰着脚步,怎么也伸不出手去推开那扇门。

唐突,茫然,喜悦,还是别的什么,这种情绪,他说不上来。在一个突如其来的新生命面前,向来自持有度的Alpha都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才结婚不到半年,这个当口说孩子,对谁来说都有点早。但无论如何,家里会添一个新成员总是好事。

两个月……那就是他去欧洲之前的那个发情期了,避孕药失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推门走进病房里。

蓝河改着雪白的被子,还在沉沉地睡着。他的眼睛下有一圈明显的黑青色,神色显得不太安稳。

叶修看着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疼。

他的Omega和“瘦弱”这样的字眼从不沾边。可是这个时候,他就是觉得蓝河像是一件瓷器,洁白又脆弱,可能稍不留神,就会被碰碎了。

他在病床边轻轻坐下来,握住蓝河的手。

握了一会儿,又觉得唐突,便把他的手重新搁进被子里。

这样反复好几次,直到睡梦中的Omega发出一声柔软的呻吟,这才住了手。

叶修几乎是平生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手足无措。

“小蓝。”

他俯身,把自己的额头贴到蓝河微凉的额头上。

Omega的信息素味道丝丝缕缕地涌进鼻腔,像雨水一样清冽,里面却又藏着一丝清新的甜。

 

Alpha顿时恍然。

现在他终于知道,这一缕清甜到底是从何而来了。

  

—待续—

  

评论(103)
热度(107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