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十九)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全是私设,肥肠雷人

※大纲是一早就打好的,三观是天赐的,锅都是我的,不是人物的,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么么厚

  

>>>

 

第十九章:

 

蓝河是薄暮时分醒的。

他这段时间累得厉害,难得这样整整一个下午,睡得万分香甜,连梦都没有做。于是醒来的时候浑身都脱了力,睁眼也睁得悄无声息,好半天没发出一点动静来。

叶修在旁边陪护,早先他给两个人请了假,这时正把手下没处理完的工作发短信交待给苏沐橙,转头却见Omega已经睁开双眼,乖乖地望着自己。

“你醒了?”Alpha捏了捏他的手心,柔声问,“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蓝听见他的声音响在耳畔,张口想回答,倦怠的思绪却有些跟不上,只得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又闷了好一会儿,才彻底醒过神来。

消毒水的味道很重,刺进鼻腔里,闻得他又有些反胃。Omega转了转脑袋,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现在身在医院里,失去意识前发生的那些事,也有些模糊不清了。

流言蜚语之类的,他这段时间听得不少,心头纵然再介意,也早就习以为常了。于是想到这一回,被那几句难听的话就激得直接晕倒,不免觉得有些丢面子。

“怎么到医院里来了……”他哑着声音开口,“就是这段时间忙过头了,没什么大事的。”

“小蓝,”Alpha却眉眼含笑,握住爱人的手吻了吻,“我们有孩子了。”

他说得很轻,蓝河似乎一时没有听清,微微蹙着眉头问:“什么?”

叶修看他的眼神和往常有些不同,里面藏着缱绻的柔情,又有点难言的珍视。

“我们有孩子了,”他低低地重复,“虽然来得有点突然,不过没有关系,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了。”

Omega启唇喃喃:“……孩子?”

他的眼神终于从茫然变得彻底清明,脸色却突然就白了。


虽说没什么大碍,张新杰还是建议蓝河留院观察一天。

毕竟怀孕的Omega状态不太稳定,他前段日子又太过操劳,先前昏倒,已经说明身体机能出了点状况,到底还是要小心为上的好。

一直到了晚餐时分,蓝河还在发愣,握着筷子好半天也吃不下去东西。叶修以为医院里的病号餐味道不好,不对他的胃口,便出门去给他买粥。回来的时候看到Omega还坐在床上,保持着他离开那时候的姿势,低低垂着头,一动也不动地揪着被子。

Alpha搁下手里的东西,扭头关切地望了他一眼。

蓝河情绪不太对,他一开始就察觉到了,可是这个孩子来得的确是太突然了,不只是Omega,连他自己也有些忐忑茫然。

他思来想去很久,实在是记不起来上个发情期的时候,是哪里出了岔子。那几天他们两个人都深陷在情欲的漩涡里,如今回想起来,也都是脑海里烟尘四起,兵不成列,马不成行的混乱记忆。

这时候的追责显得有些没意义,Alpha也很快在心里决定将这件事压后了。

他把手里的食物放下来,招呼自己的Omega:“小蓝你饿不饿,先吃点东西?”

蓝河好半天没有吭声,他有些奇怪,便回头又问了一次,Omega这才低低地“嗯”了一声,语调里已经带了一些侬软的鼻音。

叶修一回头,对上他潮湿的眼睫,心里突然猛地一颤,这才意识到,事情真的有些不对劲了。

“蓝河,”他沉声喊Omega的名字,“你到底怎么了?”

蓝河抬起头来,眼睛里满是惶恐,不安,甚至慌乱。

“叶修……这个孩子……”他声音发颤,带着哭腔,像是恳求,“我能不要吗……”

叶修一下子就愣住了。
   
    
   

天色已经晚了。

Omega的声音响在暮色里,带着一种令人心碎的无助。

Alpha片刻愕然,很快就冷静下来。他坐到床边去,紧紧握住Omega的手,柔声问:“为什么不想要?”

蓝河的眼眶一下子就通红了。

他尚且没有做出什么决定,只凭着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向Alpha倾诉自己的忧虑。

这是一种求助,也是一种依赖,信任镌刻在本能里,让他无法对叶修说出任何谎话。

“他来得太早了,”Omega有些哽咽,“我,我本来准备告诉你的……我正在考虑辞职……”

叶修握着他的手一僵:“辞职?”

“我想再去念两年书,”蓝河的声音渐低,“念MBA。”

“商科?”叶修蹙了蹙眉,不知道他是从何时开始有这个念头的。

“是,”蓝河眼里噙着湿意,小心翼翼地望了望自己的Alpha,“你之前说过,广告学的理论学科里,最重要的是营销学。我仔细想了一下,我的性格,可能不适合待在乙方公司。”

“你太好了,”他又断断续续地剖白心事,“如果我还是你的助理,我能够一直仰望你,能在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可我现在不只是你的助理,还是你的Omega,待在你身边,我的压力太大了。”

叶修坐到他的病床上去,将他轻轻地揽在怀里,听他哽咽着往下说。

蓝河说着说着,眼眶便愈发酸涩,几乎要落下泪来。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简直不可理喻。

——舍弃这个孩子?

这是他和叶修的孩子,而且是第一个孩子,即使他还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那个小小的胚胎,现在正真实地在他的身体里生长。

可是这个孩子又来得那么突然,那么意外,那么悄无声息,极有可能,会彻底打乱和颠覆自己的人生。

Alpha对Omega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来自本能,对后代的保护欲也来自本能。可是他却对他的Alpha提出这种要求。

简直残忍而又无理。

叶修把他揽进怀里,Omega已经下意识地将身体蜷了起来,像一只醉熟的虾米。

他想叶修应该拒绝的。如果他拒绝,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再坚持这样的念头,Omega对Alpha的命令几乎只能服从。

他喜欢叶修五年,太漫长无果的暗恋之后,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他的感情可以得到回应,已经是太来之不易的事,如果Alpha真的希望他生下这个孩子……

蓝河紧紧闭上眼睛,几乎是下定决心,等着叶修的宣判。

然而Alpha却安抚似的轻轻拍着他的手臂,许久没有说话。
    
     
    
两个人之间头一次有了些难以打破的沉默。

蓝河听见自己的心跳,猛烈慌张,牵动得耳膜都在一跳一跳地发疼。

半晌之后,Alpha才缓缓开口:“你想念MBA。”

似乎已经将这个想法反复斟酌了许久,他用的是陈述的语气,直听得蓝河浑身一颤,咬着牙点了点头。

“那就去美国念吧,”Alpha轻轻叹了一口气,声音显得那么从容镇定,甚至掺着点无奈的纵容,“现在的甲方公司基本采用欧美的管理模式,从老美那儿读回来,对以后入职也有好处。”

“凯洛格商学院,或者斯特恩商学院,你有信心考上吗?”

他说得有些慢,足够蓝河混乱的思绪将他话里的含义理清。
     
    
   

Alpha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来自本能,没有谁会那么大度,让已经被标记的Omega离开自己的视线,更何况是远赴异国他乡。

可是叶修什么也没有说,却已经开始仔细地为他筹划未来了。

——这就是他的Alpha。

蓝河倚在叶修怀里,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捂住脸,无声地流下眼泪来。

医学发展到现在,拿掉这样一个孩子已经不对会Omega的身体造成任何影响。

隔天两个人便去找医生,仔细谈了这个决定。绕是性格沉静如张新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吃惊。

蓝河刚刚二十五岁,一般来说,这个年纪,且有固定伴侣的Omega,都会对拥有孩子这件事产生期待。可是眼前的这个Omega,分明不舍,分明眼眶通红,却仍然毫不迟疑地说出了这个决定。

而作为他的Alpha,叶修则对伴侣的选择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胚胎月份很小,用药物就能够很方便地处理掉。Omega服了药,除了有些稍微犯困之外,并没有别的不良症状。

叶修开车把他带回自己家里,哄着他吃了一点东西,又是一场漫长的深眠。
    
     
    

那天晚上蓝河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小小的婴儿,粉妆玉琢的,长得很好看,抱着他的腿咯咯地笑,他没见过那个孩子,却本能地和他亲近。伸手想去把他抱起来,小婴儿却突然哇哇地哭了起来。

蓝河一时间手足无措,连忙送开了手,小婴儿却转眼就长大了,长成了少年,甚至青年的模样,那是个男性Alpha,眉眼有点像他,但更像叶修一些。

他什么话也不说,只面无表情,死死地盯着蓝河看。

Omega醒来的时候汗湿重衣。

叶修放心不下他的情况,把人紧紧揽住,睡得很浅,怀里的人稍微一动,他便察觉到了。

“怎么了小蓝?”

他摸着蓝河的后脑,感受到他伏在自己怀抱里,滚烫的眼泪濡湿了自己睡衣的前襟。

“怎么了,”叶修忙哄他,“哭什么?”

Omega的声音低低地响起来,是一声带着颤抖的“对不起”。

叶修叹了一口气,把他毛茸茸的脑袋搂得更紧了一些:“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蓝河死死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不肯说话。

“小蓝,这没什么好自责的,你不想要当然可以不要,这是你的选择权利。”叶修柔声说,“至于我,对我来说,你比孩子重要得多。”

Omega哽咽的声音闷闷传出来:“我以为你会拒绝的。”

“我为什么要插手你自己的选择?”

“Alpha不会喜欢Omega在这种事情上自作主张。”

叶修听得有些失笑:“我承认,我对你的控制欲是有点强,可是这种本能里的东西,早就已经去野蛮化了。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不尊重你的意愿?”

“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会一直留在我身边,现在你只不过是把这个时间点提前了而已,这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当然好,可是如果你要走,我绝不会成为阻碍你的那个人——”

他紧紧揽着他的Omega,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那种懒洋洋。

“我只会为你整理行囊,替你打点前路,最多再叮嘱你一声,‘记得按时回家’罢了。”
   
   
    
—待续—

   

评论(147)
热度(115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