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二十一)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剧情全是套路,人设都用私设,专业基本胡诌,萌雷天注定,天注定

※感谢各位给我送币的老师,无以回报,只有爆字数,只有搞CP

   

>>>

 

第二十一章:

    

这一年的农历新年来得很早,一月下旬,腊月二十七,公司就已经准备放新年假了。

他们平日里加班加得昏天黑地,难得的一次长假算是福利,足足放够了十一天。年会上,部门里的员工都有点嗨,台上表演的卖力,台下起哄的也卖力,叶修坐在一边看他们闹腾,难免有些百无聊赖。

往年这个时候,他身边其实都是很热闹的。

一则手下到底管着一个部门,这种一年到了头,正值年终总结,却又非正规工作的场合,总有些人爱来套近乎;二则有蓝河这个助理在他身边,替他打点那些虚与委蛇的事,职场上有来有往,往来之间又会愈发热络。

可这时候蓝河已经离职,他前段时间又才在部门里不轻不重地发作了一番,手下的那帮兵,这时候看他这位老大,难免都有些虚,谁也不敢过来套试探。

惟有苏沐橙捧着一杯红酒笑盈盈地凑过来:“叶总监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是在想人呢?还是在想事呢?”

 

两个人多年的交情,也不在乎这点客套。

“想明年的年终总结,”叶修挑挑眉,望向她,“不如就让苏副总监来写吧。”

“整我啊你,”苏沐橙立刻就听得笑起来,嗔他一眼,“没了小蓝给你代笔,就把这个心思打到我头上了?”

“可不是,哥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你这个当副手的也不多替我分担分担?”

他摆出一副鳏寡孤独的哀怨样子来,偏生苏沐橙不吃这一套,又问:“小蓝最近还好?他的考试是什么时候?”

“托福前段时间考了,GMAT二月下旬,”Alpha端起一杯橙汁,也不知想到了哪里,“——现在天天闷在书房里不出来。”

他眼底有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情,像裂冰之后,潺潺溪水里浸出的一缕春和景明。苏沐橙看得分明,于是唇角微微一扬:“他这么用功,你也不帮着打点一下啊?”

叶修失笑道:“我能给他打点什么,我又不是学商的,哪里懂。”

“啊哟啊哟,说得好听,”苏沐橙挑起秀眉,眼神里满带揶揄,“哥哥前几天才给我打电话,说你找他打听情况呢,怎么这就不认了。”

“革命友谊不复啊,”叶修忍不住摇了摇头,叹道,“沐秋竟然这么快就把我卖了。”

 

苏沐橙的大哥苏沐秋就是学商科的,早些年出了国,一直没回来,现在也是华尔街排得上名号的金融大牛了。他和叶修高中同班,坐过同桌,一起打过小抄的老交情。这么多年,联系比从前少了一些,感情却没淡。

Omega想往这条路上走,叶修自然而然就想起旧友来,苏沐秋芝加哥大学出身,听闻蓝河有意深造,也就首先推荐了母校,又把几所名声在外的商学院介绍了一番。

两个人说到最后,忍不住又叙了几句旧,聊了些彼此的近况。

“你结婚,我还欠一个红包。”苏沐秋在那边笑着说,“先前沐橙跟我说这件事,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这也太突然了。”

他出国多年,国语倒还说得字正腔圆,带着一种苏杭人特有的文秀。

“是有点突然,”叶修望向外面的夜空,“不过感觉还不坏。”

那是冬天的夜晚,Omega还在书房复习,他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烟,开了玻璃窗,窗外寒气袭人,繁华都市的夜空难得澄明,天朗气旷下,旧友的声音遥遥传来,似乎都夹着太平洋的海浪声。

 

苏沐秋在大洋彼岸发问:“真的决定,就这么定下来了啊?”

“那可不,”叶修含着烟,声音含糊,“都成了结,还能有变啊?”

“我倒想见见你家Omega,看看是个什么厉害角色,能啃下你这块硬骨头。”

“得了吧,跟兔子似的,见了你还不得吓得撒腿就跑。”

苏沐秋在那边“哟”了一声,揶揄道:“这么护着,看来喜欢得很啊?”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眯起眼睛默然了好一会儿,没说话。

喜欢或是不喜欢,又有多喜欢,这件事情,他其实很少去想,但两个人一起生活,他从不吝啬投入柔情,也从头都在用心经营。用了心,就会有感情,对蓝河的眷念日益深切,早是意料之中的事。

“是挺喜欢的,”Alpha想了想,坦诚道,“以前还不觉得,真把人兜进来了,又觉得还能更喜欢一点。”

“我看也是,”苏沐秋哼了一声,“以前可没见你在这种事情上留过心啊。”

“尽人事嘛,”叶修只笑笑,“他尽他的人事,尽不到的地方,我稍微帮衬着一点罢了。”

旧友听他感情得志的语气,沉默好久,恶狠狠道:“滚吧,少来虐狗。”

叶修这才大笑着挂断了电话。

 

他和苏沐秋远隔着重洋,往日交情早已被岁月酿得足够醇厚,彼此生活却又各不相干,所以才敢放心倾诉。

敞开心扉不是件容易的事,更遑论年过而立,他才开始慢慢学着爱一个人,或者说爱上一个人。Omega对他的依赖,信任,甚至顺从,让本能感到惬意的同时,又让他觉得有些新奇。

对于AO而言,成结是本能里的,客观存在的羁绊,但爱这种东西,仅仅是虚无缥缈的感情维系,到底能在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之间,拉起怎样的纽带?

老歌里唱: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叶修不信教,也没有信仰,佛道儒释,不过都是心灵寄托,而他的人生过于强大顺遂,于是有一种盲目的自信。

如果要迷信,他也不会去信什么天时地利,只应该迷信自己,相信自己能给两个人最好的结局。

至于这个人为什么会是蓝河,有没有可能是别的人,他知道Omega曾因为这个假设暗自伤神,可是事实当前,又何必再做他想呢?

在此之前,叶修以为Omega是他身边的一株韧草。现在似乎又觉得好像不是,蓝河不是藤本植物,更不是草本植物,他是另一株会开花的乔木,因为自己太高太茂盛,他从前一直长得小心翼翼。可是现在,这个人,他的Omega,想拨开自己的遮蔽,往另一方天地里去了。

Alpha的控制欲让他下意识想要否决,想要切断蓝河所有的去路,可他最终选择了理解,接受,甚至纵容。

蓝河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他又何尝不是呢?在学着去喜欢,甚至爱一个人。

他们都在这段婚姻关系里发生着改变,成长从来都是互相的。

是两个人的事。

 

开完年会已到凌晨,Alpha开车回家,见小区楼下有卖宵夜的,估摸着蓝河还没睡,便顺手给他捎了一份酒酿丸子。

等到家开了门,果不其然,Omega还闷在书房里刷OG。

他GMAT的考试在二月底,眼下复习时间不足一个月,中间还隔着一个新年,心里自然有点紧张。他们这种在跨国4A公司上班的,英文不算是个大坎,蓝河的托福之前考了110,申请学校倒是绰绰有余。

叶修回来,又给他带了吃食,Omega干脆关了电脑,进厨房里取了两个碗出来。两个人坐在餐厅里,一份酒酿分成了两碗,面对面地吃宵夜。

家里暖气开得很足,叶修觉得有点热,便脱下西装外套,又挽起袖子来,随口问:“你复习怎么样?”

“说不好,”蓝河咬着软糯的丸子,偏头想了想,“我觉得……我应该能考730以上。”

暖气把他的耳朵尖吹得发红,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他的头发长了一些,额发软软的覆在眼前,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叶修看得心头一痒,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不错啊,一刷要是能有这个分数,essay question再下点功夫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也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啊,”这话让Omega有些赧然,下意识放低了声音,“万一没有考好就不好了。”

“没考好就接着考呗,”叶修笑着捏了捏他的手心,“小蓝,不要怀疑你自己,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支持。”

蓝河听得心头一跳,慌忙看了Alpha一眼。

屋子里到处都是甜酒的香味,这家的甜酒煮得软糯香醇,没什么酒劲,却浓香四溢,让叶修周身都浮上了一层清甜的醺意。

Omega的发情期又快到了,屋子里温暖如春,Alpha的信息素被这种暖洋洋的温度一泡,就丝丝缕缕地流溢出来,勾得他的心尖顿时蠢蠢欲动。

蓝河连忙几口将碗里的酒酿喝完,起身匆匆道:“我先去洗澡了。”

叶修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看他连天蓝色的棉拖鞋都快穿不稳了,不由得挑了挑眉:哟,又不好意思了。

 

也不知是不是临睡前分享的这一碗甜腻酒酿的缘故。这天晚上两个人都有点情热。

月光很好,卧室里没拉窗帘,一轮银盘高悬,银辉像水一样洒下来。已经到了后半夜,困意却都不太明显,不知道谁先倾身吻了谁,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都不必推拒了。

   

一辆破烂自行车

   

情潮难平,余韵都有些荡气回肠。

蓝河依在叶修怀里,启唇细细喘息,Alpha则捏着他的手,不断啄吻他们的婚戒。

“对了,”他吻了一会儿,等Omega的呼吸逐渐平稳,才突然开口,声音十分含糊,“我买了机票,后天,你跟我回老家过年吧。”

蓝河原本倦得不行,连清理都无暇去做,昏昏沉沉正要入睡,听见这话,却顿时就醒了神。

   

—待续—

   

评论(86)
热度(104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