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二十三)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剧情全是套路,人设都用私设,专业基本胡诌,萌雷天注定,天注定

※顺手打打《同归》的广告!点我

   

>>>

      

第二十三章:

     

他似乎是醉了,又似乎没有醉。

坦诚的表白说出口,一时间寒风都仿佛被熨作了拂面的柳风,吹得人眼底心上,尽是柔情。

Alpha轻笑一声,低头吻了吻他泛凉的双唇:“我知道的。”

 

那天晚上,蓝河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二十岁,大二那一年,对叶修一见钟情的那天。

那是一切开始之前,他们还隔着台上台下那么远,遥遥望过去,中间仿佛横亘着光年。那时候,Alpha正是最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年纪。他那么从容不迫,万事在握,眼底星云四起。

怦然心动的感觉太过真实,让Omega一瞬间几乎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了。

讲座结束之后,蓝河跟着人流往寝室走,走到半路上,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

他回过头,看到二十七岁的叶修站在人群之中,面上含笑,眼睛正一眨也不眨地望过来。

“小蓝,”Alpha朝他张开双臂,柔声喊,“过来,到我这边来吧。”

Omega霎时间就愣住了。

他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仍然下意识地迈开步子,想走到那人身边去。

那是他向往的,憧憬的人,他教会他爱的动人,暗恋的苦涩,也催熟了他最青葱的年月。求之不得是多辛苦的事,而现在,那个人正在人山人海之中,朝自己伸出手,张开怀抱。那是最诱人的谜,最甜蜜的漩涡,他要怎么拒绝呢?

“快过来。”叶修还在催促,“我等着你呢。”

他的声音又轻又柔,仿佛诱哄。

可是蓝河听到了,却微微蹙起眉头。

“不,”他喃喃道,“你别等我啊。”

有许多记忆,像碎掉的玻璃片,在一瞬之间,穿透记忆纷纷扬扬而来。

他喜欢这个人五年,他的名字,他的样子,几乎占据了他整个青春。他们的关系来得的确意外,可是回头看看这五年,每走一步,都是积沙成塔,共同造就了今天,他的样子,叶修的样子,他们共同的样子。

少一点,早一步,相遇都不会是在最好的时候了。

他怀着初见时的那份怦然心动,努力走到叶修身边去,然后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并且日益情根深种。

——那都是因为,他值得追逐。

“你往前走,别停下来,”Omega收回步子,朝他的Alpha挥了挥手,表情严肃而又坚定,“我会更努力一点,走到你身边去的。”

蓝河在梦里喃喃,叶修睡得浅,也不知听到没有,只把梦呓的人更深地拥进怀抱里。

 

隔天便是大年三十了,叶承明感冒好了大半,烧也退了,一早便换了新的小鹿毛衣,从楼上噔噔噔地踩下来,满屋子撒欢似的跑。

叶秋和叶明持在客厅里下象棋,成佳秀和沈蔚然坐在厨房门口剥蒜壳,蓝河被Alpha拉出门买年夜饭上要喝的饮料回来,进门就被小朋友撞了个趔趄。

“啊哟,叶承明,”叶修捏了捏小侄子肉呼呼的脸,“看着点路啊,把你小叔叔撞摔了,我要心疼死的。”

叶承明在他手里下扭着身子,脆生生地朝他拱手:“伯伯,新年好呀!”

“新年好新年好。”叶修揉着他的脑袋,假装没有看到小孩子巴望的眼神。

叶承明立刻瘪了嘴,喊道:“红包,红包呢!”

“什么红包,”当大伯的人,逗起小家伙来一点也不客气,“我可没有红包给你。”

“为什么没有!”

“没有钱呀。”

“为什么没有钱!”

“我家不归我管钱的。”

“那归谁管?”

“你说呢?”

他们俩你来我往,热闹得很。叶承明脸上气鼓鼓的,叶修的表情却似笑非笑。小家伙长得随他爹,自然也就像大伯,蓝河在边上看得好笑,只觉得一大一小两个叶修,自己给自己挖坑跳似的。

叶修指点得明白,小家伙也机灵,很快就回过神来,转身一把抱住了蓝河的腿。

“小叔叔,”他讨好似的喊他,“新年好呀!”

小孩子的声音又软又糯,口齿还不太清晰,听得Omega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早先封好的红包,蹲下身来递给小侄儿:“承明新年好。”

叶承明立刻眉开眼笑,捧着红包,凑过来就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过分了啊叶承明,”叶修一把将他拎起来,在小侄儿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把,“我的人你也敢亲,胆子肥了啊!”

叶承明笑嘻嘻地冲他做了个鬼脸。

 

家里有了这么个小孩子,欢声笑语总是少不了的。

叶承明有点怕叶秋,在叶修面前却是可劲儿闹腾,伯侄两个玩成一团,差点没在客厅里打起滚来。

蓝河在一旁看得哭笑不得,听见沈蔚然说:“比起叶秋,承明的性格还是更像大哥。”

这位女性Beta比他年长四岁,是位高中老师,说话温言细语的。

“我以前也不知道,他会和小孩子玩得这么开,”蓝河说,“他工作的时候,和现在也不太一样。”

“你们结婚……有半年了吗?”

“刚刚半年。”

“大哥很喜欢你啊,”沈蔚然眉眼带笑,温声说,“之前叶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吓了一跳,埋怨他这种大事,也不跟家里人商量一下。结果大哥说,情难自持,等不了了。”

蓝河听得一怔,忍不住失笑:“这人……”

他们结婚是事出突然,个中缘由,没人比他这个当事人更清楚了。意外当前,他尚且要和家中两位父亲解释,说他们已经恋爱好几年,哪里料到Alpha更加直接,把深情的功夫做了个十足。

“大哥这个人,看起来没什么正经,”沈蔚然又说,“可是心里却清明得很。”

“虽然迟了一点,但还是要说一声,祝福你们。”

蓝河一时怔忪,忍不住微微红了耳根,小声说:“谢谢。”

 

国人眷念家庭,眷念亲情,过年也无非是讲究个团圆,一家人凑在一起,换着法子消磨时间。

吃过了午饭,叶承明去午睡,两位军人还在楚河汉界上厮杀,成佳秀便摊开麻将,招呼着叶修蓝河和沈蔚然上桌。

做儿女的,自然抓住了机会彩衣娱亲,三个小辈上下放水,把母亲哄得眉开眼笑。

下午天上又开始飘小雪。叶承明睡起来,趁大人不注意,跑到露台上去疯了,他感冒还没好,沈蔚然便赶紧抱着棉袄跟了出去。

麻将桌上三缺一,成佳秀索性也推了牌,进厨房去看锅里煲着的汤。

叶修和蓝河坐对家,一时间闲下来。Alpha边摸牌来猜,边和Omega说些家里的趣事,不知怎么又提到了古灵精怪的小侄子。

“我上一次回家的时候,承明才一岁多”叶修比划了一下,“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那时候他刚会走路说话,腿又短,还特别爱往人怀里扑,喊人也喊不清楚,不知道喊我‘波波’还是‘婆婆’。”

蓝河趴在桌上,听得直笑。

“叶秋带孩子,还是太古板了,学得跟我爹似的,动不动就拿家教压他。”Alpha又说,“小孩子嘛,让他照着自己的路子长,只要三观不跑偏就行了。”

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教育观,Omega心头一动,忍不住问:“你很喜欢小孩子啊?”

“谈不上喜欢,”叶修摸出一张幺鸡,立起来弹了弹,“自己家的小辈,难免上心一点儿。”

蓝河低低地“啊”了一声,眼神一飘,立刻就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他不说话,叶修就好整以暇地抬起眼帘,望向他。

Omega那点心思,自以为藏得严严实实,在自己的Alpha面前,却总能一眼就被看穿。

“小蓝,”叶修伸过手来,捏了捏他的掌心,“别乱想了。”

见蓝河愣了愣,他又说:“也别自责,你的选择没有错,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Omega被他戳穿心事,一时间有些面热。

他张了张嘴,一句话噎在喉咙里,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们其实很默契,那天之后,谁也没有提那个孩子。

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但更像一场意外。Omega那时候心绪惶然,要还是不要的决定,更多的是Alpha催促他做下的。

叶修从不是个细心的人,可是基因里的羁绊或许真的有这么奇妙,蓝河的担忧,茫然,他出乎意料,几乎都能感受。他把这个Omega圈进了自己的生命里,保护欲从此出自本能。

“没有关系,”他再一次重复,言语由衷,“也不要自责,你对我来说,比孩子重要多了。”

 

因了蓝河还要复习,才过完年,大年初二,两个人就回了杭州。

Omega隔天一早睡醒,觉得小腹里窜过一股难言的热流,摁开日历一看,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发情期又到了。

叶修正换衣服,闻到卧室里骤然转浓的信息素,顺手又把才穿好的毛衣脱掉,回过身来,将Omega牢牢地困进了怀里。

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的第二个发情期,两个人结婚半年多,生活的步调逐渐统一,身体也已经很合拍了。

Omega已经被欲火烧得有些神志不清,伸手攀着Alpha的脖颈,浓腻地索吻。

叶修从抽屉里摸出避孕药来,想喂他吃下,他也不肯。

“之前那次,责任在我。”Alpha低低叹了一口气,“小蓝,我不想再看你那么伤心了。”

蓝河不说,他也察觉得到,那个无缘和他们相见的孩子,让他的Omega有多难过,多内疚。

叶修替怀里的人渡下一口水,喂他把避孕药吃下去,这才俯身擒住他的唇:“所以这一次,你要乖乖吃药。”

蓝河被情欲抓心挠肺地吊着,一双眼睛里全是难耐的水雾。

“好……”他艰难地回应Alpha的亲吻,把药咽下去,然后带着哭腔求饶,“你快点……我要……”

叶修这才轻笑着搂紧他,把他的身体从软绵绵的睡衣里剥出来。

 

发情期对于Omega而言,时常是没什么记忆的,情欲来得太过于汹涌澎拜。四天之后蓝河一觉睡醒,那种萦绕周身,烧得人头昏脑涨的热潮已经褪去,只余了一身欢爱后的酸软。

情欲像水,流过四肢百骸,什么也不会留下。

他们的假期也已经彻底结束——不管是新年假,还是发情期带来的假期——叶修正在穿衣镜前打领带,准备去上班。

“对了,抽空陪我去一趟医院吧,”Omega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厉害,“买点抑制剂。”

 

对于已经被标记的Omega而言,抑制剂是处方药,需要AO双方共同出面,并且遵照医嘱购买,蓝河手里准备着考试,一旦考上,少说也要出去两年,到时候异国他乡,不会有哪位医生替他开具这种药物,还是提前准备着为好。

“不用了,”叶修坐回床边来,替他掖了掖被子,“等你发情期的时候,我飞过去就行了。”

他的声音很轻,仿若安抚。两个人信息素还萦绕在房间里,两股味道缠绵地融汇,清冽的雨水之中,烟气醇厚温和,就像本应强势的Alpha,对他却总有种珍视的温柔。

“不必了吧……”蓝河眼神一滞,“飞一趟十几个小时,挺麻烦的。”

叶修听得失笑:“在你的发情期面前,还有什么麻烦事?”

“小蓝,”他俯下身,亲了亲Omega的侧脸,“别那么要强,其实你可以再多依赖我一点儿。”

“毕竟我们是伴侣啊。”

   

—待续—

   


评论(60)
热度(101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