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二十四)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剧情全是套路,人设都用私设,专业基本胡诌,萌雷天注定,天注定

  

>>>

   

第二十四章:

    

蓝河的考试在二月底,三月上旬成绩下来,正好踩着第二轮申请的尾巴,如果申请通过,就能赶上秋季入学。

GMAT刚刚730,和他自己预估的分数相差无几。接洽专业的时候,难得苏沐秋平日里忙得不歇脚,还把这件事上了心,特意隔着重洋拨了好几个电话过来。

“你那边不是快凌晨了?”叶修翻着手底下厚厚一沓资料,调笑旧友,“苏经理最近很闲啊。”

“行了行了,这么多年还了还是给脸不要脸,”苏沐秋语气淡淡,“要不是你老婆,我犯得着操这个心啊?”

“是是是,”叶修瞥了一眼身边的Omega,正色道,“兄弟之间不讲客气话,哥欠你一顿呗。”

“得了吧你,少开空头支票,你能和你那位把日子过顺,我就谢天谢地了。”

他们俩高中同窗,算来也认识了十五六年,对彼此的脾气秉性熟得不能再熟。苏沐秋自然比谁都清楚,在感情这事上,叶修几乎一直冷感得有些天然。

那时候高中二年级,他们年级里有个单亲家庭的Omega,对性别分化这件事太迟钝,又早熟得十七岁就撞上了第一次发情期,信息素飘满了整栋教学楼,一群青春期的Alpha都绷着脸有点厚不住,惟有叶修听见嘈杂声,从代数几何抬起头来撞了撞苏沐秋的手肘,一脸看热闹的表情:“哟,这是怎么了啊?”

作为一个生理健全的大A,苏沐秋后来多次怀疑过自己的这位Alpha朋友,到底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高中毕业之后他出国留了洋,阴错阳差,几年后苏沐橙又成了叶修手底下的兵。两个人的关系非但没淡,反倒隔着半球,被岁月和距离双双炮制,愈发醇厚。

这几年苏沐橙和他私交甚笃,和大哥闲聊起也说起,这人几乎与感情绝缘,他是个足够优秀的Alpha,身边人来人往,从来不缺发酵感情的温床,缺的只是动心罢了。

眼下三十而立,旧友终于有了归宿,苏沐秋自然祝福,帮蓝河这点小忙,权当份子钱了。

“别别别,哥们儿,”叶修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面上笑意愈浓,得寸进尺,“饭还是要请的,毕竟小蓝去了美国,还不得要你出面照拂着啊?”

苏沐秋在那边听得一愣,忍不住笑骂:“靠,就知道摊上你没好事。”

 

得了华尔街最年轻有为的投资经理撑腰,蓝河哭笑不得的同时,心下却稍微定了一些。隔了没几天,叶修又开车带他回了一趟G大。

申请学校要用到一系列材料,成绩认证书之类的,都要重新整理。又是一年开学季,下课的时间点,校园里热闹青葱一如往昔。

蓝河走出这座象牙塔三年,即将重返,虽说性质和念本科的时候不一样了,还是难免有些惴惴。

“我毕业那时候,”他和Alpha并肩走在校园里,忍不住开口,“其实也想过接着往下念书的。”

“我知道,”叶修笑着睨他,“可惜被我截胡了,没去成是吧。”

“也不能算截胡啊,”Omega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时候,你给我的机会,几乎就是我最梦寐以求的东西了。”

“现在就翅膀硬了,就想飞了?”

Alpha这话原本是调笑,不料蓝河听得微微一怔,表情却顿时严肃起来。

“不,”他被叶修捏着手,只能在他掌心里蜷了蜷五指,“我想离开,不是因为翅膀硬了,正是因为翅膀还不够硬。”

叶修闻言挑起眉,有些讶异地望向身边的人。

蓝河察觉到他的目光,抿了抿唇,继续说:“从前你是我的上司,我的领导,跟着你学习,是我理所应当要做的事,可现在,你还是我的爱人。”

“你对我的提携成了庇护,关照成了徇私,所以继续之前那种相处模式,我觉得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他说得很慢,表情正经,但耳根又开始慢慢烧红:“可是不管以后我去哪里,走多远,在你身边的这三年,都是我这辈子最珍视的回忆和经历。”

“你是我的Alpha……我真的很高兴……”

“你想象不到,你对我多重要……”

Omega话未落音,已经被叶修一把扣住肩膀,揽进了怀抱里。

他们身边还有人来人往,因了回到学校,两个人谁也没有穿正装,在下课的人潮之中相拥,仿佛一对学生年代不管不顾的小情侣。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蓝河被他的动作扯得一时怔忪,片刻后回过神来,顿时面上烧红。

他还来不及做出挣扎的动作,却听见Alpha低低的耳语:“我知道。”

“你对我来说,”他的声音轻柔,“也比我想象得重要多了。”

Omega霎时间就愣住了。

 

他难以形容那种感觉,好像爱一个人成了本能,能不能得到回应,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事了。他一个人踽踽独行,沿途荆棘鲜花,也都是一个人的风景。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仰慕的那个人突然从云端走下来,默默地牵住了他的手。

即使他尚且一言不发,即使他不曾作出什么承诺。

可是那是他向往了那么久的东西——

于是又怎么舍得,不为这每一步难得的靠近,献上一场喜极而泣的欢呼呢?

叶修说:“我不能保证,但我建议你期待更多。”

叶修说:“你可以多依赖我一点儿,毕竟我们是伴侣啊。”

叶修说:“你对我来说,也比我想象得重要多了。”

叶修说过许多话,一句比一句更加振聋发聩,言犹在耳。

天在将明未明时最迷人,爱在将明未明时,最撩动心弦。

那一瞬间蓝河觉得,他想要的东西,就算还没有抓进手里,也已经近在了眼前。他应该是想哭的,可又有些想笑,情绪纷繁到了极点,反倒成了一种不合时宜的淡然。

他最终只是抓紧了Alpha的衣襟,把脸埋进他的肩窝里,在无数人的注视中,和爱人紧紧相拥。

 

申请递交上去之后,就要等学校那边消息了。

有了苏沐秋替他拿主意,蓝河总共申请了三所学校,都是全美排名前十的商学院。

他成绩单其实已经很漂亮了,但是与他竞争的,多得是履历优秀的人,三年的工作经验对于MBA申请来说,也不算加分项。

命运被拿捏在别人手里,那段时间就十分难熬。他眼下没有工作,也没了复习的压力,于是又找了一些外包单子来做,白天忙着交单,颇有干劲的样子。

叶修看在眼里,知道他是心里藏着事,也不点穿。

三月底的时候,他们之前参加的那个公益比赛的结果也出来了。

公司里的事还是忙得没完没了,Alpha从外面比稿回来,去找苏沐橙安排接下来的工作,进了她的办公室,才见自己这位副手正抱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笑意盈盈地窝在电脑前。

“又在上班时间摸鱼啊?”

“少冤枉我,”苏沐橙抬眼见他,指了指电脑屏幕,“是年前那个公益比赛的获奖名单公布了。”

“哟,”Alpha听得挑了挑眉,立马探过头去,“蓝河拿奖没啊?”

他问得有些急切,苏沐橙见惯了这人万事不惊,懒洋洋的样子,几时看他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顿时有些忍俊不禁。

“就知道关心小蓝,”她揶揄,“也不问问你自己?”

“有什么好问的,”叶修往她电脑屏幕上一望,语调很悠哉,“我亲自出马,谁能把头名抢过去不成。”

苏沐橙睨了他一眼:“这种规格的比赛,还能这么胜券在握的,也就只有你了。”

“看吧,”她把电脑椅往后一蹬,又将显示屏往叶修那边挪了挪,“小蓝优秀奖呢。”

 

电脑屏幕上打开的网页,正是那个公益比赛的中国区官网,最新的一条公示是一天前上传的,本赛区的获奖名单。

Alpha的名字赫然挂在榜首,下面的二三等奖名单里不乏熟悉的名字,林敬言带的小徒弟方锐也榜上有名,最后一列则是优秀奖,排序按姓氏首字母,蓝河夹在十个名额正中间。

“不错啊,”叶修啧道,“第一次比赛,能有这个成绩。”

苏沐橙挑了挑秀眉,小声问:“你真没给他当枪手?他那方案我看过,完成度很高啊。”

“真没有,”叶修失笑,“从构思到成稿,全是他自己做的……我就提了一句,让他把平面从单幅改成了系列而已。”

苏沐橙低低地“啊”了一声,表情有些遗憾:“他能力很不错了啊,独当一面只是时间问题,这么离职……有点可惜。”

“公司又不是你开的,你可惜什么,”叶修拍了拍她的肩膀,“本来我是准备过两年,推荐他去子公司那边当总监的,现在他有自己的想法,就让他去呗。”

“看他是想进甲方,”苏沐橙叹了一口气,“想法是好,就是未必稳。”

“他年纪还轻,那么求稳干嘛,”Alpha直起身子,“想做就去做呗,万一做不成,我又不是不能养他。”

这话他说得太顺口,苏沐橙只听得一怔,顿时哑然失笑。

“喂,这话说给我听听就行了啊,别拿到小蓝面前说,”她摇了摇头,叹道,“你们这些Alpha的劣根性,就是恨不得把人圈在自己面前。”

叶修勾起唇角,有些不以为然:“那是,本能嘛。”

 

他其实很少提起本能,可是也不得不承认,本能是存在于基因里的东西,它的存在感太过鲜明,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

就好像他和蓝河彼此成结,他就对这个Omega有了占有欲,控制欲,保护欲,还有许许多多难言的欲望。Omega的臣服,顺从,以及依赖,也都能够安抚他,令本能感受到惬意。

这种情绪几乎很难控制,它们来得轰轰烈烈,汹涌澎拜,让他恨不得将自己的Omega锁死在床上,扒干净衣服,只能张开腿迎接自己的入侵,然后什么也做不了,哪里也去不了。

可是他最终还是为蓝河安排了一条不见得最好,却是他最想要走的路。

Alpha的本能在放肆嘲笑,在尖声抗议。

可是有什么用呢?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什么东西,能够高于本能——

叶修难得地想:那一定,也只可能是感情了。

  

—待续—

   

评论(45)
热度(89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