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怀璧其罪(完结章)

   

※ABO,先婚后爱,肥肠狗血

※剧情全是套路,人设都用私设,专业基本胡诌,萌雷天注定,天注定

  

>>>

   

第二十五章:

    

这天Alpha下班回家,难得听见厨房里传来潺潺的水声。

“你回来了?”蓝河倚在门边探出头来,手里还捏着一根削皮削到一半的胡萝卜,“快点洗手收拾一下,再过一会儿汤炖好,就可以吃饭了。”

“哟,”叶修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啊?”

Omega厨艺不算上佳,难得的是进一次厨房。从前那三年他是叶修的助理,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待命,基本无休,一个人随便对付下来,做饭本身就是件奢侈的事。结婚之后,两个人上下班同步,更是鲜少在家里开火,顶多宵夜的时候煮个面而已。

 

叶修把西装外套挂上衣帽架,挽起衬衫走进厨房里,见蓝河倚在灶台上,正拿着小刀雕一朵胡萝卜花。

“心情这么好?”他打开龙头洗手,瞥见锅里咕咚咕咚炖着土豆排骨汤,“亲自下厨不够,还搞这些花样。”

“那是,”蓝河笑着说,“下午交了个单子,甲方特别好说话,直接一遍过了,都没让改。”

“那我这儿还有个好消息,”叶修唇角一勾,凑到他身边,“你听了要是心情更好,不得给我加餐啊?”

Omega只当他是玩笑,面上笑意不减,顺手把雕出来的胡萝卜花摆在了白切鸡的拼盘里:“那还要看看,这消息到底有多好啊。”

 

对于比赛拿奖这件事,蓝河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期待。毕竟全国上下那么多人盯着,一二三等奖加上十个优秀奖,名额总共也就十六个,入围就算是成功了。

更何况眼下他已经离职,除了那点奖金,加身的荣誉,多半也是被公司拿走了粉饰招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但即便如此,叶修告诉他获奖的消息的时候,Omega还是愕然了好半晌。

“真的啊……?”许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开口喃喃,“名单已经公布了?”

“昨天出的,挂在官网上呢,”叶修看他发愣,忍不住伸手在他的额发上撸了一把,“不信你自己去看。”

蓝河顿时激动得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我信啊!我就是……就是……”他卡了半天壳,“就是觉得,有点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优秀奖又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名次,至于激动成这样吗。”

锅里的排骨土豆汤被煮得浓香四溢,咕咚咕咚冒着泡泡,Alpha推他一把,蓝河手忙脚乱地去关火。

半晌后他想起来,扭头又问:“那你呢?”

“我?”叶修抱着手臂看他忙活,闻言挑了挑眉,“你说呢?”

他的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来,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先前那点拿奖的喜悦还挂在心上荡着,蓝河却顿时有点泄气了。

 

“哦……你当然是第一名,”他忍不住瘪了瘪嘴,“这个比赛的优胜者可以和罗根先生合作啊,也就你能这么淡定了。”

“我又不是第一次和罗根先生合作了,”叶修失笑道,“看你这样子,对我拿第一很不满意啊?”

“我没有……”蓝河小声说,“我就是想起来,当时也没见你对这个案子怎么上心啊,我准备比赛的时候,可是忙得昏天黑地的。”

“……人比人,气死人。”

“哎哟,挺有志气的。”Alpha好笑地敲了敲他的脑袋,“这么快就想跟我比了?”

蓝河嘟囔道:“人总要往高处看啊。”

“那你在喊我老公之前,还要先喊我一声老师呢,”叶修转身盛了米饭递给他,漫不经心地说,“这么快就能被青出于蓝,我也不用混了。”

蓝河是他的助理,拿冯宪君他们那些学院派的说法,助理一职,本身就意味着提携和指教,说是学生,其实也不过分。

走出厨房之前,Alpha又突然转过身来。跟在他身后的蓝河一个不留神,直直撞进了他的胸膛。

叶修把他收进怀抱里,一并抚平着他不曾言说的焦虑和不安。

“小蓝,”他柔声说,“慢慢来。”

“你已经足够努力了,所以不要着急。”

蓝河愕然抬头,正对上Alpha温柔如水的目光。

不同于平日里的懒散,甚至从容,他只是望着自己的Omega,语气悠然:“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啊。”

 

Booth的录取通知书是在一个半月之后寄过来的。

那时候Omega刚刚渡过春末夏初的发情期,新房子也已经通风了小半年,正是两个人着手准备搬家的当口。

Alpha这天下班回家,瞥见小区门口的传达黑板上写上了蓝河的名字。年轻的Beta门卫和他也算相熟,从岗亭里探出头来招呼:“叶哥,有您爱人的邮件!全英文的哎。”

叶修笑着应了一声,摇下车窗,把邮包接过来颠了颠。

拒绝信一般来说只有薄薄的一张纸,眼下这个邮包入手沉甸甸的,显然是录取通知书了。

Alpha心上一时间五味陈杂,说不清是欣悦或者是不安。

他乐见蓝河能够拥有崭新的未来,可是本能仍然排斥接受Omega要离开他身边,远赴异国他乡的事实。

小门卫探了探身子,好奇地问:“叶哥,是什么东西啊?”

叶修将邮包搁在副驾驶座上:“芝加哥大学来的通知书。”

“哇靠,”小门卫倒吸一口气,由衷道,“叶哥,你家Omega都这么牛逼啊?”

“过奖过奖,”Alpha不由得笑了笑,“近朱者赤嘛。”

 

他到家开门,蓝河已经在做饭了。

Omega说到做到,给Alpha加餐就加个彻底,这段时间下厨的次数明显见长,厨艺也稳步提升。叶修每晚回家,见到爱人洗手作羹汤,只觉得心头柔软。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他一口饮下去,令心动绵长,把瞬间动词都续成了持续时态。

“小蓝。”叶修低声喊。

“回来了?”Omega转过头来,正要招呼他端菜上桌,见Alpha朝他扬了扬手里的邮包,动作霎时间就顿住了。

那是他一个多月以来最企盼的东西,这时候就这么捏在叶修的手里。

只在一瞬间,仿佛所有感官都被唤醒,蓝河气血上涌,心如擂鼓,连眼眶都有些红了。

“这是……”他嗓子发干,话问到一半,就已经发不出声音来。

Alpha走过来,从腋下把他抱进了怀里,又将邮包放进他手中,柔声说:“你自己拆吧?”

 

那是一封隔着大洋,遥遥寄来的邮件。

它的意义重大,几乎足以改变蓝河的余生,自然让他惶然而又欣喜。

确定被录取,后续又是一系列兵荒马乱了,而苏沐秋知道这个消息,倒是先把“学弟”这个称呼喊了起来。

等到Omega从漫长的茫然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替他办好了护照和签证,订好了八月中旬的机票,甚至连学费都替他存进了visa卡里。

那时公司里一个案子赶到修罗期,Alpha加班加到几天不见人影。蓝河心里的思念花发草长,捱都捱不下去,有天傍晚得了空,忍不住拎了个小食盒去给他送饭,却在公司楼下迎面遇到了下班回家的杨绕岸。

两个人也快小半年没有见了,陡然这一撞上,难免有些尴尬。

“蓝河,”杨绕岸却喊住了他,“听说你要去芝加哥大学读研了?”

“是啊,”蓝河被他问得一愣,讷讷道,“下个月就走。”

杨绕岸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说不上善意,但和从前相比,又的确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了。

好半晌,他才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其实我挺羡慕你的。”

 

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会独得叶修青睐,杨绕岸至今想不通。

从前蓝河是他的同事,就像一根看得见,却拔不出来的刺,梗在他的心上,让他几乎抑制不住那些揣测,非议,甚至谩骂。所以后来蓝河离职的时候,他是痛快的,在他眼里,Omega像是个战败的残兵,走得太狼狈不堪。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他在媒介部工作,总是听见笔言飞和于夜寒提起蓝河,连他的顶头上司梁易春似乎都很喜欢他,从他们的口中,杨绕岸不难听出来,蓝河其实过得比从前更好了。

仿佛他的离开不是转身的逃离,而是有了更好的去路,于是完美谢幕,矜骄退场。

杨绕岸心里几乎要抓狂,嫉妒是种阴暗又难言的情绪,那个人越好,他就越不好。可现在重新相遇,他恍然发觉,他看不惯的人早已经放下一切了,往前走了,而他还把自己包裹在曾经那层名为嫉妒的糖衣里,自甘沉迷,辗转反侧。

杨绕岸一瞬间泄气,回头想想,竟然全然不知道,自己对蓝河日渐加深的敌意,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蓝河和他不对盘惯了,向来被他针对得莫名其妙,哪里知道还有得到他这么剖白的一天,自然愕然了半晌。

“你不用羡慕我啊……”他想了好久,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走好自己的路不就行了,为什么要盯着别人看。”

杨绕岸睨他一眼,冷笑道:“我说说罢了,你还当真了。”

他说完,看也不看蓝河一眼,转身就走了。

Omega愣在原地,目送他走远,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的背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显得有些孤独。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摸出手机,给他的Alpha拨过去电话。

叶修的声音在几声短暂的忙音之后响起,让蓝河瞬间心绪归宁,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

“你还在加班?我来给你送饭了……”

“就在楼下……对……你来接我吧……”

“不为什么……你最近这么忙,我想了你啊……”

 

六月份的时候,两个人总算搬进了新家。装修是Alpha一手敲定的,风格简单素淡,唯有其中一间房,墙壁粉刷成了天蓝色,家具也依他所言,都打制成了圆角。

是什么用途,不言而喻。叶修不提,蓝河也不说,还有许多事,要等着他们未来共同经历。

时间过得很快,Omega时常觉得,好像他才把新房子整点出家的模样,就已经到了要分别的时候。

八月中已经到了盛夏,机场里人来人往,Alpha替他寄存行李回来,看到Omega站在原地,表情还有些如在梦中的茫然。

“这是怎么了?”他在蓝河肩膀上拍了一把,提醒他回神。

蓝河摇了摇头,喃喃道:“你要知道,我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

他话音才落,已经被Alpha捧住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

“现在真实了?”

蓝河差点连登机牌都拿不稳了。

“小蓝,”叶修眼底含笑,又把他搂进怀里,拍了拍他的背,“一路顺风。”

这是一个客气的,不含情愫的拥抱,和刚才那个炙热的亲吻截然不同,就像一位功成名就的前辈,对后辈人由衷的祝福。

蓝河一瞬间眼眶发热,低声说:“谢谢你。”

 

要谢什么?

这个人是他的爱人,是他的伴侣,是他憧憬的,向往了许多年的人。

他要谢他这三年来,带他看过许多更好的风景,也要感谢他给自己的勇气,让他能够试着努力往上攀登,更要感谢他的优秀,让自己一直拥有源源不断的,追逐的动力。

他送他机遇,给他爱和被爱的另一种可能。他们将要相伴一生,并且他们彼此,都对这样的一生充满期待。

于是又何必言谢呢?

蓝河想起大约是在一年之前,他和叶修偶然成结。

那时候他的心底阴云密布,以为这样错误的求得,将会是一生最追悔莫及的遗憾。可是如今,他甚至隐晦地感谢起自己当初的鲁莽来。

爱从来不是必修课,从前他一个人在暗恋中辗转摸索。现在他们在一起,读同一本书,做同一道题,这一门课程太过于博大精深,他们或许都不是好学生,可是两个人对坐,总有一天,他们能够找到最正确的那个解。

 

蓝河只身走入登机口,和叶修挥别时,没有回头。

他知道Alpha会在他的身后目送,人生长路漫漫,未来他们或许还要面对各种离别,他将不舍,可是绝不会畏惧。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无比肯定,叶修会一直在那里,用那种柔软却欣慰的目光,凝视着他的背影。

十五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穿过云层,跨过广袤的大洋。

邻座是一个年纪和他相差无几的女性Omega,美国人,飞行途中他们偶有攀谈,从事业到家庭,聊得十分合拍。

那位Omega听闻他已经成家,却又孤身一人远赴异国念书,忍不住赞叹:“你的Alpha一定很爱你。”

蓝河闻言愕然,片刻后欣然接受这样的说法:“我想也是的。”

他望向窗外广袤无际的夜空,好像看到他的Alpha正站在云端,笑眯眯地望着他。

“要我下来吗?”他说,“陪你往下走。”

“不,”Omega坚定地摇了摇头,“等我上去,我们再一起走吧。”

 

蓝河想,总有那么一天的。

爱令人强大,赐人孤勇,所以星河他会跨过,云翳他会拨开,长路坎坷,他不惧艰险。

惟有叶修身边的那个位置,今生今世——

 

他志在必得。

  

—全文完—

  

说点闲话:

《怀璧其罪》到这里就完结啦,花了十万字来写他们这一场阴差阳错的婚姻,以及在婚姻里各自适应,各自学会和对方相处,到最后开始逐渐变得合拍的故事。河河的暗恋虽然辛苦,好在最后老叶已经开始回应他的感情。

虽然完结章还是没有让叶修同志把告白说出口,但是他们人生的这一个阶段已经写完了,接下来的事,就是下一个篇章里面的了。

所以怀璧完结,这个故事却还没有完,还会有下一部,名字也是早就想好了的,就叫《秀出班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秀出班行,乃动帝目。”

之前有人问我这篇文为什么要叫“怀璧其罪”,这个看起来有点风牛马不相及的题目,希望大家看到下部的标题,能够大概get一下其中的意思。

好像一直以来,只要是这对CP,我就根本写不出什么狗血的剧情来,他们这样好,这样般配。虽然虐和波折,误会和分离,看起来也很爽很爽,但是比起那些,我更爱写他们的成长。

也希望大家懂得这两个题目的意思呀。   

欢迎留言讨论,我们下一部见ww

    

评论(192)
热度(150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