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三)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最近更得比较慢,所以稍微粗长一点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

  

第三章:

   

这时差一倒,隔天Alpha起床的时候神清气爽,蓝河却差点就爬不起来。

好在叶修和罗根先生约在晚餐时间,还有整整一天给他修养快要断掉的腰。

 

Omega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被子盖到一半,露出半个痕迹斑驳的后背,一副饱受蹂躏的模样。

叶修洗漱回来,看到他脸皱得像个包子,眯着眼睛神游天外,还是没忍住,几步走过去将人兜进了怀里。蓝河软绵绵地呻吟了一声,腻在被子里蠕动了一下,立刻又消停下来,享受地让Alpha 的味道把自己包裹起来。

他这个小动作里不自觉地透着全身心的依赖,看得叶修心情大好。

他喜欢这样的Omega,前夜里激烈的情事让他对于蓝河的信息素尚且眷念颇深,眼下这么稳稳当当地把人拥住,好像这个人成了他的所有物一样。

百余日没见面,两个人自然又腻了好一会儿,连午饭都叫的客房服务,直接在房间里解决掉了。

Omega的发情期又快到了,雨水的气息清冽馥郁,把整个房间笼罩得温馨宁静,叶修倚在床头看文件,边把蓝河搂在怀里,一只手不轻不重地在他腰上揉着。

蓝河被折腾了一夜,这时候吃饱喝足,爱人又在身边,于是难免昏昏欲睡,哪里知道瞌睡才冒了个泡儿,约修亚竟然又打电话过来了。

 

前晚差点被室友听了墙角,Omega自然有点难堪,看到他的电话又拨来,吓得一个机灵就醒了神。

他手忙脚乱地想从Alpha身上爬下去,却不留神牵动了酸软的腰,顿时龇牙咧嘴。

这别扭犯得太自然了点,叶修也乐意成全,笑着抬手,把人仔仔细细地捧回被窝里,又翻身下床,点了一根烟站到窗边。

他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和他保持了一定距离,不插手的诚意十足,这才见蓝河不太情愿地把电话接听起来。

 

大洋彼岸的年轻室友对之前那道通话耿耿于怀,他不是雏儿,本来就觉得蓝河的声音又绵又哑,尾音还勾人又餍足,后来又被他忙不迭地挂了电话,想也大概也知道原因在哪里,不免有些吃味。

“你丈夫真是个坏人,为什么半夜也不让你好好休息?”

他说得义愤填膺,完全忘了自己才是半夜隔着重洋给Omega打电话,把他从好眠你吵醒的罪魁祸首。

“好了约修亚,”蓝河失笑道,“我们是一对儿,这种事情多正常。”

“蓝……”约修亚打断他,“我可是很认真的在难过的。”

蓝河哭笑不得:“不能回应你的感情,我感到很抱歉,但是这种事情……你也知道,强求不来的。”

“我没有强求,”年轻人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我只是觉得,他根本就没有我爱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又有些戳到蓝河的痛点,当时他和叶修偶然成结,最忌讳又最无奈的,大概就是两个人不同步的感情。

“约修亚!”Omega难得有点生气,语气都不自觉严肃了很多,“我希望你尊重我和我的爱人。”

小朋友在对面被吓了一跳,连忙失口道歉。

“对……对不起……”他小声说,“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算了,不提这件事了。”蓝河神色怏怏,想了想,又说,“祝你在中国玩得愉快。”

他径直挂了电话,也顾不得这样的举动是不是有些不礼貌了。

被窝依旧柔软,Alpha的气息依旧萦绕在鼻尖,Omega却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哪来的小狼狗?”叶修叼着烟,冲他挑了挑眉梢,“听这个架势,是在追你?”

“就是我室友,”蓝河无奈道,“年纪还小,不太懂事。”

“是吗?”Alpha的表情十分玩味,“他刚刚说什么了,惹你这么生气?”

“……还不就是那些话。”

“我猜猜,大概是……爱你,喜欢你,让你踹了我去跟他?”

“……”

蓝河被他这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叶修哈哈大笑:“行了行了,多久了还是这么不禁逗。”

“你就不怕我真的去跟他啊?”

“怕什么,又没可能的事。”

标记不可逆,虽然说科学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可以通过某些非常规手段覆盖这种生理羁绊,但到底对身体的损伤非常大,很少有人敢轻易尝试。于是已经成结的AO而言,自然不存在什么出轨一说。

Alpha说完,转过头去拉开窗子,把手里的烟几口抽完。

他在这种事上向来细心,知道Omega不喜欢烟味,很少在他面前犯瘾,这一年更是有了点戒烟的迹象。

但身后的蓝河盯着他的背影,还是忍不住磨了磨牙。

 

Omega的心情十分复杂。

约修亚的话言犹在耳,之前他说爱,现在说更爱,事实证明,比较级的确更加打动人心。

蓝河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拎过来,敲一敲,再晃一晃,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

他知道爱是什么吗?他知道被他拿去比较的人是谁吗?

年轻人说起这些话来总像小孩子撒娇,因为无知所以才显得无畏,但蓝河却一点儿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室友的人生导师。

错付的感情必然求之不得,曾经暗恋叶修的那五年,个中心酸没人比他更清楚。甚至到现在他都不能十分确定,自己和Alpha的这个状态,能不能算作是他的求得。

婚姻生活马上就要走进第三年了,叶修从来没有明确表达过感情。他是个很好的丈夫,包容他,关怀他,成就他,并且从不掩饰想把他拥进怀里,按在身下的欲望。

从他离职开始,他们的关系就很纯粹,那个优秀的,强大的,无坚不摧的Alpha,好像从此褪去了神性,变得更加有人情味。

一切都和平美满,标志到模范。

但蓝河就是觉得,什么都不缺里,却又什么都缺一点。

他的生活好像一副千张的拼图,他花了二十七年,一块一块将它们仔细拼合,成就眼下的事业,学业,感情,家庭,蓝图美丽整洁,唯有角落里缺失了小小的一块。

它无关紧要,但缺了它,这幅图却无论如何都不完整了。

许多话在心里辗转斟酌,又怎么说不出口。Omega望着Alpha天光之下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叶修和罗根先生约在第五大道的一家顶级法国餐厅用晚餐。

他们这次的会面,主要还是为了讨论之前那个公益项目,不是正规的工作场合,气氛自然也轻松很多。这位行业泰斗级的人物,原本只存在于教科书上,陡然要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不免让蓝河心下忐忑了许久

“别担心,”Alpha含笑安抚他,“他很好相处,可不是那种会摆大师架子的人。”

“我就是,有点紧张,”蓝河捏了捏他的袖口,踟蹰道,“跟粉丝要面对面见偶像一样。”

“偶像?”叶修听得挑了挑眉,“你的偶像不是我吗?”

蓝河:“……”

他其实更想说自己的偶像是黄少天,毕竟他现在在国内顶尖的甲方公司担任品牌经理,前些时间蓝河和笔言飞他们聊天,还听到这位师兄如今让诸多乙方公司闻风丧胆的威名。

不过Alpha的占有欲实在不容小觑,这种时候Omega自然顺着毛摸,只岔了话题权当是默认。

第五大道的黄昏热闹非凡,沿街摩天高楼林立,玻璃幕墙闪闪发亮,现代都市的独特魅力无处不在。这天是李奥·罗根做东,他们赶到时,桌边已经有制服整洁的服务生在布菜了。

这位行业泰斗穿着一套银灰色的高定西装,见他们来了,从容地起身相迎。他是一家独立设计室的创始人,年近五十,仍然显得十分年轻。

两个人算是忘年之交,握手问候,难免客套几句,高大的美国人这才留意到跟在叶修身后的Omega。

“叶,这位是……”

“我太太。”

罗根的蓝眼睛顿时亮了亮,朝蓝河友善地伸出手来:“幸会。”

叶修笑道:“他在芝大念书,正好放暑假,希望你不会介意我自作主张带了他过来。”

“当然不介意,我喜欢漂亮的东方人。”

“而且他对于我们的会面表现得很激动,毕竟你是他多年的偶像。”

“这是我的荣幸。”美国人拥抱了Omega一下,“好巧,我女儿也在芝加哥大学念书,你是她的校友。”

“真的吗?”蓝河欣喜道,“您的女儿一定非常优秀。”

“有机会的话,可以介绍给你认识,”罗根眨了眨眼睛,边招呼他们落座,“不过她是位Alpha,希望叶不会吃醋。”

“这可说不好。”叶修笑道。

他促狭地望了自己的Omega一眼,又很是体贴地为他拉开了座椅。

 

都是做创意的人,罗根先生幽默风趣,席上的对话内容自然天马行空。

蓝河原本以为自己应该不太能插得上话,但这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却颇有英伦绅士的作风,得知他也是广告行业出身之后,不时关照着这位后辈。

他们合作的那个公益项目已经入围了好几个国际性大奖,这两年中东战火欲烈,后续也有些慈善机构在和他们接洽,想利用他们的项目来做宣传,警醒人们关注战争。他们要在这几家机构里面挑选一个最合适的东家授权,闲话几句,却不知道为什么又转到了叶修被挖角这件事上来。

“我听说OM公司最近在和你谈?”罗根问Alpha,“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我还在考虑。”

“你也知道,这家的眼光可是很高的,直接许诺给你CD的位置,还需要考虑吗?”

“怎么,OM的奥伦先生是请了你来当说客?”

“我只是重视人才,觉得北美会更加适合你的发展。”

“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还要看我太太的想法。”

蓝河在旁边小口吃牛排,听到这话陡然一愣。

他抬起眼帘,看到罗根先生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看来想撬动叶,还要从叶太太身上下手啊。”

“这……”Omega顿时有点讷然,“我尊重他的选择。”

“你们这些中国人,说话就是太委婉,”罗根哈哈大笑,“夫妻之间也这么推诿。”

Omega为难地看了一眼叶修。

老实说,他其实不是很懂Alpha的想法,苏沐秋说他主观上并不想换工作,又说自己的决定会影响他的选择。而在他的印象里,叶修从来不是那种会受别人影响的人。决定权交到自己手里,他自然下意识就想要推却。

叶修察觉到他的窘迫,只笑着摇了摇头,端起红酒杯替Omega解围。

“Leo,”他主动喊住美国人,“这不叫推诿,而是谨慎。成家之后难免会顾及家人,就算是一家之主,在这种大事上,总要讲民主的,对吗?”

Alpha和Alpha之间的惺惺相惜,让罗根很快听得笑了起来。

他愉快地和叶修碰杯:“你说得对,倒是我唐突了。”

 

叶修的酒量摆着,只象征性地喝了一点红酒,虽然没醉,也有点醺然,晚间两个人叫了辆车回酒店,车外彩灯闪溢,将夜晚的第五大道化成了一条流动的霓虹。

蓝河吹着夜风欲言又止,叶修注意到他的神色,懒洋洋地问:“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这事是沐秋告诉你的,这么多年了,他卖我还是卖得一点都不含糊。”

Omega被他戳穿心事,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发问:“OM的那个机会,你真的不准备答应吗?”

Alpha却反问:“你想在美国生活吗?”

蓝河不由得一愣。

他当时想念MBA,是叶修替他指的路,鼓励他考的Booth,来到美国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更不用说留下来了。

“现在可以想一想了。”酒意上来,叶修说得有些漫不经心,“老实说,这个行业,北美这边不缺人才,但是国内还缺,我其实也不太想来。”

“我就是觉得……机会难得,放弃了有点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人要服老啊,我年纪大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就了不起了。打拼这种事,还是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吧。”

他不过也才三十四岁而已,一个男人最意气风华的年纪,倒是作出好一副前辈口吻,叫蓝河听得忍不住失笑。

“这种事情,你不应该问我啊,”他小声说,“你是我的Alpha,按理说,应该我听你的。”

叶修忍不住摇头,伸手敲他:“什么年代了,还搞这套从属观念。”

“也不是从属观念,就是没想过在这种事上拿决定权。”

“所以,如果没有OM联系我这件事,之前你是怎么想的?”

“我……”蓝河噎了一下,不免有些泄气,“好吧,其实我也更加倾向于回国。”

Alpha眯起眼睛:“没有想过进华尔街?”

“老实说,想过,”Omega叹了一口气,“可是想是一部分,仔细考虑之后,又觉得还是算了。”

他顿了顿,眼神莫名一飘,悄悄红了耳根:“而且……我们以后要是有孩子,我想,还是留在国内,离爸妈近一点好。”

异国他乡没有人懂中文,驾驶室里的年轻司机仍在留心看着前面的路。Omega有意放低了声音,这一句话响在Alpha的耳中,在夜风里低如絮语。

叶修陡然抬起眼帘。

  

—待续—

    

一个偷偷摸摸的《怀璧》小印调:点我

  


评论(58)
热度(84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