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四)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


第四章:

  

婚后第三年,他时常以为,他已经足够了解自己的Omega了。

从前蓝河对他而言,不过是那个挡酒当差,任劳任怨的小助理,他看他是在看一个后辈,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连欣赏都点到为止。然而自从他离职之后,似乎一夕之间,Omega整个人都生动鲜活了起来。

人性是蛰伏在地底的蝉,想要彻底探究,要么等待足够的时间,等到它蜕皮羽化之后显山露水,要么就得挖开它藏身的那一垄黄土。当那场意外发生,Alpha强势地将这个Omega纳入自己的羽翼下之后,他拨开那层已经开始龟裂的土壳,才发现原来蓝河的完整人格,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让他喜爱。

这个人足够纯粹善良,也足够赤诚无畏,他会不甘,但从不自卑,他会失落,但从不气馁,他坦然正视差距,然后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填平他们之间相隔的沟壑。

叶修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他的感情从无到有,到现在,对他们正在共度的一生充满期待,这其中的转变,一部分来源于标记之后的基因羁绊,但更多的,却是来自蓝河本身。

所以他对于蓝河想要的一切,纵容,鼓励,并且乐见其成。

Omega需要关照,有很多事,他们是心照不宣的。比如孩子,比如未来,Alpha喜欢看他心愿得成的样子,于是偷偷摸摸收拢了他的许多小情绪,更乐意给他指路,而不是替他做出什么决定。

但蓝河却以这种方式告诉他,一年过去了,他也有成长,他也在认真思考,思考他们共同的未来。

“工作还不急,你可以慢慢考虑。”叶修回过头去,望向车窗外流溢的彩灯,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和愉悦。

“不过过年你没回去,趁着这次回家,把爸妈接到一起吃个饭吧。”

 

他们的回国机票定在四天后,期间叶修和罗根先生又见过两次,并且敲定了一家西欧的慈善机构作为合作对象。

苏沐秋太忙,连胞妹都没抽出空来送行,苏沐橙和他们行程一致,于是一个人打车来的机场,时隔一年,蓝河才又见到了这位曾经的副总监。

“好久不见了呀小蓝,”苏沐橙笑眯眯地望着他,“你可比当时跟着叶修哥的时候帅多了。”

蓝河一阵赧然:“哪里,苏副总监过奖了……”

叶修正在边上看杂志,闻言抬起眼帘,把Omega往身边扯了一把:“怎么说话呢,现在他也是跟着我的。”

苏沐橙被他呛了一下:“多一点真诚,不要乱发狗粮。”

“你和云秀在我面前秀了一年,好不容易能报这个大仇,我是那么大度的人吗?”

“……还真不是,睚眦必报谁能比过你。”

“沐橙你现在说话这么不客气,你儿子还想不想吃澳洲进口的奶粉了啊?”

蓝河在一边听得扶额,忍不住扯住Alpha的衣角:“丢丢去年就断奶了。”

楚丢丢办过了百日宴,于是过一岁生日的时候,家里没有摆酒,叶修手一挥直接给干儿子签了一年的奶粉单子,澳洲直邮,正品保障,喝得小婴儿直打奶嗝。

看样子今年他还想故技重施,也不想想那大胖小子都快满两岁了,早过了喝奶粉的时候。

“就是,”苏沐橙说,“你这干爹怎么当的,对孩子还没有小蓝一半儿上心。”

“我肯定比不上啊,”叶修笑得很促狭,“小蓝跟你一样,有母性。”

蓝河:“……”

反正对话到最后总是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Omega索性把他手里的杂志抢了过来,佯装没有听到。

 

他们定的这趟航班时间不太好,落地已经是北京晚上十点多了,到家时更是接近午夜。叶修打开家门,按开玄关处的灯,侧身让蓝河先进。

近两百平米的房子,他一个人住,显得十分空旷,但Omega还是嗅到了迎面而来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

他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回来了,临行之前,他们也不过才搬进这里两个月而已,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多么熟悉。

可是Alpha的味道此刻就萦绕在鼻尖,那是一种经年累月,缓慢渗透的味道,像水汽散进积雨云,像阳光霸占春天,仿佛天生归位,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而他的Alpha所在的地方,也就是他的家。

蓝河环顾着这间房子,叶修一个人住,自然收拾得不算太整齐,好在也称不上凌乱。Omega临行前交代给他的多肉植物用一个木制花架架在客厅一角。那里位置很好,窗帘拉开的时候,正好可以放阳光射进来,花盆里肉呼呼的小植物们被养得饱满肥厚,长势煞是喜人。

蓝河探过去望了一眼,表情有些惊讶:“长得这么好?”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是啊,值得表扬。”

“那要看你怎么表扬了。”

蓝河想了想,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哟哟,亲我干嘛,”叶修挑了挑眉,大惊小怪,“家里请了阿姨,这些都是阿姨帮你照顾的,我让你表扬她去,你这是干嘛呢。”

“……”Omega的耳根腾地红了。

不经撩啊。

叶修憋着笑,佯装正经:“无功不受禄,这可怎么办,不然我还你吧?”

蓝河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想进房去收拾行李,却又被叶修一把扯住了手。

Alpha从身后拥住他,笑着吻了吻他的侧脸,温热的吐息落在耳畔:“欢迎回家。”

家是温柔乡,这个家则由他和叶修共享,房产证上写的两个人的名字,爱人和家人的定义也终于落实统一。

Omega沉溺在叶修怀里,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唇角。

 

学季制的暑期比学期制要长一些,九月过后才开学。

蓝河一早就决定了要回国,暑期实习的单位自然也投的国内,并且已经收到了Offer。他聘的职位是财务部门的暑期助理,公司都在市区CBD,隔得并不远,叶修还能顺路送他去上班。

他在Alpha的陪伴下渡过了夏季的发情期,实习也正式进入正轨。都是助理的职位,这份工作却让他感到有些新奇,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少了叶修这样一位卓越并且近在咫尺的领导,名校MBA在读的学历也给了他另一种光环。

被认可,被肯定,被赞赏,个人的信心不全然靠这些东西来树立,但来自职场的正面反馈,的确能够让人的心境发生改变。

七月中旬的某一天,临近下班的时候,蓝河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许久不见的室友的声音在那边响起,听上去都快哭了。

“蓝,你回家了吗?快来救救我!”

Omega吓了一跳:“约修亚?你怎么了?”

“我在杭州机场,”年轻人委屈地向他求助,“手机没电,钱包被偷了……”

 

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蓝河匆匆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个朋友遇到了点麻烦,打了辆车就往在萧山机场赶。

他不太想告诉丈夫找他求助的人是约修亚,Alpha在那边倒也没有多过问,只叮嘱他记得回家吃饭。

还没到晚高峰期,城市的道路不算太拥挤,蓝河赶到机场的时候,高大的美国人正可怜巴巴地蹲在候机厅里面,见到他,立刻像见到了主人的哈士奇一样,泪眼汪汪地扑了上来。

活在象牙塔里的,二十出头的富家子弟,头一次跨国旅行就折了戟。年轻人深感挫败,好在他还记得蓝河的电话,不至于在异国他乡成为无依的浮萍。

蓝河看着他,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径直拨了电话报警,又把他领回市区找地方安顿。

约修亚明明丢了钱包,见到Omega之后心情却不错,一路上把地铁乘务员和酒店的服务生调戏了个遍,在警局做笔录的时候都不太老实,冲着年轻的小片警一个劲儿眨动他那双桃花眼。

他对东方文化爱得一往情深,中文水平却仍然烂得可以,只会说几句蹩脚的“谢谢”和“你好”,偏偏还要逞强装成中国通,听得蓝河在一边直扶额。

“约修亚,”他忍不住说,“你还是好好清点一下自己的失物吧,别丢了什么证件,连家都回不了。”

“只丢了钱包,证件和护照都在,”年轻人像个高大的树袋熊,黏在Omega身边,“蓝,你对我真好。”

“好了你,”蓝河把自己的银行卡拍到他肩膀上,“卡里有一万美金,先拿着用吧。”

“这么多,”约修亚眼睛都亮了,“我可以用你明年的房租抵掉一部分吗?”

“谁让你急着还了。”蓝河哭笑不得,“等警察局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

 

证件都还在,好歹省去了许多麻烦。等到了酒店办了入住手续,蓝河还是忍不住反复叮嘱室友,一定要留意个人财务安全。

年轻人被他批评了一顿,深感委屈,抱着枕头坐在床上闷闷不乐地应着。

蓝河手下替他收拾着行李,抬眼看到他的神情,只觉得有些好笑。

约修亚其实也不过比他年轻六七岁,在他面前却总是像个孩子,说话办事,无一不直来直去。

“幸好是在杭州,还能找到我,要是在别的城市,看你能向谁求助去。

“我饿了,”约修亚瘪了瘪嘴,语气像是撒娇,“蓝,我想吃白切鸡。”

“白切鸡是广州菜,这里是杭州,只有叫花童鸡。”

“那我想吃叫花童鸡。”

“楼下就有餐厅,或者你叫客房服务也可以。”

Omega看了看时间:“家里人还等着我吃饭,我要先回去了。”

他想了想:“你要是还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约修亚抬起眼帘,眼神可怜巴巴的:“你不给我当地陪吗?”

“拜托,我要上班啊。”Omega无奈道。

见年轻人换上了一副怏怏的神色,他只好又说:“如果你在杭州待到本周末,我还能带你去玩儿两天。”

“今天是周三,”约修亚闻言,立刻欣悦起来,“我等你两天!”

“好——”蓝河忍不住失笑,拖长了音调应他,“那周六我们再联系。”

 

年轻人的哀喜都太过形于色,让Omega时常觉得,自己理应跟他保持距离。

可是小朋友实在是有点黏他。

年少的绮恋大多错付,更何况约修亚比当年的他更加坦荡,更加直白,也更加不管不顾。蓝河不为所动地站在安全的距离里,打击过他,挫败过他,更是亮出已婚身份的底牌,也只是将他越挫越勇罢了。

好在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了,等到他学业结束回了国,过往都是散轶在人间的青烟,他一点也不担心,约修亚彻底会放下这段年轻的故事。

 

蓝河回到家里,已经过了晚饭的点。

叶修没有打电话来催他,他生怕让人等急,一路上赶得匆忙,到家的时候才发现,Alpha又被无休止的加班拖住了。

家里请的阿姨姓赵,每天过来一次,整理卫生,照看植物,偶尔也会帮他们做晚饭。许是Alpha提前交待过了,蓝河回到家里的时候,小菜刚刚上桌,锅里的鱼汤温着,粉蒸排骨的香味正从蒸屉弥漫出来。

“太太怎么先回来了?”赵阿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湿漉漉的双手,“先生打过电话,说您去见朋友了,他也要临时加班,会迟一点到家。”

“没事的,我等他,”蓝河说,“赵姐,你叫我小蓝就行了。”

他把自己的公文包搁进房间里,返身折回来洗手。先前在外面还不觉得,一进厨房,柴米油盐的味道混合着食材的鲜香混入鼻腔,锅里煲着的鱼头更是熬得汁浓汤白,香气四溢。

“鱼汤熬得这么好看啊!”Omega忍不住夸赞,“赵姐的手艺真好。”

“那是,”赵阿姨笑着说,“先生特别交代过,说您最喜欢喝鱼头汤,鱼头要熬烂,汤要白,这不,知道您要回来,我还特意找我做鱼拿手的老姐妹取了取经。”

“叶修?”哗啦啦的水声里,蓝河的动作顿了顿,“他怎么知道的?”

   

—待续—

  

小情敌只是看上去比较傻甜白而已,其实也不是很傻甜白的。

别忘了老叶那么有洞察力的大Boss,都是叫的他“小狼狗”啊。




评论(58)
热度(78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