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五)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
  

第五章:

 

蓝河出身广州,自然也是地道广府人作风,饮食清淡,尤其喜爱喝汤。

他们重养生,相信好的食材能够令人清心明目。小时候每个周末,他的Omega父亲都会特意起早,去称最新鲜的鱼头回来替他熬汤喝,雪白的鱼汤,浸透了岁月,让蓝河后来每每回忆起来,都会隐约察觉到一种浓腻的鲜香,从那段回忆里馥郁地散发出来。

后来他离家北上念书,孤身在外,自然再没人像父亲一样体贴他,偶尔涌上心头的那点乡愁,在忙碌的生活面前,愈发不值一提。那些童年的喜好,也被他一一按耐在心,从来不曾明显地表露出来过。

就是不晓得叶修从哪里探听来的消息。

“这我就不知道了,”赵阿姨将粉蒸排骨起锅,边笑了笑,“先生了解您的口味,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Omega听得愣了愣,片刻后柔声应她:“说得也是。”


他和叶修的这场婚姻,步骤颠三倒四,过程冷暖自知。

可是如今让外人来看,照样只能看到和平美满的现状。看到他们是夫妻,是伴侣,所以交颈恩爱,应当了解彼此。

——走向总算是不坏。

Alpha加起班来没个准点,许久不见要回家的动静。赵阿姨做完晚饭就下了班,留蓝河一个人在家里,不时热着菜,等丈夫回来用餐。

他工作上还有点琐事要处理,又怕进了书房会忘记时间,让饭菜冷掉。索性把笔记本搬到了客厅茶几上,才打开电脑,Skype自动登录,约修亚的消息就敲了过来。

年轻人的心情看上去不错,几乎没怎么受到机场里那场意外的影响。


约修亚:蓝,你们学院什么时候开学,是和我们本科的学生一起吗?

蓝河:稍微迟几天,我九月初会返校的。

约修亚:那……你能稍微提前一点回美国吗?

约修亚:我的生日在八月底!

蓝河:你的生日……我不必要赶到吧?

约修亚:拜托拜托,有几个朋友要来家里开个派对,我希望你能来。

约修亚:这可是我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二十一岁生日。

他说得恳切,好像别人都能过两个二十一岁生日,唯独他只有一个,所以万万不能错过一样,蓝河就有点哭笑不得。

“好吧,我尽量。”Omega补充了一句,“不过,这件事还需要和我丈夫商量一下。”

年轻人看到这句话,立刻闷了下去,头像还亮着,却不再回复他了。

蓝河想也知道他犯了什么别扭。

平心而论,他其实很喜欢约修亚,这个年轻人拥有他二十岁出头的时候不曾拥有的朝气和最莽撞的勇敢,恣意洒脱的青春太令人艳羡,自然讨人喜爱。

可惜的是,他们对彼此的喜欢实在是性质有别。

蓝河忙着手底下的财务报表,想到年轻人有些受伤的表情,不免又叹了一口气。


这天叶修被手底下的一个案子缠得实在脱不开身,回家的时候早过了十点,饭菜都已经热了几轮。他前前后后不在岗近十天,堆下来的工作量巨大,自然累得够呛。

蓝河听见钥匙开锁的声音,连电脑都没来得及关,急忙踩着拖鞋,赶到门口去迎。

Alpha进门时脸上难得有些疲态,Omega便顺手去接他搭在手臂上的西装外套:“怎么忙到这个点?快点洗手去吃饭吧。”

见丈夫的衬衫领子翻了边,他又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替他将翻折的衬衣领仔细整好。

原本这个举动十分细微,但原本还揉着眉间的Alpha,却突然动作一顿,只手臂一伸,便把Omega紧紧揽进怀里。

雨水的味道清冽散开,蓝河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又扣着腰紧紧按住。

叶修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难得闷声:“别动,让我抱一下。”


本能作祟,就在刚才,有那么一个瞬间,Omega伸手替他整理衣领的那个瞬间。他几乎恨不得把这个人一把拖进房间里,然后狠狠地摔上门,用金屋玉锁,一层一层套牢,从此暗无天日地锁起来。

要让他哪儿也去不了,想飞就把翅膀折断,想跑就用铁链拷起来,让他不用再努力让自己更加优秀,不用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只待在家里,做个体贴乖顺的妻子,等着接自己的丈夫回家。

人在疲惫的时候,总是容易理智松懈,轻而易举就让本能占据上风。可这时候,Alpha的本能,又难免太过于狠戾和阴鸷了。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开身体都被他搂得有些发僵的Omega。

“等我到现在?”他的神色恢复如常,“饿不饿?”

“还好,本来下午早退了一会儿,还有一点工作没做完,”蓝河摸了摸滚烫的耳根,“刚好趁着这个时候搞定了。”


两个人对桌坐着吃饭,叶修替他盛了鱼汤递过来,汤里还沉着Omega最爱吃的鱼冻。

蓝河有很多话想问,看见Alpha有些疲倦的神色,却又不太问得出口。更何况,叶修只字不提他之前去见朋友的事,更是让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点心虚。

“我刚刚,”蓝河默默了吃了几口饭,咬着筷子,踟蹰地坦白,“去见约修亚了。”

“哦。”叶修看了他一眼,应得有些漫不经心。

“他来杭州旅游,在萧山国际机场,钱包被人偷了,找我求助来着。”

“报警了吗?”

“报了,不过好在被偷走的只是钱包,证件之类的都还在。”

“那就等消息吧。”

蓝河抬眼瞥了瞥他,Alpha神色如常,正嚼一块粉蒸排骨。赵阿姨的手艺很好,一手杭帮菜做得很地道,蓝河来到这座东部城市近十年,口味早已经和本地人相差无几。

“那个,忘了跟你说,”他想了想,又说,“我把我的卡借给他了,里面还有一万美金多一点的那一张。”

“你自己的钱,自己安排就行了。”

“哦……”

“不过要记得和你室友协商好还款时间。”

“他说拿我的房租抵一部分,剩下的,估计等我返校的时候就会还给我吧。”

“拿房租抵?”叶修挑了挑眉,“你跟他签的租房合同是多久?”

“如果你们的合同没有持续到明年,”见到Omega茫然的表情,他又说,“那岂不是默认了你还要跟他续签?”


他这么一提,蓝河才想起来还有这茬事。

他和约修亚的合同是一年期,按理说,只到这一年的秋季Quarter就要结束了。约修亚提出要将借款抵用,按他的性格肯定是不会拒绝的,这么一来,这一纸合同可能又要续大半年。

“你室友,那个小Beta,不是在追你?”叶修望了他一眼,表情似笑非笑的,“你觉得这算是有心还是无心?”

“这……”蓝河愣了愣,“不至于吧……”

虽然说他本来就准备续约,可是依照约修亚那个打直球的性格,实在是不太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Alpha对他这个评价不置可否,倒也没有表达什么别的意思来。

于是话题就此揭过,两个人飞快地解决了一顿家常便饭,但蓝河却被他提出的这个假设弄得有点心神不宁。

叶修向来不怎么掺和Omega的交友圈,对约修亚的态度自然不算友善,但也绝对称不上敌意或者提防。两个人的婚姻关系之下,这种状况,说是情敌当前并不为过,Alpha的淡定有时候又让蓝河觉得有点挫败。

处理好和追求者之间的定位,这对他来说当然是件小事。可是正因如此,他又真的能够要求Alpha对这种小事上心吗?


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隔天都要上班,蓝河洗澡出来,看见叶修还倚在客厅的窗户边抽烟。

他似乎是正在打一个工作电话,低低的絮语不断传来。蓝河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抱起之前落在茶几上的笔记本进了书房,Alpha也没有察觉。

电脑早进入了待机状态,他拨了拨鼠标,看到自己的报表文件都还没保存,和约修亚的对话框也没关,只得赶紧下线了Skype,又把工作材料整理完。

从房间里返身出来的时候,叶修的电话正打到尾声,指间的烟也已经快要燃尽。

夜色琐碎温柔,蓝河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几步走过去,从身后揽住了Alpha的腰,又把脸埋在了丈夫的背上。

很久之前,他一心一意暗恋自己的上司的那时候,他们的任何一步靠近,都只得Omega的心里躁动出一场巨大的欢欣。如今往事不可追,可是梦想已经实现,他为什么不大方地享受既得的权利呢?

“怎么了?”叶修挂断电话,柔声发问。

“没什么,”蓝河说,“就想抱你一会儿。”

这样的对话好像几个小时以前才发生过,只不过颠倒了角色。

婚姻关系稳固得让人心安,也令他们成为需求慰藉的时候,彼此之间最合适的供给者。

“好了,”叶修提起他的下巴,亲了一口,“早点去睡。”

蓝河在他怀里乖顺地“嗯”了一声,心下已经豁然许多。

既然现状来之不易,那么每一分每一秒,当然都值得珍惜,永远不必要放大小事。


Omega的实习工作是双休,周六一清早,约修亚就给他打电话过来,兴致勃勃地说起旅游路线。

叶修已经早起去加班了,床铺空了半边,但Alpha的气息还有残留。蓝河还没怎么睡醒,依恋地往边上蹭了蹭。

约修亚在那边说得正兴起,他迷迷糊糊地听着,才发现这个初来乍到的美国人显然做足了功课,西湖灵隐寺之类的热门景点就算了,就连江洋畈四眼井这些稍微小众一些的地方,他也数得头头是道。

“等等,约修亚,”蓝河忍不住出声打断他,“你既然都规划得这么清楚,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

“你又不在,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年轻人小声地嘟囔。

“可是我只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没关系,”约修亚的声音听起来愉悦极了,“感谢上帝,你竟然能陪我整整两天!”

蓝河:“……”

他们的第一站是西湖,这个时节游人很多,年轻的Beta捧着单反,也不顾取景不好,一路拍得十分尽兴,还尽挑着机会偷拍蓝河。

Omega不太上相,被他弄得有些窘迫。

午饭时分他又爱凑热闹,放着蓝河推荐的地道杭帮菜馆不去,非要在景区附近的高档餐厅里解决。

想吃西湖醋鱼,也想吃叫花童鸡,更想吃龙井虾仁,最好还来一份东坡肉。美国人眨着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眼巴巴地望着他,穿着洁白制服的小姑娘也候在一边,笑吟吟地等着他做决定。

这种旅游景点的所谓名菜,其实又贵又难吃,蓝河捏着菜单正头疼,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是叶修。


“小蓝?”Alpha的声音隔着电波传来,“你现在在哪?”

蓝河愕然了一会儿:“我在……西湖这边。”

“吃饭了吗?”

“……正准备吃。”

“你爸爸他们今天下午四点半的飞机,我要加班,你待会吃过之后,叫个车过去接机吧。”

“四点半?!”蓝河一看时间,吓了一跳,“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我安排的。”

“可是我现在……”

“我知道,你和你那个Beta室友在一块儿,”叶修的心情似乎不错,明显地轻笑了一声,“这样,你领他去找杭州国旅最近的门店——就是前年和公司有过合作的那一家——去了之后报我的名字,我上午给他们李总打过电话了,替你室友预约了一个导游,两天时间,一对一服务,绝对比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地陪靠谱。”

蓝河听得愣了愣,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正满脸莫名看着他的约修亚,握着菜单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所以,”Alpha的声音带着笑意,语调从容,“你还不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去机场接你爸爸?”

    

—待续—

   

评论(85)
热度(87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