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六)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本宣:点我

   

>>>

   

第六章:

   

蓝河在机场接到两位父亲的时候,约修亚的短信还在不停地发过来。

年轻人用了他所能想到的一切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沮丧和难过,顺便控诉Alpha的强权暴政,不讲人权,以及法西斯。蓝河看得几个头大,索性全部按掉,一条也没回。

小年轻到底是小年轻,人年轻,心智也年轻,蓝河苦着脸想,要论搞事情,他还是只服他老公。


蓝逸舟和许泽的航班晚点了小半个钟头,是下午五点左右落地的。蓝河彩衣娱亲,扮孝顺儿子积极地替父亲们拎行李,才出机场就接到了Alpha的电话。

“接到了?”叶修在那边笑着问,“你带爸他们去老林那儿吃晚饭吧,我提前订了餐,酒店就安排在小区附近的盛华A座。”

他在这种事上向来滴水不漏,显然是蓄谋已久,蓝河看了看两位父亲,许泽正大大方方地望着他,蓝逸舟则低头理着自己的西装,眼神也不断地瞟过来。

“我知道了,”Omega避开父亲的目光,小声问,“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要晚点,一个案子收尾,忙过了今天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路上要注意安全。”

“好,”叶修那边密雨般的键盘敲击声停了停,“好好和爸聊聊吧,他们估计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蓝河听得一愣:“……什么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Alpha的轻笑声隐隐传来,并且又暧昧地重复了一次,“是很重要的事。”


林敬言开的西餐厅临近步行街,晚餐时分客流很多,视野最好的靠窗卡座却空置着,桌面上摆了一束香水百合,表明这里已经被预定了。

晚高峰路上拥堵,蓝河一家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天空已经染了墨色,当老板的人正好在店里,还得了空亲自出来相迎。

“林老师,我就带我爸爸吃个便饭,”蓝河有点不好意思,“您不用这么隆重的。”

“那怎么行,”好脾气的店主笑了笑,“老叶特意打电话过来叮嘱,我这个老同学,怎么敢不给他的泰山泰水一点面子?”

服务员领着两位家长先去就座,Omega留在外厅里和林敬言叙了几句旧,余光里看到有个年轻人,正坐在吧台后面摆弄一台笔记本,还不时睁着黑亮的眼睛瞥过来打量他。

蓝河自然认识他,方锐是近两年来业内名声鹊起的新秀,并且现在在叶修手下做事,风头正盛。这个Omega很年轻,所以也张扬,那双黑眼睛明亮起来几乎不可一世。

可是这时候他坐在吧台后面养望着林敬言,望着他的硕士导师,眼神却十分乖巧,就像个考好了等着表扬的孩子。

蓝河忍不住岔开话题,问:“方锐他……”

“小锐毕业了,现在也算心愿得偿,进了老叶他们公司。”林敬言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方锐一时间和他对视上,立刻回报了一个深情又调皮的媚眼,看得向来斯文的Beta都忍不住笑起来。

他望着小徒弟,又补充道:“我们准备过一段时间就去结婚。”

蓝河看着这位Beta温柔的神情,恍然想起一年多以前。

那时候似乎也是今夜一样,有觥筹交错的光影,林敬言和方锐站在门外,他和叶修坐在门内,一扇玻璃门,隔开两段各自颠簸,还不曾尘埃落定的感情。

那时候,蓝河还在非议之中徘徊不定,在留下和离开的分歧之中辗转难抉;方锐也还不过是个固执又荒唐的追求者,在对林敬言求而不得。

时间带给人生轨迹许多改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都是被命运优渥对待的人。

“太好了,”Omega由衷地说,“恭喜你们。”

“谢谢,”林敬言笑了笑,“到时候给你们递婚礼请帖。”


蓝河回到卡座,服务生已经上好了前餐,许泽和蓝逸舟正在低声说话。

他们结婚结得很早,蓝河是Omega父亲二十三岁就生下的孩子,这一年两位家长都才半百出头,还没到服老的年纪。

“爸爸,说什么呢?”蓝河在父亲们对面落座,铺开方桌布。

一家人上一次同桌吃饭,还是年余之前的事了,Omega离家许久,对亲情的眷念藏得很深,面对父亲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是当年那个离家远行时,强忍着把泪水憋回眼眶里的孩子。

蓝逸舟是位高级建筑工程师,在单位里说一不二惯了,有点大男子主义。他拧着眉毛,表情十分严肃:“说你的婚事。”

蓝河把刀叉理出来,失笑道:“我都结婚两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从小不是个冲动的孩子,”蓝逸舟端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语气有些问责,“除了这次跟小叶结婚。”

“爸爸,”Omega忍不住辩驳,“我之前就说过,我喜欢他好多年了。”


他对家里的说辞,向来是自己和叶修爱情长跑修成正果,这时候来不及强调感情的双向回应,却是在如实坦白心声。

这个世界上太多爱而不得,得而不惜,惜而不懂。他冷暖自知,有幸得到,自然珍惜,也但愿自己懂得。

可是儿行千里,最挂念的人总归是家长,父亲言语里隐含的关怀和担忧,蓝河不是不懂。

“好了,儿子喜欢不就行了,小叶也是个好孩子,”许泽在父子两个中间打圆场,“蓝蓝这一年在外面念书,小叶逢年过节都问着家里,你怎么就这么不记他的好?”

蓝逸舟闻言瞪了爱人一眼,冷哼道:“要不是看他表现还行,我会这么容易就不追究吗?”

“你还想追究什么?”许泽笑着说,“结婚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又不是小叶做的主。”

蓝逸舟眉毛一挑:“蓝蓝小时候那么乖,长这么大了才进叛逆期,要结婚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还不是那谁带坏的!”

老丈人看女婿,自然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蓝河在一边听得有点哭笑不得。

叶修是什么样的人物,有多少成就,有多高的能力,在蓝逸舟眼里,都被一概抹平,不过只是带坏自己Omega儿子的坏人罢了。

Alpha对自己的Omega具有来自本能的保护欲,不止妻子,还有孩子,Omega是他们钢筋铁骨之下唯一的柔软。

就连蓝逸舟这种在外面强势霸道惯了的Alpha,面对着自家的两位Omega,也总有种经年不改的孩子气。

“老爸,”蓝河叉起一块水果沙拉,讨好地放进他的餐盘里,“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看,我现在和叶修过得还不错啊。”

蓝逸舟高冷地“哼”了一声。

“别听他的,”许泽嗔了丈夫一眼,回过头来望着儿子,“你这一年在外面不回来,小叶对我们关照得多,比你这个亲崽还孝顺。对你也上心,你小时候那些事,我说一次他就能记住,清清楚楚的。”

蓝河听见这话,手下动作却微微一顿。

他突然想起赵阿姨替他熬的那一锅鱼头汤,浓白鲜香,年长的女人在家常的饭菜香气里絮絮叨叨念着:“先生说你最喜欢吃这个。”

这一年在国外,学业繁重,他埋头苦读,再回来时,叶修对他的喜好一一道来,早已经如数家珍。

许泽又温声说:“他是个好孩子,把你交给他,你们互相扶持,我们也能放心。”

蓝河看着父亲温和带笑的脸,喉头哽住,只得讷讷应下。

他总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可摊开手心,却又什么也没有。那种东西比沙更容易滑落,比风更来去无痕。

他想问Alpha那是什么,又是为什么。

是关怀吗?是体贴吗?是理解吗?是尊重吗?

——是爱吗?

叶修那样的人,清明通透,他不曾言明的事,Omega从来不敢妄加揣测,可他仍然觉得心跳加速。

期待多么像一丛蓬勃盎然的爬山虎,它蔓延到哪里,就把阳光和生机带到哪里,让依恋生根,让喜悦发芽。


服务生已经开始陆续替他们端上牛排,蓝河连忙起身,帮着他们为父亲浇上鲜香的黑胡椒汁。

“对了,小叶跟我们提议过了,说你这两年读书忙,难得回来一次。”许泽拎起方巾的一角,挡住滋拉拉滚烫的热油,突然又说,“所以,正好趁着你八月底回美国之前。”

蓝河动作一愣,抬眼望向父亲。

“——你们还是办个婚礼吧?”


晚间叶修回家,Omega已经洗过了澡,刚刚参加完一个远程的视频会议。

他穿着丝质的淡蓝色睡衣,衣领上撒了几颗星星,看上去刚刚二十岁出头,十分显小。

Alpha将西装挂上衣帽架,蓝河便合上笔记本,赤脚走进厨房里,端了一碗馄饨出来递给他。

创意部门加班是常态,从前叶修一个人尚且不觉得,自从蓝河放假回来,每晚他说归家,宵夜都是热在锅里的。几个旧友分布在世界各地,偶尔凑在社交软件上聊些近况,Alpha摆出一副人生赢家姿态,感叹爱人贴心,惹来了好一顿“虐狗”的讨伐。

他接过碗,顺手搁在餐桌上,伸手将Omega离地抱起来,蓝河猝不及防,立刻撑着他的肩膀,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怎么不穿鞋?”叶修笑着问。

“……忘了。”

“哦,忘了,”Alpha亲了亲他的脸颊,还顺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勾谁呢?”


叶修坐在桌前吃馄饨,还时不时往Omega嘴里塞一个。他撩人撩得毫不自觉,蓝河在一边抱着笔记本,觉得自己都要委屈死了。

仲夏暑气袭人,白瓷砖凉得舒心。他也不是第一次光脚在家里晃悠了,这人平时不见说什么,怎么独独就挑在今天发难。

叶修对Omega的纠结毫不知情,反倒问起家常:“爸他们安顿好了?”

“安排好了,”蓝河耳根还红着,“我送他们去开了房,才回家的。”

“跟他们说了没,明天中午接到了爸妈,我请四位家长一起用个家宴。”

“都说了,爸爸说麻烦你。”

Alpha笑了笑:“都是一家人,麻烦什么。”

他们成婚两年,双方家长还没有正式见过面。婚姻让两个独立的个体组成一个共同的家庭,也让两个家庭合二为一,融合成一体。

都是一家人,家人之间,自然不必要客气,自然互相关怀。

蓝河听他这样说,才恍然觉得,自己一直郁结于心的事,不过就是不愿叶修跳过爱的环节,直接把他当做家人,而不是爱人罢了。

他想了想,忍不住又问:“结婚那件事……是你跟我爸提的?”

“怎么说话呢,是咱爸,”Alpha挑了挑眉,纠正他的称呼遗留问题,“什么结婚,我们不是已经结了两年了?”

“我是说婚礼,爸爸今天跟我说的。”

“必要程序嘛,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办了。”

“八月底,时间那么紧……准备得过来吗?”

“有点紧,不过日子挺好啊,我看过黄历的。”

蓝河有点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还讲迷信了。”

“偶尔一次,”叶修搁下手里的勺子,眯起眼睛打量自己的Omega,语气悠悠,“怎么,乐意去别人的生日会上做陪客,也不乐意在自己的婚礼上当主角啊?”


蓝河听得一愣,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句话明明梗在喉咙里,他却立刻就噤了声。

和约修亚的Skype记录还历历在目,他想起那天晚上Alpha指间的烟,茶几上摊开的笔记本电脑,以及自己没来得及关闭的对话框。

叶修这是……

“婚期定的八月二十三号,婚礼之后我有半个月的婚假。所以你九月八号开学,九月七号,我可以亲自送你去美国。”

“小蓝,”Alpha神情促狭,眼里分明有笑影,却藏着点莫名的危险,“一天也别想早。”

   

—待续—

   

评论(95)
热度(93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