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八)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本宣:点我
   
   

>>>

   

第八章:

   

这个人他爱了近七年。

从曾经的踽踽独行,到后来有幸的携手与共。岁月的漫长和短暂并行,他都甘之如饴。

暗恋成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嘉奖,领证两年多,法律早已经宣告他们享有伴侣的权利,那么这场迟来的婚礼,实则更像一场宣誓的仪式。

即将共组家庭,合二为一的两个人,在亲朋宾客,在所有人的面前,宣告他们将要度过一生,宣告从此一起面对生、老、病、死,分担所有的苦难和波折,也共享所有的喜悦与快乐。

就像医生入职前宣读希波克拉底誓词,律师入职前向宪法承诺公平公正,就算来得迟了些,也一样诚恳,一样真挚。

 

“叶修,”蓝河犹豫许久,喃喃喊出丈夫的名字,“我,我很紧张。”

他的表情有些为难,手指紧紧抠住西装的下摆,将贴身整洁的白西装捏出了一小圈褶皱。

“紧张什么,”Alpha的目光透过镜子投过来,语气戏谑,“都结了两年了,这时候还得焦虑症,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蓝河望着他含笑的眼睛,心间一阵鼓噪,忍不住伸过手去,勾住了他的指尖。

“你这么忙,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我来办,”他小声抱怨,“第一次筹备婚礼,我……”

“这么巧,”叶修笑着打断他,顺势将伴侣的手收进自己的掌心里,“我也是第一次结婚,你多担待担待。”

蓝河被他逗得一乐,有点泄气地笑了笑,心头那点忐忑,却是顿时烟消云散了。

他望向两个人交叠的手,Alpha的皮肤干燥温暖,指甲修剪得圆润整齐,令人舒适的温度不断从紧紧相贴的掌心渡过来。

感情是令身体坦率的最直接诱因,因为爱这个人,所以不管多少次,身体接触都会让他的心脏里泛起细小的涟漪。

“小蓝。”叶修察觉到他的走神,转过身替Omega整了整衬衫的衣领。

“我很高兴,”他突然说,“你这次回来,总算不像以前那样,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了。”

蓝河听得愣了愣:“有吗?”

“有,”叶修笑着拍了拍他的礼服,“有点主人家的样子了,值得表扬。”

蓝河一阵讷然,只无奈地笑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关系的转变,这是两个人都需要花时间去适应的事。因为暗恋的那段岁月太过孤独而冰冷,所以突如其来的希望,更像是雪夜里的一丛野火,燃得让人措手不及。它实在是太温暖了,炽热得烧手,于是哪怕被烤得焦心炙腑,蓝河也不敢离开火源片刻,生怕风雪一来,它就熄成了飞灰。

“我知道你之前一直介怀的事情是什么。”Alpha在他的领带上打了一个漂亮的温莎结,继续说,“在我看来,开始是正确或错误的,这其实并不重要。当然,就算开始是错的,我也不介意和你一起修正这个错误。”

蓝河听得愣了愣,下意识想避开他的目光,却被叶修一把捏住肩膀,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的眼眸里。

这是他们第一次开诚布公提到这个问题。Omega天生心思重,许多事藏着掖着,从不与人诉说,叶修不是善解人意的性格,但是标记赋予他们的羁绊,却总是让这个Omega的一举一动牵动他的心思。

“小蓝,”他捏住蓝河的肩膀,仿佛把他整个人都攥紧了手心里,认真地说,“我希望你明白,我和你结婚,初衷的确是为了弥补那场意外。”

不等Omega下意识地抗拒这样的说辞,他又强势地补充道:“可是想和你举行婚礼。”

“——却是因为喜欢你。”

 

Alpha的声音很轻,语气更像是种甜蜜的诱哄。

蓝河仿佛一时没有听清,只茫然地把目光投过来,挣扎的动作却是立刻就停了。

所有的话语一瞬间都被堵进了喉咙里,像是被一口甜腻的糖齁着,难上难下,舍不得吐出来,也舍不得咽下去。那是他向往,努力了那么久的东西,就算到来得迟了一些,可是能得到总是好的。

那是漫漫长夜之后瞬间降临的黎明,也是迢迢长路上终于跋涉走到的终点。于是小心翼翼,于是诚惶诚恐,哪怕已经对上了Alpha含笑的眼眸,也生怕这只是一场梦境。

“对、对不起,”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道,“我不知道……”

叶修看出他的语无伦次,不免失笑:“我说我喜欢你,这让你很惊讶吗?”

蓝河的眼眶有些发红,盯着他不肯说话。

Alpha于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重复道:“我当然喜欢你,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

 

他鲜少直白地坦明心意,于是这样的话语更加可贵。

蓝河常想,作为丈夫,叶修好得几近模范,那么自己的不安全感,或许大多来自于这个人经年如一日的处变不惊和气定神闲。

他其实不是不惊讶的,这个强大的男人,作为他曾经的上司,以及如今的伴侣,在七年之后,仍然能够按准他的心弦。

爱任性跋扈,爱趾高气扬,爱是最不讲道理的东西,可是谁又能逃开它的支使呢?

“所以你想办这场婚礼,”Omega摸了摸鼻尖,颤着声音开口,“是因为……”

他说到一半,耳根已经烧得通红,便咬着嘴唇再说不下去了。

“不然呢,”Alpha的喉咙里泄出一声懒洋洋的笑音,“你真的以为,我只是不想让你去参加你室友的生日会?”

“我不是这个意思!”

“当然也有这个原因,”叶修挑了挑眉梢,自顾自地说,“促使我把日程提前了一段时间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连承认自己吃醋也承认得坦坦荡荡,不好意思的人反倒成了Omega。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老实说,我的确不太介意。”Alpha把试好的西装脱下来,漫不经心道,“不过我觉得,你那个小室友应该会很介意。”

“不巧,我挺想看他介意。”

蓝河:“……”

 

新婚前夜解锁丈夫的腹黑属性,对于Omega来说,也不是不头疼的。

好在他没有近朱者赤,学来叶修日复一日愈发娴熟的心脏技巧。晚些时候,约修亚打电话过来祝他新婚快乐,他接起的时候还有些无奈,想的却是怎么安抚室友,生怕小朋友又在那边闹脾气。

美国时间还在清晨,约修亚作风纨绔,难得早起,应该是算准设了闹钟,特意拨过来的。他的声音十分元气,已经听不出情伤的痕迹来了。

“蓝,祝你新婚快乐!”

“谢谢,”蓝河松了一口气 “也预祝你生日快乐。”

“嗯哼?”小朋友语气傲娇,“谢谢你还记得。”

Omega有点哭笑不得:“没能参加你的生日会,我真的十分抱歉。不过……”

“你现在补救也还来得及,”约修亚语速飞快地打断他,“我已经把生日会推后了。”

蓝河:“……??”

他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室友的任性,这位出身豪门的小公子,自然有的是任性的资本。只是这种霸道总裁的范儿使起来,作为局外人看个热闹也就罢了,一旦自己成了当事人,又怎么想怎么别扭。

约修亚因为自己的行为十分得意,还在那边反复宣告生日会延期的时间和安排,挂断电话之后,蓝河只觉得好笑。

他年纪还轻,一腔赤诚尽数泼在自己这一条冷江里,总不是个事。剩下的这一年学业还要完成,Omega心里已经在盘算,等合同到期之后便换个地方租住了。

Alpha的占有欲强得要命,又手段通天,一般人早该知难而退,偏偏他这个小室友越挫越勇,还不怎么长心眼。

以他和叶修如今的感情,自然不会受到旁人的影响,只是这两个人万一凑在了一起,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还指不定有什么好戏看。

 

时间已经足够晚了,他没和叶修说自己同约修亚的通话内容。

为了置办婚礼,两个人这段时间都累得够呛,Alpha白天去接两家长辈,更是在机场和市内奔波了一整日。他们都需要一夜的好眠,来应付隔天的仪式。

然而等到真正躺到床上准备入睡的时候,蓝河却意料之中地失眠了。

卧室的窗帘没有拉紧,窗外灯辉绰约,Alpha就在身侧沉沉睡着,一只手臂揽在他胸前,带来熟悉的烟草焦香。

早年他暗恋叶修的时候,时常觉得他的信息素奇妙又独特。那是一种与世历练之后沉淀下来的气息,不动声色地诠释着这个年长他七岁的男人所拥有的一切从容不迫。也是因为这个隐晦的原因,他学会了抽烟,虽然不爱也不常抽,但总算是苦闷时的一种消遣。

如今那些过往,想来仍然历历在目,却早已经恍如隔世。

曾经求之不得的,都已经得到;曾经遥不可及的,已近在咫尺。

Alpha突如其来的告白,更是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好在这段日子无休止的忙碌已经接近尾声,接下来还有好一段时间,足够他渡过这个不应期。

婚礼之后,他们有整整半个月的婚假,蓝河曾经问过叶修安排,Alpha讳莫如深,摆出一手包揽的架势来。

于是当晚赵阿姨过来的时候,Omega便喊住她,封上叶修准备好的大红包,又交待接下来的半个月主人不在家,也要她按时来整理屋子里的卫生。

两位东家喜事将近,手下当差的人自然也被这气氛感染,笑意挂在眼角眉梢,连连称是。蓝河在家里住了近两个月,做晚饭的时候时常抽空给她打下手,两个人早已经相处得十分熟悉。

“您回来就好了,”年长的女性Beta择着手里的空心菜,和他絮絮地唠家常,“先生也不至于一个人,把日子过得那么糙。”

“我快开学了,在家里待不了几天的,”蓝河听得笑了笑,反问道,“他不爱收拾,让你伤脑筋了吧?”

“那倒也不是,他工作忙,也不常在家里待的。”赵阿姨打开水龙头,“你们的房子买得这么大,一个人住着,到底还是有点冷清。”

“我也就这一年出去了,明年就回来的。”

“人在外面没关系,就是要时常挂念着家里啊。”

蓝河忍不住望了她一眼:“那是当然的了。”

“你是不知道,你平时虽然不在家,”赵阿姨察觉到他的目光,微微抬头,“这屋子里的两副用具,先生却从来没撤过。我刚来的时候,不知道他的规矩,把你的枕头收到柜子里去了,还是他后来跟我说,家里既然有两位主人,那就要有两位主人的样子。”

“偶尔我留下来给他做饭,做到一半先生回来了,我们统共也聊不过几句,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哪个菜是你爱吃的。”

“小蓝,你要理解他啊,你一个Omega,离家那么远去念书,他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担忧的。”

“我不太懂你们AO成结那一套,可是我看得出来,先生对你,是真的上心。”

水声哗啦里,女人认真洗着手中的蔬菜,边低低絮叨,她的神情显得格外温和,声音轻柔,言语也十分轻柔,诉说的内容则更加动人心弦。

蓝河心脏鼓噪,手下的动作早就停了,讷讷地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开口:“我知道了赵姐,谢谢你。”

他的Alpha从来不是细心体贴的人,旁人的话里似乎也有弦外之音。

那时候他隐约察觉到什么,却装作不懂,也无论如何也不敢正视。

 

蓝河阖上双眼,身体已经先意识一步,自然而然地往Alpha的怀抱里缩去。

原来两年的沉积,他们共同细心的灌溉,谁都不是在做无用功。

感情早就已经初现端倪。

 

—待续—

   
   
一点碎碎念:

   
写到告白啦,其实也不是正式的告白,还会有更正式的,把老叶的情感过程捋一捋。

最近写这文的时候,BGM是这首:点我听

差不多就是写暗恋这件小事的,大家可以听一下。今天想起人生中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想起那时候暗恋的辛苦复杂,突然肥肠感慨。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岁月啊,到底是都不回头。

   

评论(41)
热度(85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