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君莫笑下线之前在私聊框里发了两条消息——
“圣诞假我来G市。”
“周六上午十点半来白云机场接机,B区。”
大神的手速不是凡人能企及的,这边蓝河还没看完这消息,那边君莫笑已经麻利下线了。
蓝河仔细把这两句话读了好几遍,并且认真咀嚼了每一个字,确定自己已经理解其中所要表达的含义了。
然后果断地点开好友列表,给刚好在线的伍晨敲了一个私聊过去——
“你去问问,叶神是不是被盗号了?”

叶神当然不可能被盗号。
那么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君莫笑背后真正的操作人,叶修,他真的要来广州了。
蓝河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周三晚23:47,距离某人的航班还有两天零十小时四十三分钟。然后他抓起了电话拨给春易老。
说出请假需求的时候,蓝河突然觉得自己嗓子发干。

应该拒绝的。蓝河想。
可是怎么拒绝,叶修没有手机,君莫笑又不在线。
算了算了。他捂住眼睛,有些自暴自弃地在心里对自己说:真想拒绝还怕找不到办法么,他的QQ又不是不在线,他身边的人应该也能联系到……
——其实你根本就想着他来吧,蓝河。

叶修到得很准时,据说国内的飞机准点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蓝河腹诽说这人心这么脏怎么这时候就不遭现世报呢?
虽然是南国,十二月末的G市还是有些冷的,叶修穿了一件浅色的风衣,胡子刮得很干净,头发也修剪过,走近的时候,伸出手来很是自然地揉了揉蓝河的头发,随口道:“你这一撮呆毛,是抢的周泽楷的吧?”
蓝河深知这位大神的垃圾话听不得,一把抢过他的行李,恶狠狠道:“你这几天就老实点吧叶神,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叶修一愣,旋即忍不住笑了。
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有些像多年互损的旧友,事实上互损是真的,然而旧友未必。

 

 

 

蓝河给叶修定的旅馆就在离蓝雨俱乐部不远的地方,他十分确定地认为这位爷既然来了,去拜访一下蓝雨战队的各位是必然的,结果叶修叼着烟一脸理所当然:“我来找你,关那俩手残和话唠什么事。”
蓝河承认自己的心跳有漏一拍。
两个人相识至今逾三年,除去第一年的针锋相对,后来倒是时常聊聊天什么的,当然聊天的结果总是一个依旧不要脸另一个炸毛到泪流满面。然而无法忽略的一点就是——那一点点围绕着“蓝河,来兴欣当保姆啊”的细小暧昧,在言语争驳中缓缓炮制发酵了。
于是当下,叶修直白的一句“我来找你”,直接给了蓝河会心一击。

真是不该,不该让这个人过来的。蓝河痛苦地捂住了脸。却听见叶修在旁边“啧”了一声,说:“小蓝你姿色不错啊,比起哥是差了点,但也不至于自卑要捂脸吧?”
于是蓝河在被会心一击之后,又被直接一套连击命中,果断扑街了。


说到底叶修这一趟出行是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的。

虽然他信誓旦旦跟蓝河保证自己只是出来散散心,但蓝河还是很不客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个一天到晚面对电脑的死宅男,如果只是想散心,半径范围会出你们片区才怪。

最后还是决定带某大神去吃东西。

蓝河自己也是个游戏宅,吃喝玩乐四项基本出行手册里,玩乐已经和荣耀绑在一起了,于是自然只剩下吃喝。况且G市怎么说也是大吃货省的省会,别的不说,吃的倒是不缺。

早茶,肠粉,各色甜品,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吃,也不拘非要那些声名在外的店子。蓝河对吃的很讲究,虽然自己因为工作缘由饮食并不规律,但也正因如此,往往能阴差阳错找到一些精致的小店面。

叶修叼着根烟跟在他后面,蓝河买的多是双份,递给他他便接,吃完之后象征性夸几句,颇有几分敷衍的意味在里头。蓝河也不管,一个人捧着热腾腾的小吃糕点吃得一脸满足。

 

叶修从前一直觉得这孩子挺招人喜欢的,他有足够的能力,令他可以出色地完成工作,在大公会的利益纠纷之间游刃有余运筹帷幄,后来面对遇到自己闹出的那些事,实力差距摆在那儿,他足够努力,虽然做不到,但也从来没在大神面前退缩过。认真又细致,不冒进但也不软弱,这是网络上的蓝桥春雪。

现实中蓝雨和兴欣对阵的时候,有几次是见过他的,远远望见,是个清秀的男孩子,办事很是踏实靠谱的样子。

这些年隔着网线不动声色地调笑,有一回终于哄得他接了自己的视频,屏幕上的蓝河略有些局促,然而某些个人的特点总是藏不住的,比如一笑有小小的梨涡,眼角有一枚精致的泪痣,眼神明亮而清澈。被他一句话噎到的时候,会习惯性无奈地抿抿唇角。

倒是越看越觉得有趣。

 

于是这一次,趁着圣诞有个双休,叶修似乎是下意识地就订了一张飞G市的机票。

现在,终于隔得近了,近到可以看到蓝河后脑上那个软软的发璇。

 

蓝河突然转过头来,捏着两只雪糕问:“叶神你是要吃芒果的还是草莓的?”

眼睛亮晶晶的,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叶修从那个圆圆的小发璇里回过神来,取下嘴里的烟捻灭了就去抽他左手拿着的雪糕:“随便啊,又不像你是个吃货,哥不挑。”说着就咬了一口。

——是芒果味的,甜里带些酸,糯糯的味道,有一些冻牙。

蓝河撇了撇嘴,道:“不一样的,就算不挑食,喜好还是有差的吧。而且,这家的雪糕是鲜榨的果汁原浆做的,有些人过敏的话,就不能吃的。”

叶修倒是浑不在意,边啃着雪糕边叹道:“啧啧,吃个雪糕都这么多讲究,真是搞不懂你们吃货省的人民。”

蓝河做出了一个很戳人萌点的,傲娇的表情。

 

不过事实证明吃货省人民的讲究都是经得起实践的检验的。

当天晚上叶修就很不争气的芒果过敏了。一小圈丘疹长在口周,怎么看怎么滑稽。

难得看到大神吃瘪的蓝河果断打下了他想去挠的手,一边憋着笑一边义正言辞说:“过敏不能抓的,叶神你都没有生活常识么?”

叶修表示无奈,作为常年的游戏宅,他的生活技能显然没有点满,于是只能认怂,乖乖跟着蓝河打车去医院。

 

理所当然地被留在医院挂点滴。

吃货省的医生显然对于不了解自己过敏原的病人表示深深的鄙夷,蓝河看似安静地坐在一旁,咬着一口小白牙偷偷摸摸地乐呵。

叶修懒懒地瞥了他一眼,认命似地说:“想笑就笑吧。”

于是蓝河果真毫不留面子地笑了起来,笑到一半觉得自己还是略猖狂了些,想到某大神向来的心脏行为,又生生把笑声呛在了嗓子里,咳了两声,说:“叶神我去买点喝的啊。”便起身逃出了点滴室。

估计得在外面笑够了才能回来。

 

蓝河在楼下的小超市买了一杯可乐和一杯现泡的热奶茶。奶茶自然是留给某个病人的,他叼着可乐杯子的吸管一路往回走。

这一天是平安夜,此时天已经暗了,整座城市铺着斑斓的霓虹灯,隔着医院的围墙,也能看到外面灯火辉煌的热闹。

——荣耀的世界里想必也是这样的。

蓝河想起他和叶修刚认识的那年圣诞,在荣耀里封神的男人以一种让所有人无力反抗的诡艳计谋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站在高塔之上,供世人仰望。那个时候蓝河还是塔下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他以剑客的视角仰起头,想要直视云雾缭绕的高塔上的那个人却看不到,寰宇之中星辰寥落,只有他站得那么高那么远。

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想要靠近。

只是后来的事情,已经变得胶着而缠绵了。

 

蓝河端着两杯饮料回了点滴室,把手里的热奶茶递给叶修。

某大神的左手背静脉里埋着针头,只能伸出右手来接奶茶,修长的手指暴露在白花花的灯光下,潮湿的指尖触到纸杯,像是触摸到了蓝河心脏的表层,那种温柔的触感。

蓝河的大脑里有一瞬间的空白,他想: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呢。就像一个萝卜一个坑,你问这个萝卜为什么会蹲在这个坑里,萝卜怎么会知道呢?

 

“喂小蓝,我要喝可乐。”

叶修的语气里惯然带着些懒散。

蓝河还来不及拒绝,就看见他用他唯一可以活动的右手拔出了自己奶茶里面的吸管,不由分说地插进了他的可乐里面。

“不好麻烦你重新去买了。我们喝一杯呗。”


他们用两根吸管喝着同一杯可乐,额头相抵,眼睛挨得很近,可以看到彼此眼眸中不曾点破但已初现端倪的深情。

蓝河想:原来是这样啊。
有些问题,真的要近到呼吸交缠,感受得到另一个人血脉的温度的时候,才能得到答案啊。
他就那样直视着叶修,直到突然眯起眼睛,含着一丝得逞的快意欢畅地笑起来。

-Fin-

 


评论(5)
热度(31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