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睡着的猫和他

 


叶修跟着战队从B市比赛回来,刚回家搁好行李,就听见外头打了几个惊雷,一场夏雨淋淋漓漓地泼下来。
蓝河不在家。
叶修估计他是没有带伞的,提起家里的座机就准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门被打开,三天不见的恋人湿漉漉地站在门口,额发显得有些长,软软地覆在眼睫上。
叶修愣了一秒钟,下意识地就想把蓝河往怀里带,好给他暖暖,结果蓝河“哎”了一声,避开他的怀抱小心翼翼地从自己怀里捧出一个活物,说:“喏,路上捡的。”
是一只小猫。看起来出生没多久,一身白毛脏兮兮的,眼睛里氤氲着水汽,病殃殃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蓝河说:“本来算着你要回来了才提前一点从网吧那边赶过来,没想到路上突然下雨了,又发现这个小东西,缩在路边怪可怜的,就顺手带回来了。”
叶修从善如流地把猫从他怀里接过来,赶着他马上去洗澡换衣服,听见浴室里水声哗啦啦地响起来,才点了根烟,一手抱猫一手拿烟地倚在浴室门口,放大了声音问:“这猫你要养啊?”
里面蓝河的声音夹在水声里,听得不甚真切,答案却是肯定的。
于是叶修作苦恼状,拖长了音调:“我这生活压力大啊,你和猫两只宠物,真够养的了。”
里面的水声三秒之后停了,传来咬牙切齿的一声“叶修!”
于是某大神很满意,猛吸了一口烟,悠哉悠哉地接了一盆温水,抱着猫到阳台上清理去了。

最后小猫还是被这两个大老爷们儿养了下来,蓝河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芒果,美曰其名满足叶修芒果过敏不能食用此等美味的遗憾。
叶修表示很不满,抗议道:“人一白猫,被你叫芒果这么有黄澄澄的画面感的名字也就算了,还装模作样说是成全我,想笑我当时不知道自己的过敏源才是真的吧!”
蓝河见自己那点小心思被他拆穿,也不反驳,抿着唇笑出颊边浅浅的梨涡,眼睛里满是亮亮的山光水色,看得叶修心里像被芒果刚刚长出指甲的软软的爪子挠了一下。
——痒得十分闹心。

于是第二天叶修又去敲网游公会工作室的门,笑得一脸无辜地替蓝河请假。
伍晨捂住眼睛,腹诽道:谁不知道蓝河起不来的原因是什么叶神你这一时说他扭脚一时说他烧到三十九度的蒙谁啊人有那么柔弱么床上节制点不行吗纵欲伤身这个真理你今天才知道吗你自己是爽了能不能为蓝河考虑一下!!!
一口气吐完槽顿觉通体舒爽,伍晨这时候觉得自己略理解黄少天的话唠了。

两个人挑了个比较闲的日子一起带着芒果去兽医院打疫苗,顺带买了猫砂猫粮猫薄荷之类的东西带回去。
养猫是个细致活,好在芒果很乖,蓝河也就心安理得上班的时候也带着他,反正工作室一群宅男每天都是对着电脑打网游,总有人空出时间逗逗他。
时间久了,芒果俨然成了兴欣战队的家养猫。

蓝河是去年夏天搬来H市的。
他和叶修两个人说到底也没有多轰轰烈烈的相爱仪式。感情细水长流润得像早春的雨,然后某一天,发现淅淅沥沥的雨落得汇成了小小的溪流,于是自然而然确定关系,甚至正式的告白也没有。
叶修在各种各样的场合说过各种各样的告白,比如“小蓝哥看上你了”“小蓝来兴欣做队长夫人啊”之类的,这些都足够蓝河知道他的感情,然而从来没有认认真真严严谨谨不带戏谑的说过一句“我爱你。”
宅男自然不知道另一个宅男心里在不在意这件事,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感情的走向。
叶修因为战队的关系留在H市,地域方面妥协的自然是蓝河。
叶修去机场接人的时候,看见蓝河远远向他走来,就像一颗小小的星子带着非凡的执拗向他撞来,顿时心软成一片。

租住的房子就在上林苑隔壁小区,两室一厅的小户型,两个人平时的工作还是在兴欣网吧那边。

晚上回家的那一小段路程成了他们最惬意的独处时光。叶修的脾气倒不会因为成家了就有什么改变,该不要脸照旧不要脸,服软的往往是蓝河,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小声说话或者拌嘴,走到半路的时候叶修会去拉身边人的手,蓝河的手很软,体温熨帖骨节分明,因为工作的关系,指甲修成圆润的弧形,被攥在他手心的时候温暖的感觉能够随着血脉沿袭到心脏里。

不过这些天两个人回家的路上就多了一只猫,芒果和蓝河比较亲近,窝在他怀里的时候安安静静也不闹,偶尔糯糯地“喵”一声。

叶修一如既往叼着根烟吞云吐雾,含糊不清地问他:“以前没见你这么喜欢动物啊。”

蓝河挠着芒果软乎乎的下巴,抬起头含着笑意望他:“芒果乖嘛。”

叶修眯着眼打量他,半晌之后歪了歪嘴角:“是乖,不过我还是觉得你比较乖。”

蓝河对他这些惯然的调戏显然已经免疫,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然而眼睛里突然涌上了一点倦意,顺口打了个哈欠。

叶修捻灭自己的烟,扔掉烟头揉了揉他有些长的额发,问:“困了?”

“白天刷了好几个野图一天没歇过,有点累。”蓝河顺势又打了个哈欠,眼里被逼出了一点泪花,刚抬起手想揉一下,就被叶修捏住指尖握住了。

“逗过猫呢,就往眼睛里送。”叶修把他的五指收进自己掌心,握着晃了晃,难得温柔地说,“走吧,跟我回家睡觉去。”

 

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蓝河又扯了个哈欠,叶修一手扶住他,在他耳畔低语:“我去帮你拿衣服,你先去洗澡,然后乖乖去床上睡觉,恩?”

蓝河鼻音浓重地应了一声。

 

结果叶修从房间里给他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的时候蓝河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怀里的芒果也眯着湿漉漉的眼睛在打盹儿,小肚子一起一伏发出咕噜咕噜微弱的声响。

家里只开了一盏壁灯,暖橙色的灯光砸碎了一地,温柔铺在蓝河脸上,勾出深邃的剪影。

一人一猫,睡起来倒是同一个懒样儿。

叶修把芒果从他怀里抱出来放进一边的猫窝,转身回房间里拿出一条毯子给蓝河盖上,又仔细地,轻柔地为他理了理额前散落的发丝。

 

——蓝河这个人,看起来温温软软的,却像是冬天穿云破雾的那一束阳光一样。

叶修想。

他低下头,缓缓覆住了蓝河的柔软的唇,唇瓣磨蹭间轻声逸出一句微不可闻的“我爱你。”

 

五分钟之后,水声隔着浴室门哗啦啦地传出来。

原本已经睡着的蓝河眼睫轻颤,突然无声地笑了起来。

 

-Fin-


评论(9)
热度(321)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