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精神污染三十题

 

 

1.药物依赖

蓝河对叶修而言是一种致瘾物,上瘾用了一年,戒瘾用了一生。

所以在漫长的下半生没有蓝河的日子里,叶修忙着克服自己那旷日持久的药物依赖,没有再爱过任何人。


2.死玫瑰

两年前蓝河送给叶修一支玫瑰表白,彼时他笑而不应。

半年后蓝河葬身于一场车祸。

两年后叶修在退役的记者发布会上被人问起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遗憾,笑容忽然就僵成一片。那支早已死去的玫瑰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席卷着往事呼啸而来。

叶修把手收回桌子下面,在颤抖失控以前。


3.谎言

叶修此生对蓝河说过的唯二的谎言是——

“我不爱你”和“我会找个女孩子,结婚生孩子,好好过一辈子”。


4.若我英年早逝

某日叶修来了兴致,抓起蓝河看的一本《海子诗集 》开始念"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念到一半又没了正经,凑到蓝河跟前笑嘻嘻地问:"小蓝,如果我英年早逝了,你怎么办?"

蓝河向来和他对着干,这次却安安静静地笑了,认真道:"我陪葬。"


5.光亮恐惧

“别开灯!”方才还半梦半醒的蓝河突然按住了叶修想扯亮床头灯的手。

叶修一顿,顺势揽住他,拍了拍他汗津津的脊背,问:"怎么了,这么怕光?"

蓝河略委屈地往他怀里埋了埋,磨牙似地在他肩上咬了一口,暗下决心道自己这一身青青紫紫绝不能让这个不要脸的人看到,绝不。


6.面具与武器

叶修退役以后迷上了渣基三,蓝河跟着他去凑热闹,建了一个炮哥每天被自己帅醒。

后来某一天晚上,叶修玩了一把cosplay,带着个风骚的面具让蓝河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真“炮”哥。

第二天蓝河睡到下午,腰酸腿软爬起来,果断地,毫不留恋地,卸载了剑网三。

【武器什么的自行脑内】


7.无名碑

从叶怀远有记忆起,便知道父亲每年清明都会带他去祭拜一个人,那人墓上有一座无名碑,未写明逝者何人,倒是落款处有几个模糊不清的字迹。

直至父亲临终前他才知道,那里葬着的人叫许博远,怀远的远,而那座无名碑的落款处,堪堪写着父亲叶修的名字。

前缀是——未亡人。


8.我将为你送葬

叶修在三十岁那年夏天决定退役,简单的新闻发布会后他拒绝所有采访,从会场的侧门偷溜回去,却看到蓝河站在楼下,被浓郁的日光衬得眉目如画。

"你怎么来了?"

"来参加葬礼啊。"

叶修一愣,正要问缘由,却见蓝河笑弯了眉眼,"我来为叶神送葬啊,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叶修了。"


9.无人生还

“搞定,蓝溪阁无人生还!”听着对面的君莫笑走位风骚地指挥着兴欣的人围剿了蓝溪阁的精英部队,蓝河嘴角一抽,摔了鼠标怒不可遏地冲隔壁房间吼道:“不就是昨天晚上没让你一夜七次么?有必要这么打击报复么?!”

游戏里瞬间传来君莫笑的私聊:“不然今晚八次?”


10.窒息

自从蓝河被关在互相的电梯里十个小时之后,他患上了严重的幽闭空间恐惧症。

从此任何一个狭小的空间都令他生理性窒息。除了一个地方

——叶修的怀里。


11.行尸走肉

某天蓝河认真考虑了一个问题:"万一我变成丧尸怎么办?"

叶修坐在电脑前打着荣耀头也不回:"拿根绳子栓着你,养着,养不下去了就亲手结果掉。"

蓝河一愣,结果叶修回头深深忘了他一眼,认真道:"我不会轻易放弃你,但也不会让你自生自灭,就算你变成行尸走肉,也是我的蓝桥春雪。"


12.肢体伤残

自从和叶修在一起之后,蓝河总觉得自己的体重减少了一点。

真的只有一点,最精密的仪器都测量不出来。他想了很久到底是哪部分缺了一点,想来想去也不觉得谈个恋爱能把自己谈成肢体伤残。

后来某天晚上,窝在叶修怀里半梦半醒间,他突然想到,或许是因为把心分了另一个人一半。


13.消失的影子

和叶修在一起之前蓝河一直觉得他是自己的太阳,遥不可及地把自己的影子拖了很长,影子陪着他度过漫长的单恋的时光。

后来他们在一起之后,蓝河发现自己的影子不见了略有些感伤。

这个矛盾旷日持久,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想到,影子会不见,是因为光源就在身旁。


14.梦魇

"你爱我?真可惜,我不爱你。"

——蓝河陡然惊醒,就着一身虚汗习惯性地想缩进身侧的怀抱里,但摸到冰冷的床榻,才想起叶修已在上月一场海难中沉入海底。

——蓝河从梦中惊醒,摇醒身边的叶修哭着说:"梦里的梦里你不爱我,梦里我失去了你。"

叶修无奈道:"所以我让你少看他们写的同人啊!"


15.无疾而终

二十四岁之前,蓝河对自己死亡的设定是,一生无风无雨,坎坷不历,最后无疾而终。

二十四岁之后,蓝河对自己死亡的设定是,一生可以有风有雨,可以坎坷尽历,但要无疾而终,和叶修一起。


16.毒

小周呆萌可人招人疼。”

“文州温柔堪为人妻典范。”

“黄少天那个话唠虽然烦了点可是还是挺活力四射的。”

“老韩棋逢对手也算是有意思。”

“大眼丑是丑了点可是深知无私奉献好同志一枚。”

“乐乐傲娇好手。”

“所以,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偏偏喜欢上蓝河呢?”叶修大神很苦恼。


17.老歌

蓝河听到一首老歌,曲调熟悉,然而不记得名字也不记得在哪听过。

他执拗地想了一整个下午,直至睡觉还在辗转反侧,身侧的叶修揽住他问:"失眠?"

蓝河苦闷地点头,于是叶修轻拍着他的背,小声哼起一首常用来哄他睡觉的歌。

——正是蓝河脑海中循环了一个下午,却如何也回忆不起来的那首。


18.信任丧失

"小蓝,我保证今晚只做一次!"

"小蓝,我真的不会再抢你们蓝溪阁的Boss了!"

"小蓝,开门吧,我再也不笑你手残了!"

"小蓝……"

"叶修大神,卖萌也没有用,我不会让你进房的。"听着某大神敲门时的各种许诺,蓝河在卧房里面无表情地应到:"你在我这儿的信任指数,已经跌落到负值了。"


19.语言暴力

蓝河正赶时间带队去抢一个野图Boss,君莫笑突然带队出现在蓝溪阁的队伍面前,蓝河顿时泪流满面捶桌:“你滚好不好!滚好不好!滚好不好好不好!”

“啧啧,小蓝,你语言暴力也没用,还是还原人妻属性吧,何况……”叶修淡定一笑,“我们今天要抢不是Boss,而是队长。”


20.单程票

蓝河在叶修的软磨硬泡之下终于答应到H市旅行,叶修在车站接到人的时候习惯性地问:"准备待几天?"

蓝河咬牙,嗫嚅着说:"我买的是单程票。"

叶修一愣,突然紧紧把他锁进怀里,带着笑意问:"怎么,想通了愿意来兴欣了?"

蓝河摇摇头,认真地说:"不是来兴欣,而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21.枷锁

兴欣和蓝溪阁的人在野图Boss面前对峙,蓝河看着私聊框里叶修发来的“要么撤退要么来我怀里”不住扶额,结果某大神一个捉云手直接就把他拽了过去。

开着语音的叶修在他耳边带着笑低语:“不进也不退,真以为我不敢把你锁进我怀里?你这是在欲擒故纵么,我的小蓝?”


22.帷幕积尘而落

蓝河从蓝雨辞职,找了一份平庸而普通的,收入稳定的的工作,然后回家打开自己的电脑,毫不犹豫地卸载了荣耀。

手侧那份电竞时代的头条上,叶修在照片里依旧笑得慵懒而跋扈。

够了,蓝河捂住眼睛想,这一场从未开始的旷日持久的暗恋,是时候终结了。

——帷幕积尘而落。


23.昔日已死

遇见叶修前的日子是怎样的呢?千篇一律的网游生活,是什么支撑着他坚持下来?

面对叶修突如其来的告白,蓝河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但叶修的热切目光已经不容他再考虑了。

蓝河在所有人注视下,走过去牵起叶修的手——毕竟昔日已死,或许自己这些年的坚持,只是为了遇见这个人吧。


24.永冬

蓝河看见叶修的轮廓被磨出一圈泛着微光的毛刺,然后像泡沫一样,一点点化开,消失不见。

钝涩的记忆突然洞开,才想起来,这个人两年前就不该再存在。

蓝河在自己的臆想里和他一起多活了整整两年,清醒的这一天突然发现,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永冬已至,大雪不停,故人不在。


25.沉溺致死

某天蓝河哭穷。叶修在一旁抽着烟好整以暇地问:"你觉得我身价值多少?"

蓝河哭丧着脸:"大神你就别膈应我了,你怎么也得值了八位数吧!"

"小蓝啊,"叶修带着笑意看他,"你说你都有八位数的固定资产了,还在这哭什么穷?"

蓝河一愣,竟有一种将在这带三分慵懒的笑意里沉溺至死的感觉。


26.太阳照常升起

叶修的状态明显下滑,外界纷纷用英雄迟暮为他定义。

荣耀圈中叱咤了多年的男人意气不改,但蓝河知道他承受了多大压力。

于是某一天,看到他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抽烟,蓝河走过去把自己埋进他怀里:"叶修不再是神话,那又有什么关系.我还和你在一起,明天的太阳也会照常升起。"


27.留声机

蓝河从跳蚤市场淘来了一个旧留声机,每天晚上孜孜不倦地研究用法。

叶修叼着根烟吊儿郎当地看着他表示不解:就这么个破东西,有什么好倒腾的?

终于有一天留声机开始咿咿呀呀地运作,看着蓝河一脸得意,某大神"啧"了一声,一把扯过他就往床上压:"你叫起来可比这玩意儿好听多了!"


28.眠咒

"兴欣又拿了一个冠军啊,哥还是这么牛!"

"我退役了,该把舞台让给那些年轻人了。"

"沐橙今天嫁人,那丫头也算我看着长大的啊!"

"其实我老婆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你信不信?……好吧骗你的。"

"小蓝,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有睡够啊?"

蓝河依旧睡着,生命迹象一片平稳,只是没有醒来的预兆。


29.割裂的画幅

某日蓝河从电脑里翻出一张荣耀截图,忘了是哪天随手按下的截图键,屏幕里洒脱不羁的君莫笑和芝兰玉树的蓝桥春雪分立两端,像在遥遥对望,又像是候着下一个擦肩。

晦暗不明的光线把画面分割成鲜明的两半,蓝河想:或许这就像他和叶修之间的距离,看来咫尺,其实隔了天涯之远。


30.末途

荣耀联盟第二十赛季总决赛,对阵的是蓝雨和重新崛起的嘉世。

蓝河和叶修在家一边吃晚饭一边看转播,台上的选手已经更新换代几辈了。

蓝河问:"离开这么多年了,你怀念那些荣耀么?"叶修望着他摇头道:"历史是留给后人的,而对我而言,你就是我的荣耀啊!"

——英雄永无末路,荣耀永不完结。


评论(20)
热度(290)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