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迟到五分钟

 


 

蓝河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等会中午活动结束,十二点半在蓝雨俱乐部后门等我,午餐。”
没有落款,不认识的号码。
清早的思维还没有从长夜倦怠中调到合适的状态,蓝河扶着额头眯眼想了很久,才迟钝地想起来,这天上午蓝雨和兴欣有一场表演赛。
脑回路“啪嗒”一声,清晰地搭上线,开始通电运行。
——唔,这信息是叶修发的。

蓝河很久没有见过叶修了,上一次还是半年前的联盟半决赛,兴欣战队的行程很紧,他们私下也没有什么交流,台上台下远远望了一眼作罢。
这一次既然是表演赛,想必时间是充裕的了。

这么想着,蓝河慢吞吞地爬起床换好衣服,揉着眼进去洗手间洗漱。
端起漱口杯的时候,眼角突然一跳。

——这个杯子还是去年圣诞的时候叶修送的,烤瓷的白净杯面上印了一个撑着伞的花花绿绿的散人君莫笑。
蓝河当时对此表示过强烈不满和抗议,义正言辞指出他的自恋是不好的,并且再次表达了自己对偶像黄少天以及其名下角色夜雨声烦的喜爱。
叶修在电话那头叼着烟嬉皮笑脸地反问他:“啧,黄神烦是你偶像,那哥是你什么?”
蓝河愣了半天,没应他。
不过受广告荼毒,其实还是有下意识想开口回一句“你是我的优乐美”,实在是太毁画风了。

“黄神烦是你的偶像,那哥是你的什么。”
这句话原本应该含着些撒娇的意味的。但是蓝河把撒娇这两个字和叶修这个名字联想到一起的时候,怎么都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况且,这个问题你自己不知道答案么?
明知故问。蓝河甜蜜而又心酸地想。


上午的比赛以表演为名,输赢并没有什么厉害关系。选手们不拘这一点,打得便更加炫技,所以虽然少了正式比赛紧张激烈的气氛,但是上座率并不低。

蓝雨作为主场,粉丝自然到得多,俱乐部网游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也就承担起组织秩序的工作。

蓝河忙到比赛前十分钟才得了机会坐定,坐下就发现这个位置……离职业选手的观赛席有些近。

前面一排就是蓝雨和兴欣两个战队的选手分席而坐。而叶修,作为兴欣的队长,就坐在喻文州旁边,距离蓝河不远的斜前方。从蓝河的位置看过去,能看到他惯然笑意不拘的侧脸和微眯的略懒散的眼睛。

真是……够了……

正这样吐槽着,手机在兜里嗡嗡地震动起来,蓝河拿出来,发现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还是早上那个陌生的号码。

“隔得挺近的,看来你们喻队这个心脏还是挺尊重前辈的要求的。”

蓝河心里一颤,读了好几遍才读懂字里行间的含义,惊愕地抬起头,正看见叶修装作无意地往后瞟了一眼,目光对视间一脸得逞的笑意。

 

没救了……

 

于是整场比赛下来小蓝同志都有些心不在焉。

擂台赛第二轮的时候黄少天对上了叶修,75血的君莫笑和满血的夜雨声烦打得难舍难分各种酷帅狂霸拽,最后散人顶着25的血差竟然还凭着百分之二的残血拿下了剑圣。表演赛的观众倒没带什么主观情绪,看得过瘾至上,这一下看到叶神一挑二挑得这么风骚,一时间满场都是鼓掌声。

坐在蓝河身边的笔言飞跟着激动了好一会儿,觉得少了些什么,转头看见蓝河一脸出神地正襟危坐,顿时有种这孩子是不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魇住了的感觉。

——这上面对峙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偶像一个是他的绯闻对象啊我的天!

 

说到绯闻对象这个问题,这是蓝溪阁高层人员共同的秘密,起因是某年情人节,蓝河这个宅男万年规律的键盘敲击声突然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来,问工作室的同事们:“叶神问我有没有见过洋槐花说要送我,我百度了一下觉得好丑啊,他是不是又在秀下限了?”

洋槐是温带植物,身处南方G市的蓝河自然是没有见过的。起初大家也是不明觉厉觉得自家兄弟又被调戏了,并义愤填膺地向他表示了请允悲的亲切问候。

结果有个好奇的哥们儿也没见过这东西,去百度的时候顺便仔细看了下介绍,发现了真相。

洋槐花的花语——隐秘的爱。

感情这是某大神是在借着调戏之名给蓝河表白!不过大家心照不宣地谁也没告诉他。

开玩笑哦,君莫笑在荣耀网游里那可是人民公敌,大神光环都掩盖不了的心脏啊,抢蓝溪阁的Boss我们技不如人就忍了,还想来蓝溪阁抢媳妇?想得美吧!

于是蓝河就一直不知道,他纠结着的两个人明明已经心照不宣只待捅破窗户纸了的感情,已经被某大神在很久以前就隐晦地表达过了。

 

比赛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兴欣4:6惜败蓝雨。按照惯例,表演赛之后有两支战队一起举行的一个短小的媒体见面会,蓝河估摸着叶修把时间定成十二点半就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于是和春易老他们一起组织着粉丝离开比赛场馆之后,又一个人回了宿舍。

早上出去的时候,好像衣服穿得不太对,头发也没有仔细梳理过,乱糟糟的——

算了,还是洗个澡吧。

洗澡的时候顺带又洗了个头……拿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时候蓝河觉得自己已经无药可救到放弃治疗了。

只是吃一顿饭而已啊自己这恋爱的小男生心情是闹哪样?
——不过还是很仔细地挑选了衣服,虽然是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在镜子面前吹头发的时候蓝河心想:糟了,这下喜欢的情绪,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末了又自嘲,何必呢,其实早该有这种觉悟的。

的的确确是……很喜欢那个人啊。

 

到达蓝雨俱乐部后门的时候距离十二点半还差几分钟,这时候来看比赛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还有一些狂热粉丝想和偶像亲密接触一下的,估摸着也在前门新闻厅那边堵着。后门倒显得有些冷清。

蓝河倚着围墙翻微博,在首页某个叫“温暖你的话”的官博上看到一句话——生活在和平年代,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然后生活在一起,这大概就是幸福的全部了。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觉得矫情,可是这时候,他仔仔细细把这句话读了好几遍,然后把手机揣回了衣服口袋里。

 

叶修迟到了五分钟。

五分钟里蓝河遇见了三只路过的野猫,换了四种站立的姿势,看了五次表。
日光秾丽,岁月静好。
所有浓稠不清的感情,混沌未明的暧昧,被缓缓抽丝剥茧。
心头柔软的藤蔓也长成挺拔的木棉。

 

然后他看到叶修在五月的和风旭日里向他走来,依旧是叼着根烟笑得一脸懒散,隔着好远就开启了嘲讽模式:“哟小蓝啊,你今天这么精心打扮让哥压力很大啊。”

然后,向他遥遥伸出手来。

蓝河不假思索地把手放进他的掌心。

他想:有机会的话,今天一定要一定要告诉他。

——我喜欢你。


-Fin-

评论(18)
热度(27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