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某一天叶修突然注意到,蓝河开始蓄刘海了。

蓝河的头发黑得并不纯正,带一点浅浅的棕,发质很软,额前的碎发有意留长,然后被手指拨出一个弯弯的弧度。

真是……说不出的乖巧。

 

蓝河正窝在大藤椅里抱着笔记本打荣耀,感觉到叶修的注视,便带着一点疑惑抬眼望着他。

是深冬晴好的午后,阳光从南而来,温柔地流进窗帘大敞的房间,往蓝河亮晶晶的眼瞳里扔了几颗碎掉的星子。

叶修看得心动,抬手揉了揉他额前的碎发,说:“秀色可餐啊小蓝。”

 

在一起之后叶修很难将自己的恋人和最开始认识的时候那个蓝溪阁会长联想起来,蓝河的所有杀伐决断运筹帷幄仿佛都是为了工作而生的。而脱离游戏回归生活,现实中的他还保留着某些少年人的特质。比如笑的时候喜欢抿着嘴,眼睛里波澜明澈并不藏事,说话的音量放得不大,听起来温温婉婉的。

总之是个生活很认真细致的人。

 

听到叶修这样的调戏蓝河显然已经习惯了,撇了撇嘴低下头去把精神集中到手中的游戏上,嘴里还自勉似的嘟囔着“垃圾话不能听。”

柔情满满的表白得到的这样的待遇,连叶修自己都忍不住反思是不是平时真的心脏到这种地步,不由得被呛得低咳了两声。正经问道:“你怎么突然想着养刘海了?”

听者敲击键盘的手一顿,略敷衍地答了一句:“没什么啊,就长了懒得修而已。”说罢便又继续手上的事情了。

不过叶修还是明显感觉到他敲键盘的节奏比之前乱多了,耳尖也悄悄漫上了一点透亮透亮的绯红色。

某大神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了,垂下眼帘盯着蓝河头顶那个漂亮的小发璇,心里略得意地说——

哟,说谎了。

 

隔天兴欣战队训练的时候唐柔和苏沐橙都觉得叶修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这位爷平时可是除了荣耀之外百事不上心的,这天竟然有意无意盯着她俩瞧。敲完了还皱着眉一脸的若有所思。

于是中途休息的时候苏沐橙磕着瓜子挑眼问他:“你今天有点不对啊,没事老盯着我和小唐干嘛?”

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想起训练室不能抽烟,才停了在口袋里摸着打火机的手,含含糊糊地回苏沐橙的话:“问你个问题啊,一个男生突然开始蓄刘海,会有哪些原因啊?”

“蓄刘海?”苏沐橙一愣,扭头望了一眼兴欣的各位队友,发现长期随队训练的几个爷们儿无一例外的剪着简单粗暴的板寸,“谁蓄刘海了?”

“蓝河。”

苏沐橙磕完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又从旁边莫凡的桌上顺了几粒过来,随口回道:“人蓄个刘海你都这么刨根问底,难不成几绺头发能毁了他的花容月貌让你移情别恋?”

叶修眯起眼“啧”了一声,心说自家这妹子真是越来越没有女神气质了,这才解释:“关键是他不告诉我实话啊!”

苏沐橙瞥他:“蓄个刘海能有什么实话,他乐意嘛。”

过了半晌又停了手里的动作,饶有兴致地盯着叶修,笑盈盈地开口:“不对啊叶修,之前我和果果小唐他们聊天,得出的结论是在你眼里除了荣耀之外无大事,本来以为你和蓝河好上是你图着方便在荣耀里就把终身大事解决了,啧啧看不出来啊,小蓝现在这么能影响你了。”

被揶揄的某大神淡定地咳了一声,选择性无视了她的话,抬高音量张罗着:“训练了训练了啊,在苏沐橙同志积极主动的强烈要求下,今天我们加训啊!”

顿时哀鸿遍野哭声四起。

苏沐橙优哉游哉磕着瓜子的手正抬到一半,就被毫不留情地石化了。

——真是高估了这个心脏的下限啊摔!

 

吃饭之后的晚休时间,有人来敲训练室的门。

陈果过去开门,拉开到一半,看见蓝河小心地探进头来:“你们现在……是在休息吧?”

训练室里响起了高低不一的咳嗽声,包子那个没心没肺的倒是直接欢乐地吼了一句“大嫂好!”

蓝河来兴欣之后担着兴欣公会副会长的职务,但平时战队和公会的接洽大都是伍晨直接出面的,职业选手们认是认识他,不过统共也没见过几次,虽然网游里都曾经和这个昔日的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打过交道,不过放到现实中,一个个都对他们的队长夫人表示了十足的好奇心。

这下好了,直接送上门来了啊。

叶修原本在翘着二郎腿缩在电脑前看上一轮常规赛的比赛视频剪辑,冷不丁见蓝河来了,忙起身把人拉进来,揉了揉头发又搓了搓脸,问:“你怎么过来了?哎哟脸怎么这么冷?”

于是训练室里又是一阵分贝更大的咳嗽声。

蓝河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也觉得怪不好意思,扒拉下叶修还捂在自己脸上的手,低声说:“唔,我和伍晨请了假,过来和你说一声,晚上你自己回家,我先回去了。”

叶修回头瞪了一眼,虚张声势:“咳什么咳啊,嫉妒哥就说!”又转过头来问蓝河:“你请假干什么,年底了回去整理东西准备回娘家?”

 “快过年了嘛,把家里整理一下,除尘打扫什么的我也不指望你来了,正好明天周末。”蓝河摇摇头,耳尖漫上一点可疑的红,咬咬牙接着说,“我今年过年不回去了。”

“过年不回去了”的意思是……留在H市,不回G市了?

于是向来自认为皮比城墙厚的叶修都傻了。平时闹归闹吧,还真没想过这孩子就这么偷偷摸摸决定了陪他过年。

倒是兴欣众人突然觉得,队长不把队长夫人往他们面前带的决定真是十分英明啊,这恩爱秀得……完,全,没,下,限,啊!

 

于是第二天蓝河就没去上班。周末对职业选手来说是没什么意义的,不过也是日复一日的练习。

一队人这天的训练都有点不集中,偷偷摸摸瞟着他们队长。结果叶修果然不负众望,吃过午饭就朝陈果使眼色想着开溜。

陈果这个老板娘向来当得随性,这时候却忍不住揶揄他:“就你这把荣耀当老婆的玩儿法,我可是第一次见你旷工啊!”

叶修叼着烟笑得极其不要脸:“说什么呢老板娘,荣耀最多算我小情儿,我媳妇儿在家守空闺呢,你说我在外头为事业打拼了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这么个小要求满足我得了,啊!”

陈果被他逗得乐了,挥了挥手笑骂:“滚吧滚吧,看在小蓝的份上。”

众人也在后面跟着起哄:“队长,代我们向队长夫人问好啊!”

叶修十分潇洒地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留下了一句话:“好说好说,等我回来接着加训啊!”

——于是自然又重现了昨日的哀鸿遍野哭声四起。

 

叶修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打扫得窗明几净。小小的两室一厅整洁有序,隔栏处还挂着喜庆的中国结。满是新鲜的年味。

蓝河蜷在窗边的藤椅上睡得很熟。

 

午后的阳光铺了一地碎金,光影流泻,把他前额的碎发撩出暖洋洋的阴影,把他的棱角磨平,露出最本真柔软的内里,毛茸茸的蓝河。

叶修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下意识地撩起他的刘海,突然一愣,旋即忍不住笑出声来。

——白搪瓷一般精致的额头上,长着一枚小小的,鲜红的痘痘。

前两天一直困扰他的问题这一瞬间得到了答案。

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啊。也对,二十五六岁的人了,还长青春痘,也怪不得他那个躲躲闪闪不想让人知道的态度。

 

蓝河似乎因为叶修这一声低笑而受惊,在睡梦里微微蹙了蹙眉。

叶修连忙噤了声,缓慢而温柔地低下头去,在他额头上印下一枚轻吻。

——一定是前半生积攒了太多好运,才能有幸相知相伴,和眼前这个纯粹而温暖的人。

 

-Fin-


评论(32)
热度(34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