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早安吻

 

 
蓝河是被叶修勒醒的。
一夜安眠后,他突然陷入了一个混沌的噩梦,梦见自己坠入幽深的海里,四野无人,诡秘而寂静,水压把肺里最后一丝保命用的的气体尽数进出胸腔,窒息感越来越强。
蓝河试着挣扎,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周末的早晨,壁上的挂钟指向八点四十八分。外头阳光很烈,被拉紧的床帘阻隔在外,挤进来的光斑打在地板上,黄澄澄亮晶晶一小块一小块的,像是破碎之后掉了一地的奶油酥饼。
蓝河愣了几秒,然后发现自己呼吸受阻,比梦中好不了多少,而始作俑者,也就是近在眼前的某大神,此时正像八爪鱼一样扒拉着他,手臂收得很紧,把他的胸腔挤压得生疼生疼。
 
明明记得前一天晚上睡的时候叶修是还没有回来的。
 
职业选手们的夏休期算是假日,然而对于蓝河这些网游工作者而言,夏休正是繁忙的时候,每日加班加点消磨在网游里。所以即使在这赛季比赛完毕,夏休的第二天,叶修就已经打包完毕飞到G市并占领了蓝河的小公寓,蓝河还是没有办法分出太多时间去陪伴恋人。
好在叶修也不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一台电脑摆着就够打发他了。
 
蓝河和叶修在一起这件事在蓝溪阁高层内部不是个秘密。春意老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怀着忐忑的心思观察了他好久,生怕他会做出什么通敌叛变的事情来,结果好一阵子之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蓝河的工作积极性大幅度上升了。原本自从第十区开荒之后就对抢野图累不爱的人突然主动要求起带队,而且专找兴欣的茬,虽然经常就被某大神一个捉云手扯到怀里去了,但是总体上,蓝河的通敌对于蓝溪阁来说,并没有负面影响,反而能偶尔从叶修手里虎口拔牙般地讨些好处来。
这一次得知叶修在H市宅腻了要在夏休期换到G市来宅的时候,春意老委婉地问过蓝河需不需要假期。蓝河刚刚带队抢下了一个70级Boss,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来时眼睛里还带着亮晶晶的喜色,有些不解地望着他表示“我为什么需要假期啊”。
于是春意老很欣慰在心里对蓝河的公私分明点了个赞。
——天知道蓝河其实是当时一时开心忘记了叶修要来的事而已。
 
综上原因,两个人的同居生活里,比较多的情况还是叶修等蓝河回家。
不过前一天晚餐的时候蓝河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表示自己和蓝雨的手残队长叙旧去了估计得晚点回。虽然没有落款,但蓝河看完之后还是很淡定地把手机揣回了兜里,并且提醒自己道:今天不用带宵夜回去了。
毕竟敢这么明目张胆叫喻文州手残的,纵观整个荣耀,估计也就叶修一个了。
这一晚就晚到蓝河睡着了还没归家。原本第二天周末不用上班,他心里想着等叶修回来再睡,结果洗了澡之后开了空调窝进被子里,还没来得及找点什么事做打发时间,倦意就上来了。
再睁开眼,自己就已经被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的人当抱枕搂着了。
 
蓝河被他箍得难受,小心翼翼地使了点力把他的手掰开,然后换了个姿势更熨帖地窝进了他怀里——呼吸终于顺畅了。而叶修眉目安稳,显然还睡得很沉。
是阳光晴好的休息日,空调吹出细腻的令人惬意的声响,被子很软,恋人的怀抱很烫,房间里温度中和,协调得刚刚好。
蓝河睁着眼望了好一会儿床帘,才把目光收回来,落到叶修脸上,以视线为笔,仔细地勾勒他的轮廓。
 
并不太好看的一张脸,因为长久待在室内的原因有些苍白。
蓝河想起第一次和叶修视频。,还是暧昧发酵到彼此心知肚明却不曾点破的时候。某日君莫笑带着兴欣第N次走位风骚技术一流地从蓝溪阁手里抢走野图Boss,蓝河对于这样的打击已经习惯了,起身去洗了把脸准备接着奋战,结果看到QQ上叶修发了一个窗口抖动,接着直接一个视频申请就敲过来了。蓝河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一抖就点了接受。
那边一片烟熏雾绕,好不容易烟雾散了些,某张有些虚胖的脸出现在画质并不太清晰的屏幕上,叶修叼着根烟眯眼望着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小蓝啊,你这看着像未成年啊。”
蓝河无奈地扶额:“所以叶神你今天是多闲啊,有空找我开视频。”
叶修懒洋洋咧嘴一笑,说:“这不是多亏你援手嘛,今天的Boss分量够了,才得空的。”
援手你妹子啊!
蓝河吐完槽之后又在心里默默腹诽:这张宅男脸真是和想象中一模一样。

所以即使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蓝河还是不知道叶修究竟哪里吸引了自己。这个人不帅,虽说是荣耀里封神的存在,可是脱离了荣耀却什么都不会,又宅,还心脏嘴贱。
蓝河凝视着他的眉眼,怎么都觉得自己是脑抽了才喜欢上这个人。而他们两个人走到这一步,仿佛是从第一次正面交锋就注定的事。
——是某一年全明星蓝雨主场,蓝河作为俱乐部的在职成员,以东道主的身份忙了一整天之后终于得了一点空休息。结果走到休息室却发现门口有个人倚着墙抽烟。蓝河不喜欢烟味,但是既然休息室没有禁烟令一说,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去阻止别人在休息室门口抽烟了。他准备避开烟味绕过去开门,结果那人正好抬起头来。

按理来说四目相对应该是个十分狗血的场面,不过身处这个场景里的蓝河还是头脑一空,脱口而出喊了一声:“叶神?”

那边叶修显然也认出他来,一点迟疑都没有,眼睛一眯就伸手把他扯了过去,叼着烟揉揉头发,摸摸脸,说:“恩,摸到真的了,手感不错。”

这样的动作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难免是有些唐突轻佻的,但是蓝河无暇去管这个了。

因为叶修下一个动作是把他揽进怀里,下一句话是——“行了,这下面也见着了,该考虑一起过了吧?”

真是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表白,就像是说“今天早上吃包子油条”一样的语气。仿佛生命的贴切,就是为了等这个人出现,然后和他在一起。

蓝河挣扎了一下,然后老实地埋进了他怀里,两个人的呼吸混在一起,心跳的频率逐渐同步。

最后他点了头。

 

就这么在一起了。

说到底两个人一路走过来还是无风无浪的,在感情面前,不管是荣耀联盟里的大神也好,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也好,终究都是平凡人,也都是平凡的过日子,在一起。

 

在蓝河凝固了许久的视线里,叶修眼睫轻颤,环在蓝河腰上的手也收紧了些。估计是要醒了。

蓝河慌忙闭上眼,心跳得厉害。

好端端的自己突然犯了矫情病,一定不能被这个没下限的人发现,不然天知道他又会怎么开启嘲讽模式。
他没有看到叶修是怎样睁开眼的,也没有看到叶修的目光是怎样从安睡后初醒的混沌中逐渐清明起来的。

但他感觉到叶修伸手拨了拨他额前散落的碎发,然后有什么东西落到额头上,比羽毛还轻,却又比呼吸还沉。
——是一个温柔的早安吻。


—Fin—

评论(17)
热度(26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