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永不忘的电话号码

 

叶修不用手机的习惯一直沿袭到他和蓝河在一起之后很多年。

 

退役之后他在兴欣留队做了几年教练,等到蓝河也从蓝雨俱乐部辞职,两个人商量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定居H市,在西湖边上开了个小茶馆。

开业的时候乔一帆带着兴欣战队的人过来送花篮凑热闹,当年胆怯羞涩彬彬有礼的少年已经长成荣耀联盟中中流砥柱般的人物,但在自己昔日的队长面前还是改不了少年心性,趁着人多凑上去悄悄地笑道:“队长,我以为你会开个游戏厅的。”

面对这样的玩笑,叶修眯起眼碾灭了手中的烟,柔声说:“其实也想过,不过总觉得热闹过了头有些吵,我就想和他过几年安稳日子。”语毕,还指了指在一旁忙活着迎客的蓝河。

乔一帆一愣,记忆里的叶修常常是开着嘲讽模式大杀四方的,难得这样温和不带刺,让他还有些不习惯。他顺着叶修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蓝溪阁的小剑客正笑弯了眉眼同一个客人攀谈,颊边有小小的梨涡,斯文干净的样子,仿佛还是当年在蓝雨观众席上看到的那个大学生,一点都不像年过而立的人。

——彼时还处在二十来岁的大好时光里的乔一帆,第一次对感情心生向往。就是因为叶修这难得吐露心声的一句“我想和他过几年安稳日子”。

 

叶修做了许多年的职业选手,又是兴欣的开创者之一,后来战队做大了之后陈果倒没亏待他,薪水拿着平日里又不太用得到,故而他在兴欣的这些年也攒了很可观的一笔积蓄。小茶馆开起来之后生意不错,但请了人帮忙之后,留给老板们的事情也不多,叶家两口子的生活过得很是闲适。

平日里打打荣耀,逛逛街,两个人腻在一起,日子仿佛真就奔着岁月静好去了。

 

不过事实证明妖孽就算退隐江湖了还是个妖孽。

蓝河意识到叶修不配手机的后果的严重性是在他们第一次产生矛盾之后。

两个人在一起,从来都是叶修主外蓝河主内,叶大神做不来家务也不爱做,蓝河是个好脾气,想着总归白日里事不多,就拒绝了叶修说请个钟点工的想法,把家务一手包了。

结果某一天他做晚饭的时候叶修不知道抽什么风,把他按在厨房的餐台上就开始扒衣服。两个人在情事上向来是叶修做主导,同是宅男,蓝河也很头疼为什么叶修的力气比他大了很多,被按住手脚的时候怎么也挣不开,最后还是被某人在厨房就办了。

后来叶修抱着他去浴室清洗的时候,蓝河想起正煮给他的那锅白白鲜鲜的鲫鱼汤,突然就觉得委屈。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虽然一直很合拍,偶尔的拌嘴也都被认作交流感情的常规手段,但无疑叶修一直是主动的那一个,不管是最开始的告白,还是对感情的态度,还是在床上的位置。

蓝河是个很传统的人,心之所向,喜欢上同性就已经让他一个人默默纠结了好久,后来叶修捅破那层窗户纸,他答应得义无反顾,可见是费了多大的勇气。再后来,他被叶修压在身下,疼得发抖地被进入的时候,也能在铺天盖地落下来的温柔亲吻里面说服自己,叶修是在自己的事业领域里封神的人,向来强势,怎么可能在情事上同他服软。

毫无疑问他们过得很好,蓝河不怀疑叶修对他的爱,就算他逼得太紧,但感情里总要有一个人退步,他愿意做这个退步的人。

只是这一次,他觉得委屈了——自己在为他做饭,锅里煮着他最爱喝的汤。就算是要做,说一声去房间里,他也不会拒绝,这样不管他的想法又算什么呢?

 

叶修还是惯然叼着根烟嬉皮笑脸地逗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触了蓝河的逆鳞。

蓝河冷着脸打开他为自己清洗的手,然后抽了根浴巾裹着缩回床上去了。也不要给他做饭了,让他饿着好了。他有些心酸地想。

结果叶修那天晚上一反常态地没有用惯然的不要脸手段去哄他,喝掉了那锅已经煮过了头的汤,安安静静洗漱之后睡在了客房。

蓝河辗转反侧磨蹭到很晚,怎么都觉得只有一个人睡得双人床有点空,但还是咬牙没有去找他。

——又同他服软,下次得寸进尺怎么办?

 

还是没有注意到叶修的不对劲。

 

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就后悔了。

虽然现在的生活很自由,但是良好的作息还是让蓝河习惯性地在七点半睁开了眼,然后带着有些混沌的思绪去做早餐,等到把鸡蛋打下了锅才想起来两个人昨天冷战了。不过拿着锅铲给鸡蛋翻面的手只停了一秒钟,然后又继续开始动作。

他不是记隔夜仇的人,况且有什么办法呢,喜欢上就是喜欢了,再受一点委屈又有什么要紧呢?

做好早餐后他去叫叶修起床,并且心里下了决定翻过昨天那一页,结果推开客房的门的时候,发现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早就没有了叶修的人影。

蓝河的脑海当时就空白成一片,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叶修没有手机。

平时两个人都是腻在一起的,叶修如果单独行动,也会及时借到手机给蓝河发一条虽然没有落款但语言特色鲜明的短信,手机这种通讯工具存在的必要性就没有那么鲜明了。

但是这一次,情况不太对。

蓝河觉得自己的心和嗓子都快抖到了一块儿。

叶修不在家,显然比他起得还早,他的手机上也没有收到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蓝河披上外套跑下楼的时候觉得自己腿都是软的,直到在楼下看到某个坐在小区长椅上抽烟的身影,心下松了一口,却直接就栽下去了。

叶修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就看到蓝河低着头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也是吓了一跳,起身几步走过来就要扶他。结果直接就被蓝河扯住了衣角。

“去买手机。”他听见蓝河说。

他看到蓝河抬起头来,眼睛里盛了一汪琥珀般的泪,眼角通红,平素总是带了一点温和笑意的唇抿得很紧,勾出有些僵硬的唇线,开口也是反反复复的一句:“马上去买手机。”

 

叶修缓缓蹲下身去,把蓝河揉进怀里。

“对不起。”他说。

蓝河在他怀里猛烈地挣扎起来,依然重复强调着让他去买手机。叶修收紧了手臂,拍着他的背脊安慰道:“你听我说。”

“好像退役之后日子过得比较闲,我的兴趣是一直在荣耀上,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别的技能。昨天看着你做饭的时候吧,就觉得……小蓝你挺贤惠的。”感受到怀里的人慢慢平静下来,叶修低笑了一声,接着说,“虽然在荣耀里我是大神,你是小透明,然而走出了荣耀,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我当时就想,你凭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他说得很轻很慢,不是一贯那个懒懒地,嘲讽的调子,带了些隐晦的伤感。

叶修埋下头,下巴抵在蓝河头顶软软的发丝里,带着笑意漫不经心地说:“其实吧,日子过久了就会乱想,我当时就觉得,挺怕失去你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拥着坐在地上,有些滑稽地彼此沉默着。

过了好久,蓝河的声音才闷闷地从叶修怀里传来:“不会的。”

叶修又笑了一声,心情好得不像是那个一大早偷摸着跑出来抽烟的人,使劲蹭了蹭蓝河头顶的发璇,用那种他熟悉的,略不要脸的语气说:“哥知道,也就是当时脑抽,按沐橙说的那个什么,少女病犯了呗。也不瞧瞧你自己对哥死心塌地的这个劲儿。”

放在往常,蓝河肯定跟他跳脚炸毛指着他的鼻子骂“要不要这么自恋”,可是这时候他依然只是闷闷地“恩”了一声。

然后叶修看见他努力从自己怀里抬起头来,睁着兔子一样红通通的眼睛望着他,使劲吸了一下鼻子,说:“我陪你去买手机吧。”

 

最后这场冷战还是以叶修买了手机告终。

虽然叶修表示完全没必要,但是蓝河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不容反驳的强硬。

叶修在心里偷偷摸摸乐呵。

——哟,就这么来个小的离家出走,这孩子就怕了。

 

后来某一天蓝河的手机找不到了,拿叶修给自己打电话听铃声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号码没有存。

他不是那种刚刚恋爱的小女生,奢求自己的恋人存个很亲昵的备注在电话薄里,然而这存都没存——也太敷衍了吧!

蓝河气冲冲地去找叶修算账。

叶修正学着做家务,拖地拖到一半冷不丁被某人抢了拖把,抬眼就看见自家小男友一脸愤慨拿着他的手机:“你为什么没存我的号码!”

叶修“啧”了一声,抬手把他的头发揉乱了一些,说:“我以前没手机的时候还常常拿别人的手机给你发短信呢,别人那难道存了你的号码?”

“啊?”

“我的意思是,”叶修眯起眼懒洋洋地笑了一声,顺手就把蓝河带进怀里,使劲揉了揉,“你的号码我永远记得,干嘛还费那个神去存呢。”

在不意外看到蓝河的耳根泛起一点可疑的红之后,他的笑容里染上了一点狭促,明知故问:“你说是吧?”

 

-Fin-


评论(29)
热度(319)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