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伞蓝]他生有幸( 上 )

真·伞蓝,伪·叶蓝,伞哥单恋

有OOC,私设如山

慎。



    (上)

    

早上九点半,苏沐秋看见蓝河起了床。

前一天晚上因为抢一个野图Boss睡得有些晚,但是蓝河还是很自绝地没有赖太久的床,他按掉闹钟,抓了抓头发,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歪着步子去洗手间洗漱。

G市初冬早晨的阳光很好,斜着从南来,拗出一个很巧妙的弧度,毛茸茸的光影流泻,把蓝河的影子在木地板上拉了很长。

苏沐秋踩着他的影子跟着进了洗手间,然后站定在在镜子面前,看着蓝河对着镜子迷迷糊糊地漱口,白色的牙膏沫沾了满嘴,说不出的呆萌。

苏沐秋对着他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心说:“早安,小蓝。”

    

苏沐秋是在叶修的电脑屏幕上第一次看到蓝河这个名字的。是第十区琥珀色瞳仁的小剑客,蓝发扎成了长长的马尾,发尾在风里高高扬起,十分地撩人心。

——或许并不能说成撩“人”心。

因为苏沐秋只是一个灵体。

    他以灵的身份陪伴叶修已经很多年了,从过世的那一年起,一直到第八赛季叶修退役。

作为无神论者,苏沐秋从前并不知道人死后还可以作为灵存在,不过当他飘在半空中俯视着自己的尸体的时候,有些早熟的思维还是让他很快理清了自己的现状。

他成了一个死去的人,只能活在别人的回忆里。但他成了一个灵,可以旁观人间历历。

他陪在叶修身边很多年,目睹过年幼的苏沐橙在自己墓前哭得撕心裂肺;目睹着叶修一步一步在荣耀联盟里封神,拿下三连冠;目睹了苏沐橙也加入联盟,与叶修并肩而立;也目睹了嘉世日渐疲软,叶修被逼退役。

然后他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友人拿起了“君莫笑”这个账号,抱着他曾经“不过从头再来”的信念,在第十区开始兴风作浪。

倒真像是他的性格。苏沐秋这样想。

 

后来他就注意到了蓝溪阁的那个小剑客。

叶修从第十区开始的意图很明显是为了提升千机伞,苏沐秋这些年将友人突破天际的心脏程度看得很清楚。所以他站在叶修身后看他和蓝河讨价还价的时候,仿佛能脑补出小剑客背后的操作者是如何在电脑面前炸毛摔鼠标的。

然后就对这个人慢慢上心了。

三大公会间的勾心斗角他看得很明白,作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又是第十区的分会长,说蓝河是个完全不使心眼的人这不可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就是觉得这个人应该是纯粹干净的。

于是在叶修组建兴欣杀回职业联盟之后,某一次兴欣客场对蓝雨的常规赛上,苏沐秋跟着叶修去了G市,然后在经过蓝雨休息室听到里面有人喊了一声“蓝桥”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就停下了百无聊赖跟着叶修的步子。

——当时正在休息室里为蓝雨的战队人员做些杂事的蓝河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回家的时候身后带了一个灵。

 

最开始跟着蓝河的时候苏沐秋猜测过他的年龄。小剑客虽然是网游工作者,但也并没有宅男邋里邋遢的通病,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皮肤因为常年不见光的原因有些白,细胳膊细腿,发丝很软,喜欢穿白衬衫牛仔裤,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

在工作上的确是杀伐决断带了些心眼儿,不过回归生活倒不负期望是个软软糯糯的性子。

 

苏沐秋觉得很有意思。

 

做灵的日子有些无聊,人间的事尽收眼底,他却不能参与。他偶尔想起来那些他和叶修苏沐橙在网游里讨生活的峥嵘的日子,怀念的同时也多了唏嘘,所有人都在朝前走,他却永远留在了十八岁那一年,任时光在冰冷的墓碑上原地踏步。

——和他同辈的人都成了联盟里的老将,都在因为年岁渐长而努力珍惜自己能够留在这个圈子里的每一天,只有在他这儿,不会老去也是个糟心事。

不过糟心也没有用,人和灵的日子都要往前过。

苏沐秋作为生活的观众,还是比较乐意跟着蓝河。虽然都是荣耀工作者,不过蓝河的日子比叶修那个职业选手还是丰富多彩一些的。

 

早上九点,蓝河从厨房里翻出一袋猫粮,带着出了门。

苏沐秋对他的行程很清楚,这一天是休息日不用上班,上午他会带着猫粮去喂小区里的野猫,中午的时候在小区门口的面食店吃一碗热云吞,下午去超市补给一些生活物品,晚上再打开电视看看新闻——绝对不会去开电脑。蓝河热爱荣耀,但他也不会把有限的休息时间花到工作里去。

 

位处南国的G市,初冬时节仍是树木葱茏,小区里种着很多高大的乔木,树冠漏下影影绰绰的光斑。苏沐秋不紧不慢地跟着蓝河穿过小区的花园。

小区里的野猫平时都聚在院子里一个角落上,旁边就是垃圾站,供它们翻找的食物很多,但蓝河总觉得不干净,每逢有空都带些特意买的猫粮去喂。日子久了,猫们对他也很亲,远远看见了,就有几只过来蹭他的裤腿。

蓝河蹲下身去伸手挠它们的下巴,然后拆开猫粮的包装,小心仔细地洒在地上。他这天围了一条有些长的浅灰色针织围巾,蹲下去的时候垂到了地上,被一只小猫踩住,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梅花爪印。

苏沐秋看到他“呀”了一声,急忙站起来把围巾捏在手里拍了拍,脚边的猫粮洒了一地,引得不断地有小猫凑过来寻食吃。

围巾上的黑印子沾得很顽固,蓝河仔细拍了几下没有拍掉,估计是要清洗才能弄掉了。他叹了一口气,又撇撇嘴揉了一把,才把它换了个方式在脖子上多绕了一圈,重又蹲下身去喂猫。

像是个赌气的孩子一样。

苏沐秋自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重视这条围巾,因为是去年圣诞节叶修送的。彼时他还在叶修身边,看着向来除了荣耀万事不上心的友人难得地开了淘宝,并且挑挑拣拣许久之后才挑定这条围巾。结果在告知蓝河的时候却很是漫不经心地表示只是自己买的时候手滑多买了一条干脆就赏给你了。他那时候觉得叶修有时候其实也挺傲娇的。

后来到了蓝河这儿,又看见当时在聊天框里炸毛地表示“别以为你是大神我就稀罕你多出来的东西”的事件另一主角,把这条围巾收拾得小心翼翼珍而重之。

——真是在感情上十分笨拙的两个人。

 

他当然看得出来叶修和蓝河之间慢慢炮制发酵的感情。

叶修是他短暂的十八年生命里最好的朋友,他们了解彼此的性格,了解彼此的想法,有共同的爱好。虽然他们堪堪只共处了三年光阴。

 

蓝河蹲在地上喂猫喂得很仔细,苏沐秋蹲在他旁边看他也看得很仔细,阳光给蓝河的轮廓镀上一层茸茸的毛边,看上去无害而挠人心。

幸好和叶修相处的时间只有三年,没有再长下去。苏沐秋想。

——不然,他们在喜欢上同一款游戏之后,估计还会喜欢上同一个人。


—TBC—

评论(32)
热度(223)
  1. 殇影江月何曾皱眉 转载了此文字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