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伞蓝]他生有幸(下)

※OOC,私设如山,单恋走向

 ※真·伞蓝,伪·叶蓝,慎点

※有必要强调本文纯属个人脑洞拉郎配,不考虑存在性和合理性

※没有任何对死者不敬的意思,愿伞哥安息,他生有幸

※看过(上)的建议重新从(上) 看起,修改了个别OOC严重的细节

※重新看了一下觉得自己没有解释清楚,还是说一下吧。最后那个地方,是小蓝觉得有人陪着过日子也不错,所以终于下定决心向叶神告白了。然后伞哥看到了这一点表示欣慰,所以笑意更深。然后叶蓝HE伞哥就陪沐沐去了,这样一个走向。

※以上><



(下)

 

把手里的一袋猫粮撒完的时候已经近午了。

蓝河喜欢动物,每次来喂猫都能待上好几个小时,一地的小猫围着他喵喵地柔声叫唤着。偶尔有时候,会有其中某一只抬起头来拿绿莹莹的眼睛盯着苏沐秋。

——猫是种有些通灵的动物,苏沐秋现在很相信这一点。

 

蓝河扔掉装猫粮的袋子,又蹲下身逗了逗猫,才拍拍手转身往家里走。

苏沐秋知道他是回家去洗手,跟着他到了楼下并没有往上走,远远看着蓝河一步三跳地迈上楼梯。

他变成灵体之后有些依赖人的生气,所以喜欢跟在别人后面,倒并不是有什么偷窥的爱好。之前跟着叶修,说到底是放不下旧友和自家妹妹,不过好在那两个人过得都不错,兴欣现在的战绩很好,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也都还是全明星。苏沐秋出事的时候只有十八岁,再怎么成熟老成也是少年心性,这些年作为灵,也没动过往别处去的念头,后来跟在兴欣战队的飞机上到了G市,留在了蓝河这里,说到底还是带了一点玩性在里头。

只是慢慢就觉得,陪着这个人也不错。

 

正想着,蓝河从楼上下来了。苏沐秋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果然看到他出了小区,直接拐进了门口那家面食店。

面食店是一对老夫妻开的,从蓝河从蓝雨俱乐部的员工宿舍搬出来住进这个小区开始就在了,他偶然一次发现了这家的云吞很好吃,便习惯了每逢休息日就过来吃一碗。老两口已经认识他了,见他进来,在前台忙活的大娘很是亲热地喊了一声:“小许啊,今天又要馄饨吧?”

蓝河点点头,又说了一句“麻烦了”,才寻了自己的老位置坐下了。

小小的面食店里人不多,客人们也都埋头对付着自己的食物,苏沐秋晃过去捡了蓝河对面的位置坐了,看蓝河发了一小会儿呆,等到云吞上来之后,又心情很好地加了一点麻油开吃。

——好像他看上去永远都是温温和和的,能够因为生活里很小的一点事情就喜笑颜开。

 

后来吃完午餐去超市的时候也是。

初冬的时候也没什么节日,商场也不知道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喊着大打折,蓝河混在一堆家庭主妇中间去抢购那些半折洗衣液洗洁精之类的生活用品,末了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的时候,还心情很好地买了个棒棒糖叼着,模仿叶修叼着烟的那副又拽又懒的样子。也不知道无缘无故乐的什么。

不过回到家就累趴下了。

几大罐子洗涤用品对于一个宅男来说杀伤力还是不小的,苏沐秋在路上看他有些自作孽性质地挣扎,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心软。这个青年生活得很认真,如果自己还活着,估计也和叶修一样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荣耀上了,毕竟那才是他想要究毕一生的事业,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估计自己不会像蓝河那样热爱荣耀的同时还对最简单生活抱着这样一份最简单的热忱。

 

蓝河到家的时候把手里的袋子往地上一扔,整个人就直接扑在沙发上了。

然后他接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来自春易老,说的都是公会的一些琐事,这个电话蓝河接得很认真,同对方交谈的时候思路也很清楚,但到了第二个明显就随意了很多,看得出来是来自叶修,因为蓝河吊着一口气最多的台词就是“叶神要点脸吧”“叶神下限呢”“叶神说了我是蓝雨的人”“叶神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小透明”这四句。苏沐秋在一边听得有意思,又想起那时候他和叶修因为一个记录互相比较着拌嘴了。

还好,这么多年过去了,叶修的脾气没有变,蓝河也是一个很好的,能够在他离开荣耀之后回归普通生活时与他比肩而立的人。

 

晚上是蓝河自己做的饭,一份蒜蓉菜薹,一条红烧草鱼,最后还煲了一个猪脚汤,很简单的G市人的家常菜,他一个人吃得很慢,还自娱自乐一般挑出了一根完整的鱼骨,苏沐秋闻不到另一个空间的味道,但也能看出来蓝河的手艺很好。

——挺适合叶修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这天蓝河没有开电视,他早早地洗漱完毕钻进被窝,并且关掉了卧室的灯。

他握着手机刷微博,苏沐秋晃到他旁边,看到他的关注分组里有两组里面都只有一个人,两个分组一个是“偶像”一个是“大神”,两个人一个是黄少天,一个是叶修。

手机屏幕的光有些亮,白光幽幽地打在蓝河脸上,让他的睫毛投下一片孱孱的阴影。

两个小时之后,他收起手机。但是看起来还很精神,也不像要睡的样子。

苏沐秋站在他床边看着他,蓝河的盖着被子,睁眼望着天花板,从窗口渗进来路灯的微蓝色光芒轻柔地落进他的眼睛里。是大都市里难得静谧的夜晚。

他突然对着黑暗问:“有人吗?”

苏沐秋一愣,然后眉眼弯弯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他说:“有啊。”

蓝河自然除了自己细微的呼吸之外什么也没有听到。两个世界的交流,怎么可能成真。

可是苏沐秋听见蓝河接着说:“我这几天总觉得有个人在和我一起生活。若果真是这样,那也挺好的。”

然后他看见蓝河下了很大勇气似的,重新从枕头下面抽出手机,登上QQ熟练地打开某个对话框录了一段语音发了过去。用坚定的,清澈的,带些颤抖的声音,他说:“其实我喜欢你。”

——那个暗着的头像,是一个写得有点歪的“笑”字。

 

苏沐秋笑容一滞,然后,笑意更深地渲染开去。

 

 

后来某一场兴欣对蓝雨的比赛上,苏沐秋重新跟着兴欣战队回了H市。不过这一次,他跟着的人不再是叶修,而是苏沐橙。

他并不知道自己作为灵的岁月还有多久多长,或许某一天他会忽然消失掉,也或许某一天,他会奔赴向下一个未知的世界。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陪着蓝河,也不可能一直跟着叶修,最后还是要回到苏沐橙身边的。毕竟她是他血脉相连的妹妹,而叶修蓝河,或是荣耀圈里那些璀璨的名字,不过都已经是生前一场未醒的大梦罢了。

 

后来苏沐秋也想过,要是他真的活着,应该是不会喜欢蓝河的。那个时候他应该和叶修并肩站在荣耀的最高峰,共同被封神,荣耀的历史上会再多一个鎏金装裱的名字,联盟第一神枪手或许会是“秋木苏”,叶修也不会被陶轩逼到被迫退役,他们会一直携手在这片荣耀的土地上开疆拓土,杀伐决断,所向披靡。

在最峥嵘的岁月里,把后背交给最信任的战友。这原本会是他和叶修的荣耀,也会是他和叶修亘古的传奇。

可是没有如果。

一切从未开始,便已戛然而止。

 

他和蓝河的距离原本也会隔着漫长的银河,却因为这一场变数有了交集,纵然这份交集如同短暂的星火。

 

还是有一些喜欢的。

真的是很小很小的一点点喜欢,在某个日光晴朗的午后,看到他抢下野图后眼底那一抹发自内心的清亮笑意的时候,又或者看到他被一群猫咪围在中间温柔地发着猫粮的时候。

小小的种子探头探脑地发出一点嫩芽,却在长成茂盛的乔木之前,被他亲手拔掉了。

因为没有意义啊。

 

苏沐秋想:既然世界上有灵体的存在,会不会也有下辈子呢。

荣耀也好,叶修也好,蓝河也好。那些未来得及完成的辉煌也好,那些原本属于他却不曾加身的荣光也好,他没有感受的人间五月的熏风和爱人的亲吻也好,他被夺走的漫长的、多彩的、充满变数的余下的生命也好。

这辈子攒下的事,就交给下辈子吧。

 

——只愿他生有幸。

 

-Fin-

 


评论(19)
热度(204)
  1. 殇影江月何曾皱眉 转载了此文字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