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不得已的大扫除


蓝河发现“绝色”的账号卡不见了。

 

他搬到H市之后依旧在蓝雨俱乐部供职,由于网游工作大部分是线上活动,倒并没有带来什么困扰。不过当时蓝溪阁的那群兄弟知道他搬家的原因的时候还是纷纷表示“蓝桥大大求抱大腿”这一恳切诉求。

毕竟搬家是为了和对象同居,并且这个对象的身份还很了不得这一点,对比起其他实打实的单身汉,就足以让这批人中年龄最小的蓝河昂首挺胸成为人生大赢家。

叶修拐人拐得风生水起十分顺手,拐到手之后本性毕露,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宅男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让蓝河觉得他到H市其实不是来定居,而是来进修一门名为“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保姆”的课程。

 

这天叶修到别的城市客场参加常规赛去了,蓝河一个人在家看完了蓝雨的比赛,又优哉游哉带着蓝溪阁的队伍拿下了一个75的野图Boss,还心情很好地把公会仓库整理了一下。然后就闲下来了。

人一闲就总想找点事情做,然后他想起了被自己闲置了很久的顶着“兴欣公会保姆”称号的小号,突然动了一点上线看看的心思。

不过当他拉开抽屉的时候,之前攒下来的好心情就不见了。

——自己整理好的一摞账号卡又乱糟糟地散成一片,中间还夹杂着他和叶修之前异地谈恋爱的时候用过的车票和飞机票。纸片,塑料片,花花绿绿地铺满了整个抽屉,让人看一眼就觉得乱。

蓝河没有强迫症,事实上但就算他身上不存在任何病娇属性,原本精心整理好的公会账号卡和小心收拾起来的那些票根被这样混乱地搅合在一起,他实在是……很看不过眼。

最重要的是,那些那片狼藉中没有“绝色”的那张账号卡。

蓝河记得那张卡片是被压在最底下的。当初他收拾行李的时候也不知道脑子哪根筋不对,特意把这一张卡翻了出来带上的,不过就算这样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再用到这个至今还停留在三十多级的小号。

哪里料到今天再次情况加剧地脑抽。

 

果然人算不如天算。

 

于是第二天下午,小小的两居室迎来了一场主人并不太情愿的大扫除。

蓝河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账号卡是被叶修拿走了,虽然不知道大神怎么发现他带了这一张卡,又拿走它做什么,但是在前一天找过了卧室和客厅所有抽屉之后,蓝河除了得出目标太小不易寻找这一结论之外,还深深觉得家里有些清扫的必要了。

两个宅男过日子并不讲求什么精致,平时家里的家务都是蓝河做的,打扫什么的也没有太细,于是偶然这么一仔细看,边边角角里落了不少尘,怎么都觉得有一点糟心。

还是做个大扫除吧,正好趁某个人不在家,也避免了他一路收拾,后面有人一路又弄乱的情况发生。

蓝河想。

 

扫除自然是从客厅开始。

家里铺的是带暗纹的木地板,当时装修的时候考虑到叶修在家不喜欢穿拖鞋这一点,蓝河想着木质的地板总不比瓷砖那样凉,结果最后收工才发现,他忘了叶修更要命的一个习惯是叼着根烟到处晃悠。木地板的纹路很细,他一路走,烟灰一路掉,很容易就掉进嵌接的缝里去。

蓝河为这件事没少跟他炸过毛,到后来甚至家里到处都摆了烟灰缸,情况才有所好转。不过现在仔细观察一下,之前掉进去的烟灰还远远没有弄干净。于是只能从洗手间里挑了一把用旧的牙刷出来,小心翼翼地把烟灰从地板缝里往外头刮。

 

这个工作很细,要趴在地上一寸一寸地挪着。

叶修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家小男友半跪在地上的场景。背脊拱成一个弯弯的弧形,清理地板的眼神很专注,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带了一丝自然流露的措手不及的惊愕。

兴欣这一次客场对呼啸,虽说是到了别的城市,但也是长三角区的邻省省会,来回比平时方便一些,所以回家的时间自然也比平时提前了半天。蓝河没有想到这一点,本来想趁他不在家一个人把大扫除做完的,结果刚刚开始,人就回来了。

叶修显然也愣了一下,边脱鞋边问:“你这是打扫卫生?”

蓝河直起身来,“恩”了一声,反问道:“战队那边忙完了?”

“一早就回来了,上午复盘,午饭就在网吧那边吃了,就回来看一眼,”叶修走过去把他手里的旧牙刷接过来仔细瞧了瞧,“这会儿没事,晚间还得过去。”

蓝河听他说这会儿没事,把牙刷夺过来赶他:“一边去一边去,没事就休息一下,我这儿忙呢。”说罢又重新蹲下去清理地板缝。

叶修觉得这孩子这时候有些可爱,不由得动了一些调戏他的心思,也半蹲下去,突然环住他的腰。

蓝河的腰很软,揽在手臂间的时候像是拥住一棵新生的小树苗,叶修心说手感真好,又在他背上蹭了蹭,问:“小蓝你这突然搞什么大扫除啊?”

蓝河被他这么一激,腰上又贴上熟悉的温度,手一抖连牙刷都掉了,这才想起自己开始这场大扫除的初衷,忙掰开叶修的手站起来,盯着他恶狠狠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把我的抽屉翻得乱糟糟也就算了,我那张‘绝色’的账号卡被你搁哪儿去了?”

“‘绝色’?”叶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话里也带了一丝狭促,“你突然找这个做什么?”

蓝河被他揶揄,说完就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经思考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某心脏自己还挂念着那个小号么?

叶修从地上站起来,利落地一把将蓝河揉进怀里,又将下巴搁在他肩窝蹭了蹭,带着笑意说:“恩,小保姆养熟了啊,知道主动干活了。”

蓝河在他怀里闷声闷气地嘴硬:“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而已,突然!”

叶修也不揭穿他,埋头在他脖颈便啃了一口,懒洋洋地说:“那你自己找吧,哥不告诉你。”

这一口咬得不轻不重,濡湿的唇齿贴到皮肤,蓝河觉得自己脑海里有一把火炸开。

没救了……他闭上眼绝望地想。

 

后来他还是找到了那张被叶修拿走的账号卡。

就在那天晚上,叶修回战队那边去例行训练了。蓝河一个人在家里接着大扫除,卧室和客厅的每个边边角角都清理完之后轮到了书房。

书柜的最顶层放着叶修四次联盟总冠军和最有价值选手的证书,蓝河把它们拿下来除灰的时候,突然就看见那一摞大红烫金的证书里边掉下来一张薄薄的游戏账号卡。

——这张卡里只是一个三十几级的,没有装备,没有价值的小号。就这样和代表了叶修职业生涯最高荣誉的证书一起,安静地躺在书柜里。

 

蓝河缓缓蹲下身去,把掉在地上的账号卡捡起来。

然后紧紧地,握在了手掌心。

 

—Fin—

    


评论(29)
热度(332)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