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雨后日光下的河



※架空设定,叶将军和蓝书生

※卖萌笔风,博君一笑


    

春天的莺啼数到第三声的时候,叶修对蓝河说,我们出去踏青吧。

    

蓝河已经在这个小村庄当了五年教书先生。

第一年的时候,小先生遇到了因伤解甲归田的年轻将军叶修。将军在春早的时候兴致突发出门射雁,他虽离了战场,但是箭术依然好得很,头一箭就得了双雕,猎物从高处落下来,砸穿了小先生的茅屋屋顶。将军亲自带了人去补屋顶,小先生在屋子下边仰着头有些紧张地望着,一双眼睛被春上明媚的天光衬得亮晶晶。

第二年小先生做了将军家学龄幼妹的西席,将军在妹妹的房门口堵住急匆匆往学堂赶的先生,目光烁烁地盯着他涨红的脸,一本正经地说:“我瞧着先生奔波劳苦,不如搬来我这里住吧?”

第三年先生住到了将军府上,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在院子里种花,锦带、芍药、六月雪、夕颜、石竹、紫薇、牡丹……夏日里五颜六色招蜂引蝶开了满满一园,妹妹在花丛里抱着小先生的腿喊“嫂嫂”,将军在一旁执着一盏雨前龙井看书,假装没听见。先生红着脸咬着唇,委委屈屈地一跺脚。妹妹冲先生挤眉弄眼,脆生生地笑:“哥哥,你的书拿反了!”

第四年皇帝老儿寿辰,将军回京都贺寿,一去一个半月,回来的时候看见先生带着妹妹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候着,阳光把小先生的额头上照出了一层薄汗,看见将军匆匆赶回来的身影,他抿起嘴角露出一点点软软的笑意。将军下马把小先生揽进自己还带着一身风尘的怀抱里,妹妹在一旁偷偷摸摸捂住了眼睛。

 

这是第五年了。

叶修起床的时候蓝河还睡着,春天像个多情的旅人,撩拨得人心里发痒,前天晚上把他折腾狠了,小先生蹙着眉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叶修给他捻了捻被子。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到床边推开窗子。

前夜里那场淅沥的小雨已经停了,外头放了晴,阳光绒绒地挠着人的心,院子里的绿柳抽出脆生生的新芽,枝条掩映里传来几声婉转短促的莺啼。青瓦檐滴滴答答落着小水珠,涌进来的新鲜空气中带着泥土的香味。

——是个很好的春天。

叶修伸了个懒腰,听见身后传来很轻地一声哼哼。回过头来才发现蓝河已经醒了,正从床上半撑着坐起来,边哑着嗓子问:“起来这么早做什么,外头日光怪晃眼的。”

叶修走过去坐在床沿,一把将他揉进怀里,带着笑意说:“难得放了晴,我们出去踏青吧。”

 

小村庄坐落在山脚,傍河绵延,民风淳朴。说是踏青,其实两个人不过沿着河岸一路往下走。

这是春日里播种的季节,学堂里的学生有的要给家里帮忙做农活,蓝河便索性同几户家长商量着放个春假。这会儿沿着小村子走下去,沿途能碰到戏耍的孩子们,见了蓝河,亲亲热热地喊着“先生”。

蓝河脾气好,做事又认真细致,也不嫌麻烦,一个一个喊着他们询问假日里功课温习得如何。学生们笑嘻嘻地应着,还是不是拿眼睛瞟一瞟叶修。

叶将军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跟着上了沙场,前些年出生入死铁血杀伐,堆下了战功累累,可偏生这舞文弄墨上的事对付不来,这几年和先生在一起,耳濡目染倒也偶尔能附庸些风雅,不过也实在对蓝河学堂里那些“论语背到第几则了”之类的琐事感到有些无趣。

故而开始的时候还能抱着欣赏的表情看着自家小先生认认真真的讨喜样子,后来心里头就烦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揽了人的腰就往怀里带,一边冲围了蓝河一圈的学生们佯装凶样儿,道:“去去去,自己玩去,放着假呢也这么爱缠先生!”

孩子们古灵精怪,哄笑地四散跑开,蓝河猛不迭被他扣紧怀里,整个人一激灵,立刻红了脸,挣扎道:“你做什么,学生看着呢!”

叶修松开手上的力道:“你一天到晚想着学生便算了,好容易放个假,别分心思去理那帮小兔崽子。”说罢也不待他回答,径自拉起他的手就往河上游走。

蓝河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又听他说得理直气壮竟带了一丝委屈,一时间也有些语塞,只得愣愣任他拉着走。

 

河流上游是一片广袤的绿地,此时逢春,嫩草新芽,欣欣向荣。

蓝河两年前也曾带学生来春游,这一回被叶修带着来,颇有些故地重游的欣喜感,之前哪一些不悦也都散了,很是欢喜道:“原来你也晓得这里。”

叶修几步迈到河边,拖了鞋袜,赤脚踩进河水里,笑道:“那句话是怎么说的……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么个踏青的好去处,我早先在这里定居的时候就发现了。”

河水清浅,堪堪漫过叶修的脚踝,一眼能望见水底圆滚滚的鹅卵石。蓝河蹲下身探了探水温,觉得有些凉,忙道:“河水有些冷,你这么赤足下去,回去染了风寒怎么办?”

河道统共不过人来宽,叶修挽起裤腿走到小河中央,眯起眼看着岸边一脸紧张的蓝河,心头有些软,道:“我是战场上下来的人,你以为同你一样弱不禁风?”

“谁弱不禁风了!”小先生脾气虽好,无奈就是经不起自家将军的撩拨,一句话就红了脸,站起身来气鼓鼓地,不甘示弱地同他对视着。

叶修勾起一抹暧昧的笑:“昨晚做到最后,是谁哭着说自己受不住的,怎么这时候嘴硬不承认自己弱不禁风了?”

于是小先生再次红了脸,“你……你……”憋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叶修心里“啧”了两声,又是叹气又是摇头,先生还是脸皮薄啊……

 

前夜里下的一场雨今早才停,这会儿草叶上还带着水珠,空气潮湿泥土芬芳,日光倾泻,照得水面泛起粼粼波光,像是揉碎的银。

叶修淌着水到了河对岸,又穿上鞋袜,对蓝河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过来。

蓝河凝视着窄窄的河道,心里估摸着自己能不能一步跨过去,抬眼却对上叶修的眼睛。

 

他刚刚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虽然喜欢,却也是有些怕的。

——不知道是不是早年过惯了兵戈铁马的生活的缘故,叶将军的身上像是总带着跋山涉水后的寒露风尘,他的怀抱虽然很暖,却也席卷着荒原上烈烈的风声。

叶修对他的迷恋深沉得让他有些手足无措,那是曾经高高在上,执令千军万马的将军。而他这样一个平凡的书生,自小生活在村庄里,懂的也不过是凡家炊烟与书本里的故事。

到底是哪里讨了他欢喜?

 

直到这一刻,他抬眼对上叶修的眼睛,注意到里面凝着的温柔与深情。

他想:管他呢,反正这个人现在是我的。

蓝河露出一个眉眼弯弯的笑意,他问:“我跳过来,掉到河里怎么办?”

叶修一愣,旋即拍了拍手,展开双臂,向他敞开怀抱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说:“来吧,我接着你。”

 

叶将军看到自家向来有些胆怯的小先生,没有一点迟疑,十分勇敢地向他迈出了步子,然后稳稳地扑进他怀里。

他带来的冲劲有点大,把叶修狠狠地撞在了地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倒进了湿润的草丛里。

蓝河的眼睛很亮,眼神很专注,噙着笑意,他趴在叶修身上笑得很欢畅,得意地说:“你看,还说我弱不禁风,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的声音很脆很暖,就像春天的暖风和着鸟鸣。

 

叶修也跟着他笑,笑到一半猛然扣住他的后颈,深深地吻了下去。

    

-Fin-


评论(27)
热度(27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