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十一)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十)

 

>>>

  

第十一章:

   

他的目光很温柔。

那是一种无法被描述的,难以言喻的温柔。

仿佛二月破冰后的溪,三月吹面不寒的柳风,四月印成的天书,有关这个词汇的全部释义,世界上所有的,丰盛的,或微小的,都共同被再造成了那点璀璨的光,化进他的眼睛里了。

Omega原本还有一点困意,到了这时候,却仿佛被寒露时节的小雨湿漉漉地洗了一场,脑子里霎时间一片清明,只牢牢地对上丈夫的目光,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他觉得自己其实并不够了解叶修,Alpha对于Omega而言,一贯都是掌控者和支配者,这是生理和本能提供给他们的定位。可他的这位Alpha,大方又坦率,甚至极少插手他的决定,实在是有些非主流。

他也不是不知道,叶修对他事业心上的态度,向来是一概支持,全盘认可的。

早些时候,或许他还曾以为,是他们的这段关系来得太唐突,自己并不足以对叶修的生命产生什么影响,但到了现在,他当然不会再有这种妄自菲薄的想法。

因为作为伴侣,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只属于叶修的温柔。

——而这种温柔也只属于他。

这样的认知让Omega几乎无法压抑内心涌动的情绪,他环住丈夫的脖子,凑上去轻柔地碰了碰他的嘴唇。

“我知道的,你早就不再是我的目标了,”他低声说着,声音微微发颤,“你是我的家。”

 

两位主角在婚礼上半路落跑,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

好在楚云秀八面玲珑,倒是把宾客们招待得热热闹闹,等到一个半小时之后,叶修领着蓝河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话题也不知道扯到了哪儿。

两个人师出同门,各自的同学之间,也多是师兄弟关系,觥筹交错时难免称兄道弟,他们学生年代的那点事,更是早就成了席上的谈资。

“老叶,以后送你个诨名,就叫‘一杯倒’,”方锐见他现身,又已经醒了酒,忍不住揶揄,“不然哪对得起今天看的这场热闹。”

人群中霎时间爆发出一阵哄笑,有人说:“虽然是一杯倒,但是也长进多了,读大学那时候,老叶还是半杯倒呢。”

又有人说:“那不是刚刚好么,叶学长酒量不好,蓝河可是出了名的海量,当时一个人喝趴过一个系的。”

往昔峥嵘岁月惹人追忆,话头扯开就停不下来,蓝河腰还酸,又不好被他们看出点什么来,只得强打起精神,推杯换盏之间难免又喝了一些。

叶修倒是难得老实的收下了他们的调笑,摆出一副心情好极,不同凡人计较的大度表情来。

 

一顿饭虽然吃得磨蹭,这时候也大多已经搁了碗筷,年轻人那边聊得热闹,酒自然也还喝着,这边家长们上了年纪,却只闲话些家常了。

楚云秀和叶明持蓝逸舟他们在一桌,原本正尽着伴娘的责任,和苏沐橙一起陪着几位家长聊天,看到叶修终于露了面,这才和长辈们道了失陪,不动声色地往这边来。

“你也太乱来了。”她凑到Alpha身边,声音压得很低,“这么多人看着,就敢把小蓝骗上去,也不想想他脸皮多薄的一个人。”

叶修也不驳,笑眯眯地辩白:“谁让哥一杯倒呢?”

楚云秀有点无语,这人的厚脸皮程度她是见识过的:“行了行了,反正你要潇洒快活,吃准了烂摊子有我给你收拾。”

“楚大队长明察秋毫,”叶修笑着拱了拱手,是个“承让”的手势,过了一会儿,却又问,“我交待你的事呢,探过消息了没有?”

 

楚云秀听见这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愣了一下。

“我之前还想问呢,你怎么突然在乎起这种事来了,”她想了想,才说,“你爸妈,倒是没说什么,许叔叔也说不急,全看你们俩自己的安排,倒是蓝叔叔提了一句,被我明里暗里劝了下来。”

“我看他们也没什么催的意思,”她又说,“退一步讲,孩子这个事,做长辈的再操心,也不过就是嘴上催催罢了,又做不了你们的主。”

“没有就最好了,就怕他们有,”叶修听完,早收起了原先的那点戏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你是不知道,小蓝现在一门心思扎在读书上面,雄心壮志得很,家里几个老的要是真的催我们俩要孩子,他心又软,到时候进退两难,憋屈的还是自己。况且前年我们又……这事我不好跟他提,本来就是他心里梗着的一根刺。”

他们既然立业在先,成家的时间自然滞后了许多,老一辈看来,家的组成部分无非是妻子和孩子,况且年后叶承明就要满七岁了,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父母辈的日子空闲了起来,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眼下蓝河满心满眼的天高海阔,他自然也不做这方面的打算,不过是怕几位家长一时催起来,戳到Omega的痛处罢了。

楚云秀见他的神色慎重,不免也有些惊讶,先前叶修交待她为这事探探几位家长的口风,她还只以为这人任性惯了,懒得在这种事上和父母斡旋,干脆借她之口给家长们打个预防针,哪里想到却完完全全是为的蓝河。

“叶总监现在心思能细成这样,”在警察厅里铁血杀伐声名在外的女性Alpha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得了吧你,有空揶揄我,”叶修睨她一眼,“也不看看你自己在沐橙面前那个殷勤劲儿。”

都是心底有了牵挂的人,在疼老婆这件事上,他们谁也看不成谁的热闹,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楚云秀刚要摇头,听到叶修压低声音道了一声“多谢”,不免又有几分失笑。

“都是老熟人了,”她挑起秀眉,“啰嗦什么。”

这话虽然说得不好听,她却是承了叶修的这个人情,索性好人做到底,返身去热热闹闹的人群里,把正被劝酒的蓝河救下来。

 

Omega腰酸腿软,被应酬压得浑身难受,正愁没法脱身,得了楚云秀解围,自然如释重负,几步蹭到叶修身边来。

Alpha伸手替他整了整衣襟,笑着问:“身上还难受?”

“……还不都怪你。”蓝河有点赧然地望着丈夫,小声抱怨,又连忙岔开话题,“你和楚小姐,你们刚刚说了什么?”

他又喝了几杯,虽然不上脸,眼睛却亮晶晶的,额上也沁出了一层汗,看起来格外乖巧。

“没什么,”叶修牵住他的手,“她说她和沐橙代替我们陪了半天爸妈,撂挑子不干了,让我们自己来接手。”

“所以,”他往前走了两步,见蓝河还一脸窘迫地立在原地,顿时又起了调笑的心思,语气暧昧地说,“走呗,老叶家的儿媳妇?”

 

彩衣娱亲,都是他们早就熟悉的套路了。

家长们活了半辈子,到了这个年纪,也无非是希望孩子们好好过日子,看到他们彼此有了归宿,自然是欣慰,不免又叮嘱和期望了许多。

这一天折腾下来,婚礼结束之后,他们还要安顿好长辈以及一些外地赶来的宾客,等到回到家里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累得够呛了。

主人家有喜事,卧室也是之前请家居公司换了布置的,窗帘,床头灯的挂饰,甚至被套和枕套都换了新的,是一种喜庆又温和的红。

Omega洗完澡出来,裹着一身清新的水汽,看见叶修端着Pad倚在床头,正专心致志地盯着手中的屏幕。

“你在看什么?”

“订酒店。”

“酒店?”蓝河凑过去望了一眼,那页面他不太熟悉,显然不是常用的软件。

“你看看,”叶修伸手把他捞进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才把Pad递过去,“那边都是岛,航班很多,行程也随便,星级酒店没有民宿住着方便。”

蓝河就着他的手看了看屏幕上已经完成的预定,檀香山、茂宜岛和大岛都有各自的行程安排,时间也安排得井井有条,还批注了航班信息,不免有些咋舌。

当初他还是叶修的助理的时候,这可是位万事不上心的主,出差时的机票,酒店,日程安排,哪一样不是做甩手掌柜扔给他搞定。于是这时候,蓝河见他劳心劳力布置这些,不免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以为你会找个旅行社的,”他说,“自己安排挺麻烦的,你也不跟我说一声,我……”

“跟你说什么?”Alpha挑了挑眉,果断地打断他,“你准备婚礼,我准备蜜月,合理分工,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蓝河听他理直气壮的语气,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以前他们是上下级关系,叶修压榨起他来可一点也不见手软,现在结了婚,反而讲究起礼尚往来了。

“这个季节最适合观星,我们可以在茂宜岛多住几天,晚上带你去看银河。”叶修又说,“欧胡岛上还有跳伞的项目,我记得你不恐高……”

蓝河被他搂在怀里,舒舒服服地倚在他胸前,听他讲述这些。他其实不太向往那些享有盛名的好山好水,旅行对他而言,也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不过既然这是叶修的决定,他当然乐意奉陪。

Alpha已经克制得足够好,但来自本能的强势仍然藏在生活点滴之中,让他下意识臣服,并且对这种来之不易的,名正言顺的臣服,深感甘之如饴。

他是刚刚洗完澡出来,头发还没有干透,这个姿势倚着,很快就把叶修的丝质睡衣压出了一圈浅浅的水痕。Alpha察觉到胸前的濡湿,下意识地挪了挪身体,才发觉蓝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半睡半醒了。

叶修合上Pad,伸手把蓝河放平在枕头上,Omega无意识地低吟了一声,立刻顺着信息素的味道蹭过来,把自己埋进了他的胸口。

这种下意识的依赖,让叶修内心一片柔软。

从领口望下去,Omega的身体上还留着下午那场情事的痕迹,这一天兵荒马乱,想来他是累得很了。

“新婚之夜也敢这么敷衍,先欠着,我可记下了。”

Alpha几乎忍不住笑意,探手关上床头灯,把爱人密密实实地拥进了怀抱里。

 

婚礼隔天,上午送走了几位家长,下午就是他们飞往美国的航班了。

叶修那时候说要亲自送他返校,蓝河本来只以为是随口的一句戏言,没想到Alpha却难得言出必行,直接把他的行李都寄了过去,摆明是准备假期一过就兑现承诺。

一直到了候机的当口,蓝河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劝说丈夫爽约。

“真的没必要送我,”他说,“你可以从夏威夷直接飞回国内,何必折腾着还往芝加哥跑一趟。”

“不折腾,”机场禁烟,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红塔山解馋,说话也有些含糊,“顺路而已。”

蓝河无奈道:“回国的路往西,去芝加哥的路朝北,这是顺的哪门子的路。”

“不急回国,我去赴个约。”

“赴约?”蓝河听得一愣,“你和谁有约?”

“你那位小室友啊,”叶修挑了挑眉,语气十分悠闲,“他不是急着跟我来一场真人快打吗?”

蓝河:“……”

 

—待续—

  

评论(39)
热度(74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