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十三)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十二)


>>>

  

星空之下的夜晚寂静浩淼,叶修踩了刹车,把车子停在道边,空旷的山路上,除了他们并没有别的人。

人在自然面前,时常是渺小而怯懦的。Omega坐在车里,顶着一望无垠的银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有点手足无措了。

他想起他大学的时候,那还是大三,有一回和班上的同学出去露营,就在市郊的某座山上,午夜里同学都入了睡,只有他失眠,一个人溜出帐篷吹风,抬眼望去的时候,也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条银河。

壮阔的,浩渺的,璀璨的,无穷的,一如今日。

但那时候,他刚刚才爱上叶修,揣着一腔热烈和孤勇,就敢去直面远大又浩渺的未来,好像从没有想过,这条路会不会走得头破血流。

七年前星空下的那个他,和现在星空下的这个他。岁月更替,不过须臾。

这条星河流淌了亿亿万万年,亘古不涸,宇宙穹苍里,他们不过都是尘埃芥子。

 

“观星要看老天爷赏不赏脸的,”叶修扶着方向盘,声音压得很低,“今天晚上能见度这么高,看来我们运气不错。”

蓝河一直仰着头,这时候脖子有点酸,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刚要开口说话,却又被Alpha一把勾住肩膀,压进了怀抱里。

他们中间隔着手刹,这个姿势其实并不是很舒服,但是烟草的焦香浮上鼻端,Omega敏感地察觉到了,立刻停下了下意识想要挣扎的动作。叶修愉悦的轻笑声响在头顶,那是Alpha对他的顺从感到满意。

蓝河不免有些失笑。

他用这个别扭的姿势仰躺在丈夫的怀里,目光所及,除了渺远的星空,还有叶修含笑的侧脸。

熟悉的信息素像是无处不在的大气层,将他包裹在温柔的蛹里。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们不是天生合拍的伴侣,在最开始成结的那段时间里,因为感情的不确定,蓝河曾经一度将这种下意识的依赖,当作不安的来源。可是在过去的这两年,他们一路走过许多,就连两种信息素,也仿佛平稳渡过了排异期,烟草的焦香,雨水的清冽,融合成同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柔。

身体和心,本能和理智,都已经认熟这个人了。

 

星空广袤,蓝河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才觉得累,就不自觉把目光移向了自己的Alpha,叶修正好也在此时垂下眼眸,猝不及防望进他的眼睛里。

好像偷看心上人被抓了包的高中生,Omega一时间有些窘迫,又有些怔忪,忍不住想去触摸丈夫明亮的眼眸。手才伸到半路,却又被叶修截住,放到唇边轻吻了吻。

这个动作原本是戏谑的,但他的目光却很专注,在星光之下,除了经年不变的那股懒洋洋,还藏着一种熠熠生辉的,如水的温柔。

“你想干什么?”Alpha装模作样地问,“偷袭我?”

“没有偷袭啊。”蓝河被他噎了一下,“我这是,光明正大行使权力。”

他想了想,又说:“合法伴侣的合法权利。”

叶修听得哈哈笑起来。

他的心情大约的确是好,握着蓝河的手,很难得地嘴上饶了人。还颇有闲心地给怀里的Omega指认天上的星系。

蓝河对天文学几乎一窍不通,但听他声音里含笑,不免也心甘情愿,做了忠实听众,仿佛回到了岁月里的哪一年,重温了一把当时的怦然心动。

更多还是庆幸的。

从一开始到现在,叶修从他的暗恋对象,遥不可及的优秀学长,变成他的上司,最后成为他的爱人。他没有爱过别的人,不知道爱是不是都是这样,一眼情种之后,这个人就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生命。

好在事到如今,好梦都已经成真。

繁星还依旧如昨,而叶修的眼睛里,却已经一如当年所求,满满都是他的身影了。

 

当夜两个人回到酒店,气氛难免有点旖旎。洗完澡之后裹着一身清新水汽,相拥着就往床上滚。

落地窗外灯火明灭,远处幽暗的海平面上,几颗残星正闪着微光。迟来的蜜月让他们都有些情热,亲吻和触摸之中,甚至带了些谨慎的珍重。

于情事上,他们其实都不算是热衷的人,但肢体交缠总是能够更加直接地袒露心声,于是好风好月的夜晚,置身异国他乡,拥抱和接纳彼此,似乎成了他们心照不宣的浪漫。

Omega蜷缩在丈夫的臂弯里,几乎抖成一根凌乱的琴弦。看他喘得急了,叶修便笑着俯下身下来,含住他的唇瓣辗转厮磨。

蓝河柔腻地喘息,却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去,牢牢攀住了Alpha的肩膀。

 

他其实一直都无法从容地接受这种被人全然掌控的感觉。

许久之前,在他的第二性征刚刚分化的时候,Omega的身份曾经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那时候他不懂,为什么一个人的情感和情欲,甚至人生的轨迹,要被本能支配,接受另一个人的强行介入。

来他遇到了叶修,暗恋甜蜜而苦涩,爱像一棵芬芳的柠檬树,播了种就要发芽,就要生长,无关性别,无关AO之间天生的吸引,只因为是这个人,

他有时候回想这一路,不是没有察觉,这个Alpha其实是没有软肋的,因为万事在握,所以随时随地,气定神闲。可是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叶修在面对他的时候,除了偶尔的强势,却似乎总有无穷无尽的温柔,广袤的,纵容的,像是风平浪静的海。

于是所有昔日的困扰,陈年的不安,也都沉进这片海里了。

情感和情欲被他影响,都是心甘情愿,而人生的轨迹遇见了他,也总会向好的,明亮的未来延伸。当他因为本能,向他的Alpha臣服的同时,叶修也同样对他的喜怒哀乐有共情。他们的身份,首先是伴侣,其次才是属于彼此的Alpha和Omega。

所以,还有什么意难平呢?

纵容把余生都放到他手心里去,他也从来都不是被掌控者。

被绵绵的快感催熬着,蓝河觉得难耐,开口想讨饶,模糊的视线里,却看到叶修微微挑起的唇角。

汗水沾湿了Alpha的发鬓,有一种难言的性感,叫Omega一时间心动得不行。

他喃喃的喊叶修的名字,一声一声,听着丈夫缠绵的回应,便只收紧了揽在他肩上的手臂,什么也不想了。

 

因为假期持续小半个月,叶修将时间定得很闲散。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在几座小岛之间转乘航班,行程也十分缓慢。

岛屿间的飞机大多飞得很低,零星游云都能从眼底晃悠悠地掠过。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蓝河偶尔觉得昏昏欲睡,靠上Alpha的肩膀,一个午睡时间的小憩,醒来就能抵达目的地。

他这一年念书,习惯了紧张而又繁忙的生活,难得的一点闲暇,学校里那些事倒也没有放过他。

几天后两个人在茂宜岛出海观鲸,半途中Omega一口气接到好几个电话,都是他在Booth的同班同学,约他一同参加今年的课题竞赛。

他们的专业性质使然,同学之间年龄参差,关系也未必有多亲厚,不过年轻踏实的东方人,在分组作业的时候总是备受青睐。

“还没开学,你们的作业这么急?”Alpha听他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不免开口,“一上午,这都七八个了吧。”

海上风大,他们乘的是开敞的游船,视野很不错,浩瀚的海面上,依稀能看到不远处嬉戏的座头鲸。

“不是作业,”蓝河的表情有点为难,“是毕业学年要做的课题,和毕业绩点挂钩的。”

他叹了一口气:“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邀请我。”

“心里有想法?”

“之前是有的,有几个在职就读的前辈,公司事忙,对我也很关照,原本我想,课题竞赛的时候就和他们几个一组,我多做一点,也算给他们减轻学业负担了。”

叶修听得失笑:“你这个老好人。”

 

Omega的心性他再了解不过,别人的坏处,他未必会记在心里,好处倒是经年不忘,老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个人心里,大概是揣了个趵突泉。

“以前,我在你手下做事的时候,”蓝河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也没见你这么体谅我啊。”

澄明的日光之下,远处海面有座头鲸在跃水,下落时拍起巨大的水花,惹得船上的游客一阵惊呼。蓝河的位置靠近船舷,听到动静,下意识就回了头,探出身去望,却又被叶修一把掐住腰,狠狠扯回了怀里。

“这不一样,”Alpha伸手护住他,故作严肃,“我护短啊。”

身份的转变,关系的转变,从不在乎到在乎。

言下之意,不必点明,蓝河倒是听得愣了一下,一时间乖顺地倚在他怀里。

这话存了玩笑的心思,可又没得到玩笑的回应,叶修也不介意,却分明懂了Omega的心思,只伸出手,摩挲他红通通的耳根。

 

在学业上,他是向来不插手蓝河的决定的。

返程的时候,Omega在他身边回拨电话,拒绝一些人,又承诺一些人。隔行如隔山,饶是叶修行业大神,对爱人现在所在的领域,其实也是一知半解,听他柔声同那边的同学商讨课题模型,并不完全听得懂。

这种感觉很不好,哪怕不等占有欲和控制欲主动叫嚣,他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一直以来都跟在他身后学步的Omega,正逐渐走上另一条道路。从此之后,他的话题他不一定都能参与,他的梦想他也不一定能够加持。

他们在事业上的联系,将日渐式微,惟有一根名为爱的红绳,还绑在两个人的无名指之间。

而这个局面,是他亲自推就的。

Alpha是生来的领导者,可也没有想象中那样无坚不摧。

叶修微微摇了摇头,忍不住去捏Omega的掌心。蓝河正和那边说到一半,不免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却还是下意识地摊开手掌,紧紧地和Alpha指节相扣。

这是个下意识的小动作,却带着坦然的讨好。

叶修不免挑了挑眉。

 

阳光,海滩,椰林,璀璨的星空和湿热的风,八月末九月初的夏威夷,在热闹之余,其实也藏了一股疏人筋骨的慵懒。

等到临近假期结束,两个人还有些沉浸在自然睡自然醒的假日气氛里出不来。

他们打包好行李准备返程,蓝河在机场巴士上困得睡了一觉,醒来才突然想到,叶修是执意要和他同行去芝加哥的。

原本他存的心思,是趁开学之前这几天物色一下适合的房子,好早些搬出去。约修亚对他的追求意图实在是明显,虽然失去一位年轻的朋友固然可惜,但他更想坦率地拒绝这个突如其来的追求者。

而这个念头,原本他是瞒着叶修的。

或许是自尊心作祟,蓝河总觉得,他和约修亚的事不应该有叶修的介入。人生的乐章很长,Alpha根本不必倾听他的每一个章节,至于某些变调的音符,他自己自然会着手剔除。

——可惜叶修显然没有这么善解人意。

Alpha对这件事表现出了难得的强势和执着,甚至使用了一点特别的手段,换来了Omega出自本能地臣服。

 

两个人从檀香山直飞芝加哥,行程接近四个小时。飞机上,蓝河索性和他坦白了约修亚把自己的生日会推迟这件事。

“你在也好,”他叹了一口气,“那就和我一起去吧,省得他总是误会。”

叶修望着他笑了笑,出言揶揄:“你这位小室友,对你也算是一片丹心了啊。”

Omega望着丈夫促狭的眼睛,一时间觉得自己有点头疼。


—待续—

   

评论(54)
热度(62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