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大半夜文思如尿崩,果然我白天没法老老实实码字QAQ

※这个系列大概也就这么日常琐事改不过来了

※这杯牛奶我有加糖,食用愉快=3=

※以及这是叶神退役定居G市的设定,OOC,OOC,OOC像日常

※前排带我的画手 @抠墙看洞们 

 

蓝河在厨房炖排骨的时候被浓浓的肉香熏得有点发闷,他把灶上的火拧小,走进客厅窗边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推开窗子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小雨了。

G市三月莺时,小区里种的广玉兰花开成一片云海。这场雨来得悄无声息,和着绵软的、吹面不寒的杨柳风,细腻地飘进窗子里来,迎面扑来的空气里也蕴着泥土潮湿清凉的水腥气。

蓝河在窗边站着发了一会儿呆,目光从窗棂上一路上移,移到开得纷繁茂盛的玉兰花,移到铅灰色低低压着的天幕,就着仰起的微小角度被扑了一脸的冰凉雨丝,许久之后才莫名地打了个激灵,想起叶修早上出门的时候没带伞。

 

这是他们同居的第二年了。

去年叶修退役,蓝河本想着辞掉蓝溪阁的工作跟着他往H市去定居。两个人异地好些年了,虽然感情来得细腻而绵长,并不太在乎那些朝朝暮暮的小儿女说辞,总也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或许是蓝河的性格使然,让他一直觉得在这段感情里率先妥协的理应是自己,所以纵然心里有千般不舍,还是下定了决心辞掉蓝溪阁这份他为止努力了整个青葱岁月,倾注了近乎所有热情的工作。

结果没等他悲壮这一把,刚刚退役去向不明的某个大神在七月一个月光很亮的晚上,拎着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敲开了他租住的小公寓的门,蓝河被迎面扑来的烟气呛得直咳嗽,擦眼泪的时候听到叶修说:“哎这位先生,你差不差个暖床的?”

于是就这样住在了一起。G市是东南沿海的经济中心,游戏产业也十分发达,叶修后来找了份游戏开发师的工作,工作便逐渐稳定了下来,而蓝河依旧在蓝溪阁供职。

 

转眼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时间是下午四点三十六分,离叶修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不到。蓝河关上窗子拉好窗帘,走进厨房把灶上的火检查了一遍,拧到最小处保证排骨汤能够温着。然后又去阳台上挑了一把伞,路过玄关的时候顺手给家里养的两条小鱼扔了点鱼食,这才带上公交卡、手机和钥匙出了门。

说来雨其实很小,走出公寓楼的时候发现地面刚刚被润湿,积水都没有盛起来,鞋子踩上去也沾不上新泥。叶修上班的地方离家里不远,坐公交不过五站路。但蓝河在湿漉漉的小雨里还是撑起了伞,准备去接他回家。

平日里他的工作比叶修要来得忙,也没有什么稳定的时间,虽然只要人在电脑前,不一定要去蓝雨俱乐部那边的网游工作室,但是荣耀里的各大公会还是多年如一日纷争不断。有时候半夜三更被一个电话惊醒,蓝河起身开电脑上荣耀,叶修必然也跟着。他退役的时候就公开了两个人的关系,后来大家就会发现,网游里只要蓝溪阁的蓝桥春雪上了线,君莫笑也必定后脚跟着来。不过曾经把野图Boss战场搅得一团糟的散人如今也不再涉足抢Boss这件事,只是安安分分站在他的小剑客身边撑着千机伞护住他免被误伤。

这一天难得放了个假,蓝河索性拔掉了家里的网线不准备上荣耀,上午的时候把家里里里外外清扫了一边,中午睡了个短觉,下午想着给叶修好好做顿饭吃,结果又撞上下的这场小雨,干脆就全套服务做到底,把人也亲自接回来好了。

 

小区门口就有个公交车站,这会儿没到下班的高峰期,站里候车的人不多,车子来得也慢。蓝河等得有些无聊,索性打开了手机开始翻短信。收件箱里最上面的那一条就是来自叶修的“我到公司了”。

他不用手机的习惯是刚刚定居G市找工作的时候改掉的,毕竟简历投出去还是需要留联系方式的。后面在蓝河的强烈要求下也就一直用了下来。至于到了公司报平安的习惯,则是半年前某一日,他平日里上班的那条路上有辆公交车侧翻,伤亡很是严重,蓝河在家里看到这个消息急忙打电话,结果被那边迟迟都没有人接的忙音逼得直接掀了桌就往他公司赶,到了之后才知道他那天临时开会手机调了静音。蓝河其实一直都没有表现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后怕,不过叶修还是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心里那一丝不安,此后就养成了每天到了公司就给他发个短信报平安的习惯。

蓝河点开他们的对话栏,发现他们的短信消息发得实在乏味至极,除了每天的平安短信,最多的就是“今天吃什么”“随便啊”这种市井琐事。叶修对于手机的使用一直不甚精通,除了打电话发短信之外什么也不会。

还是抽空教教他好了。他想。

耳畔传来了公交车的鸣笛声,蓝河收起伞几步迈上了车,刷卡之后想着自己坐不了几站,便挑了个靠车门的位置坐了。车上的人不多,并且大都沉默,偶尔有几个小声说话的,用粤语唠嗑着琐碎的家常,隐隐地传进耳朵里。目光所及,是小雨刮在汽车玻璃窗上,划出不规则的水痕。

蓝河坐定之后又划亮手机屏幕点开了微博。首页上大部分还是荣耀联盟里职业选手们的动态。他点进特别关注里唯一一个人的首页,发现最后的一条微博依然是他一年前退役的那一天发的,然而下面的留言已经破了十万,竟然还有今天上午的,都是那些小粉丝对他的留念和祝愿。

蓝河想了想,还是在自己的微博里发了一句话:“下雨了,去接他回家。”

然后“叮咚”“叮咚”的提示音疯狂地响起来。他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叶修的粉丝和职业选手们的转发和评论。他们两个的关系既然已经公开了,叶修平时又太低调,蓝河有时候也会发一些有关他的动态,并无关秀恩爱,一方面是向世人证明这个妖孽还好好活着,另一方面,那些转发和评论里大部分都是善意的祝福。

——而被人祝福的感觉总是很好的。

 

他关上微博,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过了一会儿又拿出来,给叶修发了条短信,表明自己在接他的路上了。

透过车窗能感受到外面的雨稍微大了一些,打在玻璃上开始有噼里啪啦的细微声响。时间已经过了五点,正式进入了下班的交通拥堵时期,公交车行驶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大约是雨天的缘故,天色也已经有些暗了,街道上的灯光一盏一盏亮起来。霓虹灯的光芒透过被玻璃上的水雾抵达眼底时,已经成了一片温柔的蒙昧。

蓝河有些发愣,想起自己和叶修这一年的生活。曾经分隔两地时有过的所有臆想——包括有自己的房子,阳台上种自己喜欢的茉莉花,家里养着几条安静的鱼,每天早上能在他怀里醒过来——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纵然生活琐碎简单,然而却是最平凡的幸福和浪漫。

 

因为堵车的缘故,蓝河到抵达叶修的公司楼下的时候已经不止五点半了。

一眼就看到叶修正在写字楼前面的小凉棚里站着避雨,嘴里还叼着一根燃了大半根的烟。

蓝河撑起伞走过去,在雨幕里喊了一声,冲叶修招招手,然后让出了伞下的左半边空间。叶修眯起眼应了一声,几步跑过来缩到他的伞下,然后单手扯了扯领带,含糊不清地说:“看这雨下得也不大,怎么突然来接我?”

“让你少抽点,”蓝河抽掉他嘴里的烟,就近寻了个垃圾桶扔了,才答道:“家里饭都做好了,反正今天放假我也没什么事情做。”

叶修闻言露出一个笑,伸出手去扣住蓝河的腰把他揽进怀里,侧头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到底还是小蓝心疼哥啊。”

蓝河撇了撇嘴别过头去,假装没听到。

 

正赶上下班的时候,公车上人多,道路也不畅,想着总归不远,两个人便决定走路回去。这时候路上已经积起了小小的水洼,沿路种着的榕树叶子繁盛,不时落下零星的水滴。行人往来喧哗,车辆驶过溅起水花,霓虹灯闪烁,热闹的人间,他们也不过是其中很小的组成部分罢了。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说些琐事,从阳台上茉莉开出的花,说到今年荣耀联盟有哪个新人潜力无限大,步子放得很慢。走回小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全暗了,路灯亮了起来,明亮的黄色光芒照亮整个视野。蓝河把手伸出伞去试了一会儿,发现雨已经停了,于是收伞甩了甩伞面上的水珠,却听到叶修突然喊了一声:“小蓝。”

 

他回过头去,看到恋人的面容在灯光下显得模糊而温柔,看到叶修突然伸出手来,猛地把他揉进怀里。

然后带些湿气的吻便覆了上来。

蓝河听到他在唇瓣厮磨间含糊不清的呢喃:“你在我身边,真是再好不过了。”

蓝河想喂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叶修你难道不应该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哥的魅力这么大也难怪你被我迷得死去活来”么?!

——同时把手环上了叶修的腰。

 

他们在路灯下亲吻,影子被拉了很长很长。

就像他们还会在一起度过的时光。

 

—Fin—


评论(23)
热度(28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