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十六)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十五)



>>>   


芝加哥的薄暮绯丽壮阔,窗外的天幕上,正挂着层层澎湃的火烧云。

或许是为了不打扰他睡觉,房间里只开着两盏不太明亮的壁灯,影绰的灯光之下,Alpha凝神望着他,神色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Omega与生俱来的敏感还是隐晦地提醒他,丈夫或许有哪里不对劲。

蓝河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讷讷:“你……”

“饿不饿?”叶修却笑着打断他,一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待会吃点东西,今晚就早点睡吧。”

 

两个人叫了客房服务,晚餐是清淡的蘑菇汤和玉米粥。

蓝河胃口不太好,咬着勺子喝了小半碗就嫌饱,又被Alpha催着去洗澡。

他这一天兵荒马乱,站在花洒下的时候仍然有些发晕,信息素作乱的后遗症裹挟着浓浓的疲倦,还躲在身体的最深处,热水淋到了后颈的伤口,又激起一阵酥麻的痛。

Omega忍不住抬手,再次摸了摸自己还留着Alpha牙印的性腺。

浴室之外,叶修似乎正站在窗边打电话,声音被哗啦啦的水声盖得模糊不清,身形则在浴室的毛玻璃上拓出了一个模糊的黑影。

蓝河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扬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好像要把丈夫的影子抓进手心似的。

 

没有行程,也没有其他安排的夜晚,等到夜色彻底暗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难得清闲地躺了下来。

现代人的作息虽然称不上规律,但这个时间点的确还算早,蓝河下午睡了很久,并不怎么困,只睁眼望着窗外的夜空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修探过一条手臂来拥住他,片刻之间臂弯由松到紧,还不等Omega反应,已经将他牢牢地嵌进了怀里。

“小蓝?”他的声音里依旧含着笑,“你在想什么?”

Alpha下午不动声色那一避,避得蓝河心烦意乱,这时候猝不及防地被他锁进怀抱里,熟悉的烟草焦香铺天盖地拥进鼻腔,心头又不免涌上了一点难言的酸。

“没想什么,”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点睡不着。”

“我约了医生,明天带你去诊所检查。”叶修说,“美国看病不方便,万一有什么后遗症,我改签,替你安排好了再走。”

他的机票原本定的后天上午,半个月的婚假刚过,十月份又要和李奥·罗根一起飞一趟欧洲,公司里的大事小事都等着这位总监回去拍板,苏沐橙已经快要忙不过来了。

“没事的,”蓝河在丈夫怀里轻轻翻了个身,“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他是暗下决心,以后绝不再沾酒了。这次的事虽然是场意外,不能向谁追责,但的确让他生出了那么点十年怕井绳的惴惴。

这已经是ABO三性平权改革之后的很多年了,社会地位的平等之下,生理因素导致的不便,仍然深切地影响着每一个Omega。

蓝河不免叹了一口气。

 

他这个姿势,正对着叶修的胸膛,Alpha听到他的叹息,揽在他腰上的手立刻安抚似的地拍了拍。

他的掌心滚烫,体温透过薄薄的丝质睡衣传递过来,和绕在鼻尖的信息素一起,混合成一种奇异的导体,导来悉悉索索的微小电流。

下午才接受了腺体标记,蓝河这时候还有些情热,躺在叶修怀里的时候,难免心猿意马,呼吸都难耐地滞了滞。

“怎么了,”Alpha在情事上向来强势,但也宠他,这时候敏锐地察觉到了Omega身体的变化,忍不住手去摸他的脸,“想要?”

听出这话里似有若无的调笑意味,蓝河别过脸去不想看他,面上一阵一阵绯红。

然而下一秒,叶修已经一把握住他的腰,将Omega整个人拖进自己身下,疾风骤雨般地吻了下来。


换了长微博图片了,还不行我真的就没办法了

  

隔天他们去找预约的医生就诊,坏脾气的Beta女医生不满地摆着手:“拜托,你们都已经成结了,能用上床解决的事,为什么要找我?”

B876对已经被标记的Omega影响并不大,叶修关心则乱,于是此刻在医生面前,也只得吃瘪。蓝河眼见着自己在打嘴炮方面无人能敌的Alpha难得折戟,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

两个人回程的路上,他努力劝说丈夫打消改签的念头,还是按计划返程。叶修凝神开车,扭头来望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表达什么异议。

这几天住在酒店,Omega打包了一点行李过来,这时候都要送回家里去。

前夜里Alpha把他折腾得狠,这时候倒是体贴地替他收拾,蓝河怕他落了东西,扶着腰过去搭手,抬手把剃须刀递给丈夫的时候,两个人指尖相触,却又被他不动声色地避开了。

Omega一时间僵在原地,一句话憋在喉咙里,想问又不敢问。

 

这太反常了,他想。

Alpha的态度突然变得很奇怪,晚上明明粘他粘得厉害,恨不得把人牢牢锁进怀抱里,白天却始终和他保持着一个有些疏离的距离。

那天下午的避让,似乎并不是错觉。也不像误会,更不像隔阂。

似乎两年以来他们之间的顺风顺水,此时都触了礁,搁浅在岸滩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站在小舟上,无助得很,却也舍不得下船。

蓝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到底怎么了?

 

叶修不说,他是决计问不出来的。

可Alpha显然不准备说,于是Omega在接下来的一天里都有些魂不守舍。

这样的叶修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陌生,自从相遇起来,这个人几乎一直是从容到坦荡的。都说人有千面,从前作为助理,蓝河所见的是他在工作上的优秀和强大,后来作为爱人,所见的则是他铁血之下的柔情。

每一个叶修都让他越来越情根深种,可那些都不像现在。他似乎裹上了一层紧实的壳,促狭的笑意,不动声色的体贴,这些都和平日无异,只有那层壳下岩浆涌动,似乎酝酿着一场质变。

隔天叶修回国,蓝河去机场送他,和丈夫提起搬家的事,叶修只让他不急,说自己下次过来的时候再商量。

新学年开始在即,房子并不是很好找,蓝河也只得把这件事情按下不表。

好在约修亚大概是被吓到了,这些天对他的态度收敛了许多,哪怕看着他在家里进出,更多时候也只是委屈巴巴地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想同他说话却不敢的样子。

“约修亚他……”

“就是小孩子,把我当情敌对着干,”叶修捏着登机牌,笑道,“人倒是不坏。”

蓝河心头一动:“你不生气?”

“这有什么好气的。”

不气你还躲我。Omega深感无力,只能在心底默默腹诽。

他们在登机口拥抱,Alpha这次倒没有下意识地避开他,只把自己的Omega往怀里兜了兜,又吻上了他后颈腺体上那个结痂的牙印。

 

漫长的假期之后,各自都要回归忙碌的生活和学习之中去。

叶修忙着工作交接,蓝河则迎来了毕业学年,MBA的课程是两年制,第二年实验课程很多,他穿梭在各个实验室和事务所之间,忙起来根本歇不住脚,许久都和丈夫通不上一个电话,先前的那些事,也只得梗在心里暂且不去想。

隔了两星期,他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起来才发现是好久不见的学长黄少天。

“嘿,小蓝,”那边的声音听上去一如既往地活力十足,“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待续—

  

这个矛盾暂时梗在这里,不是吊胃口,主要是后面还有一件大事,会卡在最适合,最没法躲开的时候一起爆发出来。

他们走得太顺了,叶修在这段感情里一直是掌控者,这个牛逼的人牛逼惯了,只觉得自己万事在握,可是就算是开了金手指,世事哪能都如他的愿呢。

当然,面对一个他不太熟悉的,或者说走下了神坛的老公,河河也是时候更进一步地成长啦!

   

评论(58)
热度(628)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