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十七)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十六)


>>>

   

两个人坐在芝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聊天,黄少天戴着鸭舌帽,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套头卫衣,年近而立的人,看起来比蓝河还要小上几岁。

他的信息素是清淡的竹香,在满室咖啡豆的浓香里显得清新怡人,蓝河早先没太注意,这时候仔细嗅了嗅,总觉得是他的发情期快要到了。

“学长怎么有空来美国?”

“出差。别提了,最近公司事又不忙,文州宁愿留在国内看比稿也不陪我出来,你说他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不想跟我过了,还是嫌我烦了?唉,我就知道当初不该主动追他,O追A,像什么样子嘛,追到了手他就一点都不珍惜……”

蓝河:“……”

“可是我们年底就要结婚了啊,你是不知道结婚有多麻烦,哎对了,我是特意来给你送请帖的,你来不来啊?你明年是不是就要毕业了,现在课业忙不忙?回国方便吗?”

蓝河忍不住打断他:“学长,我怎么记得你以前说过,三十岁以前,是绝对不要走进婚姻的坟墓的。”

黄少天叽里呱啦话唠的嘴一停,莫名被他噎了一下。

 

他向来是个很非主流的Omega,欢脱起来比某些大A还要有活力。年少轻狂那几年,只觉得自己上九天下五洋,一身都是胆。什么以后要找个Alpha过日子奶孩子的人生轨迹,简直是扯淡。

未料事到临头,还是抵不过际遇安排。

“哎呀不管了,”这时候被学弟提醒自己的反口,他也不过是唏嘘了一下少不更事的那段日子,一手递上请柬来,“反正现在都要结了嘛。”

请柬上印着婚纱照,黄少天穿了一件中式的小马褂,捏着瓜皮帽做鬼脸,他的丈夫喻文州则站在他身边,笑着看他闹。有点像抓拍下来的场景,也不知道为什么选了这一张。

作为蓝雨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掌舵者,喻文州是个看上去很有Beta气质的Alpha,不像商人,倒像个大学里开讲座的年轻教授。

“日子定的是圣诞,你方便就来,不方便也没关系,反正我会让文州多敲老叶一个红包,人不到至少礼要到你说是吧。”

“如果假期能协调的话,我会尽量赶到的,”蓝河有点哭笑不得,“喻总看起来是个好人,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

“你也说了是‘看起来’啊,”黄少天搅拌着手里的无糖蓝山,突然有点无精打采,“也没有很好了,心有点脏,有件事我现在都没敢告诉他,怕他不同意。”

“怎么了?”

黄少天十分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

“唉,就是结婚以后,我不太想要小孩。”

蓝河:“……??”

 

蓝河脑补了一出因为后代问题无法达成意见统一,Alpha怒发冲冠强制Omega生子的囚禁PLAY狗血戏码,又把两位主角带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顿时被自己吓了一跳。

“你们难道没有提前协商过?”

“我明示暗示过好几次了啊,可是这种事情要怎么说?我早就看出来了,他那么喜欢小孩,难道我还能冲过去直接跟他说‘我们丁克吧’这样的话吗,要死啦。”

黄少天说话语速飞快,蓝河听得云里雾里,一时间没搞懂这个逻辑。

毕竟他对自己Omega的身份向来没有什么怨言,在他和叶修的这段关系里,这种事情也并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必要。孩子总会有的,时机早晚而已。

“而且你要知道,”黄少天又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他们那些Alpha,和我们的脑回路不太一样的……”

这位非主流的Omega,思维天马行空满世界乱跑,怼起自己的未婚夫来也不怎么留情,蓝河还没从上一段话里回过神来,又听到这样的说辞,立刻忍俊不禁了。

“我懂的,”他深有体会地点点头,“叶修他也……”

不过话说到这里,他倒是突然愣了一下。

 

人这种社会性的动物,总爱把自己藏进种群里以寻求认同感。可也正因为这种社会性,同时造就了种群的复杂化。

比如在孩子的问题上,他和叶修还是默契的同类人,但这时候,他和黄少天又被性别划分到了同一阵营,共同向他们的Alpha开起枪来。

蓝河不免叹了一口气,心想,所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感情这种事情,真的从来不存在普世性。

“叶修怎么了?”黄少天好奇地望了他一眼,倒没追问,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哎呀我知道,叶修大概也是这样的,他们这些Alpha,都觉得自己很牛逼,这叫什么,这叫大A主义,文州其实也是,不过文州更奇怪,老爱装模作样的。”

“Alpha那点劣根性嘛,占有欲,控制欲,强势,想掌控大局,该理解的我都理解的,改不了就不改了,干嘛做出一副平等民主的样子来,然后自己一个人在那憋屈半天哦。尊重又不是体现在这种事情上面的,而且我也不跟他争这个一家之主当。”

“他想管我,那就管嘛,我不高兴了自然会跟他说的,什么事儿摊破了才好谈呀,”黄少天把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百无聊赖地咂了咂舌,“可是你看现在,我不想要小孩,他明显就想要,想要就想要吧,他又不跟我说,摆出一副尊重我尊重得不行的样子,弄得我在和他产生分歧的时候都没法开口,好像多对不起他似的,这我能怎么办啊。”

蓝河听他絮絮叨叨地说,开始还想,学长原来是找他当知心弟弟的。可是听到后来,心头又不免动了动,不知怎么回忆起当时,自己出国之前的那段时间来了。

因为某个隐晦的原因,他很少去回想那时候,自然也不敢揣测,叶修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替他打点留学的事宜的。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成婚也好,离职也好,念书也好,放弃那个不合时宜的孩子也好,大事小事,他想做却不敢做的决定,Alpha总是不动声色地促成,那样的强势里,于是也总带着温柔和纵容。

他说“我已经站在你身后了”,他说“我不是你的追逐目标”,他说“你比孩子重要得多”,他总说“你”,却很少说“我”。

那一瞬间,蓝河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可那个时候,他突然有点懊恼地想,他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黄少天当晚就启程归国了,他的发情期临近,信息素的味道日渐馥郁,喻文州虽然放他一个人远渡重洋,但电话还是会随时随地问候过来。

蓝河看着这位学长和未婚夫通话的时候明亮的眉眼,有点忍俊不禁地想,家里这本经再难念,也终究是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个人共同念下去的。

算起日子,他们的婚期正是冬季Quarter的期中,没有结课的压力,兼之第四季度发情期的假期,要在圣诞期间回国一趟,蓝河的行程倒也不是排不开。

于是做出决定之后,他和叶修汇报这件事,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却忘记了对方正在戛纳准备领奖。Alpha接起电话时,声音里还有点喑沉的哑,似乎是从好梦中被惊醒的。

“抱歉抱歉,”Omega顿时被吓了一跳,“我忘记你飞西欧了。”

“怎么了这是,”叶修清醒得很快,听清楚他说的话之后,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发情期你缠着不让我睡的时候,也没对我这么客气过吧?”

蓝河:“……”

Omega几乎要捂住眼睛无奈地呻吟:“我只是想问问你去不去学长和喻总的婚礼。”

“学长前天来出差,顺便给我送了请帖,所以我准备圣诞回国一趟,”顿了顿,他又小声补充说,“而且发情期也正好是……”

“好啊,我们一起去,”叶修的轻笑声响起来,“那我去接你。”

“不用了,哎,我自己买机票回来就行。”

“……也好。”

话说到这里就沉默了一会儿,叶修噤声之后,只剩平稳的呼吸声还夹着窸窣的杂音,被电波清晰地导进耳膜。

蓝河握着手机,一句话梗在喉头,原本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说什么呢,是“我很想你”,还是“我想见你”,还是“我爱你”,或者是“你到底怎么了”,这个时候说出口,好像都奇怪而突兀。

“那我先挂了。”

好半晌之后,他才闷闷不乐地摁断通话,叶修那边还在凌晨,自然也没有表达出什么异议来。

 

隔两天,就是Alpha和罗根先生在广告节上参加的那个单元的开奖仪式了。

蓝河难得抢了约修亚观看网球比赛的位置,占着电视去看颁奖。小朋友则坐在一旁瞧热闹,顺便对屏幕上偶尔一闪而过的Alpha表达一下不爽。

今年他们拿的还是银狮,小金杯被一匹黑马横刀夺走,不过对于大师级别的广告人而言,并不差这样一个奖项抬高身价,反倒还能给职业生涯添几分好事多磨的谈资。

约修亚在一边幸灾乐祸:“第二名而已嘛,你的Alpha好像也不是很厉害。”

“你知道这是什么奖吗?”蓝河哭笑不得地教训他,“广告界的奥斯卡,奥斯卡!莱昂纳多拿了二十年才拿到的那个!”

约修亚于是闷闷不乐:“哦。”

隔行如隔山,年轻人未必懂他们广告界的盛事,正如蓝河纵然转念MBA,却没有想过以后要留在华尔街,留在这个最令金融系学子们向往的乐园一样。

在遥远的西欧,隔着整片大西洋的另一块土地上,他的Alpha仍然在自己的领域里熠熠生辉,也仍然是他的灯塔,是他最钟爱的极星。

他的精彩从来不会因谁而失色,也不会被谁增色。当他站在,或者坐在那儿,“叶修”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传奇。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让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逐,让他的灵魂不自觉地臣服。

每一眼似乎都是初见,蓝河一瞬间几乎快要忘记中间这七八年,以及他们之间发生过的这些事了。

叶修这个人啊——

 

也许是Omega的眼神太过炽热而专注,约修亚在一旁看得十分扎心,百无聊赖地扯起了哈欠。

他揉着怀里的抱枕,想要溜回自己的房间去疗一疗情伤,推门之前却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对了蓝,”小Bata回过头来,有点迟疑地说,“罗根学姐之前好像拜托我……问你这周末有没有空,想约你出去一趟。”

“罗根小姐?”蓝河听得一愣,顿时抬起眼帘,“她找我做什么?”

 

芝大文学院向来是伊利诺伊州文艺界的沃土,艾维·罗根作为这一届诗社的社长,准备趁着这个秋季Quarter,也是一学年的崭新开始,利用社团组织一个周期性的文艺沙龙。推广方案这方面,不知怎么想到了请蓝河来做。

于是面对她的邀请,Omega显然有点受宠若惊。

“很抱歉,罗根小姐,”他反复翻看着手里的合同,因为是学校内部的商业合作,报酬比市面上的价格低一些,不过也已经十分可观,“我只是有点好奇,您为什么会选择和我谈这份工作?”

“选择你很奇怪吗,”年轻的女性Alpha挑了挑眉,“你有工作经验,也出过成绩,当然了,还是个漂亮的东方Omega。”

她这个表情和叶修某些气定神闲的时候有点相像,看得蓝河一时间莫明赧然。

“开个玩笑,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冒昧。”然而艾维见好就收,此时已经换了一副郑重的神色。

“我看过你的作品,”她十分认真地说,“你的能力,审美,都很优秀,叶作为你曾经的上司,也曾和我夸赞过你严谨踏实的工作态度,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不选择你呢?”


—待续—

   

没有虐,没有虐,也没有准备虐,这篇就是结婚过日子各自成长的柴米油盐故事,不会虐的……


评论(15)
热度(607)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