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十九)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十八)

※520快乐,请拿好您的公交卡,排队上车~

    

>>>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婚礼也是西式的,坐在教堂观礼的时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流程,让蓝河难免有点恍惚。

明明夏季末尾,自己身为主角的那场热闹仿佛还在昨日,可才不过一转眼,他就已经变成了观众,千里迢迢赶来旁观他人的幸福美满。

年岁慢慢长起来之后,身边的人也渐渐走入了相同的人生阶段。他和叶修,方锐和林敬言,到如今黄少天和喻文州,迈出这一步的时候,却似乎都是欢欣多过忐忑。

大概是因为婚姻这座围城,对于对的人而言,也不过刚刚好,成为安放爱的暖房罢了。

 

他们晚上还有行程,于是在下午的酒席上,叶修面对着黄少天处心积虑想坑他一波而递过来的酒杯,自然找尽了借口耍赖推脱。

黄少天嫌他不给面子,气到跳脚,蓝河看他们斗嘴看得哭笑不得,想举杯替丈夫挡酒,却又被Alpha义正言辞地拦了下来。

“蓝河你别喝,”叶修佯装严肃,“你不能喝。”

“凭什么呀,”黄少天嚷嚷,“我告诉你啊叶修你不要带坏我小学弟,小蓝这么懂事的孩子,跟了你之后天天耳濡目染的,还能活得这么良善这么知情达趣,多不容易啊!”

Alpha咳了一声:“非要他喝也行,你先去楼上给我们开间房,万一待会喝出了事,我可就直接带小蓝上去了。”

黄少天:“……”

蓝河:“……”

喻文州端着酒杯在一旁看热闹。

“你看,我把先决条件都摆出来了,”叶修无辜摊手,“这就是你不乐意了吧。”

 

Omega发情期临近,正是信息素敏感波动的时候,酒精自然能不沾则不沾。

黄少天也是个已被标记的Omega,这种常识不可能不懂。只是叶修把话说得暧昧而促狭,又被他陡然听在了耳中,于是才提起来的一口气,立刻呛进了气管里,一时间咳得面红耳赤。

蓝河端着杯子又是窘迫又是好笑,忙拿眼神去瞪叶修,可始作俑者却不接招,又装模作样去瞪一直在边上看热闹的另一位新人。

喻文州这才伸手去拍黄少天的背,边替他顺气,边笑着出来解围:“少天,不要强人所难。”

只这么一句话,刚才还喋喋不休的黄少天立刻就偃旗息鼓了。

“行吧,”他好不容易喘匀气,怏怏地搁下酒杯,换了一杯茶举起来,“这杯酒先欠着,哪天逮到机会,看我怎么灌你。”

叶修嘴角一挑,得了便宜还卖乖:“好说好说。”

黄少天对他那副讨打的笑容恨得牙痒痒,目光一转又要发作,蓝河连忙举杯,往他杯沿上一碰:“学长,喻总,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罢,也不等他客套,仰头便自己干了。

婚宴上备的茶水是上好的碧螺春,虽然清淡,却回味绵长,这么牛饮下去,实在有些糟蹋。

Omega像祝酒一样亮了亮杯底,抬眼却见喻文州正望着他,温声道了一句:“多谢。”

 

新人们敬酒是轮桌敬的,黄少天虽然在在叶修手里总是吃瘪,在别人那儿却不见得,于是隔了不多时,便又神采飞扬起来。

他和喻文州穿着同款的礼服,穿行在宾客之间,是很般配俊郎的一对新人。蓝河已经落座吃饭,却还是忍不住分神去看他们。

他忆起黄少天在某个午后,芝加哥明朗的晴空之下向他倾诉的那些事,不由得想,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婚前就把这些分歧解决掉,还是任它们成为埋在两情相悦表象下的伏笔,等待某一天轰然现世。

“你和喻总,”Omega忍不住拿手肘撞了撞丈夫,小声问,“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快十年了,”叶修漫不经心道,“那时候他还不在蓝雨,是我毕业跟的第一个甲方。”

“甲方?”

“对,甲方,”听出这话里的疑惑,Alpha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小同志,不是所有甲方都难搞的,文州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向来很省事。”

蓝河被他噎了一下:“……你以为我听不出你在夸自己是聪明人吗?”

“呵。”叶修伸手拍拍他的脑袋,“近朱者赤,你现在也勉强能算半个聪明人了。”

 

Omega不过比他矮上三公分,却偶尔还是会被当成小孩子来对待,也觉得无奈,于是微微避开他的手。

叶修摸了个空,便重新捡起筷子:“文州,你别看他性子温温吞吞的,其实也是个心脏。”

酒席开的十人宴,桌上除了他们,还有好些不相识的宾客,Alpha的声音就压得很低。

“蓝雨不是他创立的,但是一路走到今天,他功不可没。”

“而且我记得……”他像是想起什么,突然眯了眯眼睛,“他们和上一家代理公司的合同明年就要到期了,到时候应该会在行业内重新招标。蓝雨……这可是块肥肉。”

这个表情蓝河很熟悉,在过去的那三年里,叶修对他而言还只是高坐在办公室里的领导,以及心头多年的暗恋对象的时候,他最常见的,就是Alpha这幅神情。

在工作面前,他永远像一只蛰伏的云豹,看似只不过是在太阳底下懒洋洋的,漫不经心地晒着太阳,实则风吹草动,在他眼底都纤毫毕现。

所以从前,Omega始终觉得,因为某种可怕的天赋,比起总监,叶修或许更适合做一个独立的创意人。他应当是恣意而洒脱的,世界不过都是他笔底的一张生宣,心甘情愿任他淋漓泼墨,随意挥毫。

直到他成为他的助理,看清他所拥有的,那种最不可挑剔的洞察力和大局观。

有些人生来就是强者,不管被放到哪个位置,都能成为天生契合的那块拼图。

蓝河叹了一口气,不由得心想,他的Alpha,大概真的是凡人中的神吧。

 

婚礼结束之后,他们当晚就连夜赶回了杭州。

Omega掏出钥匙开门,在大门开启的那一瞬间,顿生出一些游子归乡的安定感来。

屋子里的陈设一如既往,Alpha的信息素无处不在,几乎要沿着毛孔往身体里渗。作为两位主人之一,即使他已经三个多月没有住在这里,但和叶修同款的牙刷已经换上了新的,毛巾也洗好晒过了,好像不管何时,只要他回来,这个家永远都是最妥帖,最舒心的。

蓝河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突然回身抱住了丈夫。

“叶修。”

“嗯?”Alpha的身体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缓和了下来,回抱住他的腰,“怎么了?”

“没什么,”蓝河埋在他肩头蹭了蹭,由衷道,“我很想你。”

这一次Alpha没有答话,只有一声轻笑溢出喉咙,柔得像风。

 

这一天的行程很仓促,特别是叶修,从早到晚的一日游,早已经累得够呛。

两个人都有些疲倦,于是匆匆洗漱就相拥睡下。到了凌晨时分,Omega却被身体内部不断涌上来的熟悉热流惊醒了。

这种感觉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到如今仍然觉得无力又忐忑,只好牢牢揪住Alpha的衣襟,埋头在他怀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来。

春潮般满溢的信息素让叶修醒得很及时,才从深眠中把意识打捞起来,立刻就嗅到空气中清冽的芬芳,犹如置身花发草长,落着天街小雨落着的春夜。

Alpha体质使然,不过才睡了几个小时,已经攒起一身充沛的精力。

他轻笑一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避孕药,又含在舌尖哺给Omega,捧住他的脸便吻了下去。


发情期嘛,一发肯定是日不完的


—待续—

  



评论(31)
热度(534)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