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二十)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十九)


>>>

  

日完了,我先捂捂肾


发情期漫长,这种程度的缠绵只不过是暂缓发情热而已,然而也足够消耗Omega的体力。

蓝河再睁开眼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他睡了整整一个白天,这时候浑身上下像被碾过一样,几乎快要脱力。

叶修抱着笔记本,正半靠在他身侧的床头,键盘的敲击声如密雨一样急促,不知在做些什么。卧室里的气味纷杂,雨水的清冽,烟草的交响,混揉成暧昧的结合的味道。

几乎是神志回笼的瞬间,蓝河就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呻吟,蜷起身体往丈夫身边蹭了过去。

刚刚经历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他像渴水的鱼一样渴望和丈夫的肌肤接触。偏偏叶修只穿着一件丝绸的交领睡衣,裸露出大半个胸膛,对他更是一种无言的诱惑。

Omega环住他的腰,埋头在他的衣料里缓缓呼吸着。叶修察觉到他的动作,便合上电脑,缩回被窝里揽住他,安抚似的在他背上拍动着。

“你在看什么?”蓝河小声问。

他的声音几乎哑了,这时候出口全是虚弱的气音。

“一个新提报,”叶修说,“元旦之后要去比稿,我让他们赶在年会之前做出来。”

“……公司,现在一切都还好吗?”

“不太好。”

Alpha的语气平常,听得蓝河心头一跳,抬眼去望他,才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实在不太正经。

“你离职之后,我没有提新人上来,”叶修戏谑道,现在大事小事一手揽,天天忙得要死,你说公司会不会好?”

蓝河伸手去摸了摸叶修的脸,摸到他下巴上凌乱的胡渣。

“要我说,”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叶总监很忙的时候,心情就不会太好,叶总监心情不太好,创意部想来也不会很好过,创意部不好过了,公司自然也就不太好了,哦?”

“行啊,”叶修邀功道,“我教出来的人,一点就通。”

蓝河实在忍不住想笑,胸腔一震,又惹得身上一阵阵地发酸。

他勉力平复了呼吸:“这么说,我如果毕业之后继续回来给你做助理,岂不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Alpha听得挑眉,似乎对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漫不经心地应他:“我倒是想,Booth的高材生,你舍得屈就吗?”

蓝河为他的回答愣了一下,刚想开口说话,叶修却不给他机会,俯身来吻他。

亲吻由轻柔的厮磨辗转变成疯狂的啃食,发情期敏感的身体很快又被挑起了情欲。

Omega的脑海中兵荒马乱,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意乱情迷的欲望占领,于是也再想不到许多了。

 

两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了整整三天,又沉沉地睡了一整夜,第四天下午,蓝河从昏甜的梦境里挣扎着醒过来,察觉到身体里不时骚动的热流好像已经被镇压了下去,这才意识到发情期过去了。

不管经历过少次,发情这件事都让Omega觉得无所适从。

被情欲掌控,被Alpha掌控,失去理智,失去自我,这都不是什么愉悦的体验,却都是他作为一个Omega必须接受和承受的。

唯一庆幸的事,大概也只有陪他渡过这一切的人是叶修了。

 

因为要去赶一个集体参加的企业峰会,他定了隔天的机票返回芝加哥。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蓝河不得不承认,或许是因为发情期刚过,对Alpha的依赖还深,他有那么一点脆弱的舍不得。

叶修替他办好行李托运,回来的时候看他站在安检口原地发呆,开口揶揄道:“怎么,不想走?”

如果在往日,Omega就算被猜中了心事,估计也要嘴硬地掩饰好一番,可这时候,他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声说:“……有点。”

这样难得坦诚,让叶修在惊讶的同时,未免又有点心软。

他捧住蓝河的脸,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去吧,你自己选的路,总要好好走。”

Omega听得愣了愣,叹息道:“我会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明明已经成婚近三年,亲密的事做了无数,这种纯粹的亲吻仍然是最让蓝河心动的。

四周人来人往,都忙着分别与赶路,他们只是人海之中最普通的一对恋人,吻别也不过是因为依依不舍。

蓝河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拿着登机牌和丈夫挥手,转身走进安检口。

排队的人有点多,中途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却见叶修仍站在原地,就像目送他每一次启程时一样。

 

跨越大洋的飞行漫长,由于天气糟糕,航空管制的原因,落地时间又推迟了两个小时。蓝河走下飞机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天上飘着鹅毛大雪,他在摆渡车上打开手机,想给Alpha打个电话报平安,顺便约辆车回学校,没想到才关闭飞行模式,连上信号,屏幕上就闪出了好几条未读消息。

最新的那条,发件人一栏里显示着艾维·罗根。

这位女性Alpha和他的交流大多止步于诗社的工作,蓝河有点莫名,顺手划开短信。

然而等他看清上面的文字,顿时又愣在了原地,好似摆渡车上的热闹,这个下雪的冬夜,一瞬间都远去了,都模糊了,只剩手机屏幕上黑白分明的英文字母,欢呼着挤进他的眼帘——

 

蓝,祝你新年快乐。

还记得我年前和你说的那个好消息吗?我将你为诗社所做的工作推荐给了我的父亲,他仔细看过之后,对你的能力十分欣赏。

眼下,他的独立工作室有意和你签约,想于年后前来拜访。

不知道你是否方便?

   

—待续—

      


评论(17)
热度(46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