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ABO】秀出班行(二十一)

    

※ABO,先婚后爱,BUG一堆

※专业都是胡诌,设定基本私设,作者没文化,请妥善避雷

※上部:怀璧其罪 ‖上文:秀出班行(二十)

※坏消息是,辣鸡lo出了BUG,首页推送屏蔽了我两天,好消息是,被屏蔽的这两天日了很大一发……没补档的可以补了……

  

>>>


接到短信的第二天,蓝河在他和黄少天曾经见面的那家咖啡厅里,见到了艾维·罗根。

这日新雪初霁,奶油色的阳光像金粉一样洒向人间,这位女性Alpha穿了一件米白色的呢绒大衣,浅褐色的卷发披散下来,一身风韵,显得高挑又迷人。

“新年好呀,蓝,”她坐在Omega对面,笑道,“你的气色真好,看来假期过得不错。”

蓝河想起刚刚过去的发情期,未免有些窘迫:“新年快乐,艾维小姐。”

 

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玻璃幕墙外,咖啡店的店员们正在屋檐下铲雪。

有个男性Beta变戏法般从怀里抽出一朵玫瑰花,讨好地递到身边的女性Omega手里,那个长着小雀斑的漂亮白人姑娘立刻似喜似嗔地睨了他一眼,转身跑回店里,惹得门口垂挂的水晶风铃一阵叮当作响。

小儿女情态,看得店里的两位客人都不免有些失笑。

美国人不讲寒暄那一套,艾维很快把目光收了回来,望向蓝河:“我发给你的短信,想必你已经看过了,不知道算不算是好消息?”

“当然,”Omega的语气坚定,却立刻又充满了不确定的迟疑,“我只是想不通,罗根先生为什么会向我发出这样的邀请。”

他不是妄自菲薄的人,来到布斯就读之后,也懂得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自己,正视缺陷,却也不忽略优点。可是里奥·罗根,对他来说仍然是太遥不可及的人。

和同类的企业不同,独立工作室最受重视的东西向来不是作品,而是品牌。他们不负责生产,只负责创造,Idea就是他们的产品。而这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达到了品牌就代表品质的高度,比如国内的一枪穿云,比如由里奥·罗根一手创立的“理想国”。

那是行业的最顶端,是佼佼者的汇聚地,甚至——

或许是他的Alpha,是叶修都没有看过的风景。

 

“这个问题很耳熟,”艾维回忆道,“还记得吗,当初我和你谈诗社的工作的时候,你也这么问过我,而事实同样告诉我,我的选择并没有错。”

“我记得,”蓝河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似乎他们的交往过程中,总是对方在不断地肯定他,“可我并没有什么值得让罗根先生青睐的成就……”

“成就?”艾维抿了一口咖啡,嫌有些苦,又往杯里添了半颗方糖,慢条斯理地说,“那是因为我爸爸看中的并不是成就,而是潜力。

“成就意味着你现在的高度,而潜力则代表你未来会有的高度,”她抬起眼帘,认真地注视着面前这个Omega,“对吗?”

蓝河一时间有点语塞,只得无奈地赞同道:“话是这样说。”

没有经济负担这些后顾之忧,他现在其实并不怎么发愁工作这件事,曾经和叶修谈起过毕业之后的择业倾向,两个人也不过暂时达成了回国的共同意识而已。

他想起夏天和里奥·罗根在纽约见面的时候,对方曾经提到,OM公司想要挖角叶修时承诺过的厚待,不免心头一动。

“艾维小姐,原谅我的冒昧,不过我想问……”Omega犹豫了一下,“罗根先生有没有考虑过,对叶修发出这个的邀请?”

提起自己的Alpha,他的语气都不自觉地轻柔了许多,带着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缱绻。

“叶?”

“恐怕没有,”艾维愣了一下,旋即失笑道,“我爸爸暂时还没有退休的打算。”

见蓝河有些愕然,她又促狭地解释:“你知道,他是最不愿意屈才的人,在‘理想国’,他把每个人都安排在自己最适合的位置上,而叶,他如果愿意来就职的话,我爸爸可就要让贤去养老了。”

言下之意,对Alpha的肯定溢于言表,这倒是最不让Omega感到意外的回答了。

蓝河听她坦诚的回答,又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我也不过是向你转达我爸爸的意向而已,他更想亲自跟你谈,”艾维接着道,“不过年前他去了北非取材,下个月中旬才会回来,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到时候当面跟他说。”

说罢,她递上了一张鎏金的名片,蓝河连忙接过道谢,握在手里的时候,像是握住了一个沉甸甸的未来。

 

里奥·罗根,这个教科书上的名字,这个他职业生涯中最为敬仰的,神一般的人,竟然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于是接下来的好几天里,蓝河都因为这个消息有点恍惚。

机会就摆在面前,对他来说又太过诱人,他几乎是迫不及待想和自己的Alpha分享这个喜讯,可是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苏沐秋曾经说过的话言犹在耳,他知道叶修是个恋旧的人,对他而言,集体的成就远比个人的成就重要许多,况且他现在也不需要什么东西来证明自己了,可他也知道,自从他们成结之后,Alpha就已经把他和自己的事业摆在了同一个天平上。

他们是伴侣,注定要相伴余生,如果说从前他还怀疑叶修的体贴,是因为自己对于他来说不那么重要,那么自从婚礼之后,这样的错误认知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

他拥有的是一个几近完美的丈夫,事事为他打点,事事为他考虑,他又怎么舍得,再以未来作为砝码,在这座天平上为自己加注呢?

 

好在里奥·罗根要二月中旬才会回到美国,他还有好一段时间可以纠结和考虑。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蓝河便依然忙着学业,以及诗社工作的后续进程。

老话曾说山中无寒暑,人在国外,远离了故土乡音,也是一个道理,未免有些不知年月,直到某日许泽打电话过来问起,蓝河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农历春节已经快要到了。

这一年的月份小,春节自然也到得早,一月底正是他的冬季Quarter结束在即的时候,Omega对着日历仔细协调了一番时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抽不出空回国过年。

于是只得向两位父亲告饶,遗憾地缺席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

叶修听闻后在电话那边笑他:“孝子难当啊,怎么样,你爸有没有跟你板脸?”

他这话里的主语自然是蓝逸舟,狮子座的Alpha向来性子火爆。对于蓝河出国求学这件事,也是一方面欣慰儿子的上进,一方面又埋怨他远赴他乡,一年到头见不到几面,不成全为人父母的对儿子的思念。

“你又知道了?”蓝河苦笑道,“老爸上了年纪之后就跟只大猫似的,非得有人不断给他顺毛,顺好了才能安稳过日子,亏得爸爸脾气好。”

“是挺好的,也亏得你的脾气像他。”

同为Alpha,叶修和蓝逸舟显然不是一挂的,蓝河便对他的庆幸有点哭笑不得,不由得感叹,如果说性格这东西也有兼容性,那么自己从许泽那儿遗传来的好脾气,估计就是百搭款。

“那你呢,”他想了想,又问,“过年回北京吗?”

“我?”

叶修似乎在那边伸了个懒腰,声音里带了一股疏然的慵懒:“我能怎么过啊,老婆又不在家,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就自己凑合凑合呗。”

蓝河听得忍俊不禁,只好佯装严肃道:“叶修同志,请不要歪曲事实,无故卖惨。”

就他从前三年的工作经验来看,他们公司的年假向来放得很厚道。法定的七天放满不说,一般还都会延长至十天左右。

而身为创意部的总监,叶修忙归忙,其实从来不缺假期。只可惜,自己不能陪在他身边。

“对不起,”Omega叹了一口气,小声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叶修似乎有点奇怪:“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没什么,总觉得没法回家,这样很不好。”

“不是吧,你这么传统,”Alpha听得不住失笑,宽慰他道,“只不过是过个年而已。”

 

话虽这样说,但国人对于春节,却是始终有种难言的情结的。

于是大年二十九当天,蓝河便起了个大早,特意打车前往位于芝加哥市中心以南的华埠。

因为连月风雪的缘故,早上七点多,天色还很暗,但唐人街早已结起了璀璨的彩灯,沿街的店面里,无一例外地播放着央视的春晚,欢歌笑语隐隐传来,十分热闹。

此时已经是国内大年三十的晚上了,游子们纷纷倒回了时差,按照北京时间汇聚在这里过节,在国内被多番嫌弃的晚会,在异国也成为了乡愁的寄托。

蓝河挑了家餐馆进去,想点份饺子来吃,见店里已经坐了好几桌客人,正举着啤酒各碰各的杯,也不知说的哪省的方言,而老板娘和店里唯一的一个服务生,则都趴在吧台前聚精会神地看春晚。

他问服务生点饺子,年轻的姑娘便拿过点菜本随手写了几笔,又把这一页撕下来递给他,操着一口粤式普通话,让他自己递去厨房。

听到熟悉的乡音,蓝河一下子就乐了,忍不住应了一句:“唔该晒。”

 

端上来的饺子卖相并不是特别好,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他其实也不怎么很爱吃这种面粉类的食物。

然而这个时候,一碗白花花的饺子好像并不仅仅只是饺子,薄薄的面皮,饱满的猪肉芹菜馅儿,酱碟里的生抽扮陈醋,分明都是遥远的大洋彼岸,故乡的味道。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漫无目的地望着街边的行人。映入眼帘的大多都是熟悉的黄皮肤和黑瞳孔,他乡能有这么一片接近故乡的地方,又是这个特别的日子,思念总是容易泛滥。

Omega先是给叶明持和成佳秀打了电话拜年,又拨回广州,未料拨的许泽的号码,接起通话的人却是他的Alpha。

 

“叶修?”蓝河欣喜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叶修在那边懒洋洋地嗔怪,“你这个亲生的又不努力,我不陪爸他们过年,还能谁陪。”

“你不回北京啊?”

“我家有叶秋在呢,哥当然只好折衷了。”

被煮得圆溜溜的饺子在筷子底下打着滑,蓝河哈哈地笑了起来:“多谢多谢,好好替我尽孝,回来补偿你。”

“呵,怎么补偿,亲我一下?”

“……这个,这个不用等我回来啊,”Omega有点哭笑不得,“现在就可以。”

“哟,”叶修不免挑起眉梢,“那还是等你回来比较好。”

这样的对话似乎有点熟悉,他们几乎在同时想到成结那年的一段往事,语气也不自觉地柔软了起来。那时候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即使隔着千山万水,遥远的大洋和大洲,仍然有种甜蜜的心有灵犀。

蓝河忍不住笑了笑,开口刚想说话。

——然而变故却发生在他勾起唇角的一瞬间。

 

一直到很多年以后,叶修都没有办法忘记那个晚上。

他记得那是岭南温暖和睦的冬夜,窗外万家灯火,许泽正在厨房里准备年夜饭,他陪蓝逸舟坐在客厅里看春晚,左耳是升平的歌舞,右耳则分神去听爱人絮絮说话的声音。

和红尘之中每个游子思乡,月满中庭的夜晚,并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当电波彼端轰隆的那阵巨响猛然传来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就察觉到不对劲。

“小蓝?小蓝?!”

Alpha扬声呼唤蓝河的名字,然而没有回应,嘈杂的噪音紧接着响了起来,他贴着话筒仔细去听,却什么都听不清。

片刻之后,通话更是直接被切断了。

强大的基因羁绊,使本能先于理智做出反应,叶修的心跳骤然加速。

再看手机屏幕,却只听见漫长的忙音,在大年夜里“嘟——嘟——”地响了起来。


—待续—


“唔该晒(谢谢你帮忙)。”

  

评论(69)
热度(53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