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十三)

※前文点我

※林方的故事可以点 @一颗花生。 花花写的林方篇《走浪派》看,花花写得炒鸡甜炒鸡可爱,小锐萌die!


>>>


48:


叶修最开始拿“家属”这个词称呼我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

想我天生地养被动成精的,素未谋面的爹妈都还没孝顺过呢,突然就成了别人的“属”了,多冤枉啊。

可是他的表情狭促又温柔,望向我的时候,眼神里总藏着那股懒洋洋的笑意。

我突然就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了。


我想起很久之前,当我还是条小鱼的时候,生活过的那条溪。不知道蓝...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十二)

※前文点我


>>>


44:


我觉得我像是被雷劈了一记。

脑子里轰然一炸,然后灰飞烟灭,一整夜的重湖叠巘,光风霁月,全都碎成了白茫茫,空荡荡,干干净净的一把齑粉。


“傻啦?”叶修微微一笑,“你跑去哪儿了,一晚上也不见人影。”

愣了好久,我才缓过神来。

“帮人猜灯去了,倒是你,人这么多,你又去哪儿了。”

“我看灯啊,”他笑眯眯地说,“看到一半,想起有个人,为了学灯谜突击了好几天,也不知道水平...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十一)

     

※前文点我

>>>

40:

 

我觉得这事有点不得了。

非管所上上下下,貌似都真情实感地把叶修当成了我的户主。

九月份的时候,陈所长跟我说,我的社保以后要从叶修的工资里扣了;十月初,伍晨约我去参加县城里的国庆活动,还要跑去跟叶修打报告,“叶主任,借一下你家小蓝呗”;冬天落了大雪,我和方锐疯打了一场雪仗,回头就发起了高烧,方锐被林老师拎着来请罪,“那啥,老叶,我真不是故意往小蓝领子里灌雪的啊”。

搞得叶修跟我爹似的。

 

我一身都是汗,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迷迷糊糊地看见叶修...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十)

     

※前文点我,过度真的能写死人,现身说法

※ @橙味棉花糖 行子老师投喂了阿阮,万分感动,阿阮真的是温柔又善良的女孩子啊

>>>

37:

 

从雨水到小满,这年的春雨倒是不吝啬,催得气候温和又秾丽。

前几年炼钢那时候被破坏的植被,慢慢长回来许多,乡下的灾民们,好歹是有野菜吃了。

四月份的一天,我去探望徐成的遗孀和女儿回来,才走到非管所门口,看见叶修正在开自行车的锁,看样子是准备出门。

“主任,”我问,“你去城里有事?”

“走一趟市场,”他骑上车,“买点家里要用的东...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九)

※前文点我 


>>>


31:


我鼻尖一酸,心里头有点涩,又有点莫名其妙。

煤油灯黯淡,光火明灭间,叶修并不看我,只顾着伏笔书写。

“荒灾这么严重,我走有什么用,”我说,“而且你自己都不走,干嘛让我走。”

“你心软,”他笔下一顿,“去了首都,皇城脚下,好歹不用天天见这幅惨状。”

“我看不到又不代表不存在,”我吸了吸鼻子,“而且,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档事啊,你和叶秋。”

叶修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别乱想,时...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八)

          

※前文点我,弟弟上了一下线。顺便,时间线基本按着历史来,但只借用历史背景,与历史无关,无关,无关,也不考据。

>>>

25:

 

我一阵懵逼。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这时候我应该说什么啊?

没有场外求助,没法在线等,我很急。

 

我深思熟虑,细斟慢酌。

最后我说:“哦。”

 

26:

 

第二天,我就把这话忘得没影了。

叶修也忘得没影了,照样该压迫我就压迫我,一点也不留情。

那个年代,说...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七)

   

※前文点我,副CP还是一丢丢的那么几个,不说了

>>>

23:

 

到了七夕那天,难得没有下雨。

我从县城附近的几个乡镇搞调研回来,才过晌午,正好看到陈所长一个接着一个科室地敲门。

“同志们,”大夏天的,她扎着高马尾,把列宁装的袖口挽得很高,露出里面干净的白衬衫,“晚上搞个小晚会,约不约啊?”

 

魏科长自然是带头响应的,老豚鼠精这个跟叶修道行差不多的主儿,对上陈所长就变成了个迷弟,无条件响应,无条件服从,坚定跟随领导的步伐。叶主任作为他的铁们儿,也冲我使了个眼色,加入一线的附和阵营。

于是临了傍晚...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六)

        

※前文点我,本章有一丢丢林方,和一丢丢莫橙

   

>>>

    

20:

 

春天到了,河流解冻,又到了万物繁衍生息的季节了。

可是我是妖精,又不会在乎这一个两个繁殖季的,他提醒我干嘛?让我去繁殖吗??

什么毛病。

 

我喊他拿碗盛饭,他就拎着收音机,吹着小口哨晃进来。

广播里还在放,“鱼类大多数是卵胎生,受精卵在雌体生殖道内发育”,像是一档养殖类的科普节目。...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五)

※前文点我,本章有魏果


>>>


16:


他这话说得好随便的,可是我都快吓死了。

——主任、主任你听我港,这个深入发展是哪种意思的深入发展啊,你这样我很害怕啊主任!

“字面意思的,”叶修说,“跟我一起投身社会主义建设吧。”

“……”


17:


老实讲,这个傻甜白搞到主旋律气息这么重,其实我是拒绝的。

但那是五十年代的中国,到处都是列宁装,中山装,红五星,大字报,还有工农革命的口号。改革频繁得让人手忙脚乱,未来仿佛是一片雾瘴里遥远的蜃楼,谁也走不...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四)

    

※前文点我,本章有林方

>>>

13:

 

我和叶主任的关系剑拔弩张。

我摆出了剑和弩,不想理他;他负责拔和张,使劲儿撩我。

我尴尬症都要犯了。

 

晚上睡觉就隔一堵墙,红砖砌的屋子,隔音差得没边,他在那边“咚咚咚”地敲:“小蓝,你睡了没啊!”

我裹在被子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但也不想理他。

他就接着敲:“真睡了啊?”

我被他敲得烦了,闷头闷脑地应:“睡了睡了!”

他的声音一乐:“你看,你这不还没睡吗?”

我只好下床到隔壁屋里去找他。

闺怨的崔莺莺穿着白汗衫,毫无美感地捧胸口:“...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三)

    
※前文点我

>>>

10:

那天之后,苏主任就不肯再提这个人了。
我再想让她透露一点消息,她就讳莫如深,说天机不可泄露。
我觉得我自己受到了欺骗。
原本以为能点化我的神仙,怎么着也是个道行高深,修为逆天的。
结果只是个下岗职工,还是主动下岗的。
——这现实,也太他妈骨感了。

两个月的观察期一过,陈所长给我造了一份人事档案,存入了人事科,这就算是转正,有正式的工资拿了。
五十年代那会儿,机关部门的工作还很简单朴实,吃饭靠食堂,睡觉靠宿舍,公家一线全包,拿到手里的工资虽然不多,可都是实打实的小钱钱。
笔言飞说得好,这个社会,有钱就是爸爸。...

 

【叶蓝】成精这件小事(二)

     
※前文点我

>>>

06:
 
叶主任这么轻飘飘一句话,就给我盖了黑户的章。
要是别的妖精成了精,解决不了户口问题,大不了憋回去得了,可我是被动成精的,憋都不知道怎么憋,这他妈让我上哪儿说理去?

我和笔言飞面面相觑。
叶主任翘起二郎腿,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端着搪瓷缸子喝茶。
他们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公务员,肯定是不懂我们这种小老百姓的苦的。
我跟他套近乎:“叶主任,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
他从兜里摸出一根大前门:“也不是没有,看我们俩有缘,我给你走个后门,把你户口挂靠到我家吧。”
我喜出望外,刚要装矜持,叶主任又说...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