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1

  

※第一章大修过了,干脆重发,待会还有第二章。

※这是一个因为要组营业CP,所以两个人互相撩来撩去,看谁先撩得谁心动的……非主流娱乐圈故事。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maybe……日更。

 

>>>

 

蓝河在赶通告的车上,一不小心睡着了。

榕城的夏天热得要命,蝉鸣聒噪,像一场怎么也下不完的瓢泼大雨。他连轴转了三天半,又是拍写真又是录歌,待会还要面对镜头,这时候躲在车上,差点没困成了个烧饼,跟着颠簸一路补眠过来,耷拉着脑袋,半张着嘴,直睡出一副眉眼不睁的样子。

边上的经纪人没忍心喊他,只偷偷拍了个微博故事上传,叮咚响起的提示音里,很快就有粉丝开始啊啊啊啊地喊起了“蓝蓝好可爱”。

可爱,笔言飞忍不住望了他一眼,心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是蓝河的新作《千机》的开机仪式,剧组请人算的吉时是上午十点四十八分,方位东南,片场早已经摆起了香炉和桌案。

他睡得不沉,司机一踩刹车就醒了,立刻便揉开惺忪的睡眼,伸手想去拉车门,于晓冉的电话却刚好这时候打了进来。

“博远,今晚有空一起吃个饭吗?”

女声那边的背景音很嘈杂,似乎正置身某个大型的商场,广播里还播着含糊不清的寻人启事。蓝河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仿佛闻到了她的发尾,经年不散五月丁香的味道。

他握着门把的手顿了一下,透过车玻璃,看到外面长枪短炮林立,只能匆匆叹了一口气:“不了。”

顿了顿,又犹豫着补充道:“今天开机,我和叶修一起。”

于晓冉在那边了然,有点失落地说:“那行,你忙,我先挂了。”

 

这通电话来得突然,虽然简短,还是让人的手心里沁出了一层细汗。

经纪人笔言飞在边上听着,不免凑过来揶揄:“谁啊,小冉?”

蓝河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那我可得跟你交待好了,”笔言飞任重道远地拍了拍他的肩,“不管小冉刚刚说了什么,你都要厚住,今天可没有台本的,这是你和叶修的第一次……”

纵然再怎么佯装正经,走调的尾音还是泄露了他的幸灾乐祸。

蓝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第一次你妹啊!”

他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发型,又仔细检查了自己的着装,胸口的领结,西装的褶皱,确认连嘴角笑容的弧度都没有一丝偏差之后,这才拉开车门下车。

外面久候的快门立刻咔擦咔擦地响了起来。

 

《千机》是一部耽美剧,分为“红尘”和“白雪”两个篇章,要拍摄两季,第一季是古代背景,剧组不分组,按取景地排通告,开机第一天,两位主演很难得的都没有戏份。

不必穿上繁复的戏服,蓝河便听从公司的安排,穿一身洁白的西服,显得整个人笔挺俊朗。

在娱乐圈,一米七五的身高不算出挑,好在他比例好看,又生得清瘦,天生的衣服架子,暴露在镜头下的时候,略一收拾,就十分撑得起年轻温和的翩翩少年气质。

片场门口铺了一地的红毯,《千机》的投资方不缺钱,一个网剧而已,营销也买得铺天盖地,才开机就造势得跟颁奖典礼似的。蓝河只好一路往里走,一路对着各路媒体致意。

红毯尽头,他的搭档果不其然地穿着和他同款的黑西装,正含笑等着他。 

 

《千机》是今年最受关注的热门IP剧,原作是某网文门户网站上一年度年榜的榜首,书粉多,粉丝基础也好,书里的两位主角更是难得一见的吸粉人设,虽然题材原因不能上星,选角的时候仍然吵得天翻地覆。

蓝河一开始还以为按照惯例,这剧的感情线准定也要往兄弟向那边削,自然被这么个大IP砸得满脸懵逼,顶头上司梁易春却望着他笑得意味深长:“小蓝,你要加油干啊。”

他琢磨了半天,没琢磨出来这油往哪加,结果剧本拿到手一看,得,编剧是个心大的,说着改编改编,其实生死虐恋都不带动,男孩子和男孩子谈恋爱,谈得感天动地,谈得凄风苦雨,哭死人了。

他的形象虽然好,却并不是这几年吃香的款,入圈以来演了几个配角,没什么挑大梁的机会,自然也没什么大的水花。梁易春多番努力替他拿下了“蓝桥”这个角色,自然是存了让他另辟蹊径的心思。

公司厚爱,虽然爱的方向有点偏,可总不能不知冷热。

蓝河唉声叹气几天,委屈巴巴地认了命,扭头去翻他的搭档叶修的履历,才发现卧槽,对方比他这个十八线更牛逼,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

 

他朝着叶修走过去,最后几步明显加快了脚步,看在别人眼中,就带了一点恰到好处的急切。

叶修的手顺势扣上了他的腰,不紧,也没有揽住,十分自然的姿势,又埋头到他耳边来说了一句什么。蓝河的耳朵敏感,热气一过,立刻泛起了一层透亮的红,至于叶修具体说了些什么,反倒没听清。

这个动作有点亲昵,旁边的粉丝群里立刻爆发出了不小的惊呼。

蓝河定了定神,偏头望向他,唇边也浮起一个有些腼腆的微笑来。

 

他们已经绑定合作了小一段时间,从选角敲定到如今进组开机,中间隔了近一个月,各个社交平台的互动是不少的,还被安排了几次共同的出行。

合照PO上微博,已经有CP粉开始捂着心口大呼小叫,数据也明显比单人博高出许多。

但老实说,他和叶修其实并不是很熟,装熟而已,今天更是第一次脱离台本共同出现在公众面前。

这个圈子里有太多逢场作戏,真感情假感情,被摄像头无限放大之后,难免都成了戏。公司之前还安排了说辞,特意给他们编造出了一段前缘出来,以应付之后的访谈节目。

大家都是演员,摸索着去拿捏暧昧的气场,不过是取悦观众而已,比起即将要在剧里真情实感地去谈的那一场恋爱,难度未必能大到哪里去。

 

上香的时候,前面是导演和监制,后面是几位配角,他和叶修自然是并排站的。

三公分的身高差,同款的黑白西装,比肩而立共拜天地,实在是很般配的一对人。

旁边有来探班的粉丝激动得不行,捂着嘴小声抱怨,说只可惜看不到带妆的蓝桥和君莫笑,有点遗憾。

蓝河回头望了一眼,发现说话的那个女孩子瞧上去有点面熟,似乎是跟过他很多次行程的老粉了。

他在圈子里摸爬滚打这几年,多多少少也积累了一些粉丝基础,当初选角刚出的时候,还曾经有人替他抱不平,说《千机》这部剧打的旗号虽然是双男主,但君莫笑这个角色却是绝对的一番,他好歹也算前辈,却被一个履历一片空白的新人压了番,这口气谁咽得下去啊。

十八线的粉丝向来比正主戏多,蓝河自己心里还嘀咕着什么气不气呢,他的“河水”们倒是雄赳赳气昂昂,撸袖子准备撕了。结果势头刚起,又被几个叶蓝CP粉节奏一带,说两位演员合作在即,不宜内讧,一切以他们的利益优先,顿时偃旗息鼓。

双方那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层面的。

 

市场大势啊,蓝河开着小号偷偷摸摸围观了事件全程,难免有点心酸地想。

他向来没有什么往上爬的功利心,有戏拍,有钱赚,一份工作而已,说想红,倒也不急着红,撕番位这种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必要。更况且他和他的搭档叶修,在剧拍摄和播出的过程中,以及播出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要绑定活动。

所谓的合作,不过是讲究一个双赢。

他是混了几年都没什么水花,而叶修时年二十五,在这个小鲜肉遍地走,年轻就是资本的圈子里,出道就属高龄,两个人面对的困境不一,小透明抱团某个出路而已。

这年头想要上位快,那就投观众所好。即使梁易春和笔言飞都知道蓝河的性取向,也曾反复叮嘱他,一定要借着《千机》的东风,抓牢这个机会。

说得再直白一点,不止戏里,也要戏外,营业CP,谁组谁知道。

苦啊。

蓝河忍不住偷偷摸摸叹了一口气。

 

开机仪式很快结束,今天有戏的几位配角已经上了妆,回片场里去拍戏,留他们两位主角应付媒体的专访。

问题大概还是之前对过台本的那一些,诸如两个人对各自角色的理解,对各自角色感情的理解,以及对第一次合作的展望。

今天到场的都是主流媒体,对网剧而言,开机就有这样的热度实属不易。

采访临近尾声的时候,还有位女记者突然发问:“我们都知道,《千机》是叶修的出道作,而据我所知,你们两位在之前就已经认识了,不知道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当时的细节呢?”

蓝河听得愣了愣,心下明白,这位估计就是投资方找来的托儿,立刻偏头望了望叶修。

“这个嘛,我们以前试过同一部戏,”他的眼睛里涤荡出浅浅的一层笑意,“去年八月在荣耀卫视上星的《冰霜森林》,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我在其中饰演男三号绝色。”

《冰霜森林》勉强能算蓝河的代表作,绝色这个角色,也是他迄今为止演过的人设最好的角色,奈何戏份太少,再怎么吸粉也只犹如昙花一现。

“当时我也试了这部戏,和小蓝前后脚去面的导演,”叶修顺势接上他的话,两个人握着麦克风的手状若不经意地擦过,“面完之后,我们还约着去吃了个饭。”

虽然是在回答问题,蓝河却没看记者,依然望着叶修,语气像是闲聊:“那时候我就以为能和你合作的,没想到缘分迟了快两年。”

“是吧,我也很遗憾。”

“不然等我们有空了,一起去问问陈导,当时为什么不用你?”

“太狠了吧,你明知道我当初那个演技。”

“哎,我可没这个意思。”

“行了行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好歹给哥留点面子?”

他们说起旧事,自然而然地揶揄了起来,显得彼此十分亲昵,下面的记者不免都爆发出一阵笑声。

蓝河于是恰到好处地噤了声,只和叶修相视一笑。

快门声咔擦作响,司职地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应付完这个专访,又没有戏,这一天的工作就算是结束了。

负责接送的剧组大巴还没有来,暂时没法回酒店,蓝河躲进临时服化间里,想打个盹,却发现叶修正坐在窗边抽烟。

工作人员都在片场忙碌,服化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见是他,叶修扬着手里的烟盒打了个招呼:“抽吗?”

蓝河揉了揉眉心,伸手去接:“你坐在窗户边上,当心被人拍到。”

他们都是公众人物,沾烟沾酒要避着人,怕被媒体抓拍到,照片流出去影响不好。

“呵,没事。”

两个人指尖相碰,叶修顺手在他手指末端捏了一下。

蓝河额角一跳,不动声色地避了避。

他从西装内袋摸出打火机,刚准备点火,叶修又径直凑过脸来,用自己嘴里叼着的那根烟点燃了他的。

蓝河顿时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往后缩了两步。

 

他的烟瘾不如叶修大,偶尔抽一根,多半是为了解压。

烟气深入肺腑,陡然驱散了浓浓的疲惫。

“喂,这里又没有别人,”他瞥一眼自己的搭档,忍不住撇嘴,“你要不要这么爱岗敬业啊。”

  

—待续—

   

评论(57)
热度(906)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