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5

   

※这是一个因为要组营业CP,所以两个人互相撩来撩去,看谁先撩得谁心动的……非主流娱乐圈故事,副CP是周江。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maybe……日更。

※爱岗敬业不解风情一门心思努力学习怎么正确营业的牛逼大神直男攻X内心戏丰富神经脆弱一点就炸直成钢筋但一掰就弯的吐槽役翻车鱼直男受

※等等,为什么都是直男?因为我不是很懂现在的直男。

>>>

  

蓝河总算是看明白了,叶修不止爱岗敬业,还特么敏而好学。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他的课本教程,看饭拍则是检验学习成果,至于上来就撩他撩得那么凶,估计是在搞社会实践。吾日三省吾身,他这是苦心钻研怎么卖商业CP呢。

蓝河的心情莫名有点复杂。

 

“等等,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就算心里已经起了合作的心思,他还是忍不住最后一次做垂死挣扎,“你和我,我们俩,都是直的啊,组CP这件事,在观众面前点到为止不就好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叶修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这跟你是什么性别,跟我是什么性向有什么关系,工作而已啊。”

“道理我都懂……”

“本质上来说,表演也是一种商品。粉丝付出精力或者金钱,收获愉悦的感受,而这种感受,是我们提供给他们的,银货两讫,很公平嘛。”

叶修把手机递还给他:“时代给予了演员很大的自由,一个剧本摆在你面前,你可以选择接或不接,不过一旦做出了选择,你的自由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位同行,摆正心态啊。”

“……”

“你说得有道理,”蓝河听得愣了愣,片刻后长叹一口气,“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叶修点了点头:“想通了就好。”

叶修:“那赶紧的,刚刚那个视频翻出来,我们再看一遍。”

“我想吐槽你很久了,就今天早上,你对我那是什么态度?我们俩现在的身份是同进同出的好基友,你在我面前跟只兔子似的撒腿就跑,这像什么话?”

“你愣着干嘛,视频呢,”他理直气壮,“哎,既然想通了,赶紧进入角色,明天早上再这样,哥就要有意见了啊!”

蓝河:“………………”

蓝河:“尼玛啊!!能不能给我一点缓冲时间啊!!!”

 

大巴抵达酒店,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

两个人回到房里简单收拾了一下,蓝河先去洗漱,刚从浴室出来,就听见统筹敲门来发宵夜。

“酒酿丸子,虾仁馄饨,”她姓李,年近三十,此时推着辆客房服务用的小车站在门外,“蓝老师,您和叶老师吃哪个?”

蓝河扬声问叶修,对方不答。

这时候他还穿这件湿漉漉的浴袍,一身都是水汽,房门开了一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放弃征求叶修的意见:“两碗酒酿丸子吧,谢谢您,李姐。”

李统筹麻利地把两个外卖盒递给他,笑道:“蓝老师拍摄任务重,要早点休息啊。”

蓝河提着食物回房,看见叶修趴在床上,塞着副入耳式的耳机,正在看剧本。

难怪喊也喊不听。

“喏,宵夜,”他伸手去扯叶修的耳机,把丸子放到床头柜上,“吃吗?”

“怎么这么大的酒气,”叶修探起半个身子拆外卖盒,挑剔道,“有没有泡面啊?”

蓝河哭笑不得:“没有,剧组统一发的。”

“那算了,我不吃。”

说完他又缩回去看剧本了。

 

房间里的空调只开了十八度,有点冷。

蓝河捧着热乎乎的甜酒一口一口地喝,一边歪头打量自己这位搭档。他记得他好像一直都在看剧本,不仅仅只是为了背词,这两天的戏份都不知道翻来覆去看了多少遍了,也不嫌腻。

“哎,你怎么这么认真啊。”蓝河忍不住问。

“第一次演戏嘛,”叶修头也不抬,“万事开头难。”

“那演戏之前,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拍戏啊!”

“……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我觉得区别挺大的,”叶修沉思了一会儿,“至少拍戏拿不到影帝,演戏可以。”

蓝河:“……”

混吃等死不思进取的十八线小艺人蓝河,被搭档的远大理想惊呆了。

“不是吧,你想拿影帝?”

“想一想嘛,有什么不行,万一成真了呢?”

“那祝你早日成功。”他面无表情地说。

榕城影视城有近两万的流动人口,几乎全是怀揣着演员梦想,从外地赶来跑龙套的群众演员,有些甚至一跑就是七八年。

蓝河琢磨了一下,猜测叶修曾经大概也是这两万分之一。

他对自己这位合作对象的了解少之又少,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压根不熟,另一方面,对方的履历的确干净得可怕,蓝河只知道他的经纪公司叫兴欣,也没听说过,大概是个小公司。

不过叶修这个年纪,从前又没有什么作品出来,竟然能混到《千机》这个大IP的男主,也是很不容易了。

慢慢来吧。

他望着叶修灯下的侧脸,想起白天江波涛那一番话,忍不住有点苦恼。

——这到底,要怎么撩啊。

 

因为是第一天正式出工,临睡之前,笔言飞给蓝河打了个电话,询问他今天的拍摄情况。

笔言飞:“怎么样,跟周导的组,全新体验吧?”

他不说还好,一说就让蓝河想起下午自己不在状态的那会儿,周泽楷那令人疯狂的演技,顿时生出一点天道不公的戚戚。

“受益匪浅,幸好周导没吃演员这碗饭。”

“哈哈哈哈,”笔言飞忍俊不禁,“你抄别人的感言啊?”

“没有没有,字字都是肺腑之言,我现在特别理解那些说出这话的前辈。”

笔言飞顿时笑得不行。

等他笑够了,又问蓝河对千成这个助理满不满意,最后才说:“对了,下个月月中,这边给你和叶修,还有江编剧,你们三个人安排一个节目。”

蓝河奇道:“《千机》不是半封闭式拍摄吗?”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个活儿是投资方那边亲自为你们揽过来的,金主爸爸的面子,总不能不给吧。”

“这么厉害,什么节目啊?”

“《小戴来说》。”

“……啊?”

“就是《小戴来说》,鄂城卫视的那个。”

蓝河听清了这个名字,顿时抓狂:“……不是吧!!一上来就给我们刷地狱级别的副本啊?!”

 

《小戴来说》是近年来人气最高的一档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戴妍琦更是靠它,坐稳了鄂城卫视当家一姐的位置。

这姑娘不过二十岁出头,活泼机灵,脑子又活泛,提问说话针针见血,很讨观众喜欢。

不过对于作为嘉宾的艺人们来说,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小戴来说》这个节目在他们业内,评价向来是双面的,一方面,高收视,高人气,和一炮捧红了无数十八线的实绩,让它毫无疑问是个香馍馍。但另一方面,节目组的难搞也同样声名远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这个节目没有台本,并且,是现场直播。

没有台本,意味着表现好坏,全靠嘉宾的临场发挥。现场直播,意味着一旦出了岔子,嘉宾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加上戴妍琦一贯犀利跳脱的主持作风……

蓝河简直要崩溃了。

笔言飞安慰他:“还有一个多月呢,你和叶修,你们俩赶紧做做功课。这个节目要是录得好,把你们推成国民CP这事儿就稳了,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蓝河问:“叶修知道吗?”

“他的经纪人不是我接洽的,暂时还不清楚情况,”笔言飞说,“不过他要是不知道,你提前跟他说一声也行。”

“那我待会去跟他说,”蓝河泪流满面,“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对嘛,尽人事,”笔言飞对他的配合感到很满意,在那边甜腻地亲了一下话筒,“努力哟,小远。”

蓝河:“……”

他见鬼似的挂断电话,抖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叶修仍然在一本正经看剧本。除了起身去洗个澡,他这一晚上就没动过。

蓝河往床上一趴,没什么睡相地抬起一只脚,去踹他的床沿。

“你知不知道我们下个月要去上节目?”他啊啊啊地咆哮了几声,“竟然是《小戴来说》啊!我都怀疑我要飞升了!”

“老板娘下午就跟我说了,”叶修抬眼,“不过只说是个脱口秀,怎么了?”

“我不吹,这就是个地狱级难度的副本,要么成,奖励丰厚,要么……”蓝河抬手一抹脖子,做了个咔擦的动作,“要么死,GG。”

叶修都被他逗笑了:“这么严重?”

“你都不看电视的吗我的天,《小戴来说》啊!方锐孙翔都是这个节目捧起来的,刘皓就是在这个节目上发言不当才糊掉的,这哪里只是个节目,根本就是生死关好吗!!!”

“那是挺厉害的。”

“所以我们,得做点准备。小戴妹子怼起人来放飞自我,估计要把咱们俩之间那点事扒个底朝天。”

蓝河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来:“不行不行,明天开始得积累点素材,不然到时候没东西说。明天下午只有一场戏,不然收工了我们聊聊?或者去干点啥,我这……”

叶修看他急得火急火燎,突然弯起眼睛笑了一下:“怎么一下子这么有斗志?”

“我这也是形势所逼啊。”蓝河唉声叹气,“算了,明天再说吧,反正现在也急不来,咱们现在,真的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了。”

他说着,朝叶修伸出手去,做了个give me five的动作。

叶修看得一愣,旋即哈哈笑了两声,在他掌心轻轻弹了一下。

总算是正式结盟了。

 

第二天早上,蓝河照例五点出工,起来的时候特意往叶修床上望了一眼,被子没叠,却没人,果然又出门给他买米线去了。

他起得比昨天要早一些,下楼的时候看叶修还没回来,干脆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他,蹲酒店的那几个粉丝竟然还没走,举着单反笑眯眯地跟他问好。

几个小姑娘,天天陪着他们早出晚归,好像也不怎么嫌累。

有人问:“蓝蓝你在等谁?”

蓝河揉了揉眼睛:“等叶修啊。”

“你们俩今天上午就有对手戏吗?”

“呃,没有……不过他去给我买早饭了。”

粉丝:“卧槽!!!”

 

小姑娘们挨头挨脑凑在一起说悄悄话,蓝河带着口罩和帽子,视野很窄,只听得到她们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其实不是很懂,这种事情为什么会让这群女孩子乐成这样,她们把他和叶修之间的互动称之为“发糖”,好像真得甜得要命一样。

不过这个年纪的姑娘大都爱吃甜食,他有一颗惜花之心,这糖又捏在自己手里,还不要钱,那就干脆让她们多吃点好了。

来接人的大巴车在酒店外面亮了几下双闪,叶修拎着两碗米线走进来,蓝河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睡醒了?”叶修把米线递过来,凑到他面前,“你眼睛怎么有点红,晚上又躲在被窝里玩手机了?”

“我没有!”蓝河扯了个哈欠,“是你半夜说梦话!”

“我?”

“对啊,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梦,一个劲儿喊我,”蓝河面不改色,“我睡觉很浅的,听到你出声就醒了。”

他把叶修手里的米线接过来,“你喊我一声,我就应一声,后来你睡熟了,我又睡不着了,所以熬了小半夜,不信你看,”他扒拉自己的眼眶,“眼袋都熬出来了。”

叶修没料到他抛弃直男的原则,一下子就这么配合起来,听得愣了一会。

“好好好,我的错,”他应道,“待会我早点去片场,给你找个地方午睡补眠,绝对不让知月再压榨你的休息时间。”

“好啊好啊,那还要麻烦这位小叶哥,来的时候顺便带点好吃的给我加加餐,我就更感激不尽了。”

“你当我是送外卖的啊!得寸进尺,”叶修听得失笑,一巴掌拍在他腰上,“还不快去!”

“走了走了,”蓝河笑嘻嘻地见好就收,边走边背对着他挥手,“待会片场见啊!”

几步迈上了大巴,看见叶修还站在原地望着他,他又推开车窗:“记得下次我的米线不加辣!”

叶修远远地应了一声,眼底全是笑。

 

后面的小粉丝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刚刚在说什么???秀恩爱还是打情骂俏????是我幻听吗?!!!”

蓝河顿时有点得意了。

他坐在车子里,边拆外卖盒边想,看来是糖吃够了啊。
 
  
  
—待续—

   

 

评论(105)
热度(845)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