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空无一物,谢绝转载。
千军万马蹄踏,江月何曾皱眉。
行文与行事皆是兴起,不为取悦你。

【叶蓝】白昼梦 09

   

※非主流娱乐圈,营业CP假戏真做,副CP是周江,前文点我

※直掰弯,俗俗黄黄,狗血满盆,更新速度全看加不加班。

※《怀璧》+《秀出》的现货点我

※蓝河:天线宝宝.gif  叶修:乖巧.jpg

※忘了说这个,关于直男们打闹的尺度问题,必须推荐一个视频:点我 (30秒开始)


>>>

 

方锐戴着口罩站在319门口,鬼鬼祟祟,探头探脑。

蓝河从楼下取外卖回来,走楼梯间一拐弯,顿时吓了一跳:“方老师?您怎么来了?”

“我来找叶……叶修,”方锐不安地拉了拉口罩,指指门里,“他、他在不在啊?”

 

方锐周岁比蓝河还小一岁,但是出道早,在圈里辈分并不低,也是命好的典范。

出道作就搭上了当年的视帝林敬言转型电影咖的春风,和他搭档了一部名为《呼啸传奇》的大制作,有叶秋这样的名导亲自抬身价不说,紧跟又着上了刚刚在业内打出品牌的《小戴来说》,表现绝佳,可谓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自然一炮而红。

只是他红得太快,一路顺风顺水也没摔过什么跤,人气是起来了,身价是水涨船高了,那闹腾的小孩儿心性倒是一直都没怎么变过,跟粉丝面前都还偶尔撒个娇,吸了一群被萌得嗷嗷叫的亲妈粉。

“在啊,方老师找他有事?”

他这一身穿得跟做贼似的,惹得蓝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摸出房卡正要开门,里面的叶修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已经把门锁啪嗒一开,径直探出头来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啊?”他从蓝河手里接过外卖,抬眼瞥见方锐,还愣了一下,“哟,这谁啊,包得跟木乃伊似的,从墓里逃出来啦?”

方锐不知心里藏着什么事,急得直跳脚,抬手就把他往门里推。

“小蓝,借你房间用一下!”

说完就猛得把门摔上了。

蓝河被他这风风火火一串动静弄得摸不着头脑,又垂眸望着手里的房卡,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

 

房间里就剩了两个人,叶修拎着蓝河给他买的牛肉饭,神色颇为不满:“你干嘛啊?一来就把我室友关在门外?”

“我靠!我还想问你呢,”方锐把口罩一扯,“你干嘛来了啊?拍电影玩儿腻了跑来祸害人间?”

叶修忙着拆自己的外卖盒,不搭理他。

方锐急了:“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年初的时候莫名其妙玩失踪,现在跑出来跟我说要演网剧?”

“能怎么回事啊,混口饭吃呗。”

“混饭吃你怎么不去拍戏,也不用…… ”方锐说到这,突然话头一噤,脸色顿时就沉了,“不是吧你,真、真和嘉世闹掰了啊……?”

 

他们俩进屋也不知要说什么,蓝河等在门外等了好久,不见人出来,干脆把房卡揣回兜里,下了一层楼,去208号房找江波涛求收留。

江小编剧那时正在改稿,本来盘腿坐在桌前烦躁地挠头发,听到敲门声,索性把电脑一推,不写了。

他这人脾气好,向来毛病也少,只有写稿子撞瓶颈的时候才流露出一点草莽气来,蓝河跟着他进了屋,还有些猝不及防,只见屋子里烟熏雾缭,活像个神仙洞。

“你这,”他吓了一跳,“要抽烟也不开窗透风,待会怎么睡啊。”

江波涛莫名笑了一下:“我不睡这的。”

“啊?”

蓝河:“……”

得,回过神来了,感情忘了人家是带家室来的。

 

住虽然不住,但是客既然来了,还是要待客的。

主人家要烧水给他泡茶,蓝河嫌麻烦,连忙摆手说不用了,没想到江波涛又从柜子里摸出一瓶旺仔牛奶,还体贴地插了吸管,递到他手里来。

蓝河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小周喜欢喝这个,”江波涛把电脑桌挪了个边,面朝他坐下来,“怎么一个人下来了,找我有事啊?”

蓝河咬着吸管咕噜咕噜喝旺仔:“方锐老师不知道找叶修说什么事,我不方便待着,干脆下来了。”

“方锐?”江波涛原本正存稿准备给电脑关机,听到这话不免愣了一下,“方锐认识叶修吗?”

蓝河动作一顿,顿时也愣了。

 

与此同时,方锐正坐在蓝河床沿,不住地搓着手里的鸭舌帽,也不知是气的,还是闷的。

这年来的事,叶修招得痛快,他却听得不痛快,也不念当年拍《呼啸传奇》的时候金主爸爸那点旧情了,恨不得抄起家伙,当下就照着陶老板脸上糊。

“你……”热血小青年望着悠哉吃外卖,似乎一点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的叶修,欲言又止,“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就跟我和老林说……”

“得了吧你方鲜肉,您这咖位,哥哪攀得起,”叶修懒洋洋地踢了他一脚,“还有,你这张口闭口提老林的毛病还不改改,迟早哪天在媒体面前说漏嘴。”

这一脚下去没留神,没踹着人,反而在蓝河的白床单上留了个黑脚印,叶修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赶方锐:“卧槽,你坐小蓝床上干嘛?!让开让开!!!”

方锐莫名其妙:“怎么了啊!坐一下又不会怎样!!”

叶修崩溃道:“小蓝有洁癖的啊!!!”

方锐:“……”

他对蓝河印象不怎么深,只记得也是个小年轻,明明年岁和他差不多,却规规矩矩喊着“方老师”,说不上哪里好,也说不上哪里不好,模样倒是周正。

但娱乐圈里,什么时候缺过模样周正的人呢?

“蓝河,”他忍不住问,“人怎么样啊?”

“啊?”叶修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还行啊,没事犯犯别扭,挺有意思的。”

方锐基眼看人基,一想到自己这老哥们儿要和人演情侣,不知为什么又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你就算要拍戏,也没必要接耽美剧啊……”

叶修正抽了纸巾搓着蓝河床沿那个灰脚印,问言大惊小怪:“你一不食人间烟火的跑来指点什么江山啊?我们兴欣可是小门小户,有活干就不错了,还轮得到我挑啊?”

见那印子实在搓不掉,他索性把纸巾一丢,准备推锅给方锐,直接甩手不管了:“再说了,反正这剧情扯了江湖又扯家国,恩恩怨怨,乱七八糟的,对象是男是女无所谓嘛。”

“……你有本事把这话说给江波涛听,”

“小江对前辈有礼貌,哪像你,没大没小,天天在哥面前皮。”

方锐不满道:“你现在算哪门子前辈!”

“对嘛,我现在是新人,方老师,您也不提携提携我啊?”

方锐:“……”

他认识叶修不是一两年的事了,对这人的嘴炮水平的早有见识,索性翻了个白眼不搭理,叶修却突然直起身来,抬手在他头发上揉了一把,

“哎,方锐,”他的声音里似乎隐约带笑,“时也命也啊。”

方锐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记得自己出道那年才满十七,个头还没窜起来,在电影里本色出演了一个小孩儿,天天跟在叶修和林敬言屁股后面讨糖吃。

那时候叶修其实也没多大,平时说话不怎么正经,导起戏来却是行家,手把手地教他,陪他在地里滚来滚去。

后来两个人就滚出了一点革命友谊,叶修偶尔嫌他闹腾,总喜欢呼撸噜他的头发。那会儿他正是扶摇而上,前程似锦的时候,心下难免有些飘飘然,也是叶修恰到好处一巴掌,把那点得意的脾气给按了下去。

“时也命也,少在那儿瞎嘚瑟啊。”

那时候叶修早就成了史上最年轻的星光盛典最佳导演奖得主,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已经生出一点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的通透,方锐年纪小,耷拉着脑袋听他教训,翻来覆去就记住了一句“少瞎嘚瑟”。

但如今时过境迁,际遇更替,这句话陡然又被叶修重提,那些过去了的岁月,仿佛又瞬间被风呼啦啦地吹回来了似的。

 

“算了哎,老叶,”方锐忍不住感叹道,“是兄弟就不讲客气话了。”

“嘉世对你不厚道,要是哪天你想讨公道……一句话的事儿啊,我站你。”

这个圈子里鱼龙混杂,鲜少谈得真感情,他和陶轩这样筚路蓝缕一路走过来的合作伙伴,尚且有这样不留情面,分道扬镳的一天,方锐此时的这个承诺,难免显得赤诚又贴心。

锦上添花,富贵花最容易凋。

雪里送炭,那炭烧的却都是心火。

叶修听得愣了一下,到底还是挑起眉毛笑他:“行啊,这空头支票我先收着,真到了要使唤你的时候,绝不手软。”

两个人低头一合计,就算是表了忠心和收了忠心,方锐这抖M欠教训,在他面前又讨了几顿怼,才心满意足施施然告辞。

不过临了出门,他却又回过头来,问道:“对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啊?不管要不要和嘉世肛,总要先在圈子里站稳脚跟,你真想好了,以后就演戏?”

叶修被他问得卡了壳。

“那就先定个小目标吧,”他沉吟了一会儿,“比如努力演着,先拿个影帝。”

方锐:“……”

他一脚没踩稳,崴在门口,猛地把门摔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方小鲜肉夜探故人,被故人的不要脸震惊得崴了脚,只好一瘸一拐地回自己屋,可怜巴巴地去找林敬言哭唧唧。

蓝河则在楼下被江波涛拉着看新小说的大纲,又过了小半个钟头,才回自己房间里来。

他的外卖和叶修吃空的外卖盒正并排搁在桌上,屋子里空调开着十八度,冷风对着吹,吹得饭盒上一点热气都不冒了。

叶修则正襟危坐在床边上,捧着剧本,整个人乖巧.jpg。

“方老师走了?”蓝河问。

“早走了,”叶修翻了一页剧本,“喊什么老师啊,,他就一小破孩。”

蓝河无语道:“……你比他大几岁啊!喊他小破孩!”

“真的啊,”叶修正经道,“他以前,还小的时候,特闹腾,跟着我做事,经常被我骂得嗷嗷哭。”

蓝河“哈哈”地笑了起来。

他还以为叶修说的那“小时候”,是指方锐萝卜丁点大的时候。

“原来你和方老师本来就认识啊。”蓝河揶揄道,“怎么样,看见人家这么有出息,羡不羡慕啊?”

叶修:“他连个影帝都没混到,有个屁出息。”

蓝河:“……”

未来的叶影帝心比天高,蓝河一番无语,拎起自己的外卖不理他,准备赶紧把饭吃了。

星级酒店的桌椅都很笨重,他那洁癖脾气,决计不会像叶修一样靠在床上吃饭,于是抬了把椅子缓缓往桌边挪,原本只是无意识一抬眼,却一时眼尖,正瞥到被子边上那个灰扑扑的脚印。

“?????”

蓝河顿时疯了。

 

手机屏幕上开着一个直播页面,粉丝们的弹幕正一条一条往上刷,好在速度并不快。

千成举着自拍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耐心说:“大家不要急,不要急啊,马上就要到我们主演的房间了。”

旁边用客房服务小车推着一满车宵夜的李统筹凑过来,往屏幕上望了一眼,笑着说:“不错呀,好几千人在看呢!”

拍摄已经进入正轨好几天了,投资方也和某直播APP签订了合约,要求剧组顺应时代潮流,每晚开一档为期一小时的直播,播报拍摄日常,也好提前吸粉,带一波流量。

这活儿原本是要分配到演员个人的,但现在还在试播阶段,演员们的排班表也没出,周泽楷又决计不会管这种事,于是统筹和制片人一合计,决定今晚先让千成顶上,跟着自己去送宵夜,顺便介绍一下剧组的基本情况。

然而看直播的大多是演员粉丝,都眼巴巴地等着看自家爱豆,自然一路催促下来。千成一个半路出家的主播,不怎么应付得来,眼看着快到319房了,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叶修和蓝河房间的门此时却大敞四开,真正的客房服务车停在门口,客房服务人员也不知去了哪里。

统筹有点奇怪,忍不住探头进去问:“叶老师,蓝老师,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事!宵夜来了吗?”叶修在屋子里扬声喊,“不要酒酿!谢谢李姐!”

李统筹“哟”了一声,赶紧拎了两碗鲜肉馄饨往里走,千成在后面探头探脑望了两下,也连忙跟了进去。

——然而他手里的直播页面还开着。

走过门廊,屋子里的场景映入眼帘,只见蓝河抱着枕头裹在叶修的被子里,叶修坐在床头,正抬手去掀他的被子,几乎要把他整个人抄进怀里。

而属于蓝河的那张床上,则凌乱地堆着一张撤了却还没有换下的床单。

李统筹:………………

千成:………………

 

“卧槽????蓝哥?????”


  

—待续—

      


评论(87)
热度(853)

© 江月何曾皱眉 | Powered by LOFTER